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七章 摄灵天网

黑甲男子听闻女子如此一说,心中再无任何疑问,当即连声的称是。

而宫装女子袖子一拂,一片粉红霞光狂闪之下,二者身影就一模糊的消失了。

同一时间,在与人族相邻的灵族地域一座高峰之上,三名合体期的圣灵存在,正如临大敌的围着一名面孔俊美异常的青年。

青年一身金色长袍,双手倒背的站半空中,面无表情的望着对面三人。

在他金色长袍的正面,赫然印着一朵金灿灿的巨大莲花,惹眼之极。

而在下方的山峰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大坑,里面堆积了众多的残尸遗骸,更有许多碎裂的器物散落了一地,足有上千件之多,但一个个灵气全无的样子。

“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此屠杀我们祖云山同类,并敢吸收它们精元,已经犯了我族的大忌,我们三人一定将你千刀万剐,以报此仇。”对面三名圣灵中的一名身材矮胖模样的老者,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旁边的另外两名圣灵,一个是手持一截翠绿竹杖的披发老翁,一个是年约三十余岁的貌美妇人。二者望着金袍青年的目光同样仿若喷火一般。

灵族和一般异族不同,因为开启灵智艰难缘故,故而数量一向相对其他各族稀少无比,故而对每一名成员大都重视无比。但好在灵族人一旦开启了灵智,立刻就会具有不小的神通,结丹元婴级左右只是其中最普通的存在,故而才能和夜叉人妖等族一直同存于灵界一角之中。

如同此地的祖云山正是灵族人居住的一处颇有名气的据点,这三名圣灵就是此据点的三大太上长老。

前些天,三名圣灵因为有事出门一趟,结果一回来后,立刻就看到整个据点的族人都被人屠戮一空,并将它们本体精元吸收的一干二净。而做出此事的凶手,这名金袍青年竟然还留在此地未曾离开,这三名圣灵心中的惊怒可想而知了。

但这金袍青年气息虽然看似并不强大,但三名圣灵却均都无法看穿对方具体的境界修为,这又让他们暴怒的同时,又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否则早就动手擒下对方,那还会一直僵持到现在。

“哼,你们说完了没有。区区一些化形的灵奴而已,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它们的精元能给我所用,也算是用得其所了,我看你们三个修为倒是远远超出其他灵奴,若是愿意拜我为主,为我所用的话,倒是可以绕你们一条性命。”金袍青年哼了一声后,终于的开口了,但完全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灵奴,你是仙界之人?”原本双目喷火的三名圣灵一听此话,竟同时一下失声起来。

“哦,你们竟然也知道此事,难道你们中有人是从上面跑下来的。不对,以你们的修为根本做不到此事,看来是其他人告诉你们的。若是如此的话,本仙使对那告诉此事之人,更感几分兴趣了。好了,现在你们已经知道我的来历,还不乖乖的现出本体,让我订下血契。否则,我一会儿将你们擒住,再亲自抹杀你们的灵智,也是一样的事情。不过要多花费一些手脚而已。”金袍青年闻言一怔,但马上又冷笑的说道。

三名圣灵听对方真承认所猜事情,脸色变的苍白异常,并惊恐异常的互望了一眼。

若对方真是上界降临之人,他们三名合体期存在其手中,自然根本不堪一击的。

“不对,他若真是仙界下来之人,在对付我们族人的时候,怎还会弄出这般大动静来。他是在用虚言哄骗我们。”那名手持翠竹的老翁,脸上惧意虽然仍在,但眼珠飞快转了几下后,忽然想起什么的大声说道。

“不错,皇兄之言极是。我可从未听说过仙界之人可以降临本界的,就算他真是上界之人,现在似乎也出了什么问题。否则,哪还会跟我们说这般多废话。我三人联手之下也不用怕他的。”那美貌妇人也神色一沉的说道。

金袍青年听到对面三人之言,脸上表情微微一凝。

而这点不经意的变化,自然无法瞒过对面三名圣灵的观察,心中自然更加大定起来。

“动手,绝不能让这满口胡言小子活着离开此地。”中间的矮胖老者双目凶光一闪后,就突然两手一掐诀,胸前就浮现出一面白蒙蒙的铜镜,对准青年就是一晃。

“噗嗤”一声!

