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四十九章 再见素女功

虽然万奴塔也是极有来历,并且高层也不乏魔尊级长老,但在这幻夜城中却没有这等强大存在坐镇。

故而这两名炼虚期魔族老者,纵然心中郁闷,但也决不愿得罪尚不知具体来历的韩立。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名不知根底的魔尊比四大家族的那些老祖,更让他们忌惮几分的。

“启禀两位护法,刚才那名女奴是赵家家主预定下的奴隶,就这般让这位前辈带走的话,恐怕小人无法向赵家交代的。”锦衣老者在韩立离开后,却慌忙向两名炼虚魔族诉苦起来。

“是赵文好要的女奴?赵家的确不好轻易打发的。难道你已经收了他的定金了?”独角老者眉头一皱的问道。

“这倒没有,但是赵文好数月前就亲自来本塔,指名要购买一名人族结丹以上年轻女修,并表示愿意为此付一大笔魔石的。此等找本塔预定合适奴隶的事情,以前并非没有先例的。”锦衣老者急忙解释的回道。

“先例是先例!既然没有收过定金,那刚才的人族女修就不一定非要卖给赵家的。他若是非要的话,大不了花些时间再找一名符合条件的女奴就是了。”另外一名炼虚老者,却一捻胡须的说道。

“不错,既然赵家那边原先是你负责的,此事如何收尾也同样交给你了。务必不要让赵家对本塔有何不满之处,更不能触怒了这名韩前辈。好了,我二人要回去继续打坐静修,塔中事情就继续交给你二人了。”独角老者同样点点头的说道,然后招呼同伴一声,就一起踏入附近的传送阵中。

“谨遵二位护法之命!”

锦衣老者闻言,脸色自有些难看了,而中年男子却心中一阵窃喜,二者同时躬身做出恭送姿态。

“对了,若是这位韩前辈再来本塔时,你们务必及时通知一声,我二人来亲自接待这位前辈,以免他误以为本塔有慢待之处。”独角老者在传送阵刚要激发的时候,蓦然又想起什么的吩咐了一句。

“遵命!”

两名万奴塔掌柜,自然再次低首的称是。

接着眼前白光一闪,两名魔族炼虚长老就同时在法阵中消失了。

“嘿嘿,看来黄兄这一次要多费心了。不过据小弟所知,黄兄一向和赵家交情不浅,想来此事一定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中年男子一等身子站起,立刻冲锦衣老者轻笑一声,接着身形一动下,也进入了法阵中,并立刻传送而走了。

锦衣老者则脸色彻底铁青了,怔怔的在原地思量了好久后,才猛然一跺足的恨恨自语道:“算老夫倒霉,竟然在押送此女的时候,碰到这么一个老怪物插手。看样子,只有亲自登门向赵家解释一下,并再另寻一名女奴了。但符合他条件的人族女修,哪是这般好找到的。”

这时,韩立已经带着黄衫少女坐在一辆小型兽车上,并在一名马夫驱赶下,兽车在街道上狂奔而开。

韩立盘坐在车子中心处,双目微闭的打坐不动。

黄衫少女却卷缩成一团的躲在角落中,用畏惧之极的眼光不时偷偷打量韩立不停。

此女经过万奴塔的一幕,自然知道韩立是一名魔尊级存在了。但韩立外表这般年轻和普通,却又让她心中有些惊疑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合体期修士对她来说根本是一个平常想都不敢想的存在。此刻落在了这等老怪物手中,让她原本还抱有的一丝逃脱念头,此刻早已荡然无存了。

黄衫少女心中一边惶恐异常,一边满是绝望之色,实在不知自己今后会面对何种无法想象的可怕命运。

韩立虽然没有动用秘术直接探测少女心中动静,但对方现在心中想什么,倒也能猜出七八分来。

但是看似神色平静异常的他,此刻心中却惊涛骇浪般的翻动不已,一名白袍少女的喜怒哀乐面容,在其脑中一个个的不停涌现而出。

这些影像,有的模糊不清,有的却鲜明清晰,仿佛才是昨日所留,以韩立一向平静如水的千年苦修心境,此刻竟也无法止住分毫。

韩立自己显然也没有强行动用秘术,驱散脑海中女子影像的意思,反而慢慢品尝着埋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一丝牵动心魂的相思之苦。

不知过了多久后,兽车终于一顿的停了下来,接着车外传来了车夫恭谨之极的声音:“前辈,你老人家所要求的地方已经到了。是否现在就下车看上一看!”

