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天渊大战(五

数百名修士,在法阵尸傀辅助下,竟一时将这七八名魔尊死死困在了原处。

不光如此,天渊城中一阵光霞闪动后,竟然有百余座数千丈高石塔拔地而起,一阵巨响的直奔魔族大军一方飞过去。

魔族方面,那些悬浮在后方的巨大战舟和三角魔塔,自然毫不客气的一迎而去,并在一阵嗡鸣后,遥遥放出无数黑色光柱狂射出去。

但人族飞塔表面一阵五色光霞流转,竟硬生生的将光柱尽数挡了下来,并稍一接近魔族的时候,塔中各层门户同时大开,无数傀儡甲士和各种各样的灵兽从中一涌而出,仿佛蝗虫般的涌向了魔族。

魔族巨舟和三角巨塔中显然也有大量留守魔族,阵阵怪鸣后,同样一群群魔族甲士和魔禽从中黑压压飞出。

一时间流芒黑气铺天盖地,虚空又爆发出另一阵血雨腥风。

韩立已经将神念收回了,对这一切自然不再知道了,只是在法阵中心处静静等候着。

他很清楚,大战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随时都可能需要出动他们了。

果然这一次的等候并没有太长久,不过是半个时辰左右,身下的巨型法阵蓦然嗡嗡大响,每一名男修身下处都放出白蒙蒙光霞,将身形尽数淹没进了其中。

这些男修先是一惊,但随之纷纷从怀中各掏出一件三角玉牌出来,并急忙催动起来。

五颜六色灵光从这些玉牌中浮现而出,并幻化成一个个淡紫色符文,围着众修盘旋飞舞。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动,但未等他细想什么,法阵中白光一下狂涨数倍,并发出一声长长的清鸣。

韩立只觉眼前一花,人就瞬间的被法阵之力传送而走了。

片刻功夫后,当法阵中清鸣嘎然而止,白光也一敛的消失后,三十六名男修士和韩立均踪影全无了。

同一时间,在天渊城战场的某处高空中,一座巨型光阵凭空浮现而出,接着灵光一闪,三十六名男修和韩立闪现而出。

那些男修出现的位置,似乎经过精心安排,看似东一堆西一块的稀稀拉拉,但实际上隐约组成一个玄妙之极的阵型,正好将韩立还有另外四人一同围在了其中。

而韩立在闪现而出的瞬间,体表黑气一阵翻滚,一件黑幽幽战甲就诡异穿在了身躯上,同时点点青芒一闪,七十二口青色小剑也从体内无声的一冒而出,并化为一朵青色剑莲的在身下转动不已。

这时,他才凝重的抬首朝其他四名存在一扫而去。

其中两人正是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只不过二者纵然被数件宝物护在其中,但一个脸色苍白异常,一个身上血迹斑斑,竟似乎吃了不小亏的样子。

特别是那银发老者,不但胸前衣襟尽数破碎裂开,肩膀一侧赫然还缺少了一条手臂。

而站在二者对面的,则是一名血袍少年和一名围着兽皮围裙,赤裸着古铜色半身的大汉。

大汉一手提着一件闪动碧绿火焰的狼牙棒,一手抓着一条血淋淋的断臂,满脸狰狞之色,似乎老者一条手臂正是被其硬生生撕下来的。

韩立和三十六名男修的出现,让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神色略微一松,血袍少年和大汉却唰的一下,目光全都落在了韩立一人身上。

等二者一看清楚韩立面容后,少年目光立刻充满了怨毒之色,而大汉则双目一眯下,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凶光。

“合体后期!不,修为比一般的后期要雄厚的多了。血光道友,这人可就是你要我对付的目标?不过和你说的修为境界可不太一样的。”大汉脸色一沉,转首向少年问了一句。

“的确是这姓韩的人族小辈不假。但他原先修为应该只有中期境界的。哦,本座明白了。原来前些日子进阶的天象,就是这小子引起的。匈兄大可放心,他也不过刚刚进阶后期而已,连境界都还未能巩固下来,你对付起来,反而更加容易一些的。”血袍少年神念扫过韩立后,先是一阵吃惊,但略一沉吟后,脸上就一下露出恍然的说道。

“进阶后期境界也是这人?你不会弄错吧!若是对方再冒出一名合体后期修士,你的麻烦可就大了。”匈姓大汉脸上凶光一闪,望着韩立一声狞笑的说道。

“若还有后期修士,也不用匈兄操心什么,本座自然会接下的。你只要将这姓韩小子给我拿下就可了,其他事情无需操心的。”血袍少年却冷冷的说道。

“嘿嘿,既然血光道友如此说了,匈某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人族小子交给我好了。不过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就算对方没有其他后手,光是眼下这个法阵恐怕就够血光道友忙乎好一阵了。”大汉眼珠一转后,满不在乎的回道。

