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合体后期(一

在长老会为青龙之死和韩立事情定下了决议后,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天渊城一切平静如常。

就像银发老者所说那样,在无人透露消息情况下,城中普通存在根本不知道人族有一名合体中期的顶阶存在已经陨落掉了。

当然这消息,并没有隐瞒林鸾仙子。

此女知道此消息后,除了当场有些失态的震惊外,此后未有其他异样的举动,但从此不再提青龙上人的事情,仿佛原先没有认识过这人一般。

不过关于拉拢韩立的事情,却进行的并不顺利。

因为在这段时间内,韩立始终未再露面过,对外的说法自然是正在闭关修炼某种大神通。

这让金越禅师大有无处下手的感觉,只能耐心的静等下去了。

他倒是不相信,等到了魔族大军开始决战攻城的时候,韩立还能继续的闭关不出。

不过除了金越禅师、银光仙子等个别合体存在外,长老会的其他长老却很快就被魔族逐渐频繁的骚扰攻击所吸引,再也无暇顾及韩立的事情了。甚至连银发老者在过问了几次后,也就一头扎进了应对魔族潮水般攻击的繁琐事务中去了。

这时,魔族大军虽然还未开始发动主要力量攻城,但原本几日一次的骚扰攻击却变得凶猛起来。

甚至在这些攻击中,开始频繁出现炼虚等级修士阵亡陨落的事情。

如此一来,天渊城的一干长老越发不敢怠慢了,每每魔族的攻击必定有两三名长老一起出马坐镇,才能稍微放心下来。

与此相对应,整个天渊城内部却开始全力运行起来!

各种炼器作坊人工全开,开始不惜材料的炼制一些法器灵具。那些懂得符篆炼制的修士更被聚集一起,同样日夜绘制大量低阶灵符。

以此种规模的大战,一些中高阶灵符,反而没有这些低阶灵符在大战中更加的发挥作用。

毕竟有炼制一张中阶灵符的材料和时间,可能数十上百张低阶灵符早已经被炼制出来,更不要说两者间的成功率更是天壤之别,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

至于那些高阶灵符,除了一些炼符宗师外,其他人也根本不可能炼制出来的。

除了大量炼器炼符外,城中许多新进投靠的低阶修士和普通力士也被动员了起来,被编成了数支人数不一的庞大队伍,用来当做天渊城的预备力量。

除此这些举动外,天渊城更是从上到下的对城中各个法阵禁制重新检查了数遍,以保证这些对抗魔族的依仗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总而言之,天渊城中完全一副风雨欲来的大战前摸样了。

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过了半年左右的时间。

这一日,天渊城的议事大殿中,银发老者正和金越禅师在谈论着有关魔族的一件要紧的事情,忽然殿门猛然被人从外一堆而开,并从外匆忙跑进来一名身穿银甲的卫士来。

正是原本守在门外的一名天渊卫!

“谁让你擅自进来的!”银发老者见此情形,脸色一沉,不怒自威的喝问道。

“回禀大人,外面的灵气不太对劲,似乎有哪位前辈要进阶渡劫了!”这位卫士急忙施礼毕,却有些慌张的回道。

“进阶,难道是哪一位道友要进阶合体中期了,如此的话这倒是一件好事的。但你也不用如此慌张吧。”银发老者一怔,神色稍缓的说道。

“但是远处天象太过厉害了,并不像进阶合体中期的样子,似乎比传闻中的合体后期修士渡劫还要可怕几分的模样。”那名卫士吞咽了一下口水后,有些惶恐的说道。

“有这等事情!大师,我们到外面也去看一下吧。”银发老者一惊,心念飞快转动几下后,转身对金越禅师的说道。

“好的,老衲对哪位道友在此时候开始渡劫,也很感兴趣的。”金越禅师一口的答应下来。

于是二者在卫士带领下,向殿外走了过去。

一走出大殿的禁制外,银发老者脸色微微一变。

以他合体中期的神念,自然轻易感应到了外面灵气的异常,原本异常稳定的灵气此刻明显变得活泼异常,似乎某种可怕力量在无形影响着。

老者脚步不觉快了几分。

转眼间,他和金越禅师就到了一个数十丈广的巨大露台上。

在这露台上,正有十几名卫士聚集一起,睁目结舌的往同一方向眺望着。

银发老者眉头一皱,不禁冷哼了一声。

那些卫士这才一惊的发现了老者和金越禅师的到来,纷纷有些心虚的上前躬身见礼。银发老者目中精光一闪,正想训斥这些属下几句时,一旁的金越禅师却忽然发出的一声轻“咦”。

银发老者转首一望,却发现金越禅师正向先前那些卫士所望之处看去,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老者心中一凛,顾不得那些卫士,急忙也朝那边望去。

