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八章 黄巾傀儡

只见梵音声大起,无数银文从网中狂涌而出,竟一瞬间的幻化出斗大星辰虚影的直坠而下。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

方圆十几里内的一切均被刺目银光彻底淹没了。

虚空中的天地元气一下变得狂暴无比,更是凭空生出一道道直冲九霄的灰色飓风,将附近一切全都卷入其中,并搅得粉碎。

而银色巨网中则不时传来惊天动地的爆裂,但真实情形却全被刺目灵光遮蔽的严严实实,无法看清楚分毫。

金袍青年则一手控制着整张巨网, 一手倒背身后的悬浮在高空中,似乎丝毫不担心三名圣灵的逃掉,一副悠闲之极的模样。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后,银色巨网中的巨响才渐渐变少,并最终变得悄然无声。

青年目光一动,神念往下方一扫后,脸上蓦然现出一丝冷笑之意,抓着银色巨网的手掌五指往回一拉。

“噗嗤”一声!

巨大银网瞬间的寸寸碎裂。

飓风,银光等东西一闪之下,就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刚才一切不过是一场幻影而已。

但是下方原本高耸的巨大山峰,比先前赫然矮小了半截之多。

而在残破的山峰顶部废墟中,有三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东西,静静悬浮在低空处。

一面丈许大的银色古镜,一颗十余丈高的半截翠竹,以及一颗青蒙蒙的光球。

金袍青年一看见这三样东西,脸上一丝喜色一闪而现,袖子冲下方一甩。

一片银霞一飞而出,将三样东西一卷腾空,并几个闪动下,就落到了青年手中。

“果然不错,只要抹去了灵智,再拿回去好好祭炼一番,这三样宝物倒也勉强能派上用场了。”金袍青年仔细的鉴别了一番手中的东西,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的喃喃了几句。

“不过光这几样东西,可不太够用,若是多弄到几件的话,我的那样神通就可以勉强施展几分了。不过听说这灵族之中,似乎也有大乘期坐镇的。以我现在的情形对上,倒要颇费许多手脚的。”青年将东西一收而起后,又略一沉吟的自语了两声。

他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了一会儿后,就忽然冷哼一声的有了决定,随后其体表金光一闪,就化为一道刺目金光的破空远去了。

残破山峰附近一下变得空荡荡的,再无任何活动的人影出现,一切都显得寂静异常。

但就在青年离开大约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山峰中忽然一声嗡鸣,竟从某堆碎石中一下飞出一团红光来。

这光团不过拳头大小,一个闪动后,就停在了半空中,里面赫然有一颗晶莹的紫色眼珠状东西。

眼珠在空中滴溜溜的转动几下后,蓦然盯住那金袍青年遁走方向,不再动一下了。

此物显然是一件被人控制的法器,并且还瞒过了那金袍青年的耳目,可见其的不同凡响。

紫色眼珠突然一下转动了起来,接着通体忽暗忽明的闪动起来,但一丝声响都未发出。

让这一切显得诡异无比。

几乎同一时间,在离此地不知多远的一座身处云海中的金色宫殿中,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坐在一张黑黝黝的木椅上,正盯着眼前悬浮的一颗白色晶球,脸色阴沉异常。

在晶球表面,一幅幅徐徐如生的画面正在缓缓变幻着,所显示的正是刚才金袍青年击败三大圣灵的景象,并隐隐还有一些说话的声音传来。

当老翁一听青年说出“灵奴”二字时,脸色蓦然变了数下,但目光一闪下,却又马上的恢复如初了。

但随着晶球画面的变幻,展现出那金袍青年放出的银色巨网时,这老翁却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发出了一声低吼:“摄灵天网!竟然是此物。不可能,就算真是仙界降临之人,也无法携带此种东西下来的。”

这老翁明显不是一般之人,但说出“摄灵天网”几个字时,脸孔竟不禁充满怨毒之意的扭曲了起来。

“不对,这只是一件仿制品而已。否则在此宝克制之下,怎还会如此长时间才能击散它们三个的幻化之体。不错,应该不是真正的摄灵天网!”等老翁再看清楚后面发展的一切后,又一下发现什么,神色一下为之放松了许多,并双手倒背的在房间中来回走动起来。