大汉说的法阵,自然是那三十六名男修方一现身后,就挥动手中三角玉牌,幻化出的一层层青色光幕。

此光幕不但将这些男修身形立刻遮掩消失,更将附近数里地域全都笼罩其中,光幕表面隐隐无数银纹游走不定,仿佛另有玄妙在其中。

“区区一群化神修士布置的临时法阵,又怎能奈何了我。”血光化身朝光幕扫了一眼,露出一丝不屑的说道。

“此法阵和这小子多半就是对方用来对付你的杀手锏,岂可能是看上去的如此简单的。”大汉却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诡异表情的说道。

“噢,我倒是忘了。匈兄在阵法之道上也颇有研究的,难道看出了一些什么。”血光化身微微一怔,意外的问道。

“这点时间,我怎可能看出什么玄妙来,只看出这法阵多半和空间禁制有些关系吧。”大汉打了个哈哈的说道。

“空间禁制,这还真有些棘手的。多谢匈兄提醒,以后定会重谢的。”血光化身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阴厉,口中称谢一声的说道。

就在魔族二人在互相交谈的时候,韩立也冲银发老者眉头微皱的询问着:“谷兄,这是怎么回事?你二人怎会在此,还如此狼狈样子。现在法阵中困住的,怎多出了一名后期魔尊来?”

韩立在一看到那魔族大汉的瞬间,就感到体表肌肤竟隐隐有些汗毛倒立,警惕之心一下提升到了极致,面上却未露出分毫来。

“韩兄,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这后期魔尊也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原先的情报中丝毫资料都未有的。我和金道友见他和那圣祖化身在一起,原本想设法将二人分开,再立刻召唤道友过来。但万万没想到这魔尊神通实在太过厉害了,一个照面就将金越大师击成了重伤,更将老夫一条手臂撕扯了下来。老夫也算见多识广了,可也从未想过合体存在中竟能有这般可怕的怪物,简直就是……”银发老者苦笑一声后,脸上浮现的全是后怕之色。

“简直就是半步大乘了!韩兄,你可要多加小心了。这人恐怕比那魔族圣祖化身还要难对付的多。但现在我们这边也已经诸多后手尽出了,连几名一直在城中闭关的合体苦修长老和圣岛派来的几名使者也先后出手了,这两名魔头也只有我们三个来对付了。我们若是一败,让这二魔腾出手来,这一战也就败定了。”一边的金越禅师未等老者说完,就忧心的一口接过了话语。

“苦修长老和圣岛使者?”韩立目光一转下,果然在远处一些发出轰隆隆巨响的战团中,发现了五六个陌生气息的合体气息,并和几名化身为三头六臂模样的漆黑魔物打的难分难解的。

“古魔!”韩立一看清楚那些魔物样子,脸色一变的脱口叫出。

“那些的确是拥有最纯正魔族血统的魔族,也是魔界中真正的原始古魔一族,同阶之下,这些合体古魔实力也稳胜其他魔尊一头的。要不是突然多出了这些可怕魔物,我二人也不会被逼的不得不将韩道友提前唤出了。”银发老者脸色阴沉的提醒一句。

“你们的意思是,让我来对付这后期魔尊了。但那圣祖化身……”韩立脸上异色一敛收起,略一沉吟的问道。

“我二人自问还有一些手段可用,况且现在还有此空间法阵之力可以借用,就算不敌这血光圣祖化身,但缠住其一段时间自问还是可以做到的。韩兄就全心应对这后期魔尊吧。”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互望一眼,一咬牙的说道。

韩立听了此话,目中蓝芒一闪,再扫向那大汉一眼去。

结果那魔族大汉正好也转首的同样的望来,四目顿时一下对在了一起。

这魔族大汉眼也不眨一下,但是脸上兴奋疯狂之意却渐渐浓了起来,瞳孔更是隐隐有丝丝银芒闪动不已。

忽然大汉身形一动,人就丝毫征兆没有的出现在了光幕中心处,然后二话不说的将手中抓着的老者手臂往空中一抛,再用另一手的狼牙棒虚空一击。

“轰”的一声后,那条残臂顿时化为一股血雨的一散而下,将大汉上半身一下浇了个结实,浓浓血腥之气一下充斥了整个光幕。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