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七焰扇和同心环

更诡异的是,这些掉落在大汉肌肤上的血液刹那间一阵模糊,竟化成一道道鲜红花纹,并遍布全身。

远远看去,大汉如同穿上了一件血色符衣一般,诡异之极。

银发老者见此情形,面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但大汉对其根本视若无睹,反而面上一声狞笑后,冲韩立用手一点,做了一个嚣张之极的挑衅手势。

韩立见此情形,自然知道和此人一战根本避无可避了,当即淡淡冲银发老者二人说道:“就按刚才所说,这人交给我了。但在解决这魔头之前,你们必须先将那血光化身远远引开,我不想在拼斗中遇到其他不可预料的因素。”

话音刚落,他也不等二人回复什么,附近青色剑莲滴溜溜一转,人就蓦然在犀利剑光中一闪的不见。

下一刻,大汉身前数十丈远处,青光一闪,韩立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虚空中。

魔族大汉凶光一闪,所抓狼牙棒二话不说的冲韩立就遥空一击。

“噗嗤”一声!

狼牙棒上碧绿魔火一个卷动,瞬间铺天盖地,犹如火魔降世般的化为十几丈高火墙,直奔韩立气势汹汹的一压而去。

而大汉另一只手,五指一握,轻描淡写的冲韩立也虚空一击而出。

无声无息,仿佛丝毫力量都没有一般。

韩立见此情形,却脸色一沉,身前青色剑莲一声清鸣,幻化出一层层的青蒙蒙剑影迎向了火墙,同时一只袖筒中金芒一闪,也有一只拳头一捣而出。

拳头金光闪闪仿佛赤金打造,并隐有淡淡金文游走不定。

正是梵圣真魔功接近大成的表现。

青色剑影一和火墙接触的瞬间,立刻一阵噼啪乱响传来,青光绿火焰交织一起,团团光焰在二者间连绵爆裂,仿佛无数烟火同时爆发一般,艳丽之极。

火墙剑光附近的另一边虚空,蓦然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

一股绿蒙蒙劲风和一团金色拳影丝毫征兆没有的闪现而出,并狠狠撞击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直冲天空的飓风,并轰隆隆的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狂风所过之处,虚空为之颤抖,天地为之色变。

至于韩立和那魔族大汉感到身形一震,不由自主的各自足踏虚空的向后连退数步远去。

魔族大汉见此情形非但不惊,反而神色越发兴奋,一声大喝,手中狼牙棒猛然间往空中一抛,同时两手飞快掐诀的念念有词,并冲空中一点指。

“砰”的一声。

那狼牙棒表面魔焰高涨数倍,再一凝下幻化成八条碧绿火蛟,张牙舞爪的直奔对面扑去。

火蛟每一条足有三十余丈,头生紫色独角,口喷碧火焰,形体仿若实质,看起来狰狞异常。

韩立眼中精芒一闪,心中一催剑诀,层层青色剑影往高处一聚之下,瞬间化为一口寒光四射的擎天巨剑,迎头一斩而去。

雷鸣声大响,无数金色电弧从庞大剑身中狂涌而出,声势威不可挡。

那八条火蛟纵然看似凶恶异常,但寒光一闪之后,就纷纷的被一分为二,残尸更在无数金弧狂击下,纷纷溃散的还原成了滚滚魔焰。

青色巨剑随之一晃,就一下在虚空中消失。

与此同时,大汉头顶处波动一起,巨大剑光就一声轰鸣的从天而降,狠狠冲大汉一斩而下。

青色剑光足有百余丈之巨,表面金色电光缭绕,尚未真的落下,一股犀利剑气就先无形无色的一罩而下。

魔族大汉脸色一沉,突然一条手臂上血光大盛,并一模糊猛然往空中一捣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一团血色骄阳一下在半空中凭空浮现,灵芒耀眼之极,青色剑光一声哀鸣,后竟在血芒中瞬间的飞灰湮灭,仿佛这血光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韩立双目不禁一眯,两只大手突然同时虚空一抓。

两手中青光大放,两口青蒙蒙剑影一下先后的浮现,再一合之下,竟又化为一口青蒙蒙巨剑。

手腕一抖,手中巨剑就一声清鸣的再次分裂成七十二小剑,并围着其身躯再次盘旋飞舞起来。

魔族大汉却冷笑一声,手臂上的刺目血光一敛,竟现出一条血红色古怪臂甲,将整条手臂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样子。

臂甲表面精美花纹,和先前手臂上的那些血纹一般无二,仿佛臂甲就是由这些东西幻化而成的。

但就这么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臂甲,就能将韩立催动的剑光如此轻易的一击而毁,这让其也不禁暗自一惊。

