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十一章 天命铜钱

巨大青舟和三道惊虹几乎同时出现在山谷上空,遥遥相对之下,双方都不禁略感有些意外。

“真是凑巧,没想到灵族道友也在此时赶到了此地,陇某这厢有礼了。”遁光一敛之下,陇家老祖一下现出身影,并冲对面微笑的说道。

“千秋还以为陇兄已经到了谷中,没想到也只是堪堪赶到而已。”千秋圣女声音也从巨舟中传出,接着人影一闪之下,身形出现在了巨舟前端上。

在其身后赫然还有其他四道人影。其中三人正是先前在巨舟上露过面的灵族其他圣灵存在,但新出现的第四人却是一名脸色苍白异常的青年男子,身躯四周飘动着一层淡淡蓝雾,脸色毫无表情。

“哈哈,原本老夫应该早到两日的,但在路上遭遇了些麻烦,这才多浪费了些时间。倒是几位道友长途跋涉也能如此守时,真是有心了。”陇家老祖大笑的说道,目光在对面五人脸上一扫后,在那白光中人影脸上略微一顿,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遇到麻烦?不会对我们此行有什么大碍吧。”黄袍女子一听此话,脸色一凛,谨慎的问了一句。

“千秋仙子放心,不过是在路上遭遇了几名高阶魔族,不过已经被我几人给解决掉了。我们此行不会走漏任何风声的。”陇家老祖笑着回道。

“陇兄如此一说,妾身也就放心了。此地似乎已经有贵族道友早到了一步,我们到下边再商谈吧。”千秋圣女闻言,神色为之一松。

“嗯,这气息是韩道友和叶仙子二人的。我们下去和他们相聚吧。”陇家老祖神念往下方山谷一扫,立刻有所发现的说道。

于是双方纷纷向下方山谷一投而去,而灵族的那座青色巨舟不知动用了何种秘术,原本停留在半空中,但被老儒回首一点之下,就一闪的在原处隐匿不见了。

几名圣灵跟着陇家老祖几人,轻飘飘的落在了山谷中心处。

就在他们双足方一落地的同时,一个朗朗的男子声音蓦然传来:“诸位道友终于到此了,我和叶仙子可是恭候多时了。”

话音刚落,山谷另一端处遁光一闪,两道惊虹一闪的浮现而出,并在破空声中一下到了两伙人的跟前。

光芒闪动下,韩立和羽衣少女身影无声的闪现而出。

“果真是二位道友!如此一来,所有人就都到齐了。”陇家老祖一见韩立二人,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笑意。

“除了千秋道友外,其余几名灵族道友都陌生的很,不知可否给我等介绍一二。”韩立点头回应一下,双目在千秋圣女几人身上一扫后,不动声色的说道。

“韩道友已经是合体后期境界了!”

与韩立的从容相反,千秋圣女神念往韩立身上一扫后,却花容大变的失声起来。

要知道当初韩立在万灵台初会此女的时候,也不过合体初期境界而已,现在不过数百年不见,竟一下激增到了后期境界,自然让千秋圣女吓了一大跳。

“在下的确侥幸进阶到了后期境界,倒让千秋道友见笑了。”韩立淡笑一声的回道。

以他现在修为,面对合体后期的同阶修士在不刻意施展秘术遮掩下,倒也无法隐瞒住真正修为境界的。

瘦削汉子与其他几名圣灵听到此女之言,目光“唰”的一下,下意识的也打量起韩立,脸上同样不禁露出吃惊表情。

他们这些灵族圣灵在出发前早将和他们合作的几名人族修士资料了解的极为详细,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韩立来。

但原本应该是人族修士中修为最低的合体初期修士,一下变成了后期境界的可怕存在,让他们也均都骇然起来。

“呵呵,韩兄可是我们人族十万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这才能修炼的如此之快。不过韩道友的修为大增,我们此行自然更加有把握了。”陇家老祖打了个哈哈,似笑非笑的说道。

“妾身倒真听说过韩道友修炼天赋过人的传闻,但万万想不到进入合体境界后,韩道友还能有这般妖孽的进阶速度。但就像陇兄所说,这对我等魔界之行的确是一件好事。对了,我来介绍一下本族的其他几位道友吧。这几位都是我们灵族的苦修之士,外族人一向很少能知道的。这是我们灵族金系一脉的金鼓长老,精通音波神通,擅长对付大量敌人……”千秋圣女心念飞快转动之下,脸上惊容总算消失了不少,并指着那名瘦削的灰袍汉子开始介绍起来。

