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三十一章 圣砖与血鸦城主

“哦,果然其中另有隐情。还请越兄给我等讲述一二。”一名浑身黑气缭绕的魔族听了之后,露出一丝恍然的说道。

此魔也是一名炼虚后期存在,似乎身份地位比越连天还要高上一些样子,参加拍卖的其他魔族一听此言,立刻闭口不言了。

整个拍卖场一下恢复了安静。

“既然是津角兄询问,越某自然会详细解释,绝不会有任何隐瞒的。圣砖之所以会出现在本城,一来是物主不希望此物引起太大骚动,从而对其自身造成什么不利影响。二来这块圣砖其实有一些残缺的,里面记载的两套功法均缺少了关键口诀,而且还不是泣灵大人当年的主修神通。否则,这等圣物怎会由老夫主持拍卖了。”老年魔人冲叫津角的魔族一抱拳后,从容的说道。

“原来如此,泣灵大人当年是何等尊贵身份,就算圣砖中功法不全,但能参悟其中神通一二,也足以远胜同阶了。论价值的确还在那暗血五色铃之上了。”津角想了一想,似乎心中疑惑已经尽数解除了。

其他魔族听了二者的一问一答后,非但没有失望,望向那块晶砖的目光反而更加火热了。

虽然这里面功法不全,看似价值大跌了七八成之多,但这也更说明了此物的真实了。

“但不知越老能否将这两套功法的名称相告一下。如此的话,我等才知道是否对自己适用?”一个尖尖声音蓦然在殿堂上空回荡响起,但却根本无法发现说话之人的具体位置,显然施展了某种秘术。

“抱歉,这一点老夫无法相告了。因为物主将这圣砖拿出来拍卖时,就已经提出了不可事先将功法名称透露的条件。好了,能说的老夫都说了,下面拍卖开始!”老年魔人摇摇头,随后十分果断的宣布道。

“四千万,这件圣砖,本座要定了。”

一个仿若雷鸣般的声音从场地一角轰隆隆的传出,却是一名青面獠牙、身高三丈的巨人般魔族大汉。

“四千万就想拍走此等圣物,石兄不觉太痴心妄想了点。我出五千万!”一名头生独角,满脸络腮胡子的魔人,却冷笑一声的说道。

“六千万!”津角脸色一沉,毫不犹豫的也出价了。

“六千五百万魔石!”

“六千八百万”

……

殿堂其他角落中也纷纷传出了急促的出价声。

一时间,拍卖场中身家最多的几位高阶魔族,均都先后的出手了。

韩立对一名大乘存在的功法,自然也有些兴趣的。但可惜的是,此功法是魔族圣祖所留,并且还有些残缺不全,否则他还真会动一些其他心思的。

“八千万魔石!”

一个冰冷声音缓缓出口。与此同时,一股奇寒气息狂风般的从整个殿堂中一卷而过。

所有魔族一接触这股气息,修为低些的魔族顿时浑身僵硬,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中。而炼虚等阶的存在,也不禁激灵打了一个冷颤。

“是魔尊大人!”

那些炼虚期魔族几乎一瞬间做出了判断,有些人更是失声的叫出口外。

其他魔族闻言,心中大惊,目光唰的一下,均朝那冰冷气息爆发处望去。

只见在殿堂边缘的某个入口处,不知何时的多出一名身穿灰袍的银目老者,鼻若鹰钩,面无表情的站立着,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气。

“城主大人?”

“炳前辈?”

……

一看清楚银目老者的面容,整个拍卖场在此哗然起来,认出老者身份的高阶魔族一下变得目瞪口呆。

“城主大人,你怎会到此……”越连天同样异常震惊,急忙远远一礼的问道。

“怎么,这次拍卖会本座不能参加吗?”银目老者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不敢,城主大人愿意参加拍卖,是属下的荣幸!只是事先不知,属下有一些意外。”越连天心中一凛,急忙解释的说道。

“既然这样,现在本座出价最高,是否这块圣砖应该归本座所有了。”血鸦城主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个自然。若是没有出价比城主大人高的话,圣砖就归大人所有。不知其他道友,还有人愿意出价的。”越连天连连点头,将手中晶砖一举后,大声的问了一句。

老年魔人的声音在殿堂中回响不已,但是整个拍卖场却鸦雀无声。

先前那些一副势在必得模样的高阶魔族,纵然望向晶砖的目光仍然仿若冒火,却一个个嘴巴紧闭不敢发出一个字来。

这也难怪他们如此。

不要说炳千刃身为本地之主的身份,便是中阶魔尊的可怕修为,就足以震慑此众魔了。

他们怎敢不知死活的去争抢。

老年魔人见此情形,深吸了一口气后,就要宣布手中晶砖的最终归属,但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九千万魔石”

“什么,真有人敢和城主大人争抢!”

