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零二章 太级图

不过现在的他,一身法力也消耗了大半,战力降低到了极点,当即顾不得此地仍是战场之上,抬手放出一个黄蒙蒙的蒲团,盘膝坐在了上面。

韩立两手一掐诀,竟就此闭目的运功调息起来。

刚才服下的那些丹药,虽然让其避免爆体反噬之危的,但是如此匆忙下,自然不可能全都炼化吸收,在体内一下积攒了可怕之极的药力。

若不及时的强行镇压住,后果自然不堪设想的。

好在四周有法阵保护,豹麟兽也一个闪动后,重新出现在他身旁护法起来,倒一时不用担心有什么意外干扰。

一小会儿功夫后,韩立身上就浮现出一层金色光霞,并徐徐的流转不定着,身居其中的韩立,化身成一具金色战神般的不动一下。

忽然他双手法诀一变,手指一下车轮般的在胸膛处连弹而出。

破空声一响,十几道纤细银丝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正是十几根纤细如发的银针,被他施法弹入了身躯中,借用秘术之力,锁住了经脉中的一些要害处。

接着一只袖子一抖,又十几枚颜色各异的符箓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往韩立身上激射扑去。

“噗噗”几声!

这些符箓化为一团团光焰的爆裂而开,随之化为十几个斗大的符文虚影,一个闪动的没入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一声闷哼,脸上淡淡金光一卷,身上气息略微一涨,又马上恢复了稳定。

再等片刻后,他轻吐一口气后,终于睁开了双目。

“总算暂时压制住了,也不知另一边的情形如何了。他二人可别出了什么意外。”韩立将蒲团一收,一下站起了身子,并喃喃低语了两句。

随之目光一闪,他往某个方向扫了一眼。

若是没有错的话,金越禅师二人应该还在和那血光圣祖化身在激烈战斗着。

韩立略一沉吟后,正想再有其他举动时,忽然空间猛然一阵剧烈颤抖,接着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

天空和四周光幕瞬间的寸寸碎裂,整座空间法阵竟被人用莫大神通强行击碎而开。

三十六名男修身形一个跌跄,纷纷从虚空中闪现而出,或口喷鲜血,或肢体自行爆裂,身前的布阵器具更是反噬之下的凭空溃散。

韩立脸色微变,目光一凝,冲附近某片忽然显露出的地方一望而去。

只见那边赫然有一个通体晶莹血红的巨大骷髅,正在发出低吼的肆虐着。

这巨大骷髅足有百余丈高,并化作三头六臂的模样,六只大手中还各自握着一件黑黝黝的棍状兵器。

这六件魔兵一齐挥动下,掀起阵阵魔风,黑气中隐隐有无数刀枪狂卷而出。

在骷髅硕大头颅顶部,血袍少年一手掐诀,一手托着一颗黑色大印的站在那里,双目微闭,仿佛正在全力催动身下骷髅。

在对面处,银发老者和金悦禅师二人却一副狼狈之极的模样。

一个身上金色袈裟碎成数片,胸口处更多出一个惊人的血色手印,半尺多深,仿佛半数肋骨尽数化为了粉末的,但偏偏一丝血迹未曾流出。

另一个头上发髻披散而下,脸色苍白异常,手中一柄七色羽扇,赫然光芒黯淡之极。

二者身前都有数件宝物盘旋飞舞,化为层层光幕的将自己护在其中,但在那魔风冲击之下,却摇摇欲坠,狂闪不定,随时都无法再支撑下去的样子。

这血色骷髅竟然拥有如此可怕实力,显然刚才的空间禁制也是被其强行击碎破开的。

韩立看清这一切,目光微微一沉。

这最后一位血光圣祖化身实力,似乎比其预料的要大得多。

但他脸上丝毫表情没有,只是袖中一只手掌微微一动。

顿时淡淡灵光一闪,一物被五指抓在了手心中。

禁制的消失,自然让那边还在处于争斗中的三人也一下都看清了韩立这边的情形。

三者神情却大不相同。

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均都惊喜交加,而血袍少年却流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

要知道,从他们和韩立魔族大汉一分而开,中间也不过隔了一小段时间而已。可现在韩立安然无恙站在那里,而那魔族大汉却凭空的不见了踪影。

血袍少年可是深知魔族大汉厉害,就算自己本体出手也没有将其击杀的把握,自然心中绝不肯相信韩立如此短时间就能击杀了魔族大汉,当即目光闪动的来回扫视不停。

“韩道友,快快出手。我们一同合力来对抗此獠。咦,道友的气息怎么变得如此弱了。不好……”

