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二十章 滴血茯苓花与眩光天晶塔

“哼,想将我真魂炼成仙魂丹,你还真敢去想。若是在仙界中,单是此条就触动了仙界铁律,要被刑罚使者动用天罚直接灭杀满族的。”巨大人影一听此话,身躯微微一颤,脸上露出怒意的哼了一声。

“嘿嘿,你也知道此地并不是仙界。那些监察仙使纵然神通广大,但只要不是出现干扰一界存在的事情出现,又怎能察觉这里发生的一切。而等老夫服下仙魂丹,就可修为再大进一步了,足以让本族在此界强大繁盛了。这点风险,本族还冒得起的!更何况除了此手段外,也再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灭杀一名仙人的真魂了。老夫也别无选择!”苍老声音毫不为所动,冷冷的说道。

“好,好!本使者这也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区区一名大乘存在,若是放在以前,我一根手指就将你抹杀了。现在竟然敢在我面前如此狂妄。我倒也看看,你如何封印炼化本座的真魂。”巨大人影闻言,目光狂闪几下后,竟不怒反笑起来。

随后人影,两手猛然往空中使劲一抖,十指模糊的连弹十几道法诀出去,一闪即逝的没入高处摄灵天网所化的银色巨网中。

顿时巨网中轰鸣声大响,气息一下强大倍许以上,接着奋力往高处一卷之下,竟将上空巨大银珠凭空托起了十几丈高。

四周原本催动巨大法阵的八名圣灵,一见此景,心中一惊,毫不犹豫的将全身法力往手中法盘狂注而去。

法盘一下爆发出刺目光芒,接着法阵中一阵嗡鸣声传出!

四周符文竟一翻滚下,竟凝结出数根粗大符链,往巨大人影一捆而去。

但此举显然有些迟了!

巨大人影在感到身上一松后,体内原本有些凝滞不灵法力一下恢复如初了,虽然只是片刻的时间,但也足够施展自巳的保命神通了。

他一声低吼下,背后的十几团魔影,“砰砰”的爆裂而开,并化为一股股血雾的没入其身躯中。其原本有些模糊的身躯竟一瞬间变得清晰异常,一身甲衣更是狂涨之后,寸寸的碎裂而开,裸露出了古铜色的上身。

在他胸膛之上,赫然铭印着一朵栩栩如生的金色奇花。

在巨花图案一现出的瞬间,人影嘴巴一动,一股在灵界中从未出现过的上古咒语一下飞快传出。

金花图案微微一颤后,通体一下变得鲜红如血起来,并且一股腥气扑鼻而来,接着表面鲜红晶光一阵流转下,竟从胸膛上悠悠的一飘而出,化为实体般存在。

“滴血茯苓花!你现在已经不是肉身之躯了,竟然是花妖之体!”

金色宫殿中传出了苍老声音吃惊的声音!

但巨大人影根本不理会这一切,只是头颅一低的冲血色巨花张口一吹。

“噗嗤”一声!

附近天地元气,瞬间漏斗般的往血花中狂卷而去,同时天空为之一暗,一团团亩许大的五色云团滚滚涌出,一副天地为之色变的模样。

而那血花在吸入众多的天地元气后,涨缩之下,体积一下巨大了十倍有余,同时散发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疯了。竟然打算自爆此花。难道不知道这花爆裂的同时,你的肉身也会同样的飞灰湮灭吗?”见此情形,苍老声音一下骇然起来,同时隐隐有一丝惊惶的样子。

不仅如此。

金色宫殿最高建筑上空,波动一起,一道人影诡异的浮现而出。

赫然是一名鹤发童颜的白袍老者,衣袖一角上印着一片紫红色枫叶,但望向下方的血色巨花,一脸的紧张之色。

“嘿嘿,自爆肉身也比真魂被炼化成丹要好的多。以本座的真魂之力,大不了再花费数万年苦工,重新凝聚出一幅肉身来。你若是识趣,现在立即放开法阵和撤去了封仙珠。我也不追究先前之事,立即扭头就走。你既然认得此妖花,想来也应该很清楚它自爆的威力。大的不说,让你们几人立刻飞灰湮灭却是绰绰有余的。”

巨大人影没有看那闪动着妖异血光的巨花,而是扫了空中老者一眼,森然的说道。

白袍老者听完下方人影的言语,没有马上开口说什么,但脸色阴沉之极。

下方法阵四周的八名圣灵,在感受到血色巨花中流露出可怕威能后和听了人影之言后,脸色早已变得难看之极了。

但是在头顶老者坐镇下,也没有谁敢有其他动作,仍然拼命维持着法阵之力。

“放你走?可以!等将你封印之后,老夫或许会考虑此事的。”

