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五十一章 覆天居士

韩立心中思量完毕,有些忧心的轻吐了一口气,手臂一动,一根手指冲地上朱果儿轻轻一弹。

一点青光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少女身躯中。

下一刻,沉睡少女眼皮一动,缓缓的醒了过来。

但当朱果儿从地上一下坐起,回想起自己失去神智前发生的一幕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你对我进行搜魂了!”少女盯着韩立,一字字问道。

“不对你搜魂,我怎么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不过放心,不是我感兴趣的资料,我不会白耗费心神搜查什么的,并且以我修为也没有给你元神造成什么损伤。但你竟然不是灵界之人,而是从小灵天到此的,这倒是真出乎我的预料。”韩立淡淡的回了一句。

听到韩立连“小灵天”的名字,都说了出来,朱果儿嘴唇紧咬下,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在你体内种下禁制了,在幻夜城期间,你就先给我当一段婢女再说吧。要是让我满意的话,倒不是不能在离开此城时,还你自由之身的。现在你到下面随便找一间屋子休息吧。没有特殊的事情,不用到我这里来的。另外从现在开始,你要称呼我主人了。”韩立没有理会少女的神色,反而轻描淡写的吩咐说道。

“是,主人。小婢先告退了!”黄衫少女只能无奈的答应一声,并向韩立一礼后,就乖乖的走下楼去了。

看来此女很清楚,在一名合体魔尊面前进行任何反抗,都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不过看她无精打采的模样,显然也并不对韩立刚才的许诺真抱有什么希望的。

韩立目睹朱果儿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后,一扬首,望着屋顶的再次怔怔的发呆起来。

一连三日,韩立都躲在阁楼顶层静静的打坐休息,没有离开住处半步。

但是在第四日的时候,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赵家之主派人过来了?”韩立盘坐在蒲团上,望着前来通禀的黄衫少女,眉梢一挑的问道。

“是的,主人。刚才赵家一名长老,亲自送来了拜帖,并说一定要交给主人手中!”朱果儿手托一张银灿灿的帖子,平静的说道。

“我看看……”

韩立双目微眯,单手虚空一抓,顿时“嗖”的一声,帖子被其凭空摄到了手中,轻轻一展的打开了。

“噗嗤”一声!

银贴上冒出一团金光,一模糊下,竟幻化出一名面容儒雅中年男子虚影来。

此男子眼角隐有黑色鳞片,但瞳孔金芒闪动。

看来这就是赵家之主了!

虚影冲韩立略一抱拳,就含笑的说出了几句话来。

他口气倒是客气异常,大体说了两件事情。一是说他从万奴塔黄掌柜那里得知韩立这位魔尊的到来的,赵家作为幻夜城的地主,希望能交好韩立,并且明确表示赵家不会因为区区一名女奴而对韩立有任何不满之意的。另外一事,则是一个月后,就是赵家祭祖的日子,他希望韩立能作为贵宾来赵家洗山观礼祭祖大典。

虚影一说完话,冲韩立一拱手,就“砰”的一声的溃散消失。

只留下那一张银灿灿的拜帖!

韩立目光往上面一扫。

只见银贴表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魔纹,而中心处却有一个金灿灿的“赵”字。

韩立面无表情,但两手蓦然一搓。

一声闷响下,一团银色火焰凭空从手心中一冲而出,瞬间将帖子化为了灰烬。

“下次赵家来人问回信的时候,就说我答应了他们的邀请,一个月后准时赴约!”韩立冲少女吩咐了一声。

“遵命!”朱果儿低首答应一声,就告退了下去。

韩立则重新闭上双目的入定起来。

不过有些出人预料的是,仅仅又过了一天后,黄衫少女再一次的前来通禀,说有一名白姓女子来访,自称是韩立的旧识。

韩立一听这话,立刻就猜到了来人多半是那白芸馨。

看来自己突然成了魔尊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白家那边,否则此女也不会刚回家几日,就马上急切的亲自上门来了。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却没有不见此女的意思,当即吩咐朱果儿让来客到一层大厅暂时候着,再过片刻时间后,他才从顶层不慌不忙的走了下去。

等来到一层大厅的时候,韩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貌美少妇正是其所想之人,当即嘴角一翘的泛起一丝笑意,并开口说了一句:“原来是白仙子来访,韩某下来迟了些,还望道友不要见怪。”韩立这般说着,但身上的合体期气息却再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坦然的一放而出。

白芸馨神念只是往韩立身上扫了一下,立刻脸色大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急忙敛衽一礼!

“晚辈先前不知魔尊大人真身,有得罪之处,还望大人千万不要怪罪晚辈!”

