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三十六章 七杀血煞和黑骨魔虫

血鸦城主脸上顿现惊怒表情,身躯微微颤抖不已,想要躲开那道金光,但神念之力被那银色漩涡狂扯之下,动作不觉比平常慢了几分。

“当”一声脆响!

金光一斩在血鸦城主脖颈处,骤然间一团血光爆发而出,竟被轻易的一弹而开。

而在血光中隐约一个鲜红似血玉牌,忽暗忽明的涨缩不定。

这血鸦城主竟然拥有一件可以自行激发护主的顶阶魔器,在这关键时候挡下了金光的致命一击。

但就这样,血鸦城主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一声大喝下,体表刮起一道血蒙蒙狂风,神念之力顿时强行的一卷而回,同时身形一个晃动的在原地骤然间不见,出现在了十几丈外的另一块巨石之上。

那道金光一声尖鸣下,一个闪动的急追过去。

这时,银目老者已经缓过手来,毫不犹豫的一张口,喷出一颗漆黑鬼头,口喷血芒的和金光斗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另一边却传来一声巨响。

羊老二被鬼爪一击跌跄的翻了个跟头,却似乎同样有异宝护身,在体表一层银光闪过后,竟马上幻化出七八道虚影的向四面八方激射遁走,竟也逃过了那只鬼手的偷袭。

一声轻“咦”传出!

羊老二站立之处波动一起,七八道黑芒仿佛跗骨之蛆般的破空而出,直奔那几道虚影激射而去。接着一团黑气滚滚浮现,里面竟站着一名身穿皂袍的人影,正将一只手掌缓缓收回。

人影面容苍白无比,但看五官相貌却跟血鸦城主一般无二,仿佛孪生兄弟一般。

一声轰鸣!

中年男子逃走的虚影,大都被黑芒一下洞穿的破裂溃散,唯有一个,虚影骤然间向后喷出一团绿光,和身后黑芒一下化为一团灵光的同归于尽。

模糊虚影一闪之下,稳稳的站在原地,身躯变得清晰如初起来,但用一种阴冷目光看向了黑气中人影,一字字的说道。

“身外化身!我说这些年炳道友为何修为没有增长,原来将满腔心血都放在祭炼这第二分身上了。”

“若没有此后手,你当本座会随你到此吗?事到如今,你也将那隐身同伴一起叫出来吧。泣灵秘藏注定了你我只能有一人才能得到,哪可能平分的。”血鸦城主看了看那道金光,目光一低的缓缓说道。

“哼,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鸦兄,你现身吧。纵然他有第二化身,但比起本体来修为还是差上一筹的,你我联手还是大有希望得偿所愿的。”羊老二目中凶光闪动,再无任何遮掩的说道。

“早知道泣灵秘藏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毕竟炳道友当年可是从雷海七煞和天房山眼皮底下,能偷走圣砖之人。”那道金光最先弹射出的虚空中,传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接着金光一闪,一名身材高大的赤足丑陋汉子,一下在空中浮现而出。

这汉子双手赤空,但偏偏背着一个半人高的金色葫芦,并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望着远处的血鸦城主。

“金葫魔尊!”

血鸦城主一看清楚丑陋汉子面容和背后那只巨大金葫,脸色微变的叫出了对方的来历。

“没想到,在下这般薄有名声之人,也能入道友之耳。金某对炳道友的威名,可是早有耳闻的。今日能交手一二,也算得偿所愿了。”金葫魔尊微微一笑,略一拱手的说道。

这位魔尊看似生的粗鲁丑陋,言谈举止却斯斯文文,丝毫不见烟火之气,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也好,今日只要灭杀了你们二人,这泣灵秘藏也就算是我囊中之物了。不枉我为了今日,早在数百年前就开始苦苦筹划一番。”血鸦城主分别望了羊老二和金葫魔尊一眼,忽然口中发出一声怪笑。

“你这话什么意思?”羊老二闻言一怔,心中警觉大升。

丑陋汉子听了,也目中闪过一丝异色。

血鸦城主却面现冷笑的不再说什么,但两只手掌却同时一拍两侧腰间。

“噗嗤”两声,一黑一红两只皮袋同时飞出,并一个盘旋的袋口倒转而下,一团血色霞光和一股黑色虫云顿时从中蜂拥而出。

血光看似普通,但是血色按照颜色浓厚程度不同,竟然隐约分成七层,并发出嗡嗡的怪鸣之声。

而虫云中的那些拇指大小的魔虫,不但通体漆黑如墨,占据大半背部的白色花纹,隐约组成一个个骷髅头模样,看起来无比诡异。

“不好,是七杀血煞和黑骨魔虫。羊道友,我们快退。”原本不动声色的金葫魔尊一看清远处的虫云,顿时失色的大叫一声,随即反手一拍,背后的金色葫芦瞬间腾空飞起化为一片金光的将其包裹其中,并一声呼啸的向后激射退走。