那边的血袍少年,神念往韩立这边狂扫几遍,没有感应到魔族大汉的气息后,身下血色骷髅忽然手中魔器方向一变,冲韩立所在处虚空狂击而出。

一股魔风咆哮飞出,黑风滚滚中,寒光闪闪,隐约有上千幻化而出的刀枪等各种魔兵利刃。

显然这位圣祖化身同样发现了韩立气息的衰弱,心中歹意一起,不论三七二十一的给韩立来了狠狠一击。

以这波攻击散发的惊人气势,韩立现在来硬接的话,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其面孔上却丝毫慌乱之意都没有,只是将袖中一物轻飘飘的一抛而出。

一声呜咽怪啸后,一只漆黑乌环被一抛而出,并从中涌出无数朵金花。

这些金花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在狂涨的闪烁不定中化为了一只只拳头大小的金色甲虫。足有上万之多。每一只都金光灿灿,形态狰狞异常,正是那些成熟体的噬金虫。

韩立虽然肉身法力大为不足,但是神念强大却丝毫未减,故而此刻催动这些噬金虫仍然游刃有余。

而这些噬金虫在其法诀一催之下,顿时一声嗡鸣的化为一片金云的挡在了韩立身前。

然后韩立一根手指虚空一点,金色云雾一凝之后,竟化为了一面金光灿灿的巨大盾牌。

这时,远处魔风一个卷动下裹挟着无数利刃的撞击到了盾牌上。

“轰隆隆”的一阵连绵巨响,盾牌表面爆裂声阵阵,本身固若金汤。看似气势汹汹的魔风竟被硬生生的全挡了下来。

远处血袍少年见此情形,脸色微微一变后,但还未来及再施展何种神通时,对面的韩立却一声低喝,抬手往其这边一点,口吐一个“去”字。

“砰”的一声!

金色盾牌一下解体而开,上万甲虫一下嗡嗡的激射而出,化为一片金云的滚滚而来,几个卷动后就一下到了血色骷髅近前处。

“不好,是噬金虫群!”

血袍少年目光在虫群中狂扫几下后,一下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的大吼一声。

随后身下骷髅将手中魔兵狂舞几下后,竟一下狠狠投出,一个闪动的化为六条黑色巨蟒的直扑虫云而去。

至于血袍少年自己,则双足慌忙一踩身下骷髅,血色狂风一起,将其连同骷髅一下卷入其中,滚滚的向远处飞快逃去了。

“轰隆隆”几声巨响。

六条黑色巨蟒一扑进金色虫云中,只是几个闪动后,就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虫群身形一凝之下,却忽然幻化成一只金色巨鹰,双翅一展之下,立刻化为一道粗大金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奔血色狂风急追而去。

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目睹这一切,脸上神色自然是先惊后喜。

“快动用那物吧,此时正是良机!”银发老者忽然一声低吼的说道。

“贫僧也正有此意。”金越禅师目中寒光一闪,毫不犹豫的同意下来。

二者当即交换了一下眼色后,忽然同时手掌一翻,各自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半边锦帕。

这锦帕焦黄无比,表面更有一些脏兮兮的符文铭印上面,看似破烂不堪的样子。

但老者和僧人却对手中之物看中无比,方一取出后,立刻凝重的同时念念有词,并将锦帕往血袍少年逃走方向猛然一祭而出。

两团灰光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往中间一聚,竟合二为一的化为一张灰蒙蒙的太极图,并一闪的在空中不见了踪影。

天空为之一暗,无数黑云在空中瞬间浮现而出,随之一声雷鸣,云雾一分之下,一个仿佛小城般的太极虚影从空中一落而下,一下将下方千亩大小的地方全都笼罩在了其下。

无论正在激射遁走的血袍少年,还是战场上其他身处虚影其中的魔族,均觉得身躯一沉,身形一下为之凝滞缓慢起来。

不过此种限制对那些魔尊等阶的却不值一提,他们虽然心中一惊,但只要将体内法力一提,也就若无其事的承受下来。

至于血袍少年更是附近血风一卷之下,就遁速丝毫不减的仍滚滚远去。

但就在这时,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却两手冲高空凝重一点,口中同时念念有词起来。

深沉的咒语声一下在整个战场上空回荡不已。

下一刻,巨大的太极虚影蓦然间光芒一闪,就以血袍少年为中心的缩小到了亩许大小。

无数五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太极虚影一下变得光芒刺目,仿佛彻底光质化了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