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十四章 灭口

宫装女子将手中铜钱猛然往高空一抛,灵光一闪,竟化为一只尺许大的铜盆,从空中一坠而下,正好落在了石台正中间。

此盆表面遍布复杂异常的层层符文,里面更是有一团紫蒙蒙光球闪动不已,隐约有什么东西藏在其中似的,但又让人无法看清楚分毫。

宫装女子神色不变,但是一根纤纤玉指,冲四周八尊木人从容的分别一点。

顿时原本动也不动的木人,表面忽然泛起一层层的诡异黑气,然后一凝下,竟幻化成八只不同模样的狰狞鬼脸。

它们在木人身后发出可怖的低吼,并摇头晃脑的挣扎不已,但偏偏无法离开木人太远,一副被牢牢束缚在上面的样子。

“准备祭品!”

宫装女子对木人的异像视若无睹,反而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是,主人!”

黑甲大汉闻言,立刻答应一声,然后一个闪动的飞到了石台正上方,猛然一只手掌往腰间一拍。

“噗嗤”一声!

一只巴掌大的乌黑皮袋从其身上一飞出,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了丈许般巨大,并在紫色铜盆上方一个倒转。

袋口应声而开,从中喷出一股血水,往盆中的紫色光球一浇而去。

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任凭那血水仿佛瀑布般的倾泻而下,看似不大的紫盆却无底洞般的尽数接了下来,始终没有出现满溢的情形。

黑甲大汉对此却似乎毫不意外,只是单手掐诀的不停催动那黑色皮袋。

足足一顿饭的功夫,皮袋中倒出血水足有千斤之多了,但仍然源源不断,丝毫不见衰减停歇的迹象。

“好了,差不多了。这些精血是击杀那些合体期古兽才得到的,收集起来也颇为不易,还是节省一些的好。”宫装女子黛眉一动的突然说道。

“遵命!”

黑甲大汉听了,立刻单手冲皮袋虚空一抓。

黑色皮袋涌出的血水,立刻袋口光芒一闪的嘎然而止,并体积恢复如初的往大汉一飞而去。

宫装女子却轻吸了一口气,单手一掐诀下,背后光彩一闪,一个巨大无比的粉红花树浮现而出。此花树晶莹剔透,枝头结满拳头大粉色奇花,散发着阵阵的异香,让人一闻之下,竟大有心神迷醉之感。

宫装女子身形一模糊后,在原地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她出现在了花树的正上方,一只洁白如玉的裸足,轻巧的踩在花树最顶端的一朵奇花上,身形稳稳的没有颤抖一下。

此女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了一把洁白如玉的骨刀,奇薄无比,锋利异常。

宫装女子面色不变,一条手臂缓缓的一抬而起,从长袖中露出玉脂般的一截皓腕。

骨刀略一挥动,一道白线顿时一闪的从腕上一擦而过。

一股浓浓的淡银色液体化为一条银线的从手腕上一落而下,滴在了下方的晶莹花树上,并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嗡鸣声大响。

原本淡粉色花树一瞬间化为了淡银之色,朵朵银花高挂枝头,远远看去,好不艳丽。

等了一小会儿后,宫装女子就将手腕一收而回,并檀口一张。

一股兰香之气从手腕上一卷而过。

那一条淡淡的血痕,在白光闪动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宫装女子这才眸光一动的往下方紫盆中扫了一眼,单手一翻转,骨刀一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只锦帕般黑色织绢,并往空中一抛而去。

水幕中的天空为之一暗,蓦然多出一层漆黑如墨的夜幕,将外面的一切光亮全都遮蔽的严严实实,一丝光亮也无法透进来。

宫装女子又玉足一抬而起,用足尖往下方花树轻轻一踩。

“砰”的一声!

巨大花树凭空的爆裂而开,点点银光的往空中激射而去。

黑色夜幕上一下多出了众多的银色星辰,并在女子施法一催下,按照一种玄妙之极的规律,徐徐的转动起来。

水幕中赫然成了另外一个天地一般。

宫装女子双目晶莹银光一闪,身形一模糊,身躯再一涨下,竟化为数十余长高的一道白蒙蒙巨大虚影。

虚空中顿时响起了悦耳之极的咒语声。

漫天星辰以白色虚影为中心越转越快,不时演化形成一个个难解玄奥的星辰天图。

同一时间,铜盆中的光团在忽然徐徐的漂浮而起,并在漫天星辰之下,开始变幻不定的蠕动凝结起来。

或一时变化成某个图案,或一时形成几个古怪的符文,让人看的眼花缭散。

宫装女子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金灿灿的罗盘,十根纤纤玉指或急或缓的往上面连弹不已,让罗盘中不时爆发出一团团七色的光霞,此女十指轻飘灵动,此举动看似轻易无比,但是实际上每一次手指的弹出,都让其脸色变得愈发苍白,美眸中的银光冷光闪动下,渐渐大盛起来。

