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十二章 炼鼎

青色巨舟一头扎进了大海之中,丝毫停顿之意没有的继续向前飞驰而行。

与此同时,巨舟中一干灵族和人族修士却各自在房间中默默打坐调息,准备为潜入魔界而养精蓄锐。

所有人都很清楚,别看他们先前准备了如此之久,但是此行凶险之大绝对是他们生平罕有。

一个不小心,全军覆没的陨落在魔界之中,是毫不稀奇的事情。

故而无论是谁在此刻都显得安静异常,各自在做进入魔界前的最后一番准备。

在巨舟最底层的一间房屋,四周墙壁上闪动着五颜六色的禁制灵光,却有三名脸孔一般无二的“韩立”并排盘膝而坐着。

三人一个体表金光灿灿,一个浑身绿光闪动,还有一个则浑身淡淡黑气流转不定。

正是韩立本体,灵躯化身以及第二魔婴操纵的梵圣金身。

原本曲儿附身灵躯和第二魔婴在韩立被血光三大化身追杀时,不得不当做诱饵的暂时放离了身边。

结果,一个依仗灵躯的天赋神通逃过了追杀,另外一个则施展秘术自爆元婴,让一缕魔魂得以侥幸逃掉。

韩立重新返回天渊城时,自然早就施展秘术想将二者重新召回。

但可惜因为魔族大军围城的缘故,灵躯和魔婴不敢冒然返回天渊城,只能在魔族大军外围暂时潜藏下来。

直到天渊城击退了魔族大军,二者才在韩立闭关养伤时,悄悄的潜入密室中和本体汇合了。

因为魔婴本身对天渊城和居住石塔禁制了如指掌的缘故,并没有惊动其他人。

灵躯和曲儿还好,这一段时间离开韩立身边非但无事,反而一身修为略有增长的样子。

第二魔婴因为自爆过一次元婴,虽然那一缕残魂重新凝聚出了新的元婴之身,但元气自然损伤大半。

此种情形若是对一般合体修士来说,自然是一件头痛之极的事情,不花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苦修之功,是很难让第二元婴重新恢复如初的。

但对身具无数灵丹妙药在身的韩立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了。

在他动用了一大批培元凝体的灵丹后,第二魔婴不过半年功夫就将损失的元气补回了十之七八。

如今这第二魔婴,虽然还无法和巅峰时的状态相比,但也无大碍了,可以再次操控金身与人争斗了。

不过韩立本体对身旁两具化身般存在,丝毫没有在意,而将全部心神放在了身前悬浮的一只紫色小鼎上。

这小鼎不过数寸大小,式样古朴奇特,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玄奥符文,但此刻被韩立口吐的一缕缕青焰包裹其中。

韩立眼也不眨一下的盯着小鼎,十指连弹之下,不时放出一道道法诀没入青焰之中,神色凝重异常!

在青焰闪动之中,从鼎中隐约传出低低的嗡鸣,并有隐约一条模糊的灰白色光带,下半截没入鼎盖中,上半截在鼎外闪动不定着。

这光带不过手指粗细,但在青焰包裹中却极具灵性的疯狂晃动不已,一副对青焰畏惧异常的模样。

韩立脸上表情丝毫不变,但手中法诀弹出越发急促,同时口中喷出的青色真焰颜色一变,竟隐约有一丝丝金芒在其中。

“噗嗤”一声,灰白光带似乎再也无法忍受青焰的炼化,从出中一抖的激射而出,并一凝的化为一团白色光球冲破了青焰包裹,要破空遁走。

但是韩立对此似乎早有了防备,不慌不忙的一根手指一弹。

一声霹雳后,一道金色电弧一闪的弹射而出。

白色光球一声呜咽,立刻在金色电光闪动中化为了乌有。

“大功告成!不枉我花费如此长时间,总算将那老魔分念逼了出来。现在只要用精血重新祭炼一番,就可将此宝驱使自如了。”韩立见此情形神色一松,满是欣喜的喃喃说道。

接着他两手一掐诀,再一张口下,喷出一团鲜红精血,“砰”的一声,迎风化为一股血雾的没入小鼎中。

手中法诀一变,青色火焰一下高涨倍许,围着整只小鼎滚滚转动不停起来。

小鼎正是韩立从那血光圣祖化身手中抢到的那一件“紫言鼎”。

此宝当初在血光化身手中玄妙万分,连韩立都为之头痛不已,也是一件玄天残宝。

只不过当时此宝暗留着另一名老魔残念在其中,他得到后并不敢马上拿出来祭炼使用,只能先放在身边用真焰慢慢的加以炼化。

而那缕魔念已经有了一丝灵性,不但始终潜藏鼎中不出,甚至还借助宝物的部分威能加以苦苦的抵挡。

这才让韩立花费了数年,才在今日得以将其从鼎中逼了出来,并一击而灭。

如此一来,这件紫言鼎只要滴血加以祭炼,就可成为手中的一件大杀器。

单以宝物的变化莫测而言,紫言鼎威能明显还在那一件被夺走的玄天残刃之上,这也算是失之东隅得之桑榆了。

韩立对小鼎的祭炼一直持续了七日七夜之久,才在第八日的时候,面露欣喜的袖子往身前一甩。

一股青蒙蒙霞光一卷而出,青焰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一张大口,冲小鼎猛然一吸。

小鼎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了拇指般大小,并“嗖”的一声后,紧紧贴在其额头上,纹丝不动了。

