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九章 请求

“有这种事情。韩某倒是第一次听说此事的。”韩立闻言,脸色微变了一下。

“韩兄不知道,倒也并不稀奇。除了圣岛那几个老怪物外,知道此事的也顶多十几人而已。其中就包括了三皇、我和陇老怪在其中。”羽衣少女咯咯一笑的回道。

“但仙子将此事告诉我,到底是何用意?”韩立略微沉吟一下,问了一句。

“没什么,既然韩兄出现在了此地,想来也知道了魔族三大始祖降临的事情。韩兄就没有考虑过万一我们两族真出现了大败,如何保全族人和门下弟子的事情吗?”羽衣少女眼珠骨碌碌转了几下后,笑嘻嘻的说道。

“嘿嘿,在下除了几名弟子外,可并没有开宗立派,更没有什么族人需要考虑的。”韩立目光一闪,嘿嘿一笑的说道。

“可妾身怎么听说,道友弟子中似乎有人已经收了不少门人的样子。”羽衣少女略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

“哦,那只是小徒自己所开的宗门,韩某从未插手过一丝一毫,是灭是生要看他们自己的机缘了。”韩立淡淡一笑。

“原来如此,那刚才言语倒是妾身有些多事了。”羽衣少女怔了一会儿后,忽然又的轻笑起来。

“叶仙子难道真如此不看好我们和魔族的最终一战吗?魔族始祖虽然可怕,但是我们几族的大乘存在联手之下,也未必不能对抗的。况且三大始祖有如此大的名头,但又有谁亲眼见过。说不定他们实际神通有些夸大其词而已。”这时,韩立却反问了一句。

“真不看好,倒不至于的。但是魔族三大始祖的可怕绝对远超普通魔族圣祖,这是绝对无疑的。”羽衣少女闻言摇摇头,并露出一副忧心的样子。

“哦,仙子说的如此肯定,应该知道些什么了。”韩立心中一凛,但不动声色的问道。

“说起来,韩兄对我家那个丫头当年是有过救命大恩的,也算和叶家有些交情的。如此的话,此事我也不相瞒了。不知道友对我们叶家先祖了解多少的。”羽衣少女思量了片刻,就神情一凝的缓缓说道。

“哦,我只知道叶家也是从上古流转下来的真灵家族之一,对其他的还真了解不多的。”韩立摸了摸下巴回道。

“我们叶家当年的开创先祖就不说了,其他历代先祖也曾有人踏足过大乘期境界。而某一代先祖在踏足大乘期后,竟然将体内灵血破天荒地的激发到了极致地步,神通之大不用说了,还曾经偷偷的潜入过魔界数次。”

韩立听到这话,若有所思的双目一眯,但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

羽衣少女略停顿了一下后,又不加思索的继续说道:“我这位先祖当年神通不用说了,据说和附近异族大乘偷偷争斗过,却均未曾落败过一次。但是他为了想走出最后一步,不得不冒险进入魔界寻找几种珍稀灵药,结果前边几次还算顺利,最后一次却一去不再复返,从此音讯全无了。估计多半遇到了什么奇险,而陨落在了其中。但他当年离开族中时留下一份密典,上边记载了不少有关魔界的事情。其中有一件,就是他曾经亲眼目睹了魔族三大始祖之一和一名真灵在魔界大打出手争斗的事情。据我们叶家这位先祖所说,他自问自己神通不在历代人族大乘之下,但是在那位魔族始祖手下却绝对撑不过七八招的。甚至若是被对方发现,逃得性命的把握也不过五成而已。而敖啸前别和莫简离大人纵然也是神通深不可测,但也绝不可能超出我们叶家这位先祖太多的。一旦对上魔族始祖的话……”

羽衣少女说道这里,声音为之低沉了下来,虽然并未说完,但话中意思明显并不看好两族大乘对上魔族始祖一战的结果。

“就算魔族始祖神通真如此厉害,但是应对他们也并非需要直接出手应战的。他们身为异界之人,破界来到灵界,修为肯定会受到压制排斥不说。灵界毕竟是我们的主战场,我想无论圣岛还是莫简离前辈等人,肯定应该会有了其他的应对之法。否则我们还争斗什么,一得到魔族始祖降临的消息,早就安排全族之人逃命撤离去了。”韩立听完之后,脸色也不禁阴沉下来,心念飞快转动的缓缓说道。

