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三十章 暗血五色铃

这是一名面目黝黑,额头有着深深皱纹的老年魔人。

他神色平静的走到了石台跟前,目光冲四周一扫而过,顿时一股可怕气息从身上散发而出,让不少修为浅薄的魔族一感应下,脸色为之微微一变。

这老魔人竟是一名炼虚后期大成的存在,离进入合体境界似乎也只差半步的样子。

如此惊人修为,在血鸦城这等地方,除了韩立等人族修士外,不敢说一人之下,但相提并论的也寥寥无几。

“在下越连天,是血鸦城的长老之一,相信在场道友认识的应该不少。这一次拍卖会,越某应此地主人邀请担任主持之责,希望诸位道友能够给在下一个面子,遵守此次拍卖的规矩,否则的话,可不要怪越某人到时翻脸无情了。而这八名道友,就是本次拍卖的执法卫士。相信有他们在,本次拍卖在安全上绝对无忧的。”老年魔人淡淡的开口了,并在话音刚落的瞬间,两手轻拍了几下。

顿时从最前排的座位上,一下站起了八名炼虚初中期的狰狞魔人,并往石台四周一站,脸上均都面无表情。

“血手惊云”

“铁破魂”

……

四周魔族已看清这八名魔族面目,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阵骚动不已。

显然这些人在血鸦城也名头不小,许多人望向他们八人的目光,都带了一丝丝的敬畏。

韩立自然不会对八名炼虚存在有何诧异反应,反而目光往附近扫动不已,想看看陇家老祖等人是否也参加了这次拍卖会。

为了防备有魔尊级的魔族也暗中参加此次拍卖会,韩立并未动用庞大神念,仅凭灵目神通直接透视一些可疑打扮的魔族。

但是一阵扫过后,并没有发现什么。

难道灵族人和其他人都未来参加这次拍卖会!

韩立心中略有些奇怪起来。

话说自从分开之后,他还真未再和其他人在城中又碰见过。无论陇家老祖还是其他人,仿佛都各自有目标的行踪隐秘起来。

这时,老年魔人沉声的宣布拍卖开始。

附近的一扇殿门一开,从中走出了一排手捧托盘的魔族女子。

一个个身材婀娜,站到了越连天身后处。

老年魔人头也不回的一招手,顿时其中一名女子恭敬的走上几步,将手中托盘双手捧起。

“顶阶魔器‘暗血五色铃’,共由五只血魔铃组成,对敌祭出可分别具有迷魂、剧毒、迟缓、沸血、幻像五种不同奇效,底价魔石五百万!”老者一掀开托盘上的黑色布巾,平静的说道。

托盘上赫然露出五个指拇大小的银色铃铛,表面遍布淡黑色的魔纹,被一只金色圆环串联在一起。

“什么,竟然是暗血铃?这宝物的名头,即使在顶阶魔器中也可以排进前十的!”

“但此宝可是只有海云山的暗大师才能炼制出来的宝物,怎会出现在血鸦城如此偏远地方?”

“管他的,光是此宝出现,这次拍卖会就来值了。一开始就是此等重宝,后面还不知会出现何等无价之物!”

暗血铃方一出现,再次引起殿堂中一阵轰然议论,大半人望向这五只一套的魔铃,都露出惊喜和贪婪的神色。

韩立一听到此宝的名字,也为之一怔。

“暗血五色铃,此宝怎么听起来如此的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一般。”

韩立坐在石凳上,不禁沉吟起来。

而这时,关于这件魔器的竞拍却在一连串火热出价声中瞬间拉开了。

“五百万”

“六百万”

“八百万”

……

“一千一百万”

不过是一件顶阶宝物,可是转眼间竞价就突破了千万之数。

让韩立也不禁暗暗吃惊。

要知道经过这几天对魔界物价的了解,一件普通的顶阶魔器也不过二三百万魔石的样子。这件暗血五色铃一下就翻了五倍之多,似乎还远远不止的样子。

“咦!暗血五色铃!琉璃五妙铃!这不正是那篇‘玄天炼器术’记载的一件宝物名字吗?”

