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十七章 天泣和鹤颜

这些粉红火焰看似徐徐而下,但不知为何一个闪动下,就准确落在了下方所有魔族身上,连那正拼命逃遁的带翅男子都未能逃过此劫。

“噗噗”之声大响,这些魔族被粉焰沾染的瞬间,爆发出刺目的赤光,眨眼间化为了一股股青烟,在虚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通道附近,顷刻间就只剩下那名高大魔影孤零零的一人了。

此魔尊望着高空中的晶莹花树,目中先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竟丝毫犹豫没有的一拜而下。

“拜见宝花大人,客云有生之日还能见到大人,此生再无憾事了。”魔影竟激动异常的说道。

“客云,你上一次见我也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吧。”一声轻叹声从虚空传出,花树上波动一起,一白一黑两道人影同时显现而出。

正是一身白色宫装的宝花圣祖,和那黑甲大汉。

宝花低首看了一眼下方的魔影,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感慨。

“大人,果然是你。许多人都盛传你老人家已经陨落了。但属下怎么也不信此事的。以大人的神通,就算情形再恶劣,怎可能没有保命的手段。”魔影一见宫装女子真身,心中再无任何怀疑了,当即兴奋异常的回道。

“嗯,我当年在那两人联手下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被硬生生打落了一个境界,并强行破开空间,带了一部分手下逃到了灵界来了。倒是你们这些暗部,竟然还一直无事,倒让我也有一些欣慰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要检查一下你的神识。”宝花盯着魔影美眸一眯的说道。

“是,大人!这自是应该之事。那二人的神通并不比大人当初逊色多少,属下若被他们暗下了什么禁制,还真无法发觉的。”魔影身形微微一颤,但不加思索的一口同意下来。

“好的,你知道就行。先起身来吧。”

宝花神色一缓,玉足一动的从空中徐徐飘下。黑甲大汉自然二话不说的紧随其后。

高空中的晶莹花树,却一闪之后化为一抹粉红光霞的没入女子身躯之中。

魔影站起身后,则在原地恭敬的束手而立。

此刻这位魔尊身上的魔气一收而起,自行的现出了本体模样。

竟是一名头生一对漆黑弯角,面容四方的中年大汉!

宝花圣祖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人刚一到魔影身前处,就毫不犹豫的抬起一根玉指,冲其眉心处微微一点。

噗嗤一声后,一道晶莹细丝从指尖处一弹而出,并一闪即逝没入对面大汉的眉宇中。

宝花缓缓的闭上了双目。

大汉先是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但目中精光一散后,马上变得失神起来。

在晶丝微微颤抖不停下,大汉脸上始终保持着茫然之色。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忽然宫装女子眉头微微一皱,手中晶丝一下变得金光灿灿,并且一阵异样的波动从晶丝上狂涌而出,往大汉头颅中一没而去。

大汉一声闷哼,耳鼻竟现出一道道浅浅血痕,但是马上诡异的干涸起来,并且面孔一阵扭曲下,竟从耳鼻中各自射出一团豆粒大小的灰色光点,一个盘旋下,直往天边破空射去。

“给我留下!”

宝花玉容一沉,另一根玉手一抬,冲这几团光点轻轻一弹。

顿时数根和先前一般无二的晶丝,一闪的激射而出,瞬间洞穿这几团光点、并将它们一卷而回的收到了袖口中。

不过此女动作并未就此的停下,眸光在大汉脸上一扫而过后,反而一张口,另有几团粉红光点弹到大汉眉宇中,并无声无息的不见了踪影。

这时晶丝才寸寸的碎裂开来,化为点点白光的消失掉了。

大汉神色一动之下,目中木然一下尽数退去,精光一闪的重新恢复了神智。

“宝花大人,我……”

“你果然被他们暗种了一种异常阴毒的禁制。不过放心,已经没事了。禁制已经被我化解了,并且另用一种虚假禁制替代了它们。除非是那二人亲自出手探查你身体,否则绝不会发觉其中的异常。”宫装女子淡然的说道。

“多谢大人相救,如此一来,属下也放心了。不过大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这里虽然无人对大人构成威胁,但万一走漏了风声,仍然对大人大为不利的。”魔影连声谢恩,并有些担忧的说道。