“我也是如此想的,否则早就带着叶家之人先撤走了。不过若是一些叶家人若能得到圣岛庇护的话,即使我们两族真的大败,想来我们叶家也不会出现断绝血统的事情。”羽衣少女却如此的坦然说道。

“既然这样。叶仙子直接找圣岛之人商谈即可,为何要对韩某说这些事情?”韩立真有几分糊涂了。

“看来韩道友还不知道自己在族中的价值吧!”羽衣少女轻笑的说了一句。

“仙子此话怎讲?”韩立闻言,为之一愣。

“咳,就算没有这次魔劫爆发,韩兄觉得莫简离和敖啸前辈还能庇护我们两族多久的。这二位前辈,一个多半无法渡过下一次的大天劫,另一个也进阶大乘许久了,应该也无法再挨过几次的。而我们两族中除了这两位前辈外,再没有第三位大乘期存在了。剩下的合体修士中,还有谁有希望晋升大乘期?妖族那边,我未听说过有天资太过突出的合体级妖王出现,而人族这边原先圣皇和霸皇有那么一丝机会,但现在和道友这般逆天资质相比,却又无法相提并论了。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若是我们两族大战稍一出现败势,恐怕圣岛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道友请到圣岛去住下。如此的话,就算我们两族真丢掉现在居住之地,但若多年后只要有大乘修士出现后,仍然可以在其他地域再次崛起的。”羽衣少女轻叹的说道。

“道友之言,有些夸大其词了。但就算如此,叶仙子话里的意思是……”韩立脸上表情阴晴变化了一会儿,才心中隐隐有了几分预料的问道。

“我有几名晚辈身上继承了叶家最纯正的天凤血脉,妾身想请道友将他们收入门下,然后在大战前将他们连同道友其他弟子,一同送到圣岛之上。只要韩兄愿意答应此事,在此后魔界之行中,妾身愿意一切以道友为马首。”羽衣少女神色一下肃然的说道。

“收为弟子?叶仙子不是说笑吧!”韩立眉头一皱,下意识的连连摇头。

“妾身当然不是开玩笑。这几名叶家弟子,我可以保证每一名的资质都绝对在一般意义上的天才之上,拜入道友门下后只要略加指点一二就可的,绝不会拖累韩兄什么的。”羽衣少女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是韩某并没有再收弟子的意思。仙子不过是想让一些叶家弟子进入圣岛而已,何必如此麻烦!仙子真觉在下之言对圣岛有些作用,韩某倒不介意给圣岛那些长老写一封信函,在大战前将门下和贵家族弟子一起安排到圣岛之上。不过是否真能成功,可就很难说了。至于为马首之言,也无需的。在下相信叶仙子到时自会有明智的选择。”韩立哑然一笑,接着又大有深意的说道。

“既然韩兄如此说了,那就依道友之言吧。我也是为了万一,才做此预防之举的。不过,看来我那些晚辈还是福缘不够,这才无法拜入道友门下的。至于先前的为马首话语,既然妾身说过了,自然会一定遵守的。韩道友尽可放心的。其实就算没有先前的请求,此行我也打算尾翼道友之后的。”羽衣少女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的说道。

“哦,仙子就这般放心在下。要知道此行应该是以陇道友为主的。”韩立摸了摸下巴,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的问了一句。

“哼,陇家算计我们叶家也不知多少次了,我可对陇家那老怪物不太放心。我如此做一半是为了那些后人着想,另一半也是想在进入魔界后可以和道友联手自保而已。谁知道陇老怪和那些灵族人到时会暗中有什么其他图谋,妾身更没有被人当成炮灰的打算。”羽衣少女冷哼了一声,不加思索的回道。

“原来叶仙子如此想的,这倒也是正常之事。好吧!我这就给仙子铭印一份传讯玉简,想来道友有办法将它送到族人手中,然后让贵族弟子带着它和我一件信物到天渊城找我门下弟子即可了。我们这一次进入魔界,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都有可能的。出来后很可能无法赶上和魔族的大战了。”韩立没有再多加评论什么,而是笑着的手掌一翻转,灵光一闪后的多出了一块玉简。

“妾身就多谢韩兄了。”羽衣少女闻言,不禁喜笑颜开。

韩立微然一笑,不再言语什么,将丝丝神念往玉简中铭印而去,手中青光一下大盛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