羽衣少女等人一边听着,一边心中对号的观察着其他几名圣灵。

从黄袍女子口中可以知道,除了那位金鼓长老外,那名老儒叫“藏形”,精通法阵禁制之道。

白光中无法看清模样的圣灵被称为“白戚”,除了本身精通数种克制魔功的大神通外,对魔界的一些事情颇为了解。

最后脸色苍白青年在黄袍女子口中,则被轻描淡写的被说成是一名新近进阶合体的器灵族长老,名字叫“止水”,在破碎虚空上有独到的秘术。

这几名圣灵中,除了千秋圣女和白光中人影是合体后期的境界外,老儒和瘦削汉子都是中期的修为。而那名叫“止水”的青年,则只有初期的修为。

从表面上看,若不是韩立意外的成为合体后期修士,灵族表现出实力还真要力压人族这边一头的。

陇家老祖观察完毕,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反含笑的分别向这几名圣灵招呼一声。

而灵族这边,除了老儒和瘦削汉子微笑的回应一下外,白戚和那名叫“止水”的青年则一个冷冰冰的,一个一脸木然的丝毫反应没有。

陇家老祖是何等老谋深算之辈,对这些自然毫不在意,也将韩立等人向灵族之人略加介绍了一二。

因为那叫白戚的圣灵,身上散发的后期灵压明显比千秋圣女还要强大一分的样子,人族这边修士下意识的都将大半心神都放在了这位神秘圣灵身上。

但是这位后期圣灵也不知本体到底何种东西成灵而成,浑身散发的白光忽暗忽明变化不定,连韩立多看几眼后,都大有头晕目眩之感,心中不禁暗自吃惊。

下面的时间,双方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当即在附近的一颗巨树下纷纷盘膝坐下,开始商谈进入魔界的细节问题。

因为为了这趟魔界之行,双方在多年前就开始准备了,自然早将一切步骤都计划的详细无比,现在只要因地制宜的略做一些小调整即可。

故而前后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双方也就将一切都商量的妥当,所有人都再次腾空而起,并纷纷投入那在空中再次闪现而出的青色巨舟中。

青色巨舟一声嗡鸣后,体表七色光霞闪动,就化为一道淡淡青光的朝天边疾驰飞遁而走。

片刻功夫,青光就在天空尽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遁出了数百里外了。

但是巨舟上的众人自然不知道,在离他们不过数十里外的万丈高空中,一团几乎淡若不见的白色光团也在无声无息的高速飞遁着,紧紧跟在青色巨舟后不离的样子。

在这诡异光团中,一名面容丑陋的黑甲大汉正向一名浑身粉红光霞流转的宫装女子,吃惊的询问着:“主人,你说那些异族中竟然有人让你老人家也忌惮几分,这不太可能吧!主人你老人家虽然因为伤势缘故,根本无法发挥出圣祖级的神通,但多花些时间,一一解决这些合体存在应该不成问题的。”

而宫装女子面容被粉红光霞遮挡,一只手掌抓着一枚紫金色铜钱,在手指间来回的摩擦不停,好一会儿后才淡淡的回道:“我并不是忌惮那些合体存在,而是我这枚‘天命铜钱’刚才突然自行起了反应,说明这些合体存在中竟然有人拥有能够对我产生威胁的异宝,我可不想一个疏忽下,再伤上加伤的。”

她手中铜钱,一面铭印着一张笑呵呵的和善人脸,一面印着一副凶神恶煞的鬼怪面孔,交互闪烁之下,显得无比诡异!

“什么宝物,竟然能够对主人也能产生威胁!”黑甲大汉面色一凛,骇然的问道。

“若我神通未失之时,除了玄天之宝,这世间又能有几件宝物能对我真正产生威胁。但现在法力大损之下,就不好说了。一些具有特殊神通的通天灵宝,现在应该可以对我有几分克制的。”宫装女子眸光一阵流转后,缓缓的说道。

“那主人刚才可从这些人中感应到了灵药的迹象!”黑甲大汉脸色一阵变幻不定后,又小心的问了一句。

“那灵药的下落嘛,我倒是模模糊糊的从其中一人身上感应到了一些,只是有些奇怪……”宫装女子眉头一皱,美目闪过一丝迷离之色,似乎有什么事情让其有些迟疑不定。

黑甲大汉目睹此景,却是一头雾水,怔怔的望着宫装女子,却不敢再开口追问什么了。

而青色巨舟在前边一飞就是足足三个月之久,一路上藏形隐迹,小心翼翼的绕开众多人族魔族据点,来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边。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