白袍老者脸上表情接连变幻了数次后,突然浮现出一丝与其容颜有些不相称的狰狞,接着身形一晃,就幻影般的在原处平空消失了。

“你真想找死,本座就成全了你们!”下方巨大人影一见此幕,当即面色大变的一声厉喝,但望了一眼血色巨花后,举动还不禁有一丝迟疑。

他先前说的话语看似说的轻松,但实际上心中清楚的很,他一旦再次没有了肉身,要再次重铸的话,实际上是困难重重。

数万年重新得到另一幅身躯,除非运气好到了极点,否则这点时间根本不可能的。

而这副以滴血茯苓妖花为本源凝成的肉身,更是难得之极。

他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足足用了十几万年之久的时间,才一点点的凝铸而成。

用这副肉身的话,他只要苦心修炼,恢复往日巅峰时的法力和神通,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而一旦失去这副妖化之体,他可没有信心再得到如此合适的身躯,恢复神通更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了。

不过此人影毕竟不是一般修士,这种迟疑也不过是刹那间工夫,就一咬牙后,口中再次传出了咒语之声,同时用一根手指一阵模糊的冲血色巨花凝重一点。

巨大血花一声凄厉尖鸣,体积一涨下,每一片花瓣上蓦然浮现出丝丝的白痕,同时一股比先前强大数倍的恐怖气息花中散发而出。

同一时间,空中的一团团五色灵云在天地元气狂催之下,竟凝结成了一体,化为一张五色的擎天锅盖,并以肉眼可见速度向下方众人徐徐压下了。那八名汗流侠背的圣灵,只觉身躯一沉之下,仿佛被巨山压住了一般,所有动作一下变得迟缓无比。

这八名圣灵心中一惊,身上嗡鸣声大起,十几团灵光同时从身上飞射而出,化为一层层光幕的护住了他们自身。

正是他们的护体灵宝,自行的飞出护主起来。

虽然他们一时无碍,但心中均大惊失色,身形一动下,纷纷的向后激射遁走。他们动作看似快如闪电,但比起正常遁速却慢上了数倍,根本不可能逃出血花自爆后的笼罩范围。

这八名圣灵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一边向后躲避的同时,各式各样的宝物更是一窝蜂般的盘旋飞出。巨大人影见到此幕,双目寒芒一闪,手中法诀一变下,口中终于吐出了一个“爆”字。

血色巨花一晃之下,所有花瓣上白痕一下粗了倍许以上,同时一股仿佛熔岩般的鲜红液体从白痕中狂涌而出。

而这些鲜红液体一接触空气的瞬间,竟噗噗的化为一团团赤红火焰,密密麻麻之下,几乎将整个虚空都染红了一般,但红光涨缩闪动之下,就要纷纷的爆裂而开。

与此同时,巨大人影一晃之下,整个人瞬间缩小到了常人大小,同时一层刺目的银色光罩也在身上浮现而出了。此人虽然豁出去了肉身不要,但为了保护真魂受损不太严重,自然也要对这自爆之力防护一二的。

眼看整片区域下一刻就要彻底化为了乌有的时候。

白袍老者的冰冷声音,却突然在血色巨花上空冷冷的传出:“想自爆,这还要看看老夫同意吗?我豁着本体受损万年,也要将你彻底镇压了。”

话音刚落,虚空中白光一闪,一座百余丈高的巨塔一下浮现而出。

此塔通体晶莹剔透,表面铭印着无数透明符文,并散发着乳白色的奇光,仿佛是寒冰炼制而成的一般。

更奇特的是,在巨塔顶部赫然镶嵌着一颗头颅大小的蓝色圆珠,猛一看似乎光滑如玉,但凝神细看下,却可发现表面铭印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透明符阵。

其中大符阵套着小符阵,小符阵又联着微型符阵。环环相扣之下,繁杂玄奥无比。

让人多看一眼,都能大有头晕目眩之感。

而这座冰塔竟然就是这位圣灵族最高存在的原形本体,方一落下后,一股森然的白茫茫寒气就从塔底涌出,一个闪动下,就将下方的火光和血红巨花全卷进了其中。

在白色寒光中,所有的一切瞬间的凝结停滞下来,仿佛里面的时间在这一刻,骤然间被强行停下了一般。

同时冰塔本身也一声轰鸣的往下一落而去。

“眩光天晶塔!你竟然是此宝所化的灵奴。不可能,此宝的所有复制品,早在数百万年前都应该在北冥仙宫的大乱中被毁掉了。怎么还有灵奴诞生的!”

下方原本用怨毒之极的眼光看向空中的那名人影,一看这件晶莹冰塔,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比,发出骇然之极的低吼。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