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二十一章 玄化封灵符

人影作为曾经的仙界存在,自然很清楚这眩光天晶塔的厉害,心知不妙之下,顿生拼命之心,一咬舌尖后,竟张口喷出数团精血。

这些精血方一出口间,轰隆隆的一下化为汹汹赤焰,然后一闪的幻化成数条赤焰火蟒,每一条都有十余丈长,张牙舞爪的往晶莹冰塔一扑而去。

人影很清楚,只要他用仙界秘术催化而成的火蟒略微抵挡冰塔一下,滴血茯苓花就可将先前冰封尽数化去,将威能彻底的发挥出来。

到了那时,威能完全发挥的血花,即使眩光天晶塔也无法镇压住的。

但是人影此举,却似乎完全落在了白袍老者的算计中。

只见他冷笑一声!

冰塔顶部的蓝色圆珠突然自行的滴溜溜一转,破空的尖鸣声大响,数道拇指粗细的蓝色光线从珠上一喷而出,一闪后,就闪电般的击在了那些火蟒身上。

“呲啦”之声大起。

那些蓝色光线不知蕴含何种可怕威能,几条看似狰狞的巨大火蟒,竟瞬间的应声而灭,化为了一股股青烟。

人影面色大变下,还想再施展其他神通时,却根本没有时间了。

百余丈高的冰塔早已带着大片寒光,将血色巨花连同人影一闪的压在了下面。

冰塔晶莹表面一阵异光闪动,无数金色符文从各层狂涌而出,往下方骤雨般的激射而去。

声势好不惊人!

同一时间,白袍老者的半截身影,也一下清晰异常的在塔顶处浮现而出,并毫不迟疑的一声厉喝:“你们几个还在愣什么,赶紧给我催动困魔大阵,辅助老夫将本族大敌彻底封印起来。”

白袍老者说话对象,自然是那八名刚才如同惊弓之鸟的圣灵。

此刻这八名圣灵一见冰塔将那血色巨花自爆禁制住了,心中自然惊喜交加,再一听老者之言,当即心中一个激灵的立刻遁光而回。

只见人影晃动后,八名圣灵就重新出现在了法阵的四周,再次手托阵盘的催动起来。

顿时法阵中符文涌现,原先有些溃散的符链再次一一的凝实如初,并在冰塔四周交织闪烁下,形成一张巨网的罩住了下面一切。

与此同时,巨大冰塔也在嗡鸣声中,涨缩不定的巨大化起来。

一层层的晶莹玄冰,从巨塔表面疯狂的凝结而出。

下方法阵则在嗡鸣声中狂闪不已了,仿佛和冰塔交相呼应一般。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冰塔不可思议的化为了一座数千余丈高的巨大冰峰,将整座法阵连同一道道颜色各异的符链,一同冰封在了一起。

至于人影和那朵巨大血花,自然身处冰封的核心处。

见此情形,原本催动法阵的八名圣灵这才大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而就在这时,白袍老者却仍然脸色阴沉异常,并冲下方八名圣灵不容置疑的吩咐道:“你们听好了,我虽然动用本体将这大敌封印了起来。但是那滴血茯苓花乃是仙界才有的一种奇花,恐怕需要花费万年以上时间,才能将此花威能一点点的化去。而在此之前,你们不可动此峰半分,我元神也无法离开本体太远。否则后患无穷!为了以防万一,你们马上在附近另行布置下几种禁制法阵,将老夫本体连同困魔阵再封印上一层。如此一来,就可万无一失了。等我将那滴血茯苓花彻底化去后,就可将冰峰移至九幽地火之地,慢慢将真魂炼化成丹了。在我不可分心的这段时间,族中的一切事物就交由长老会来共同决断了。一定要让本族抗过这一次的魔劫!只要挨过大劫,本族的兴盛就指日可待了。”

“遵命,灵王大人!”八名圣灵闻言,当即跪拜下来,恭敬之极的答应道。

随之他们八个将手中法盘一收,体表灵光闪动后,各自化为一道长虹的向外面遁走传令了。

转眼间,冰峰处只剩下白袍老者孤零零的一个身影了。

“你真以为凭这残缺的眩光天晶塔,可以封印住本使者!等我耗尽了此塔的寒气后,我看你拿什么封印我!”

冰峰下面却蓦然传出了人影轰隆隆的低吼声。

“哼,不愧是从上界下来之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本体的残缺。但就算如此,你以为自己还是拥有无穷神通的真仙吗。以你现在修为,想要耗尽我本体的寒气,是白日做梦的事情。但你的真魂之力倒是保持的足够强大,竟然在这般镇压下还可以开口说话。不过你神智清醒也只剩下眼前这点时间而已。”白袍老者低首扫了一眼冰峰的底部,却哼了一声的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信下界还能有什么手段,连我神智也能同样封印起来的。”人影声音略微一沉,随后根本不信的样子。

“下界的手段的确很难完全封印住真魂之力,但老夫动用的若不是下界的手段呢!”