“不知者不怪,我先前就是怕你们太过拘谨了,才将气息压制在炼虚等阶而已,又怎会怪罪的。”韩立嘿嘿一笑,冲少妇摆摆手,示意其坐下说话。

而他自己也走到了主位上,从容的坐了下来。

“不敢,晚辈在路上多有怠慢,对前辈实在有些不敬的。”白芸馨闻言,心中微松,但仍然小心的回道,并不敢真的坐回椅子上。

韩立见少妇这般小心模样,倒也没有再勉强什么,反而目光一闪的问了一句:“白道友如此快上门来,应该不是只是过来赔罪的吧?”

“前辈明鉴,晚辈已经将前辈的事情禀告了覆天家祖。现在奉老祖之命,特来请前辈过府一叙的!”白芸馨十分简短的回道。

“原来是覆天道友相邀,若是这样的话,我必须要见上一见的。好吧,白道友给我前头带下路吧。”韩立闻言丝毫不觉意外,并且一口的答应下来。

白芸馨听了,自然面露大喜连声“称是”。

韩立并没有带朱果儿一同前去,吩咐少女留在阁楼后,就和白芸馨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大门。

当二人走到了巨大门楼附近的时候,早有一辆被八头独角马所拉的巨型兽车等候在了那里。

在兽车顶部竖着一杆紫色幡旗,一个漆黑如墨的白字,隐约在幡面中若隐若现。

显然这是白家迎接贵宾的专用车辆。

而在兽车两侧,则有十六名骑着双头巨狼的黑甲骑士,静静的等在那里。

这些卫士连同所骑魔兽,全都被一层黑色甲胃覆盖着,背后各自插着两口巨剑,身上隐约有一层煞气若隐若现,竟都有化神期的修为。

韩立目光在这些骑士身上一扫之后,神色微微一动。

“这些虎煞卫是我们白家的专门训练的精锐,每一名都曾经在荒地独自生活百年以上,斩杀过无数魔兽,不知前辈觉得如何?”白芸馨一见韩立注意到了这些魔族骑士,当即嫣然一笑的问道。

“不错,不比大城的那些正式精锐差哪里去?”韩立点点头的说道,然后就登上了兽车,双目一闭的一言不发了。

白芸馨见韩立这般模样,倒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同样跟着上车后,就一声吩咐。

顿时巨型兽车沿着街道滚滚的向前飞驰而走,十六名虎煞卫则催动双首巨狼,紧紧的跟在了两侧。

沿途路上,在街道上行走的普通魔人,一看见巨型兽车和两旁的黑甲魔骑,已经纷纷的躲避两旁,并纷纷露出了敬畏和羡慕的神色。

巨型兽车几乎一路无阻的向前飞驰不停,足足数个时辰后,才最终在一片类似城中城的堡垒前停了下来。

韩立走下兽车,远远扫了眼前堡垒几眼后,脸上一丝讶然之色闪过。

眼前堡垒自然就是白家所在之地了!

整座建筑不但浑然一体,墙壁之间光滑如玉,几乎一丝缝隙没有,并且砌成的堡垒淡青发绿,但又非金非玉,以他见识竟然不知是用何种材料砌成。

不过从四周隐约散发的森然气息看,这白家显然也是层层禁制,绝不像外面看起来这般简单。

在堡垒正前方的一扇百余丈高的巨门两侧,各自耸立着数十头大小不一的魔兽雕像,形成一条短街的模样。

这些雕像每一头都黑乎乎的,但栩栩如生,全都静静的趴在那里。

而在大门前,还另有八名黄袍魔族赤手空拳面无表情的守在那里。

在白芸馨引领下,韩立在八名黄袍魔族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大模大样的进入了大门。

一盏茶的时间后,在堡垒角落的一间布置古朴的厅堂中,韩立已经坐在一把紫色椅子上,单手托着一只银色茶杯,正在不动声色的慢慢品尝着。

从杯子中正散发着阵阵的扑鼻异香,在附近更有四名娇艳之极的魔族侍女,恭敬之极的在一旁束手而立着。

白芸馨此时却不见了踪影,整间厅堂更是静悄悄的,一丝声响都不见的样子。

不过,韩立再等了一小会儿后,厅堂外面忽然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接着门外人影一晃,一人就从外面轻盈的走了进来。

此人扫了韩立几眼,就忽然轻轻一笑的说道:

“在下覆天居士,韩道友能够亲来此地,真是白家幸事!”

“阁下就是覆天老祖?”韩立望着眼前之人,嘴角抽搐几下后,却有些目瞪口呆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