“我到此地,自然有自己的用意。我先问你,刚才是否有人进入你身后的节点通道中了。”宝花圣祖目光朝那灰色通道入口望去,神色有些复杂的问了一句。

“的确有一队异族人闯进了通道。其中一半是人族,一半是灵族,而且都是合体期以上存在,故而属下也没敢阻拦他们。”大汉闻言有些意外,但老实的回道。

“这就没错了。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将有异族人闯入通道中的事情,给我设法掩饰下来,先不要让圣界那边知道。虽然此事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但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能办到此事吗?”宝花圣祖略一沉吟后,忽然声音一冷的吩咐道。

“此事虽然有些棘手,但监视我的另一人已经被大人灭杀了,此地也就我一人可以做主了,倒可以将这里事情隐瞒个年许时间。”大汉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十分自信的说道。

“这就好。黑鳄,我们也进去吧。”宫装女子满意的点下头后,就头也不回的吩咐一声,轻飘飘的飞向了通道入口。

这一举动,让大汉和黑鳄均都脸色大变。

不过二者一个嘴巴动了几下后,但最终没有说出什么话语的做出恭送姿态。另一个则目光飞快变幻了片刻后,还是暗自一咬牙的跟了过去。

通道中再次响起两声轰鸣后,宫装女子和黑甲大汉身影也在入口处消失不见了。

而大汉呆呆的望着通道入口好一会儿后,又扫视了四周空空如也的虚空,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

但他略一沉吟后,忽然扬首的发出一声长啸来。

啸声高昂雄厚,洞金裂石,直传九霄云外!

不一会儿功夫后,乌云中人影接连闪动,一队队魔族驾驭各种魔兽的浮现而出。

大汉见此情形,体表黑气一卷之下,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通道另一端的魔界处,波动一起,宝花圣祖和黑鳄身影就无声无息的在一团灰光闪动中诡异的浮现而出,但方一出现的他们,立刻被上前惊怒交加的魔族团团的围住了。

望着这些大半身上带伤的中低阶魔族,宫装女子只是淡淡冲黑甲大汉说了一句“交给你了”,然后身影一动下,就直接没入附近虚空消失了。

而留下的黑甲大汉,扫了一圈包围的魔族,发现没有一名合体期存在后,当即一声狞笑后,身上顿时冒出滚滚的魔气,并向四周狂卷而去。

一盏茶功夫后,在数万里的外的一座不知名山头上,黑鳄再次追上了早已遁到此地的宝花,并恭敬的束手站立在一旁。

“你是不是对我带你回到圣界,心中有些恐慌!”宫装女子望着附近连绵一片的黑黝黝山林,忽然丝毫感情没有的问了一句。

“属下不敢!主人如此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黑甲大汉心中一个激灵,马上有些惶恐的回道。

“你心中有些害怕,是自然的事情。就是我这次回到圣界,也是要冒上一定风险的,甚至也有陨落的可能。天泣和鹤颜这两个家伙也一直和我有大仇的,一旦发现我回到了圣界一场追杀也是免不了的。这两人虽然不是始祖,但修为并不逊色我原先多少,神通也正好克制我。以我现在的模样,对上其中一人还可勉强保住性命,但是两人联手的话,危险则不小了。”宝花将目光一收,重新望了黑鳄一眼,悠然的说道。

“主人既然知道此事,还冒险进入圣界中,想来是和上次的卜算结果有关了。”黑鳄犹豫了一下后,小心的回道。

“不错。但因为卜算没有彻底全功的缘故,卦象变得有些残缺,即使是我也只能参悟出其中一半。但就这样,你知道我从这卦象上得到了什么预示吗?”宫装女子盯着黑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古怪的表情。

“属下对卜算之道,可是一窍不通,还请宝花主人明示……”黑鳄怔了一下,不禁苦笑一声的说道。

“你猜都不愿猜,那不知道卦象显示的内容也好。你只要知道,在前边那些人未到达目的地之前,不要打搅他们,也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存在。甚至为了让他们顺利到达目的地,我们说不得还要暗中帮上他们一把。”宝花双眸深处银光微闪了几下后,竟说出了让黑鳄有些目瞪口呆的话来。

“既然主人如此说了,属下一定照做不误!”最终,黑甲大汉还是按住心中一切惊疑的说道。

“嗯,你这次随我出来也算出力不少。只要下面继续尽心尽力,即是以后进阶大乘会遇到不小的瓶颈,等我恢复法力后,也自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宝花望着黑鳄双目,脸上首次现出一丝凝重的许诺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