一道白色火柱从中一喷而出,化为百余丈高火海的冲青年一卷而去。

而披发老翁和美貌妇人也毫不犹豫的同时出手了。

一个手中翠竹往身前虚空一划,顿时无数翠绿竹影叠叠重重的在金袍青年上空浮现而出,百余亩大小,并无声无息的一落而下。

一个十指往前方连环弹出,一团青色光团飞出,滴溜溜一转后,蓦然化为十头数十丈长的青色巨鸟,发出清鸣声的直扑而去。

这三名圣灵虽然心中不信对方真是上界之人,但也知道对方绝对非同小可,一出手下却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大杀招,希望能合力一击就解决了眼前的大敌。

金袍青年见此情形,眼中一丝精芒闪过,但却口吐一声“愚蠢”。

接着他单手突然掐出一个古怪手印,体表骤然间一道透明光环浮现而出,接着一闪的爆裂而开,无数金银色符文一下狂涌而现,竟瞬间凝聚成一层金银色的巨大护罩,将自己一下护在了其中空中翠影闪动之下,化为无数十几丈长的青色巨木,轰隆隆的狂砸而下。

那十几头青色巨鸟一扑到近前出,双翅一扇,密密麻麻的青色风刃呼啸而出,仿佛同时成千上万道青色利刃斩击而去。

至于那白色火海只是一个卷动,滚滚白焰就一下将金银色光罩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金银符罩中青年目睹如此凶猛的攻击,脸上却现出一丝不屑,只是随意的将一只手掌往符罩上一拍,口吐一个“开”字。

“轰隆隆”的一阵复响传来。

金银符罩一下在光芒闪动中狂涨起来,每一枚金银符文瞬间巨大数倍,并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实体化形态。

无论巨木、风刃还是火焰一接触到这金银色符罩上符文都触电般的被反弹而开,根本无法撼动这符罩分毫。

矮胖老看见此情形,脸色一变,不加思索的抬手冲滚滚火焰狠狠一点。

白色尖海中一声低吼,竟一下凝聚幻化出数头火麒麟,每一头都仿佛牛犊般大小,浑身往外喷出淡银色的灵火。

整个火海不但火焰声势一下高涨大半,颜色更是一下变成了淡银之色,附近虚空温度则一下变得仿佛置身火炉般的炙热难耐了。

披发老翁和美貌妇人互望一眼后,也二话不说的各自手掌一翻动,各有数件光华闪闪宝物浮现而出,并要一起的祭出。

但就在这时,从金银符罩中却传出青年冰冷之极的一句话:“戏耍时间已经结束了,我这就送你们上路。”

话音刚落,符罩中那个若隐若现的人影一闪之下,竟瞬间的凭空消失不见了。

而没有青年法力的支持,金银色符罩在只是在白焰一卷之下,就立刻的寸寸碎裂。

但目睹此景的矮胖老者三人,脸上非但没有露出喜色,反而一变的瞬间的背靠背的围成了一圈,并同时将庞大神念往四周一放而出。

“怎么回事,我的神念竟然无法发现那人的踪影。”

片刻功夫后,那披发老翁一下有些惶恐的低喝起来,而美貌妇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从脸上难看的表情来看,也是毫无结果。

而那矮胖老者双目阴沉之色一闪之下,正想说些什么时,突然空中一声霹雳,接着无数点点银光浮现而出,接着金光一闪,金袍青年身形就诡异的在光点中浮现而出,并抬手随意的虚空一抓。

“轰”的一声。

那些银色光点瞬间的狂爆飞动起来,并转眼间工夫凝聚成一张数里许大的银色巨网,不但将下面三名圣灵罩在下其下,连下面那座巨峰都被笼罩其下的样子。

而更诡异的是,这张银色巨网不知有和神妙神通蕴含其中,虽然还未落下,但从银网上散发出一股诡异气息,竟然让矮胖老者三人浑身一软,体内小半法力竟一下无法提动而起了。

“不好,是摄灵天网。他真是仙界之人,我们快跑!”

矮胖老者明显是三名圣灵中修为最高之人,一发现自己的异样,当即脸孔一下扭曲几分的大吼道,接着身形一晃下,身躯竟一模糊的和身前古镜合二为一,并发出一声刺耳长鸣的破空遁走。

其他两名圣灵一听“摄灵天网”的名头,脸色也一下变得苍白无血,并二话不说身形一晃,竟一个变成一道青蒙蒙的飓风,一个幻化成一根数十丈高的青翠巨竹,同时爆发出刺目灵芒的分头激射而走。

“现在想走,别白日做梦了。”

金袍青年见此情形,却嘿嘿一笑,一只手掌微微晃了一晃,顿时手心中一团银光亮起,并一下化为十几根银丝和整张巨网联结一起,然后轻轻一提。

银色巨网一涨下,就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冰寒气息,铺天盖地的一落而下。

银光闪动下,此网仿佛将整片天地都一下罩在了其中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