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六章 提前之约

“敖啸前辈不但去了圣岛,还要在圣岛留守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和魔族真正决战开始。”陇家老祖沉声的说道。

“这么说来,魔族始祖降临的事情多半不假了。如此的话,我们的计划可全都打乱了。”韩立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可不是如此吗!原本我们打算挨过魔族前边几轮最猛烈的攻势后,等战局形式稍加平稳一些的话,再放心的进入魔界。但现在既然是魔族始祖要亲临此界,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到时大战胜负关键,多半就要看敖啸前辈莫简离大人以及圣岛如何来应对。一旦我等两族败了,这片地域必定要让给魔族,我们不得不马上撤离远遁,根本无法再顾及进入魔界的事情了。

而一旦胜了,所有魔族也会全都败退回魔界。到时各个通道节点肯定布满了大量高阶魔族,我等同样很难混入其中的。而在魔族始祖降临前潜入魔界的话,整个魔界不久后反而会因为大战而暂时空虚一片的,我等风险就能降到最低了。从这方面来说,魔族始祖的离开,对我等行动也是大有益处的。”陇家老祖苦笑的说道。

“现在也只能这般想了。但陇兄可曾和灵族那边的人提及此事了?”韩立犹豫了一下的问道。

“灵族那边联系不太方便,还没有来及告诉他们。不过只要我们这边没有问题的话,想来灵族那边也不会有问题的。这次魔族始祖降临,想要对付的不可能只是人妖两族,附近其他异族应该都是他们的目标。如此的话,他们做出的选择也是差不多的。”陇家老祖非常自信的说道。

“原来如此。但此事关系非小,容我考虑两日再回复道友如何?”韩立想了一会儿后,凝重几分的说道。

“呵呵,这个自然是应当的。那老夫两日后再登门听韩道友的回复了。”陇家老祖倒不觉意外,面带笑容的一口同意下来。

“两日后,韩某一定给道友一个准确答复的。不过在此之前,在下还想了解一下陇兄那边魔族的动静,还望陇兄不惜赐教的。”韩立点点头,忽然话题一转的说道。

“别的地方老夫不太清楚,但我们几大家族据点虽然被魔族攻打了几次,但总算勉强守住了。不过这也是魔族主力都被圣皇城那边吸引住的缘故,否则我们几大家族可就有些危险了。似乎圣皇城那边带队的魔族统领,大有先集中力量攻下圣皇城,然后再来剿灭我等这次等势力的意思。而圣皇也不亏为我们人族中的最顶尖存在,在魔族大军狂攻下竟然还有攻有守,只是略处一些下风而已。一开始,魔族围城的时候……”陇家老祖略一思量下,也就徐徐的讲述起来。

韩立听的极其用心,并不时插口的询问几个具体问题,陇家老祖倒是能说尽说的全做了回答。

韩立听完之后,大为的满意。

于是这位陇家第一修士和韩立又交谈一会儿,也就识趣的告辞了。

韩立一直将其送到了厅堂的大门处,看似轻描淡写的忽然问了一句:“陇兄收到的消息中,敖啸前辈可是一人出现在圣岛吗,身边可还带有其他门人弟子?”

“太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敖啸前辈的确带有一名嫡系后人在身边的样子。韩兄怎么会有此一问?”陇家老祖略感奇怪的回道。

“没什么,在下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韩立打了个哈哈,含糊的回道。

陇家老祖闻言,目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但事不关己下,当然不会继续追问什么,当几步到了一处露台上后,就在冲韩立略一拱手,直接化为一道惊虹的遁出了石塔。

韩立在原地看着陇家老祖遁光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后,就面无表情的返回了大厅。

这时器灵子和海大少进入了大厅中,再次站到了两旁。

“师傅,你老人家可碰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不知弟子能不能帮上忙?”海大少眼珠转了两转后,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要是你们能帮我解决的话,那对为师也谈不上什么麻烦了。”韩立扫了其一眼,不置可否的回道。

“都怪我二人修为太过浅薄,无法为师傅你老人加分忧什么。”器灵子一脸惭愧的接口道。

“你二人在修炼天赋上已经算是万里挑一了,否则短短时间内也不会有现在这般境界了,只不此事对合体修士来说都是极其危险。你们插不上手也是正常的。好了,为师的事情先不用提了。你们先将天渊城的大概情形给我说上一说,那些残余魔族可是已经剿灭干净了?”韩立摇摇头,忽然神色一正的询问起来。