石台四角的八只木人身后的八只鬼头,也不知何时的往高空喷出一根根粗大光柱,仿佛八根擎天巨柱支撑着这一片黑蒙蒙的天地……

半个时辰后,珊瑚群岛方向,忽然有一队数十人组成的魔族队伍,骑着一只只鲨鱼般的带翅魔兽,向水幕这边不慌不忙的飞驰而来。

那些魔兽看似动作笨拙,但遁速竟然极快,顷刻间功夫就到了水幕附近。

不过这些魔族显然并没有发现隐匿起来的巨大水幕,队伍毫不停留之意的就要从一旁飞快掠过。

但就在这时,意外突生!

“轰隆隆”一声巨响,原本隐形的水幕忽然一闪在虚空中浮现而出,接着一张一缩之下,凭空的爆裂而开。

惊涛骇浪般的蓝光瞬间向四面八方滚滚卷去,竟在空中形成一个蓝色巨大漩涡。

这队魔族卫士自然一惊,避让之下,纷纷一拍身下的飞鱼魔兽。

那些魔兽一阵低吼下,张口喷出一团青蓝光,滴溜溜的身前形成一层层青色光罩,护住了全身。

巨大水浪一卷而下后,竟被这些光罩一闪而过的分开了。

这些魔族一阵的手忙脚乱,但竟无一人真的受伤,不过他们心中自然是又惊又怒,大半人立刻抽出了随身的兵器,惊疑不定的向漩涡处望去。

蓝色漩涡在轰隆隆声中,飞快缩小起来,并最终的溃散消失,显出了两道人影来。

正是那白色宫装女子和黑甲大汉二人。

不过此刻的女子,单手托着那件金色罗盘,脸上一丝血色没有,但双眸银芒刺目之极,但脸上神色奇怪复杂之极,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惊喜和迟疑不定。

黑甲大汉则怔怔的望着四周,目光有些吃惊的样子。

为首的一名化神期魔族卫士,神念往二者身上一扫后,顿时吓了一大跳。

无论宫装女子还是黑甲大汉的修为境界,根本感应不出丝毫来,不过黑甲大汉身上那精纯之极的魔气,却是丝毫没有掩饰的。

于是这名为首的高阶魔族,心中骇然之下,急忙跳下魔兽冲对面二人躬身一礼后,小心的问道:“在下暴魔族石烁,请问二位前辈是哪一族之人,可有事情需要晚辈效劳的。”

黑甲大汉双目冷冷的朝这队魔族一扫,并没有说什么,但下一刻目光却立刻转回到了宫装女子身上,并恭敬的问道:“主人,这些下族人,敢问要如何处理?”

“既然他们发现我们了,那就灭掉吧。”宫装女子低首看着手中的罗盘,头都没抬的一声吩咐。

声音丝毫感情没有,仿佛四周的暴魔族人在其眼中只是一些蝼蚁一般。

黑甲大汉闻言,倒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目中凶光一闪的即应声答应,然后一转首看向那些暴魔族人,脸上满是嗜血的狰狞表情。

“不好,快跑!”

为首那名化神期魔族倒是机灵异常,一听宫装女子和黑甲大汉二者的言谈,心中一凉后,立刻身形倒射的大喝一声,同时单手一扬,一颗拳头大的珠子从手心中一飞而出,同时足下灵光一闪,浮现出一口黑色巨刃,人刃合一之下,化为一道乌光的向珊瑚群岛激射而逃。

其他的暴魔族卫士见此情形,大惊之下,自然也是一哄而散的四下而逃。

黑甲大汉见此情形,一声狂笑,双臂一挥,竟从袖中飞出一股黑气,向四周一卷而去。

黑气中尖鸣声不断,里面隐约有各种妖虫若隐若现,一个卷动下,就将四周的想要逃走的魔族卫士尽数淹没进了其中。

顿时里面惨叫声接连迭起!

而大汉本身望了一眼遁出数百丈远的乌光,嘴角狞色一现,身形一个模糊后,竟化为一股黑风的滚滚追去。

片刻功夫后,远处一声哀鸣后,大汉就手提一颗血淋淋头颅的回转而回。

他将手中之物往黑气中一抛后,就一言不发的站到女子旁边,脸上恢复了原先的恭敬之色。

这时,四周黑气中的惨叫声也消失殆尽。

此黑气一个翻滚下,就一丝不剩的没入大汉身躯中,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始至终,宫装女子都未抬首看上任何一眼,只是用数根手指抚摸着手中的金色罗盘,玉容上满是阴晴不定的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