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三十四章 半夜魔影

“血鸦城虽然不大,却是附近唯一的补给之地,就算有魔尊暂住路过此地也毫不稀奇的。再说就算有人图谋什么,难道还敢往死里得罪海家,对我们出手不成。倒是这一次无意中发现的真灵之骨,事关重大,正是我们海家现在要炼制的那件至宝的必须材料之一。我们若是能带回去,好处之大可想而知了。无论多难,此物必须设法得到才可。”魔族妇人思量了一会儿后,脸色阴沉的说道。

“可是,夫人!那人可能是一名魔尊,这根灵骨如何才能弄到的。”另外一名魔族男子却为难的说道。

“若真是一名魔尊,的确大为的麻烦了。这人既然敢如此不卖我们海家面子,十有八九是那种独来独往的家伙,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不过他在此地不在乎我们三个,可并不代表对其他人没有忌惮的。”魔族妇人冷笑一声的说道。

“啊,夫人的意思是?”两名魔族男子闻言一愣,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

“你们去打听一下南家三兄弟的下落,我现在则去拜访一下那位血鸦城主。南家似乎还欠我们海家一个不小的人情,而我没记错的话,炳千刃似乎是天芒谷出身之人,都不会轻易拒绝我们请求。他们若是肯答应帮忙的话,我们得到灵骨还是大有希望的。”魔族妇人心中定议的说道。

“此法甚妙!若是南家三兄弟和炳千刃联手施压的话,想来那人也不会因为一根有些鸡肋的灵骨而继续坚持下去的。毕竟我们也没有白要这根灵骨的意思。”其中一名魔族男子闻言,大喜的说道。

另外一人,也是连连点头称是。

“既然你们两个也觉得没有问题,那就马上行动吧。附近正闹兽潮,想来此人短时间内也无法离开血鸦城的,倒不用担心他会立刻带着灵骨离开的。”魔族妇人也神色缓和下来,并正式吩咐的说道。

“是,夫人。”两名魔族男子稍微躬下身子的答应一声。

同一时间,韩立已经身处一家占地亩许的大型商铺中,并从一名魔族掌柜手中接过几块闪动淡淡光泽的金属矿石,正在仔细检查着什么。

但不久后,他脸上就露出了失望表情,摇摇头的将矿石全还给了眼巴巴望着的掌柜,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些异魔金不出原先预料的,果然里面空空如也。

看来想要找到同样的晶珠,还真是一个机缘问题了。

韩立没有达成目的,整座血鸦城的商铺也都大致转过了一遍,也就没有继续在街道上滞留的意思,而是直接返回了住处。

先前被魔族妇人拦阻的事情,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其心上。

半日时间转瞬即过,当天色开始变得昏沉沉后,整个血鸦城渐渐被一团黑暗笼罩住了。

此时除了一些来回巡逻的魔族卫士外,城中各处都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街道上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样子。

血鸦城再次进入了戒严状态。

在过数个时辰后,正在屋中盘膝而坐的韩立,忽然间神色一动,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接着单手一掐诀,体表青色霞光一闪之下,竟一下在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工夫后,韩立住处数百丈的高空中,微微波动一起,一团几乎无法看清楚的绿光一闪而现,并马上鬼魁般飞遁而走,几个闪动后,就到了天边处,竟然根本不受城中禁空禁制限制。

但几个呼吸间的工夫,另一道灰光却从另一方向上破空而至,从韩立住处上方几乎一闪而过,似乎遁速比那团绿光还要快上一分的样子。

两道遁光均都无声无息,并且奇淡无比,在夜色下若不是近前查看,远远还真无法发现的,显然二者均都施展了某种隐匿秘术。

二者在风驰电掣的追逐中,转眼间就从天边尽头处消失掉了、这时虚空波动一起,第三道人影才一模糊的浮现而出,并冷冷的望向两道遁光消失的方向。

正是提前发现二者踪迹的韩立。

以韩立的神念强大,即使不刻意将神念放出,方圆数里内的一切也根本无法逃出其感应的。

先前两道遁光主人纵然可以避过了巡逻魔族的耳目,但又怎可能瞒过他。

以他如今神通,除非是圣祖亲临,自然不会再畏惧什么危险的。

而先前两人不受此城禁空禁制限制,并在这种夜半无人时鬼鬼祟祟的追逐着,显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这倒引起了他几分兴趣来。