白袍老者冷笑一声道,随后单手虚空一抓,一张散发着丝丝寒光的符箓,竟诡异在手指间一闪的浮现而出。

这符箓竟同样的晶莹透彻,仿佛寒冰凝聚而成的,但表面上铭印着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

韩立若是在此,却可一眼就认出这些符文正是仙界特有的金篆文。

“可惜此物了,现在用了,以后对敌时可就少了一杀手锏。”

白袍老者看了符箓一眼,面上肌肉一动的露出了肉痛表情,但喃喃几句后,还是一咬牙的手腕一抖。

符箓立刻一声轰鸣,化为一团金光的向下方冰峰激射而去。

一闪之下,金光就仿佛无形之体的没入冰峰中。

这时白袍老者两手掐诀,一脸慎重的念念有词起来。

顿时冰峰中一团骄阳般的金色光晕呈现而出,接着滴溜溜一转下,所有光芒一敛,竟化为了一个亩许大的巨大符文。金光灿灿,并无声无息的向下方流星般坠落而下。

“你在做什么……不好,是‘玄化封灵符’,你还有仙界符箓……”下方人影立刻察觉到了冰峰中的异处,一下失声起来。

但那巨大金文,一闪即逝下,就狠狠没入到了下方法阵中。

一声巨响!

下方人影的叫声顿时嘎然而止,一下变得寂静无声起来。

老者对此毫不意外,反而口中法诀念动的越发急促。

下一刻,整座冰峰一晃,一道道金纹从冰峰中狂涌而出,并一阵蠕动后,并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符文,闪动金芒的印在一面平滑冰壁处不动了。

而冰峰散发的白光中,顿时掺杂了丝丝的蓝芒,同时隐约发出的寒气,更是比先前一下浓重了数分。

白袍老者口中咒语声这才一顿的停了下来,同时神色略微一缓。

此刻若是透视冰峰底部,就可发现一名身穿金袍的俊美青年,正昏迷不醒的被一道道符链和层层晶冰覆盖全身。

在他眉宇处,赫然多出一个和冰壁上符文形状一般无二的金色花纹来。

白袍老者用神念扫一下底部封印后,顿时满脸喜色的狂笑一声,身影一晃,就此闪入冰峰中不见了踪影。

这位灵族大能者自然不知道,在下方俊美青年昏迷的同一瞬间,遥遥远在另外一个根本无法测算的界面中,一名正在某颗参天大树下打坐的黑脸道士,忽然神色一动的睁开了双目。

“怎么回事,哪位师兄弟出事情了,竟然真魂之牌有如此大的反应。”

这道士自语了几句,袖袍忽然身前一挥,顿时绿光一闪,一个数寸高的迷你阁楼从袖中一飞而出,然后一个闪动下,就在身前凭空化为了十余丈高大。

黑脸道士身形一动,就不慌不忙的走进了阁楼中。

只见在阁楼一层大厅中,摆放数以百计的洁白玉桌,每一座桌上都摆放着十几个大小一样的黄色木牌。

这些木牌表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银色花纹,在桌上静静的一动不动。

黑脸道士目光在如此多玉桌上一扫之后,双眉微微一挑后,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讶然之色,忽然抬手冲大厅角落中的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鼎一招。

“嗖”的一声!

鼎中竟然也有一块黄色木牌一飞而出,并一个闪动下,稳稳的落在了道士的手心中。

“竟然是这人真魂出事了,若是如此的话,倒也不能不管了,必须将其找到才行!”

道士望向手中有微弱白光闪动的木牌,脸上先是一阵愕然,但马上就闪动阴晴不定的表情。

……

韩立手足未动的悬浮在高空中,但身前七十二道青光一闪之下,正扑向他的数十头漆黑魔兽,立刻被众剑光搅得粉碎,化为一片血雨的从空中一洒而下。

但更多的魔兽却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呼啸扑来,每一头都背生鳞片,头生独角。

青色剑光往回一卷,再滴溜溜一转后,顿时一朵青色剑莲绽放而开。

青色光扫过之处,那些魔兽纷纷被一斩两截。

血腥之气,一下充斥了整个虚空之间。

青竹蜂云剑的犀利,根本不是这些低阶魔兽所能抵挡分毫的。

但这些魔兽却似乎根本不畏生死,吼叫之下,再次黑影重重的蜂拥而上。

韩立见此情形,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禁露出一丝无奈的轻叹一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