只见在不知多远的高空尽头处,天边一片通红,一团团赤红火云凝聚流转,仿佛一颗颗巨型火球在空中翻滚不定。

而在火云更下方,无数缕五颜六色的光霞正飞快汇聚而去,并交织一起,隐约形成一道道七色彩色虹桥。

赤云,火球,二者交相呼应下,耀眼夺目,几乎小半个天渊城都被遮蔽其下,声势浩大之极!

但这一切都不及从天象中隐隐传来的庞然灵压,更让人心惊胆颤。

这灵压虽然因为太远,只能感应到冰山一角而已,但仍然给人一种几近窒息的可怕感觉,并且还在一点点的增强变大,仿佛在持续酝酿着什么更可怕的东西。

“这天象,果然不像是中期修士渡劫时能有的。金道友,我等过去一看吧。要真是哪位道友在渡那后期之劫,真是本城的大幸了。我等一定要前去护法一二,以防其被人打扰。”银发老者惊喜异常,几乎不加思索的冲僧人说道。

“这个自然。谷兄不说,贫僧也要过去一观的。后期修士渡劫对我等也是一大机缘。若是能近前观摩一二,对以后修炼,益处极大的。”金越禅师自然不无不答应之理,神色肃然的回道。

银发老者闻言点下头,当即袖袍一抖,一股白光从中一飞而出,将其身形一卷而其后,立刻腾空而起,往远处破空而去了。

金越禅师却口念一声佛号,体表一片金色梵文涌出,也化为一团金光的紧跟飞去了。

这时那些卫士才暗松一口气的起身,两三一堆的凑在一起,对远处天象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不光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二人,整个天渊城的高阶修士几乎都被惊动了。

无数遁光从四面八方往天象爆发处激射而去。

那些中低阶修士虽然也对这天象的源头大感兴趣,但见此情形知道不是自己可以参合的,只是在原地眼巴巴的看着,当然和附近之人的一番议论自然是免不了的。

他们的说法也是五花八门都有的!

有的说是奇遇某件灵宝现世,有的则说是某只大神通灵兽在吞云吐雾,当然说法较多的,自然还是认为是某名大神通修士渡劫引起的。

其中有些见多识广的,还隐约猜到了这是合体修士渡劫才能有这般惊人声势的。

当然这些修士自然万万想不到,在他们心目中高不可攀的那些合体存在,在赶到天象附近的时候,同样一个个震惊无比!

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并不是第一批赶到天象附近的修士,另有二十余名距离天象较近处的炼虚合体等阶的修士,赫然已经在离天象百余里外的地方,正驻足悬浮高空远远观望着。

银光仙子赫然也在其中。

此女一眼就看到了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二人,远远冲二者点了下头,就凝重的重新望向远处。

见此女没有上前交谈的意思,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互望一眼后,也在附近停下了遁光。

“大师,我没记错的话,这片区域似乎只有韩道友这一位合体修士居住这里吧。”银发老者抚摸了一下颌下胡须,蓦然向金越禅师问道。

“不错,韩道友的确就居住在附近不假,而且似乎正好处在天象的中心处!”金越禅师缓缓的说道。

“这么说,这天象还真是韩道友所引发的了。难道他这次闭关。就是为了此次冲击后期瓶颈。”银发老者轻吐了一口气,有些迟疑的说道。

“恐怕果真如此的。这天象看起来的确应该是冲击后期境界所引起的,不过似乎比老衲以前所见过的一次要声势浩大了许多。这又让贫僧有些疑惑了。”金越禅师凝望着不远处越来越惊人的天空异像,也有些不太肯定的言道。

“这倒没什么好奇怪的。冲击后期境界的天象,原本就是因人而异略有些不同的。不过如此声势浩大,倒不是一件好事的。一般来说天象越是惊人,说明渡劫之人的实力越是非同小可,但同样冲击难度肯定也远超常人想象的。这般惊人天象,我看韩道友不一定能够成功渡过去。”银发老者略一沉吟后,略有所思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