《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五十七章 司魂佩

此事,还是韩立在进入魔界前那一段时间,研究无数有关魔界的上古典籍后,才无意中发现的。

按照书中所说,似乎这血牙米应该只产在魔界一处叫蓝瀑湖的地方,离幻夜城可是遥远之极,平常本地魔族都不够用的,根本不会外流的,白家怎么弄到这么一颗上品的血牙米来。

韩立心念转动下,没有掩饰面上诧异的表情。

“怎么,韩兄和寒道友莫非也对这血牙米感兴趣。可惜此物早已被本天君订下了,你们若想要的话, 只能冲白兄讨要一二了。”栾龙天君瞥了韩立和寒其子一眼后,眼珠微转的说了一句,接着一把将玉盒中的血牙米抓到手中,一口咬去了三分之一之多,摇头晃脑的慢慢咀嚼起来。

一股浓浓的奇香,一下充斥了整间厅堂。

“哦,白兄莫非还有血牙米?”韩立神色一动问道。

寒其子目光也“唰”的一下,转到了大汉和紫发女子身上。

“栾龙道友说笑了。我手中就只有这一粒血牙米而已,哪有第二颗的!”黄发大汉苦笑一下,一口的否认道。

“白兄这话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人相信吧。谁不知道血牙米服食的越多,对肉身的改善也就越显着。道友既然能弄到此米,怎么只有这么一颗。”韩立双目一眯,不动声色的说道。

寒其子目光微冷下,显然也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不瞒几位道友,这血牙米我们白家虽然凑巧收购到了几颗,但是其余那些已被我和五妹等食用了。就是赠给栾龙道友的这枚也是留着原本想当做种子,当做炼丹材料之用。否则也不会留下半分的。”黄发大汉急忙解释的说道。

“血牙米白家能弄到一次,自然也能再弄到第二次的。只要白兄能帮韩某也收购一些,再高的价钱都好说的。”韩立沉吟了一下,仍然缓缓的说道。

“只要白兄帮寒某一次收到此等品质的血牙米百个,白家下次再有难事的时候,我可再出手一次。”寒其子首次冷冷的开口了,声音有些晦涩沙哑,仿佛真的好长时间未曾开口说过话了。

听了寒其子和韩立的言语,紫发女子神色微微一变,似乎有些心动。但是大汉却毫不犹豫的回绝道:“这次能弄到几颗血牙米也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情。是我和五妹凑巧在前些年碰到一名蓝瀑湖的道友,互相交换宝物,才得到这么一点的。我们白家哪有能力再购置到此等奇物的。几位不用再谈此事,这绝没有可能的。”

见黄发大汉说的这般坚决,韩立和寒其子互望一眼后,倒也不好再说什么的。

栾龙天君虽然嘴巴未停一下,但目中也明显闪过失望的表情。

于是接下的时间,一干人等就在厅堂中打坐休息起来,而那栾龙天君在食用完那粒血牙米的一个时辰后,体内气息突然间暴涨一截,同时面孔一下变得鲜红似血。好长时间后,在默默运功下,其脸色才重新恢复如常了。

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的韩立,心中有些啧啧称奇了,同时更加对这血牙米有些心动起来。

似乎这血牙米的效用,比那些典籍上记载的还要有效的多。

在此期间,黄发大汉和紫发女子却在暗自传音的商量着族中弟子无端失踪之事,但是据点中丝毫线索都不曾留下,最终也是没能得出一个靠谱些的结论。

二人只能暂时作罢的先放置脑后,也开始养精蓄锐起来。

毕竟留守此地的只是一些中阶弟子而已,相对整个白家来说,原本也没什么太放他们心中的。

一行人,在据点中一待就是整整的一日一夜,当所有人身心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后,就骑上八足魔蜥离开了绿洲,一路向西而去。

小半日后,在前边领头的黄发大汉,望了望昏沉沉的天空,和四周似乎大了几分的灰色风沙,忽然一转首的冲韩立等人说道:“几位道友,那头魔兽神通着实不小,再往前走就要小心一二了。大家必须收敛气息,把魔蜥收起来吧!”