“闲着也是闲着,就过去看上一看吧。”韩立在原处沉吟了一下,就喃喃的低语了几声,身形一动之下,也化为一道淡淡青光的激射追出。

他神念早已锁定了前方二人,虽然顷刻间就可以瞬移之术追上二者,却故意放慢了速度,不紧不慢的远远缀在后面。

他倒打算看看,血鸦城就这么点大,这二人能跑到何处去。

而以韩立神通,这二人自然也无法发觉身后还有第三人的存在,只是闷头狂遁不已,一前一后下,没有多久就到了接近城墙的地方。

但这时,前方却有一小队魔族卫士,正好巡逻到此的迎面而来。

这队魔族,每一人都一身黑色战甲,手持数丈长的红色长戈,为首一人身下还有一头生有两头的山羊般魔兽。

前面的那团绿光见此情形,遁光微微一顿,但并没有马上回避,而是一个拐弯,就要依仗隐匿之术的高明,从附近直接一掠而过。

后面飞追而来的另外一人,似乎害怕追丢了前者,遁光略微一晃,尾随前方轨迹的丝毫不放,同样没有闪避的意思。

二道遁光在秘术全力遮掩之下,幻化成了透明之状,肉眼根本无法分辨出来。

若是换做一般的魔族卫士,多半没可能识破他们踪迹,让其就这般大模大样的从附近一掠而过了。

但就在前边绿光一晃从附近闪过巡逻队伍的时候,为首的那名魔族身上突然间传来一声尖鸣,接着一根银丝激射而出,竟正好击中了隐形的绿色光团。

这为首卫士身上竟然有一件可以自行感应的顶阶魔器!

原本隐匿的光团顿时一个跌跄的现出了原形,那些魔族卫士见此情形均都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的冲其挥动手中长戈,十几刀丈许长刃芒狂劈而来。

为首的那名卫士,更是毫不犹豫的往高空一扬手掌,一道黑芒激射而出。

一声凄厉长啸破空发出,直传九霄云外。

“不好!”

那团绿光中传出一声惊怒的低喝,里面隐约一道人影骤然间一晃。

刃芒狂闪之下,绿色光团瞬间被斩开了十几片,但里面空空如也,哪还有丝毫人影存在。

那为首魔卫似乎的确不同一般,马上就反应过来的一拉魔兽转过身躯。

只见在离他们一队人三十丈外的虚空中,波动一起,一道绿光从虚空中洞穿而出,并一个闪动的朝不远处城墙激射而去。

“拦住他!”

为首魔卫大怒之下,当即大喝一声,同时一手猛然一拍身下魔兽的一颗头颅。

“噗噗”两声,魔兽两首一摇之下,竟同时喷出两道蓝色电弧,一个闪动的就到了远处绿色人影的背后处,并狠狠的一劈而下。

青虹中的人影闻声,只是反手一抓,一团绿蒙蒙霞光一卷而出。

两道蓝弧一声轰鸣的没入霞光中,却再无任何异响发出,竟丝毫效果未有的样子。

而绿色人影体表光芒一亮之后,就立刻化为一道青虹的一闪不见了踪影。

其他正想也围上去的魔族卫士见此,心中一惊的不禁都驻足不前了。

为首魔卫惊怒之下,却要一催身上魔兽的追上去。

但就在这时,其身上却又一声尖鸣发出,另有一根银丝一闪的向一旁一喷而出。

但这一次,一声阴沉的冷哼从虚空中传呼,一片血色一闪浮现。

银丝一击在血色上,却发出一声清脆响声的反弹而回,而那一抹血色却又骤然的没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不可能,这神通如……”为首魔卫一下失声出口,但马上脸色一白的想起了什么,话语顿时一下嘎然而止。

但同一时间,其身下原本想要蹿出的魔兽,也一下老实的待在原地不动了。

“统领大人,我们是否还要追过去。单凭那边的守卫恐怕拦不住这违反禁令的两人。”其他魔族卫士目睹这一切,自然一头雾水,其中一魔迟疑了一下后,谨慎的问了一句。

“算了,这两人神通广大,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任由他们去吧。”为首魔卫脸色变幻了几次后,却是勉强一笑的说道。

其他魔卫闻言,脸上均露出了一阵愕然的表情。

他们这位统领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竟会对两个连人影都未看清的家伙做出这等评价来,这还真是他们头一次碰见的。

就在这些魔族卫士心中惊疑的时候,前方二人早已在城墙处一阵喧哗声中,一闪的前后遁出了血鸦城。

布置在城头上的那些禁制竟仿佛不存在般的,对二者竟丝毫未加阻拦。

韩立心中一阵诧异,但隐匿身形后的也从那为首魔族卫士旁一闪而过,那根原本极其灵验的银丝却未对近在咫尺的韩立有任何反应。

他几个飘动后,也飞至了城墙处,并身躯略微一闪下,就无声无息从禁制中一遁而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