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天渊大战(三

“这个自然。我等此战一定竭尽全力,不敢说与天渊城共存亡,但只要有一丝取胜机会,就绝不会放弃的。”那名黑袍妖修闻言,也哼了一声的说道。

其他在场的两族长老也均连连点头,都一下凝重万分起来。

银发老者见此情形,满意的点点头,转首冲韩立低低传音了几句。

韩立听了之后,思量一下,也就微微的点下头。

银发老者当即大喜的一拍手掌,立刻从石塔下方飞来一名身披金色战甲的卫士,遁光一敛的出现在众人身前,冲老者躬身施了一礼。

“你立刻给韩道友带路,就按照原先安排的一切去办,不得有丝毫差错!”老者威严的一声吩咐。

“遵命。韩前辈,请跟晚辈过来一下。”那名卫士答应一声,冲韩立恭敬的说道。

韩立没有说话,但体表青光一闪,化为一道惊虹的向下飞射而去。

金甲卫士急忙跟着飞遁而下,并在片刻后略超前一些的带着韩立飞离了宫殿,来到了下方离城墙不远的一座戒备森严的阁楼中。

在阁楼一层大厅中,有三十六名高矮不一男修,围着一座铭印在地上的巨型法阵,盘膝打坐着。

这些男子身穿统一的青色劲服,年龄都在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但肌肤隐隐向外渗透着丝丝的碧绿,一看就是修炼某种相同的诡异功法,才会显露这般征兆的。

不过这些男子修为并不算多高,都只是化神期境界而已。

韩立神念往他们身上一探之后,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这他们气息非常的不稳,明显眼下境界并非苦修得来,而是动用了某种手段强行提升得到的。

“拜见前辈!”

一见韩立和那名炼虚期金卫走了进来,这些修士纷纷起身的上前见礼,神色颇为清冷。

“这位是韩前辈,是你们这一次大战所辅之人。此后一切行动,都一定要配合韩前辈才行。你们过来拜见一下。”那名金卫肃然的说道。

“青云三十六卫,拜见韩前辈!”

青袍男子似乎早就知道一些消息,闻言并不感到意外。

“你们起来吧。听说你们联手布下的一种大阵,即使魔族尊者被困其中,一时半刻也无法击破。此事可是当真?”韩立扫了一遍这些男修后,缓缓的问道。

“回禀前辈,我等从踏入修炼之道起,就是为了同一法阵而一直苦修至今的。不敢说三十六人如一,但是联手之下,在此法阵操控上绝对炉火纯青,再无任何破绽露出的。这青真琉光大阵是上古秘阵之一,在杀伤力上虽并不出色,但是困敌上却是玄妙异常。对付一般的魔族尊者绝无问题的。”为首的一名青袍修士,老实的回道。

“很好,如此的话,我就放心了。一会儿行动时,你们听我的命令就是了。”韩立点点头,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三十六名修士,自然答应一声。

下面的时间,韩立也不再去任何地方,直接在巨大法阵中心处盘坐而下,面无表情的静静等候着什么。

而那名带路的金卫,则悄然退出了厅外。

整间阁楼虽然被一层禁制遮蔽着,但不久后仍能隐约听到海啸般的兽吼蓦然爆发传来。

接着轰鸣声大作,无数波动遍从天渊城周边传出,阁楼被波及之下,地面甚至地震般的微微晃动起来。

明显魔兽大军已经开始攻城了,而城头上的两族守卫也开始了拼命的反击。

大战之幕已经拉开了!

三十六名青袍男修,一个个闭目不动一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

韩立见此情形,目光一转下,庞大神念瞬间洞穿禁制而出,将外面情形大都收进了眼中。

以韩立现在神念之强,若是没有干扰,凭空笼罩万余里范围都是轻而易举事情。但现在天渊城各种法阵禁制全开,战场上各种紊乱波动漫天飞舞,让其所感应范围大受限制,只能探知数百里的地域而已。

但如此大面积,已够他掌握大战爆发的大概情况。

在韩立感应下,发现不但魔兽大军潮水般的往城头滚滚冲击不止,那些化形期的高阶魔兽,也施展各种神通的冲在了第一线。这些高阶魔兽修为最低的也有炼虚期的修为,有几头甚至都有合体初期的境界,有他们居中加以指挥之下,普通魔兽的损失大大减少了许多。

而那些超级魔兽借助低阶魔兽的掩护,也一下变得狡猾异常,竟懂的四五只凑在一起,互相加以掩护的轮流发起攻击。

如此一来,天渊城方面对它们造成的损伤微乎其微了。

在那一望无际的城头上,密密麻麻的灵光则如同爆雨般的倾斜而下,更时不时的有一座座法阵闪动刺目光芒的在城头上亮起,一个个大型法术随之腾空而起,往魔兽中最密集的地方狂砸而下。

