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三章 虫威

浓缩的太极阵图只是滴溜溜一转,就裂化为无数重虚影的冲血袍少年一压而去。

血袍少年只觉四周空气一紧,无数股庞然巨力就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让其催动的血色狂风一声闷响,就此的爆裂溃散。

巨大力量滴溜溜一转下,竟一下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将少年和其身下骷髅全卷入了其中,要就此的撕裂成无数碎片。

而少年自己和身下骷髅身躯一沉之下,在原处无法前进分毫了。

“不好,是玄天圣宝!”

血袍少年脸色骤然一变的一声惊呼,慌忙将手中那块黑色大印一祭而出。

大印飞快一转,化为了阁楼般大小,并放出万道黑光的往太极图上狠狠一砸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太极图略微一晃,表面光华一闪,就将大印一弹而开,让其无功而返。

血袍少年似乎也未指望刚才一击就能破开禁制,一声低吼下,身躯飞快一扭,整个人竟没入身下的血色骷髅中。

下一刻,血色骷髅三颗头颅猛然一张口,分别喷出一张黑色符箓,一块紫色玉佩,以及一团血色光球。

三物方一现出,就同时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分别化为一股黑色魔气,一团紫色霞光和一蓬血色细丝,往骷髅身躯之中一钻而入。

顿时血色骷髅表面一下浮现出三种不同颜色的诡异魔纹,遍布身躯各处,接着一声痛苦的大叫后,身体一下狂涨倍许的勉强挣脱四周巨力捆束,手中六件黑乎乎魔兵更是往一处猛然一挥。

黑光一闪,一件酷似掩月刀般的长柄兵刃立刻一凝的融合浮现而出。

血色骷髅六目绿光一闪,露出恶狠狠的目光,六只赤红大手同时握住魔兵长长手柄,对准空中太极图狠狠一斩而出。

一道百余丈长黑色刀光,划破天空般的从太极图上一闪即逝。

太极图为之一顿,中间处蓦然浮现出一道淡淡黑痕,随之无声的一分而开,竟被硬生生的斩成了两片。

血色骷髅只觉四周巨力一下大减多半,当即大喜的血光一起,就要腾空遁走。

但就在这时,远处的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却二话不说的同时一张口,各自喷出一团精血来,并虚空一点下,化为一股股血雾的凭空不见了。

同时原本被斩开的两片太极图一下嗡鸣声大起,里面蓦然多出了数股陌生气息,并一个闪动的重叠一起。

光芒一闪,裂开的太极图竟一下重新的弥合如初,并再次旋转起来。

血色骷髅的庞大身躯刚化为一道血虹的腾空飞起十几丈高,就“轰隆隆”一声的被重新浮现的庞然巨力,硬生生的一压而下,又再一次的被捆束在了当场。

藏身血色骷髅中的血光化身见此情形,心中爆怒可想而知了,不加思索下,手中长柄魔刃立刻车轮般的冲空中狂劈不止。

一道道黑蒙蒙的刀光,仿佛一条条冲天而起的黑龙,将太极图不停的冲开搅碎。

但无论刀光如何犀利凶猛,太极图却只要光霞一闪,就会瞬间恢复如常了,将血骷髅死死的缠住而无法离开分毫。

相对与此的代价,就是在原处的银发老者二人,不停激发精血之力的来拼命催动太极图此宝。

二人口吐精血之下,一身血肉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干瘪枯萎起来,一副拼命之极的模样。

血袍少年惊骇之极,心念飞快一转下,猛然一咬牙,血色骷髅中六条手臂中的四条忽然发出巨响的爆裂而开,碎掉骨片被一团血雾一卷之下,竟在骷髅背后幻化出一对血蒙蒙的巨大骨翅来。

骷髅残余的两条手臂各自掐动不同的法诀,巨翅狂扇之下,原本纹丝不动的身躯微微一晃,竟再次的腾空而起。

这一切看似繁琐,但都发生在雷光火石之间罢了。

但血色骷髅此举却明显有些迟了!

天空中破空声一响,那只噬金虫群凝聚幻化的金色巨鹰,终于一闪的激射而至,并直往血色骷髅背部狠狠一抓而来。

“不好!”