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韩立等合体存在自然没有其他意见,纷纷跳下魔兽的将魔蜥收进灵兽环中,然后在大汉带领下,在低空飞行的继续向前。

虽然在这沙漠中各种遁术都无法使用,但在低空缓缓飞行,他们还是可以勉强做到的。但是如此做的结果,却让他们要比平常时候多耗费几倍的法力。

好在白家的矿脉离此地也已经不太远了,一行人在低空飞行了一个时辰后,远处地平线上忽然出现一座巨型沙丘来。

这沙丘足有数千丈之高,仿佛一座巨大山峰耸立在那里,只不过表面全被灰色沙砾覆盖住了,同时从里面隐隐传出鬼哭般的怪异啸声。

黄发大汉一见此沙丘,手臂一抬的冲众人做出一个小心的姿势,并最终带着众人飞到了离巨型沙丘数里远的一片区域,忽然落下了遁光。

白芸馨等人毫不迟疑的跟着一落而下,栾龙天君和寒其子互望一眼后,也默不作声的飞落而下。

韩立也无声无息的跟在众人之后,但是目中蓝芒微闪之下,目光落在了离他们不过十几丈外的某处沙地上,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时,黄发大汉一只大手从袖中一探而出,并冲韩立所望之处,虚空一抓。

“噗”的一声闷响!

一团整间屋子般大小的沙土,应声的从地上一飞而出,并化为一条土龙的落到了一片的空地上。

黄发大汉两手不停的接连几下抓出,在原处一下显露出一个十几丈深的深坑,并在底部一下现出一面青铜色大门来。

“咦,这是?”栾龙天君双目一眯,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

“矿脉的正式入口原本应该在沙丘顶部的,但是此地已经被那魔兽占据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现在走的是矿脉另一个备用入口。知道此入口的,整个白家也就我们兄妹两人而已。而且此入口除了设置在矿脉极其隐秘的地方外,还并未布置任何法阵禁制。想来那头魔兽短时间内不可能发现的。我们从此进入,说不定还能打此兽一个措手不及的。”紫发女子嫣然一笑的解释几句。

“原来如此!”栾龙天君点了点头,抬首望了望远处沙丘顶部的建筑一眼,脸带疑色进去。

这时黄发大汉,已经单手冲那扇青铜大门遥遥一点,一股无形巨力一撞而去。

“吱咛”一声后,大门一阵颤抖的缓缓推开了,露出一条漆黑无比的通道来。

“走吧,此入口真的还未被那头魔兽发现。”黄发大汉神念往下面扫了一遍后,面露一丝喜色的说道,并马上向下方青铜大门一飘而去。

其他人见此,自然跟一一的进入通道中。

韩立一进入铜门后,目中淡淡蓝光一闪,原本漆黑通道一下变得白昼般清晰。

只见左右都是淡青色石壁,将外部的沙土和此地通道彻底隔绝了开来,更难得是,这些石板光滑平整,表面丝毫波动没有传出,显然真未铭印什么法阵禁制在上面。

顺着这条通道一路向深处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后,前面豁然一亮,前面竟又出现一块赤红色的古怪山壁来,将前方去路一下挡住了。

这一次,在最前边的黄发大汉并没有冒然行动什么,而是一翻手掌,手心中浮现出一块三角形的古镜,一手掐诀的冲镜子连点几下。

顿时镜面黑气一滚,一片五色光霞在镜面中闪现而出。

大汉凝神的细望几下,神色为之一缓,将古镜一收后,一只袖子冲身前赤红山壁一抖而去。

顿时一片黑光一卷而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山壁中。

下一刻,赤红山壁轻轻一颤后,就缓缓的自行移动而开,整个过程竟无声无息,丝毫声响都未发出来。

而山壁一挪开后,众人顿时只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前方出现一片火红色的地下世界来。

赤红色的岩石,黑红色的地面,以及无数仿佛石笋般尖利的紫红色石柱,遍布地面而出。

“走吧,那头魔兽既然占据了这条矿脉,肯定会躲在矿脉火气最浓的地方。虽然一般魔兽都习惯在沉睡中自行吸纳修炼,但魔尊级魔兽可实在不好说。并且到现在,我和五妹还未能弄明白对方倒底是何种魔兽,习性更加不好掌握了。诸位道友要多加小心一些!另外此次行动,只要能重伤和驱逐此兽就行了。当然若真能将此兽灭杀掉的话,所得魔兽材料,我们白家都会和几位道友平分的,绝不会亏待诸位的。”黄发大汉打量了周围,深吸了一口气后,又冲韩立等人再次凝重的叮嘱起来。

“嘿嘿,白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婆妈了,这番言语我等可都听了好几遍了。若真能击杀一头魔尊魔兽,我等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若是不能,我们几人更不会加以勉强的。”栾龙天君一笑的回道。

韩立则笑而不语。

但就在这时,紫发女子却忽然一张口,竟喷出一面白色玉佩来,但表面却隐有一道血纹暗含其中,并冲其他人轻笑一声的说道:“大哥放心,我上次和那头魔兽交战时,虽然远不是其对手,但也出其不意的得了其一丝精血。如今被我炼制到这件司魂佩中,确定它位置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