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三十五章 泣灵秘藏

从始至终,附近的那些魔族卫士都未能发现韩立分毫。

而这时的韩立,对前面二人身份更大感好奇了。

他能够无视城墙处禁制,自然是依仗了自己强大神通,而对前方二人明显实力远逊他,也能丝毫不惊动这些禁制的一掠而过。

显然二者要么怀有某些特殊的破禁宝物,要么本身就可能掌控这些禁制的出入,是血鸦城中拥有一定地位的人物。

韩立心念转动间,人却如同跗骨之蛆般的锁定前边两道遁光,一直遁出了万余里外,来到了一片黑乎乎的乱石堆上空。

忽然最前方的那团绿光往下方一落,竟一闪的在石堆间不见了踪影。

后面紧跟着的灰色遁光微微一顿,丝毫迟疑没有的也一落而下。

下方一块巨石上,遁光一敛,现出一名灰袍银目的老,并面带阴厉之色的四下张望。

“咦,这不是那位血鸦城主吗?”

韩立无声的出现在乱石堆上空,望下方老者打量两眼,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血鸦城主自然没有发现空中隐匿的韩立,目光四下一扫,当即一声冷哼,单手一翻转,蓦然多出了一只黑色小伞来,并且口念法诀的往空中一抛。

“噗嗤”一声!

黑色小伞一下化为了丈许般巨大,一闪的悬浮在半空放出万道黑光,将数亩之地全都笼罩在了其下。

离老者数十丈外的另一块小些巨石后,一声微响传来!

一道淡蓝色人影仿佛被巨力击中的跌跄现出,是一名面目普通的蓝袍中年人,但脸上丝毫表情没有,仿佛对暴露行迹之事早有预料一般。

韩立看清中年男子面容,目光微微一闪。

这男子竟是先前在拍卖场中拍走了那块圣砖的魔族“羊老二”。

而在男子方一被逼现形的瞬间,血鸦城主却口中一声低喝,一只手掌蓦然朝虚空一挥。

一道十余丈长的血光一闪即逝,挡在羊老二前面的巨石,竟一声轰鸣的一斩两半。

中年男子身影却一个模糊,瞬间的在原地消失不见,让血光一闪的劈到了空处。

地面上当即浮现出一道十丈长的巨大沟壑,看起来惊人之极。

“嘿嘿,为了一块身外之物,炳道友还真打算取羊某的性命不成?”在离沟壑一段距离的另一方向上,羊老二两手抱臂的一晃浮现,嘴角隐带讥讽的说道。竟对血鸦城主这么一位合体魔尊,丝毫没有畏惧之意的样子。

“果然是故意将我引到城外的,你有什么帮手的话,尽管全叫出来吧。”血鸦城主目中阴冷之光闪动,缓缓的冲中年男子说道。

“帮手?炳道友为何会口出此言,此地除了羊某外,可再无第三人了。”羊老二哈哈一笑的回道。

“区区一名炼虚,若没人给你撑腰的话,你敢在本城主面前如此镇定?”血鸦城主目中银光一阵流转,阴沉的说道。

“炳兄不信的话羊某也没办法了。但我这一次将道友引来却并无恶意的,只想和道友谈一桩两利的交易而已。”羊老二眨了眨眼睛,毫不在意的回道。

“谈交易当然可以。不过那也要看你有和本座相谈的资格才行。杀了你,就可拿到我想要的东西,还用什么交易。”血鸦城主闻言狂笑起来,猛然一个大步迈出,身形骤然间在一片血光中消失了。

下一刻,中年男子身后处波动一起,血鸦城主鬼魅般的现身而出,身躯一涨之下,一只血色大手就夹带一股腥风的直奔羊老二头颅一拍而下。

这位血鸦城主竟根本不听对方下面言语,直接施展大神通打算一掌就将中年男子击毙。

羊老二眼角骤然间一跳,但头也不回的同样反手一掌拍出。

鬼啸声大起,同样一只漆黑大手浮现而出。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道人影在一道骤然冲起的飓风中,同时向后倒退射出。

“合体中期!你不是羊老二!”