“回禀师傅,自从你老人家闭关后,谷前辈他们只是回城稍作休整后,就立刻分头行事了……”器灵子当即将天渊城最近的变化和发生的几件大事向韩立一一讲述而来。

当器灵子讲述完最后一件认为较大的事情后,韩立也就将近期发生的一切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想了一想后未作何表示,却忽然问起了冰凤的事情来。

“回禀师傅,凤师姑大战结束后,似乎领悟到了突破的灵机,也开始闭关了。据师姑说,少则数月多则一年,也就会出关了。”海大少急忙的回道。

“你们凤师姑原本具有灵凤血脉,能在大战中领悟到什么,也是她机缘到了。这段时间你们好好的守在塔中,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她的参悟。”韩立闻言,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是,师傅。”

器灵子和海大少自然一口的领命下来。

“好了,我需要静静的独处一下,你二人先下去吧。”韩立满意的点下头,又吩咐一声。

“师傅你老人家先休息吧!徒儿就先告退了。”

器灵子和海大少深施一礼,就向门外退去。

“对了,今天陇道友来访的事情,你二人不要轻易向外人透露。”韩立一下又想起了什么,在两名弟子退到门口的时候,蓦然叮嘱了一句。

器灵子二人心中一凛,自然恭敬的答应下来。

转眼间,大厅中就剩下了韩立一人。

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托起下巴,双目微眯的开始思量起来,脸上隐约有一丝恍惚出神的表情。

大半年后,在某片连绵山脉的上空,一群浑身黑气翻滚的魔族,正围着七八名人族修士厮杀个不停。

双方似手实力神通悬殊不大,但也就因此争斗的越发激烈异常,只见光芒魔光闪动下,各种轰鸣声连绵不绝。

忽然远处天边灵光一闪,一道五色惊虹闪现而出,破空声只是一响,惊虹就诡异的一下到了近前处。

下方魔族和人族修士均大吃一惊,在不知来人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各自住手,并飞快后撤开来。

但就在这时,那道五色惊虹中却传来一清脆的年轻女子笑声:“既然让我碰到了,那就顺手帮你们一把。”

话音刚落,惊虹在魔族一方上略微一顿,立刻现出一个朦朦胧胧的苗条人影,两手一扬下,成千上万道五色光丝激射而出,一闪之下,就将那些魔族身躯洞穿个千疮百孔,纷纷在艳丽霞光中飞灰湮灭。

“多谢前辈大恩!”

那些人族修士见此情形,心中大喜,当即冲空中一拜的称谢不已。

但那朦胧人影除了一阵轻笑声外,并未再说什么,只是略一跺足,就再次化为五色惊虹的破空飞走,只是几个闪动,就在附近天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在原地留下一地面面相觑的人族修士。

他们交谈几句后,就同样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这些人族修士离开没有多久,忽然高空处波动一起,竟无声的一下又现出两条人影来。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异常,一身黑色战甲,面容丑陋凶恶异常,另外一人却身材窈窕白色宫装女子,但全身都被一层薄薄的粉色灵雾笼罩,怎么也无法看清面容的样子。

“主人,刚才的这些人族修士要不要小人出手将他们灭了。”黑甲大汉双目凶光一闪之下,嗡嗡的说道。

“只是一些人族的中阶修士而已,何必去管他们。我们要做的只是死死的跟在此女身后而已。”白色宫装女子摇摇头,平静异常的说道。

“可是主人,我们暗中跟踪此女已经年许之久了,可并未有任何收获。会不会大先前的预测有什么地方弄错了。”黑甲大汉却有些踌躇的说道。

“这种卜算神通会出现错误,并不是稀奇的事情。但是上一次的施法,算是很成功。我当初按照卦象指引,一见到此女的时候,就能肯定她一定就是卦象上预示之人,跟着她应该有一定机会寻到能治好我伤势的灵药或者拥有此灵药的其他人。这可比在如此大的人族地域到处乱撞,可要有希望的多。”宫装女子淡淡的瞅了一眼黑甲人,却不动声色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