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逼离

韩立的山岳巨猿变化,随着其修为更进一步后,早已非倚天之战时可比了。

所化巨猿一身巨力纵然还比不上真正的山岳巨猿,但也有其三四成的威能,再加上两座极山配合的狂投之力,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半龙化的青龙上人可挡的。

故而青龙上人一接之下,就被两座极山中暗藏的神力一下击飞出!

要不是他见势不妙的将双手飞快收回,并喷出了一件异宝救命,不但十根手指会震裂而开,两条手臂更会毫不留情的一震而断。

不过就这样,此刻他体内真元逆转,浑身经脉剧痛无比,竟一时间无法调动体内大半法力了。

这时巨猿却目中凶光一闪,一足猛然往前一跨,身躯一模糊的恢复到常人般的大小,并在这一步迈出后,不知怎么的一下横跨百余丈距离,出现在了离青龙上人不过数丈远的地方。

“第三击!”

韩立的声音突然从巨猿口中冷冷的传出,一条手臂略一模糊的冲对面一击而出。

青龙上人大惊失色,不及多想下,单手一掐诀,就要施展什么功法退避而开。

但就在这时,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蓦然在其耳中响起!

青龙上人只觉两耳雷鸣般的轰响不已,同时脑海中一股尖锥般的剧痛。

他一声闷哼下,连最后一点法力都无法提起分毫了。

巨猿身上却一股惊人煞气冲天而起,一只硕大的金色拳头化为一道狂风的奔青龙上人头颅而去。

金色拳头尚未真正击实,一股巨压就先将青龙上人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以韩立所化巨猿神力,这只拳头若是砸实了,纵然青龙上人半妖化了身躯,脑袋也绝对一下的应声而碎开来。

青龙上人心中大叫不妙,但偏偏身躯失控下,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来,脸上不禁露出惊惧之色来。

但是身为合体修士的他,自然也有几种自保的后手。

白光一闪,竟从身躯中一下飞出一面晶莹盾牌来,一下挡在了前方。

同时青龙上人浑身鳞片一缩后,竟瞬间化为一件青蒙蒙的战甲,将整个身躯全护在了其中。

这两层防护对普通合体修士的攻击来说,自保自然绰绰有余的。

但在巨猿那只金色拳头一击之下,却像纸糊般的不堪一击。

只见金光一闪,晶莹盾牌就在一声巨响后,寸寸的碎裂!

金色拳头一晃,就结结实实击在了青色战甲之上。

战甲一声嗡鸣后,从中一下冒出一条青龙虚影,张牙舞爪的迎着金色拳头一扑而去。

但就在这时,金色拳头金光一隐的从虚空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出现一团尺许大的金色漩涡。

此漩涡只是滴溜溜一转,一股不可思议的撕裂之力就从中狂涌而出,青龙虚影稍一接触,就被金色漩涡瞬间搅成了粉碎!

那件战甲在青龙虚影消失的刹那间,也一声嗡鸣的溃散不见了。

金色漩涡则一闪之下,再次化为硕大拳影的奔青龙上人头颅一击而去。

这一次,拳影无声无息,但其中蕴含着的丝丝杀意,即使光幕外边的一干修士都能感应的清清楚楚。

青龙上人脸庞在拳影笼罩下,早已扭曲,脸色一下灰白无比。

“韩道友不可!”

“韩兄,住手!”

石台外面的一干人见此情形大惊失色,几乎同时大声的出声喝止。

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金色拳影从青龙上人耳边一擦而过,击在了石台上的空地处。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在金色拳影一闪而过的瞬间,从中迸射出一纤细如发的东西,一下没入青龙上人耳中,并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

整座石台为之一颤,表面禁制灵光狂闪之下,一个丈许深的巨坑浮现而出。

青龙上人脸上一丝血色没有,煞白的盯着对面将拳头缓缓收回的巨猿,半晌无法说出话来。

见到此幕,光幕外的金越禅师等人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金光一闪,韩立瞬间解除了变化,恢复了人形,但是望着青龙上人毫不掩饰杀机的说了一句:“我不管你如何进入的天渊城,现在又成为了什么长老!三日之内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到时若不离开天渊城的话,最好做好陨落的准备再说!”