韩立心念飞快转动下,终于想起了这个有些类似的名字来。

当年他得到这一篇金阙玉书中的仙界炼器术中,除了记录了元合五极山此宝的炼制之法外,还另外记载了几种后天玄天之宝的炼制之法,而琉璃五妙铃正是其中之一。

不过韩立纵然知道这些玄宝如何炼制,但奈何手中根本没有那些只有听闻却无人见过的仙界材料,也只能叹息一番的将它们抛置了脑后。

而这暗血五色铃的效果听起来,和这琉璃五妙铃神通惊人的相似,这才他一听到这魔器名字,忽然想起了此事来。

“难道只是纯粹的巧合,还是魔界也有人知道这玄宝的炼制之法,从而无意中炼制出了仿制品。”

韩立不由的暗自思量起来。

但可惜的是,他虽然在前两天将一批魔器交给拍卖场拍卖,并预支了近千万魔石,但想要竞拍眼前这件顶阶魔器的话,却明显不够用的。

而且此物虽然神通奇特,但只有顶阶魔器那等水准,对他没什么大用的。就算拍到手中,顶多只能当做参考研究之用。

故而现在韩立也只能按压心中疑惑的静等此宝花落谁家了。

最终这件在魔界鼎鼎大名的魔器,被一名浑身青光闪动,带着一只银色鬼脸面具的神秘魔族人,以一千五百万的惊人价格拍下了。

引得在场的不少的高阶魔族,都有些不怀好意的暗自打量其不停。

但这位遮掩本来面目的魔人,当场交付了魔石亲手从老魔人手中拿到暗血五色铃后,却根本没有继续留下的意思,立刻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拍卖场。

纵然在场的不少魔族心中暗自打着其他的主意,但众目睽睽之下,倒也不好马上跟随出去。

只有寥寥数名同样掩盖本来面目的魔族也离开了座位,丝毫顾忌没有的跟了出去。

而越连天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又抬手扯下第二名女子手中托盘上的布巾,露出了一块通体晶莹的蓝色晶石,拳头大小,并散发着惊人的寒气。

“罕见魔兽冰匏兽的晶核一枚,可用于炼制珍稀的冰系魔器或炼制几种特殊用途的丹药之用,底价魔石二百万!”老年魔人将蓝色晶核一托之下,毫不犹豫的说道。

“二百三十万!”

“二百五十万”

……

这魔兽晶核虽然无法比得上暗血五色铃的价格,但也是一些魔族需要的珍稀材料,方一拿出来,立刻就有十几人争抢起来。

最后则被一名身材瘦削的魔族,用四百多万的价格竞拍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那叫越连天老年魔人将那些托盘中的东西一个接一个的展现出来,并在全都拍卖完后,立刻又换上另外一批魔族女带着其他拍卖品上来。

拍卖的东西倒和灵界拍卖会差不多,大都是矿石材料,灵草丹药之类的东西,并时不时的穿插一些品质功效不凡的魔器。

韩立在座位上静静看着一件件物品被其他魔族拍卖走,脸上丝毫表情没有,始终没有参加其中的意思。

当他拿出来的几件魔器也被拍出一些不低的价格时,其嘴角才微微的露出一丝笑意来。

不过无论下面的何种拍卖品,都未能再拍出和第一件魔器那般惊人的价格来。

其中价格最高的,也不过是一颗据说可以提升炼虚期魔功瓶颈突破几率的丹药。虽然只有半成的样子,但仍被拍出了一千三百万魔石的价格。

“好了,下面到了本次拍卖会的最后时间了。呵呵,这一次的压轴物品只有两件,但我保证每一件价值都不在那暗血五色铃之下,甚至从某方面说,还更有一些价值的。”越连天露出神秘之色的说道。

这时,从那扇殿门中最后又走出了两名容貌惊人,气质不凡的魔族女子。

这一次,两名女子并未托着盘子,而是一个捧着一个尺许长的绿色木盒,一个却双手空空如也的样子。

参加拍卖会的众魔族见此情形,大都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越连天一抬手,从一名女子手中将一只木盒直接吸了过来,并一拍之下的打开了盒盖,里面竟静静摆放着一块白蒙蒙的砖状物品。

“圣砖一块,里面记载了二百万年前的泣灵圣祖的数种功法在其中,底价魔石三千万!”老年魔人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物品取出,双手高举之下,深吸了一口气的大声说道。

“什么,泣灵圣祖?莫非就是当年仅次于三大始祖的那位圣祖大人”

“不可能。记录他老人家神通的圣砖,怎么可能出现在此地的。这等无价之物,就算拍卖也应该在那几座最大的圣城中拍卖行出现才是的。”

……

一听越连天说完,“轰”的一下,整个拍卖场一下沸腾了起来。

有的魔族惊喜交加,有的却满脸怀疑的表情。

“肃静一下!本拍卖行早已找人鉴定过,可以十成十的向诸位道友保证,这的确是泣灵大人遗留之物。若有虚假的话,本拍卖行赔付拍卖价格的十倍。这一点,请诸位道友尽管放心。至于它为何会在本拍会出现,其实其中另有些缘由的。”老年魔人脸色一沉,话语声一下在整个殿堂中回荡不已,将嘈嚷之声一下压了下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