一旁的羊老二看见血光和黑色虫云,也同样心中一沉,知道自己这次失算了,有些太小瞧这位血鸦城城主了,当即一言不发的大袖一抖,一股绿焰腾的从足底滚滚涌出,同样簇拥其向同一方向遁射而逃。

这二人对那血光和黑色虫云竟然畏惧之极,想都不想的立即落荒而逃。

“现在还想走,不觉太迟了点吗!老夫留在这血鸦城如此多年,才祭炼成这两种手段,正想让二位道友体验一二的。”血鸦城主狂笑一声的说道,两手掐诀一催之下,血光和虫云一散而开的滚滚追去,遁速竟似乎比逃走的两魔还要快上一分样子。

羊老二和金葫魔尊自然也发现了此点,骇然之下,分别口喷精血的融入自身遁光,遁光速度一下大增起来。

血鸦城主目睹此景,脸色一沉,和分身同时一晃,分别化为一道灰光激射出去,几个闪动后,就后发先至的同时没入前方那团七杀血煞之中。

随之二者身躯一模糊下,一层层血蒙蒙光霞从体表散发而出,整个人竟在光霞中融化掉了一般。

原本就遁速极快的七杀血煞一阵震动下,轰隆隆声大响,速度竟一下提升了倍许,只是几个闪动下,就一下追上了前面逃遁的二人,并一个拐弯的拦在前边。

血光一分,血鸦城主和其化身的身影就模糊的一现而出,并冲二者狰狞一笑。

遁光中的羊老二目睹此景,心中大骇的遁光一顿的停下,急忙回首一望。

只见后面滚滚虫云也已经到了近前处,正好和七杀血煞一前一后的将他们堵在了中间处。

羊老二和同样停下的金葫魔尊互望一眼后,脸色都不禁变得难看起来。

“好,算你狠。只要放我二人离去,这最后一块圣砖我等就交给你了。”羊老二倒也算是果断异常之人,心念一转下,急忙大喝一声的冲银目老者说道。

“好,你将圣砖拿出来,让我检查一下真伪后,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血鸦城主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这时后面涌来的虫云一翻滚下,和前面的血煞组成一个巨大圆环,将羊老二和金葫魔尊正好死死的困在了中间。

银目老者答应的如此干脆,反倒让羊老二一愣的有些迟疑了。

“将圣砖给你前,道友还是先发个心魔之誓,再给我们签下这一份血祖大人亲自炼制的血契才可。”羊老二目光微闪之下,有所思量的说道。

“可以,但在这之前,我也要先检查一下你们是否真将那块圣砖带在身上了,否则我宁愿灭了你们,再用抽魂之法寻找圣砖的下落。”血鸦城主淡淡的说道。

“金兄,你看……”羊老二闻言,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并转首问了同伴一声。

“嗯,将圣砖给炳道友看一看也好,但若是敢驱动血煞和虫云攻击的话,就立即将这圣砖毁掉就是了。”丑陋汉子双目一眯后,冷冷的回道。

这位金葫魔尊倒是一下就拿住了对方的弱点,显然也是一个心思慎密之人。

“金兄之言有理,我这就将真正圣砖拿出来给炳兄看一看。但是炳道友和先前一样,只能用秘术远观才行。”羊老二眼珠转了一转,就欣然的同意,并冲远处血鸦城主大声的说道。

“这个自然,只要圣砖是真的。本座当场就发出心魔之誓和签下血契。”血鸦城主脸上没有表情的回道。

羊老二点点头,当即一张口,竟滴溜溜的喷出一团黑气来。

黑气中隐约有一物迎风一涨,就化为一只半尺长的绿色木匣。

羊老二单手一拍此匣,盖子一飞而起,从里面一下飞出一块和先前那只一般无二的晶砖来。

“这就是第四块真正的圣砖,炳道友若想要的话……”羊老二嘴角一翘的想冲远处银目老者再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突然其身前虚空一裂而开,一只金色手掌不慌不忙的一探而出,竟一把抓住了那块刚刚飞出的晶砖。

“不好!”

“找死!”

目睹此景,近在咫尺的羊老二和金葫魔尊一呆之下,顿时惊怒之极的同时出手了。

羊老二一张口,数颗漆黑鬼头怪笑的直奔金色手掌一咬而去。

而金葫魔尊面色阴厉的袖子一卷,一道十余丈长的刺目剑光一闪的往前方大片虚空一斩而下,竟要将手掌主人连同其藏身的虚空一同的一劈而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