“既然到了,自然要下车的。”

韩立暗自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杂念,就双目一睁的回了一句。

接着他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走下了兽车。

黄衫少女虽然见韩立没有招呼自己,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一咬牙的跟了下去。

此女倒也聪明的很,知道身为鱼肉的情况下,自然还是乖巧些的为妙。否则以对方深不可测的神通,有的是办法让自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韩立抬手扔给车夫一块魔石后,往眼前望了一眼,脸上现出一丝满意的表情。

只见此刻的他,赫然身处一片千余丈高山壁前。

山壁上依山修建有一大片类似阁楼和洞府的建筑,一片片一栋栋的遍布山壁各处。

而在山壁最前方,有一座数十丈高的巨型门楼,顶部书写着“圣灵院”三个硕大银字。

在门楼正下面,则摆有一张黑木桌,后面趴着一名头发灰白的年老魔族,似乎年纪不小,并正在酣睡不醒,旁边则有数名小厮模样的童子静静站在一旁,不敢轻易吵醒老年魔族的样子。

韩立目光在老年魔族身上一扫后,目光微微一冷,嘴巴蓦然无声的动了两下。

下一刻,正趴在桌上的老年魔族顿时一跳而起,并且急忙大声的慌忙喊道:“不知是哪位道友光临本院,在下未能远迎,还望见谅。”

老年魔族口中话语刚一说完,也就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韩立和黄衫少女二人,立刻精神一振,接着面堆满笑容的迎了上来。

一顿饭工夫后,韩立带着黄衫少女出现在山壁上修建的一座阁楼中。

此阁楼悬空而建,一半深入石壁之中,一半直接探出壁外,并且附带禁制法阵,一旦开启,就可让此楼彻底和外面隔绝开来,不受任何干扰。

正是那些独来独往的高阶存在,最喜欢的落脚处。

而这个圣灵院,原本就是专门提供高阶魔族住处的地方!不过此地租金相比其他类似地方,起码昂贵了小半之多,故而真入住此地的高阶魔族,还并不算太多的。

不久前,韩立带着少女并未一层层的查看此建筑,只是用神念上下粗略一扫后,也就将阁楼所有东西和各层结构了如指掌了,并满意的交付给老年魔族一笔魔石,将此地临时租下了一年。

如今,韩立已经将阁楼禁制全部打开,并带着少女来到了最高一层,然后从容的坐在了一块蒲团上,并示意少女盘坐在对面处。

黄衫少女纵然心中忐忑之极,但却不敢违背的一一照做。

这时,韩立一只袖子一抖下,顿时数十杆阵旗向四周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在附近虚空纷纷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一层青蒙蒙光幕浮现而出,将整层阁楼都罩在了其中。

这时,韩立才放心下来,并冲少女微微一笑后,忽然一只手掌冲其身上虚空一拍。

“噗嗤”一声后,一股强大之极的法力潮水般的从手掌中狂涌而出,将少女体内禁制一下冲的七零八散。

而黄衫少女肌肤上若隐若现的魔纹,也瞬间的砰砰的化为一团团黑气的溃散不见。

少女只觉体内灵力一阵翻滚,原本被禁制的法力一下重新出现在了经脉各处,让她狂喜的同时,也不禁一下结巴的喃喃起来:“前辈,你这是……”

“你叫什么名字?”韩立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冲此女微微一笑后,问了一句。

“晚辈叫朱果儿。”黄衫少女只是略为一顿,就马上相告了。

“看你一丝魔气未沾的样子,是纯粹的人族吧?是自己主动进入本界,还是被人从灵界俘掠过来的。”韩立轻描淡写的继续问道。

“晚辈应该算自己进入的吧!”黄衫少女喃喃的回道。

“自己进入!如何进入的?以你的修为,可没有破开虚空的能力。莫非进入的时候,还有其他同伴不成?”这个回话有些出乎韩立的意外,但双目一眯下,淡淡的又问了一句。

“没有,晚辈是自己一人流落魔界的!”

“自己一人,这倒是有些意思的。那你修炼的素女轮回功是出自何人所授的?”韩立神色不变,但蓦然问了一个意外的问题。

“前辈也知道晚辈所修功法,这套功法是家母传授的!”黄衫少女听间韩立如此一问,略一犹豫后,也就老实的回道。

毕竟此等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你母亲叫什么,又是如何得到这套素女轮回功的?”韩立神色一动,有几分凝重再问道。

“这个……”黄衫少女脸色微变下,脸上现出了迟疑的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