轰响声中传出了血鸦城主惊怒的叫声,当刺目光芒一敛的消失后,现出了微微发白的面容。

此刻,对面同样稳住身形的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的灵压狂涨之下,赫然也有合体中期的样子。

“我是不是羊老二很重要吗,再说谁说我不是羊老二了。”另一边,羊老二脸孔上却露出一丝诡异表情。

“你如此煞费苦心的盯上我,你是雷海七煞还是天房山的人?”血鸦城主盯着羊老二脸孔片刻,冷声的问了一句。

“炳道友还真是反应过人,在下正是出身雷海,但可不是七煞中人,只是一介散修而已。道友当年趁着七煞和天房山之人洗劫了泣灵圣祖的坐化之地,并悄悄偷走了其中四块圣砖中的三块,让雷海七煞和天房山之人火拼了一场,自己却来到如此远的地方当一城之主。啧啧,不知若是让雷海七煞和天房山之人知道此事,圣界之大可还能有道友容身之地吗?”羊老二轻笑起来。

“哼,你对我当年之事倒是了解的够清楚。拍卖会上的一块圣砖看来也是你故意弄出来的假货了。”血鸦城主嘴角抽搐的问道。

“此物被拍卖行当场鉴定过的,怎可能是假的。我不过是将其中的口诀毁掉了一些关键而已。道友追我到此地,不也是为这第四块圣砖而来吗?”羊老二袖子一抖,一只手掌一托下,蓦然现出一个翠绿木匣,并大有深意的说道。

血鸦城主盯着那木匣,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半晌后才又问了一句:“不管你是何来历,这第四块圣砖我的确势在必得,说说你想如何交易吧。”

“炳兄真是爽快之人,如此的话,在下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我都很清楚,这四块圣砖可是关系到那传闻中的泣灵秘图。传说泣灵圣祖的四块圣砖若能凑到一起,不但可以得到他老人家的所有神通,更能得到他老人家当年亲手绘制的秘藏图。里面不说各种珍稀宝物了,单是那一艘可以排进圣界前三的飞行至宝‘墨灵圣舟’,就不知是多少人为之垂涎欲滴了。若是得到它,恐怕连一般的圣祖也无法轻易灭杀我等了。我就想和道友设法凑出这份秘图,然后联手平分此宝藏?”羊老二面露一丝笑意的说道。

“我有三块圣砖,你手中不过一块,也想平分宝藏,不觉太儿戏了?”血鸦城主对此回答似乎早有预料,但阴冷的说道。

“羊某倒认为一块和三块圣砖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的。若是道友单凭手中三块圣砖就凑出秘图的话,也不会在这血鸦城小心翼翼的待了如此多年了。在下要求平分宝藏,可并不算过分的。”羊老二却胸有成竹的说道。

“此事重大,我需要考虑一下才能决定的。而且在此之前,我需要再检查一下你手中的圣砖。”血鸦城主思量了一会儿后,才慎重的说道。

“道友想如何检查,不会打算让羊某将圣砖直接双手奉上吧。”羊老二闻言一怔,有些警惕的说道。

“这倒不是,道友只要将圣砖拿出来用灵力略加激发,我就可用秘术直接检验其中真伪了。”血鸦城主不动声色的说道。

“若是仅限于此的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的。为了取信道友,我就破例答应一次了。”中年男子似乎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勉强之极的点下头。

“道友如此爽快,果然是真心想和炳某合作的。”银目老者闻言,自然大喜过望。

他先前提此条件,原还打算和对方再口舌争上一争的,可没想到对方会一口就答应下来。

“道友,你看好了。”羊老二单手一拍手中木匣,顿时灵光一闪,盖子一打而开,一块晶莹剔透的长砖从中徐徐飞出,并一顿的悬浮在了中年男子胸前。

而羊老二一根手指冲晶砖轻轻一点,顿时一股精纯法力注入了其中。

血鸦城主见此情形,不敢怠慢,两手法诀一掐,双目银光闪闪,不眨一下的死死盯住了远处的长方晶砖。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神念之力从老者眉宇间一散而出,瞬间降临到晶砖之处,将其包裹进了其中,就要往里面一探而去。

但就在这时,晶砖中心处突然一点银光闪亮而起,一声脆裂传出,晶砖竟一下化为点点白芒的爆裂而开。

银色光点一个涨缩下,却一下化为一团飞快旋转的银色光晕,顿时将附近的神念之力全都往中心处一拉而入。

“不好!”

血鸦城主大叫一声,体表骤然间浮现出一层血色光霞,身躯同时往后微微一仰而去。

破空声一响,老者头顶处灵光一闪,一道丈许长的金光发出尖鸣的从虚空弹射而出,并往血鸦城主脖颈处一绕而去,遁速快似闪电。

但令人诧异的是,同一时间,羊老二身后却波动一起,一只苍白鬼手无声浮出,一模糊下,就出现在了男子背后,五指如刀的狠狠一抓而下。

这二人竟然同时遭遇了致命一击的偷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