韩立双目一闭,开始苦苦参悟此鼎的各种妙用起来。

紫言鼎则在其额头上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停,散发着淡淡的紫光。

又过了三日三夜,韩立双目一睁,发出了一声笑。

此刻,小鼎的大半妙用已尽被他掌握了。

单手往额头上一拍,小鼎一闪下,就被收了起来。

韩立轻吐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沉吟的在原地想了一想,忽然目中异色一闪,将一条手臂一抬而起,并张口一喷。

一道青光一飞而出,只是围着袖袍一绕,顿时长袖尽数碎裂而开,一条古铜色的臂膀一下显露了出来。

在臂膀上,一个淡黄色剑痕赫然铭印其上,正是那枚封印的玄天之剑所留印记。

韩立双目精光闪动的盯着手臂上剑痕,神色竟有些迟疑起来。

好一会儿后,他才猛然一咬牙,另一只手臂手掌一下按在了裸露的臂膀上,并一下将体内法力调动了起来。

只见他浑身金光闪动,按在手臂上的手掌竟一下涌出一层层金色波浪潮水般往臂膀中狂注而入。

原本毫不起眼的淡黄色剑痕,在精纯灵力刺激之下,竟变得有些清晰起来,并渐渐的由黄变绿,颜色渐渐变深,最后泛起了一层墨绿色异样光芒。

远远看去,仿佛一枚晶莹透明的墨绿色小剑,正硬生生的镶嵌在手臂中一般。

韩立目睹此异像脸色神情越发凝重了,往其中灌注的金色灵力却丝毫未停。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后,墨绿小剑突然一震,竟一下动了起来,并在臂膀中游走不定,仿佛一下活过来了一般。

韩立心中一凛,原本抓着手臂的手掌一下松开了,金色灵力一闪之下,就此的溃散消失了。

刚才在小剑游动的瞬间,其整条手臂竟一下变得如同火烤般的炙热难当,同时手臂中的经脉也一下剧痛无比,仿佛下一刻就要寸寸断裂而开一般。

这才让他一惊的急忙停止了原先举动。

没有了灵力的灌注,原本游动不定的墨绿小剑立刻一闪的再次回归了原来位置,并灵光一敛下,重新恢复了原先的平淡无奇的模样。

韩立静静的看着淡黄色剑痕,眉头不禁微皱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缓缓活动了一下这条手臂。

一层青光在手臂上一闪之后,原本破碎的袖袍竟顷刻间的恢复如初,根本看不出长袖原先有任何破碎的痕迹。

但这时,韩立却苦笑了一声并摇摇头的自语了一句:“看来合体后期的法力还不足以催动这件玄天之宝,不过总比以前强上许多了,强行刺激的话,倒也能略有一些感应的。看来真要掌控此宝,必须有大乘期的修为才可的。”

韩立说完这话,又在原地发怔了一会儿后,就再次不动的闭上了双目,入定了起来。

两个月后,青色巨舟一顿之下,忽然停在了虚空中。

韩立自然有所感应的一下睁开了双目,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几乎同一时间,陇家老祖的声音突然在密室中响起:“韩兄,快接近我们预定的节点通道了。这座飞行巨舟目标太大,不适合我等继续乘坐了。我等下面就自行飞遁前进了。”

“原来如此,韩某知道了。”韩立口中淡淡的传音回了一句,就一下起身的长袖往附近四壁一抖。

顿时数十道五颜六色的阵旗,一下在附近虚空浮现而出,并化为一道道灵芒的没入其袖口中。

随之他身形一动,就化为一道青虹的遁出了房间。

当青虹一个闪动的出现在了青色巨舟外边的高空中时,附近早已经站立着陇家老祖和千秋圣女等一干两族之人。

韩立倒并不是最后一个飞出巨舟的,紧随其后,林家的披发男子和灵族的老儒也先后的从里面一飞而出。

其中那名老儒在一遁出来后,立刻口中念念有词的冲青色巨舟虚空点指了几下。

顿时整条巨舟一模糊下,就飞快的变形缩小起来。

转眼间,化为尺许大小的一根青木,并一个闪动的被老儒收进了怀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