“不过就算只是仿制品,似乎也能发挥克制我们灵族的奇效,也不能小视的。这个人,不管他是不是真从真仙界降临之的,既然手持此种东西,就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我们灵族半步。不过若真是仙界来人,想要彻底灭杀恐怕不大可能。看来只有动用那个东西,将此人彻底镇压了。”他走动了数遍后,蓦然脚步一停,用阴森之极的口气自语了两句,接着老翁身形一转,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并就目光闪动的苦苦思量起来。

人族中,圣城和天渊城控制地域交界的一片山脉中,一道青虹若隐若现的在空中激射飞驰着,几个闪动下就遁出数百丈远的距离。

遁速之快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忽然青光方向一变,竟一下斜着向下方一处隐秘山谷中落去。

只是一个闪动,青光就蓦然出现在了下面一块灰白色巨石边上,接着光芒一敛,现出了一名青袍人。

这人相貌普通,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但一脸的从容不迫神情,赫然正是原本应该待在天渊城的韩立。

他不知因何缘故,竟在此时出现在了此种地方。

韩立双目朝附近淡淡一扫后,目光忽然一凝,盯着附近一颗看似普通的巨树,目不转睛起来。

“嘻嘻,果然是好眼力。妾身就知道这点小技巧无法瞒过韩道友耳目的。”一个悦耳的女子笑声从巨树中传出,接着整颗巨树一模糊后,竟在扭曲中一下化为一具数丈高的黄衣大汉。

而在大汉身边还有一名身穿五色羽衣的貌美少女,正笑嘻嘻的打量着韩立,但目中明显露出一丝诧异表情。

“原来是叶仙子,不知来了多久,在下有礼了。”韩立目中精光一敛,冲对方一笑的一抱拳。

这女子正是真灵世家叶家的那位老祖,当年韩立曾在万灵台聚会见过一次,其神通深不可测,似乎不在陇家老祖之下的样子。故而韩立也不敢怠慢的。

“妾身也不过早来了数个时辰而已,原想用这只刚到手的黄巾傀儡和诸位道友开个小玩笑,却被韩兄一眼就看出来了。看来这只傀儡炼制的还有些问题啊。”羽衣少女轻笑一声后,就用一只玉手拍了拍身边的黄衣大汉一下,传出“砰砰”的空洞声。

这看似和真人一般无二的大汉,竟是一只炼制好的人形傀儡。

“叶仙子说笑了。这只傀儡纵然在变化之上并没有什么破绽,但如何能瞒过你我的耳目。”韩立淡然一笑的回道。

“要说是其他的傀儡,还是有可能的,但我这只傀儡可是出自木谷老人之手,他可给我拍胸保证这傀儡的幻化之术连合体修士都大有可能欺瞒过去的。但没想到第一次冲其他道友使用,就没有建功。看来他也是夸大其词了。不过相对与此,韩道友进阶合体后期的事情,似乎也是真的,并不是讹传之言了!”羽衣少女眨了眨眼睛,却嫣然一笑起来。

“韩某前些年碰到些机缘,的确侥幸进阶到了后期境界,但是论真正神通如何能和叶仙子这等根基深厚的道友相提并论。”韩立轻咳一声,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哼,韩道友竟然还敢用这种话来哄我。我可听说,连魔族圣祖的化身和另外一名魔族后期尊者,都在一战中同时陨落在了你手中。如此神通,还说什么和妾身相提并论。此言也未免太虚假了吧。”羽衣少女闻言一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是一些夸大之言罢了。韩某那一战能击杀那两个魔头,主要是其他道友出手相助的。否则在下才刚刚进阶后期境界,哪有这般大神通的。”韩立打了个哈哈,含糊的应对了过去。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羽衣少女撇撇嘴,一副根本不信的模样。

韩立笑而不语了。

少女见韩立不想多说什么,也不再真的询问下去,手掌一拍的将黄巾傀儡收起后,又啧啧的冲韩立说道:“当日我和韩兄相见时,道友才不过刚刚进阶合体境界而已,如今不过区区数百年过去,就进阶到了后期境界。如此进阶速度也未免太妖孽了一点。看来若不是魔劫爆发的不是时候,恐怕圣岛使者早就找到韩兄了,并邀请你加入了。”

“嗯,韩某也听说过一点。听闻圣岛之上不但移植了人妖两族地域最精纯的灵脉,并且还储藏种植了数不尽的珍稀材料和灵药,若能加入其中的话,的确会受益不小的。”韩立闻言不知此女何意,但不动声色的回道。

“那韩兄可否知道,圣岛本身就是半个玄天至宝,还是我等两族最后用来延续血脉的传承之地。”羽衣少女神色一凝,缓缓的又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