血色骷髅三颗头颅猛然狂摇的大叫一声,手中长柄魔刃慌忙冲金色巨鹰一斩而去,同时背后巨翅不惜法力的狂扇两下,遁速一下快了大半。

但可惜的是,它此刻身处太极图的笼罩之下,纵然已经化为一团血光的飞快逃走,但比起其应该有的遁速来仍然显的奇慢无比。

而那金色巨鹰被黑蒙蒙刀光一斩而中后,立刻砰的一声,化为万朵金花一扑而下。

只见点点金光狂闪下,血色骷髅一声惨叫后,就被万余只噬金虫一下淹没了。

它身躯每一寸地方都爬满了拳头大的金色甲虫,并发出咯吱的吞噬声,远远看去让人毛骨悚然。

血色骷髅纵然是血光圣祖用一件异宝幻化而成的,在虫群包裹中仍然凄厉惨叫声不断。

上万噬金虫一同吞噬之下,吞噬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仅仅几个眨眼间工夫,骷髅坚愈金石的身躯就硬生生的少去了小半,眼看再过片刻间工夫就要被吞噬的一干二净了。

远处银发老者和老僧见此情形,顿时大喜起来。

“果真是成熟体的噬金虫,也亏的韩道友能一次催动如此多的此凶虫。”老者一脸喜色的说道。

“道友之言甚是。莫简离大人相赠的这张一次性圣宝,看来也是用对了时机。幸亏前些时间忍住没有动用此宝。否则哪能出其不意的将这魔头留下的。”金越禅师也神色一松的极为欣喜。

而这时,韩立身形几个闪动后,却出现在了血色骷髅旁边,却双手缩在袖中微微晃动几下后,就丝毫表情没有了。

同一时间,在血色骷髅身躯中藏身的血袍少年,却满脸惊惶表情,若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眼见血色骷髅转眼间已被吞噬缩小到了数丈大小,再也无法将血袍少年护在其中的时候,他忽然一咬牙,猛然单手一掐法诀。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血色骷髅的残躯表面异样血芒狂闪后,一下化为一团血色光晕的爆裂而开,滚滚气浪一卷之下,就将上万噬金虫一下尽数震飞而开。

但是这些噬金虫中,却有十几只体表金光狂闪,竟视那气浪如无物的不退反进,一个闪动下,就如同弩箭般的射到了显露出身形的血袍少年背上,并獠牙毕露的大口狂咬起来。

正是韩立的那十几只候选噬金虫王。

这些虫王每一只几乎都有不下于炼虚后期修士的神通,在刚才被韩立悄悄的放出,并混进虫群之中,凭借几乎一般无二的气息,倒也隐瞒过了血光化身的耳目,并真的一击得手。

而血袍少年一下疼的直沁心肺中,却知道自己是否能逃得性命就在此一举了,当即大叫一声,对背后十几只噬金虫不管不问,反而化为一道惊虹的从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要遁出了太极图的笼罩范围。

韩立目睹此景,脸上竟丝毫慌乱之意都没有,反而目光一闪的露出一丝诡异之色。

下一刻,血虹前方的虚空中,突然淡淡金光一闪,十几道淡金色兽影一下诡异的闪现而出,同时一片密密麻麻的爪影瞬间爆发而出。

一阵爆裂声后,那十几道兽影一震的倒射飞出,光芒一散的重新幻化成一头淡金色异兽,明显不敌的样子。

而那道血虹中却蓦然一声大叫传来,血袍少年遁光为之一顿。

可就在这片刻的耽搁,那些原本被震飞的虫群就立刻一声呼啸的再次一扑而上,将血袍少年本体彻底包裹进去。

惨叫声一下从血袍少年口中发出,其飞快掐诀下,从体表一下冒出滚滚血风和股股的漆黑魔气,在附近呼啸狂卷不停。

但无论何种神通在其体表狂卷而过,那些密密麻麻的的噬金虫却如同跗骨之蛆般的死死叮在其身躯上不放分毫。

可怜这位魔界圣祖化身,纵然满身的魔功在身,但碰上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噬金虫,再无克制宝物在身、并被异宝限制遁术的情况下,竟丝毫抵挡之法都没有。

顷刻间工夫,血袍少年整具肉身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连里面元婴都未来及遁出分毫。

这时,上万噬金虫这才一声嗡鸣的一散而开,化为无数金花的朝韩立所在激射而回。

韩立袖子一抖,顿时将所有灵虫尽数收入了体内,然后目光一扫那太极图下空空如也的地方,脸上表情才真正的为之一松。

这时,那光质化的太极图“砰”的一声,也蓦然化为点点灵光的碎裂而开。

远处操纵此宝的老者和僧人,却同时的一张口,再次喷出数团精血来,身上血肉一下又萎缩了两分。

但二者目睹血袍少年被虫群吞噬掉的情形后,神色却狂喜之极。

“哈哈,太好了。这魔头终于死掉了。韩道友,那名魔族尊者是不是同样陨落在了你手中。”银发老者纵然双目神光黯淡之极,此刻却大笑起来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