“是什么人这般胆大,难道不知死活不成!”

这个突然出现的喊价声,又引起众魔的一阵骚动。

不少人吃惊的四下张望不停,想找出那个胆大包天之人。

但刚才的出价声飘忽不定,仿佛凭空出现在拍卖场上中,竟根本无法找出准确位置。

血鸦城城主听了此话,双目一眯,口吐一个“九千五百万”的数字来。

“九千九百万”

仍然是刚才出价的声音,并且毫不迟疑。

血鸦城城主闻言身上血色寒气一阵翻滚,脸色终于阴沉了下去。

目睹银目老者如此表情,整个拍卖场的魔族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既然这位道友对此物势在必得,那老夫就不夺人所爱了。”

大出众魔预料,血鸦城城主沉吟一下后,竟忽然说退出的话语来,接着一转身走出了身后的门户,竟一丝犹豫的样子都未露出。

“还有人出价吗?没有人了?好,这件晶砖就归这位道友所有了。”越连天虽然同样大感意外,但并没有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大喊三声后没有其他人再出更高的价格后,终于宣布了手中晶砖的得主。

在此期间,有几名魔族目光一阵阴晴不定的闪动后,最终还是没有再次出价竞拍。毕竟这可是血鸦城城主想要的东西,谁知道贸然抢到手后,会惹下什么大祸来。

不过尽管这样,在场的魔族也不禁睁大双眼的四下打量不停,看看倒底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和一名魔尊争抢东西。

果然殿堂的某个角落中,一道人影忽然站了起来,并向石台处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韩立目中精光一闪,顿时将那名魔族模样全都看了个清楚。

竟是一名容貌普通的中年魔人,一身淡蓝色长袍,炼虚初期左右修为,丝毫看不出有何特殊之处。

韩立见此,却眉头微微一皱。

“咦,这不是羊老二吗,他疯了,怎么敢和城主大人争抢圣物?”

其他人一看见这位中年魔族现身,却纷纷吃惊的叫出声来。

竟然大半人都认得这位中年魔人的样子。

“敢问这位道友!这位羊老二是什么人?他修为似乎并不算太高,为何如此多人都认得的样子。”韩立见此情形,忽然向隔壁坐着的一名壮年魔族问道。

这位魔族人脸颊生有一些薄薄的青色鳞片,刚才也同样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啊,看来阁下一定是外来的同道了。这位羊老二是本城一家有些小名气的炼器师,不少人都找其修理过损坏的魔器或订制一些低阶魔器。不过他在本城已经居住了百余年,为人一向非常低调,怎会忽然做出和城主他老人家争抢圣物的事情来。莫非修炼功法炼坏了脑袋?这也不对,凭他的身家又怎能拿出如此天价的魔石来。”

魔族壮汉扫了韩立一眼,发现是一名炼虚后期存在后,当即客气异常的起来,但说完之后,脸上同样满是疑惑之色。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的解答。”韩立听了后,目中异光一闪,点点头的称谢一声,目光就再次落在了已经走到了石台处的那位“羊老二”。

此魔脸色木然异常,抬手拿出一个储物袋交给越连天检查一番后,就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晶砖,并黑光一闪的收了起来。

在此过程中,老年魔人望向这名叫“羊老二”的魔族,面上同样充满了诧异之色,显然也是大感意外的。

但更让人吃惊的,这位“羊老二”拍下了晶砖后,竟没有马上离开拍卖场,而是不动声色的回到了座位处,似乎还要继续参加最后一件物品拍卖的样子。

此种诡异举动,自然其他魔族惊讶之外,都隐隐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处。

不少原本还打着其他心思的魔族,纷纷的打消了原先的心思。

而越连天平静了一下心情后,终于开始了最后一件压轴物品的拍卖。

只见他一招手下,那个双手空空的魔族女子几步走到石台处。

此女手腕一抖之下,一只碧绿圆环一飞而出,滴溜溜一转下,一片白光飞卷而出。

石台上顿时多出一件十几丈长的庞然大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