这时魔族大汉一晃头颅后,再次用手指向前一点,顿时那碧绿魔焰一阵翻滚后幻化成一个生有八颗头颅的巨大魔蛟虚影,几平遮天蔽日,并往前再一扑而去。

整个天空一黑,魔蛟八颗头颅狰狞的到了韩立身前处,带着一股股腥气扑面而来,好像下一刻就能一下将韩立撕成碎片一般。

面对这般凶猛反击,韩立却面无表情,甚至手脚未动一下,但背后突然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光柱中隐约一个三头六臂的虚影浮现而出。

此虚影六条手臂一动之下,顿时一片金色拳影暴风骤雨般的狂涌浮现。

魔蛟虚影看似巨大无比,但那金色拳影更是看似坚不可摧。

在无数破空尖鸣声中,魔蛟被撕裂成了碎片,并最终一声闷响的烟消云散了。

金光一敛,三头六臂的法相体表晶光一阵流转不定,就一下幻化成了金灿灿的实体形态,并一闪的悬浮在了韩立头顶处。

六只金目一丝表情没有的望向对面大汉。

“咦,金身法相,似乎还和我们圣族的秘功有些关系。很好,果然没有让某家失望,看来这一次,还真能彻底尽兴一回了。”魔族大汉先是一怔,但马上充斥嗜血之色一现闪说道。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

大汉体表有无数团漆黑魔气浮现,并一下覆盖了全身,其身躯表面血色花纹顿时在魔气中闪亮发光。

当黑气一散而开的时候,一件遍布花纹的血色甲衣,顿时浮现在了大汉身上。

魔族大汉狂笑一声,两手握拳的往胸前处一碰,一头高约十丈魔相也在其背后浮现而出。

一声轰鸣,狂风大起,大汉身形竟一下随风消逝了。

韩立目睹此景,瞳孔不禁一缩,背后一声霹雳,一对晶莹羽翅浮现而出。

双翅微微一扇,无数银弧弹射而出,本体连同头顶三头六臂金身同样一闪的无影无踪了。

但下一刻,附近虚空之中风雷声大起,两道人影一个带着雷霆之威,一个夹带百丈魔气,一下撞到了一团,并轰隆隆的战到了一起。

二者竟都是法体双修,并都对自己肉身强横大有信心,一时间只见一道道飓风在虚空呼啸生出,里面巨响声不断。

韩立和这大汉不但拳脚相交,更不时有各种宝物被顺手祭出,诸般神通信手拈来,一时间难分上下的模样。

站在光幕附近观战的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见此情形,在大骇之余,自然惊喜交加。

他们虽然已经尽量高估了韩立的实力,但也万万没有想到他还真有和这魔族大汉相抗的神通。

与二人的大喜之色相反,另一边的血光化身见到这一幕,脸色却一下变得越发难看了,目中凶光一闪,突然单手一扬,就要放出何种东西出去。

但就在这时,其足下处却突然一个白蒙蒙模糊光阵浮现而出,并滴溜溜一转后,一股空间波动一下荡漾而开。

“不好!”

血光化身一身经验阅历大都传自大乘期的本体,一见此幕,立刻脸色一变的暗叫一声,体表血光一闪,就要从原地瞬移而走,但是却明显迟了一步。

他只觉附近虚空略一扭曲,四周环境就骤然大变,人竟然出现在了一片被淡淡白雾笼罩的诡异空间中。

而在这空间中,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二人,正神色肃然的望着他。

“哼,区区两个手下败将,竟然还敢阻挡我出手。也罢,本座先收拾了你们,再去对付那姓韩小子。”血袍少年原本清秀面孔一下变得阴森异常,并一脸杀机的说道。

“大师,看来我们这一次不得不拼上老命了,有什么手段和宝物,现在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了。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银发老者到了此时,反而平静了许多,并一转首冲老僧淡淡的说道。

“这个自然,老衲拼了这一把老骨头不要,也绝不会轻易放这魔头离开此地的。”金越禅师一声佛号,面容尽显坚定之色。

“哈哈,有金道友这句话就行!”银发老者一声大笑,单手突然一翻转,两手各自现出一件宝物来。

一个红光蒙蒙,竟是一件用七色翎羽炼制而成的羽扇,另一个银光灿灿,却是五只连成一体的银色圆环。

“七焰扇和同心环,想不到这两件灵宝竟然落在了你手中。谷兄平常还真是丝毫口风不露。”金越禅师一见这两件宝物,不禁大喜的说道。

随之老僧猛然一拍身上袈裟,顿时无数梵文浮现狂涌而出,一尊尊金色佛影在梵文闪动中隐约闪现,足有十八尊之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