天渊城上的反击力度,比起先前魔族骚扰试探之时也明显强了何止倍许。

只不过魔兽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并且不少都是皮糙肉厚的类型,即使一连挨了数击,已经遍体鳞伤,仍顽强之极的向城墙外禁制撞击不已。

城墙下方片刻就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魔兽残躯,仍颇有些杀不胜杀的样子。

眼看越来越多的魔兽都冲到了禁制附近,天渊城的防护光幕终于渐渐不支的狂闪不定起来。

但无论在魔族大军中兽车上的血袍少年,还是在城中飞殿上观战的银发老者等人,却均都对此没有流露出太多的表情。

只是当一些城头光幕发出清脆响声之声,随之浮现出一道道裂痕后,银发老者才脸色一沉,猛然对手中阵盘发出一声冰冷的命令:“开启法阵,不惜一切灵石的启动天河四宝!”

阵盘那边早就待命已久的几名传讯修士,毫不迟疑的也发出了相同的命令。

顿时那些白玉祭坛上人影一晃,各有一名高阶修士出现在了法阵之中。

抬手数道注诀之后,所有祭坛开始嗡鸣了起来,同时这几名修士口中念念有词,同时用手指冲祭坛上的宝物凝重的一点而出。

下一刻,葫芦,屏风、飞剑、钵盂等四件宝物一声清鸣的激发起来,法阵中蓦然五色光霞闪动不已,一股惊人之极的灵力从中一冒而出,又潮水般的向四件宝物狂涌而去。

四件宝物体表晶莹灵光一阵流转不定后,顿时徐徐的往高空一飞而起,并在体积涨缩不定中,先后的大展神威起来。

只见那蓝色钵盂和漆黑葫芦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后,蓦然一个倒转而下,分别从口中喷出了一片蓝蒙蒙的晶沙和一股黑黝黝的怪水。

蓝色晶沙往下方一洒而开后,每一粒一模糊下,竟以一化百,以百化万,转眼间化为了一片无法望到尽头的蓝色沙云,气势汹汹的一落后,顿时数以万计的魔兽均被一下淹没进了其中。

沙云中无数晶沙略一滚动流转下,这些魔兽只觉浑身如同无数利刃切身,瞬间就被沙云磨成了肉糜,连魂魄都未能逃出分毫,再无一丝存在世间的可能。

至于从葫芦中喷出的黑色怪水,在喷出的一瞬间,就一下化了漫天瀑布。

滚滚黑水往兽群一冲而去后,所过之处,上千魔兽纷纷一声惨叫的肉化骨融,转眼间竟凭空化为了乌有。

这黑水竟然奇毒无比,普通魔兽竟然根本无法在其中生存片刻。

另一边处,那口银色飞剑狂涨不断,片刻间竟化为千余丈高的擎天巨刃,然后一声轰鸣,又一模糊的分解而开。

数千口之多的银色剑影一下出现在了魔兽上空,一声刺耳尖鸣后,就化为一片片银色剑山的在兽样中大肆杀戮起来。

银色剑影所化巨浪所过之处,所有魔兽纷纷豆腐般被一斩数裁,根本无可抵抗。

一股血雨腥风一下充斥了小半兽群。

至于那面白蒙蒙的屏风,倒是显得平淡无比,只是化为了数亩大小后,往兽群中无声无息的一压而去。

诡异的是,当屏风再腾空飞起后,原先被此宝白光笼罩的魔兽却不见了踪影,一副生死不知的样子。

屏风只是在兽群中横冲直撞的连闪几下,就有数千魔兽被白光一卷的无影无踪了。

吓的附近的魔兽纷纷落荒退避,不敢近前分毫。

这天河四宝才出现一小会儿功夫,就有数十万魔兽被硬生生的灭杀一空,威能之大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但这些宝物的出现,也让魔族高层坐无住了。

当即数声凄厉长啸后,一团黑云,一股黄色怪风,以及两道血虹一闪即逝的从魔兽后方腾空飞起,直奔四件宝物肆虐之处。

韩立看到这里,脸色一动之下,就将神念收了回来。

下面的一切,根本无需他再消耗神念的看下去了。那天河四宝固然犀利无比,但肯定会被魔族一方设法克制住了,下面比拼的就是双方真正实力而已。

一开始,双方高层肯定不会立刻交手的,多半要等到那些魔兽和天渊城中的一方彻底消失和毁去,才会出现真正的高阶大战。

在此期间,他只要养精蓄锐的等候下去即可了。

到时候一旦对上那血光圣祖的化身,一定不让他活着离开此地。

韩立心中冰冷一片的思量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