韩立说完这话,体表青光一起,一下化为一道青虹的遁出了石台,出现在了冰凤此女的旁边。

金越禅师急忙张口的想对其说些什么,但韩立却先一步的一抱拳,淡淡的说道:“二位道友,此地事情韩某已经处理完了。在下刚刚回城,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二,就先告辞了。”

一说完这话,韩立袖袍一抖,一片青霞一飞而出,将其和冰凤身形一卷下,人就一下出现在了传送阵上。

法阵一阵轰鸣后,二者身影一闪的不见了。

韩立这一番举动,一口气完成,几乎没有给金越禅师和顾姓老者说话的机会。

等僧人和老者反应过来时,韩立和冰凤却已经离开了此空间。

“韩道友这是不给我们再劝说的机会啊!看来他刚才所说之言,并非玩笑之语了!”顾姓老者发怔了好一会儿后,才苦笑一声的对金越禅师说道。

“韩施主如此做的话,可有些过分了。不管怎么说,青龙上人已经是本城的长老之一了,怎可能因为其一句话,就让其离开天渊城的。青龙道友你放心,我回头再找其他几位道友,去帮你向韩道友求下情,想来一定可以改变其主意的。”金越禅师连连摇头的说了两句,又一转首冲台上的还有些发呆的青龙上人安慰了一句。

“不用如此做了!既然在下技不如人的输给了韩道友,就算他不说,也无颜继续留在城中。在下明天就立刻离开天渊城,不再是长老会的长老了。好在在下加入贵城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也不会对贵城造成任何不利影响的。”青龙上人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回过了神来,脸上一丝血色没有的连连摇头。

接着他遁光一起,竟也化为一团青光的从石台上消失,下一刻诡异的出现在了传送阵上。

同样一闪的传送离开了。

金越禅师和顾姓老者互望一眼,半晌都无语起来!

“看样子青龙道友所受打击不小,自觉无颜在城中立足了!”顾姓老者目光一闪,喃喃的说了一句。

“这很正常,他既然和韩道友已经有了矛盾,又自觉不敌对方神通,换了贫僧,恐怕也只有离开这一条路了。”金越禅师想了一下,有些无奈的回道。

“难道我等真要任由这么一位合体中期修士,离开天渊城不成?这对长老会可是一大损失的!韩道友虽然神通远胜与其,但是毕竟还没有加入长老会的意思!”顾姓老者迟疑了一下的问道。

“回头我二人赶紧去找其他几位道友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是否还有办法挽回吧。不过话说回来,在这等魔族大军兵临城下的情形下,还是韩道友对本城的帮助更大一些。再说青龙道友已经对韩道友生出了忌惧之意,看样子很难阻止此事的。”金越禅师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二人还是要尽力的。我这就给其他道友传讯过去,邀他们立刻过来!”顾姓老者缓缓的说道,接着大袖一抖,一叠传音符顿时浮现手中了。

金越禅师点点头,自然没有阻止之意,反而面露思量之色的沉吟起来。

同一时间,韩立已经带着冰凤驾驭一道青光的向住处飞遁而去。

韩立在遁光的前方双手倒背,向前淡淡望着,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冰凤在其身后处,神色颇为复杂,同样没有开口的意思。

数个时辰后,青光一闪的回到了住处最高一层的大厅中。

海大少和器灵子早已在那里等候的有些不耐烦了,一见韩立带着冰凤回来,当即大喜的上前见礼。

“拜见师傅,凤师姑!师傅此去还算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海大少有些兴奋的问道。

“能有什么麻烦!你们凤师姑我已经带回来了,你二人不用担心,可以先下去休息了,我有些话要和你们师姑单独说一下。”韩立淡淡的吩咐一声。

“是,师傅!”

器灵子和海大少心中一凛,当即恭谨的答应一声,就冲冰凤施了一礼的退出了大厅。

转眼间,厅堂中就只剩下韩立和冰凤二人了。

“凤道友,请坐。想来你这一次也受惊不小吧。”韩立一等两名徒弟消失后,就冲冰凤微微一笑的说道,自己则坐在了主位上。

“多谢韩兄!这一次小妹的确差点被人暗算了。小妹万万没有想到,青龙上人身为合体修士,竟真会做出这等明目张胆的强逼事情。”冰凤称谢一声后,就端坐在了离韩立最近的位子上,并一脸苦笑之色的回道。

“若是平常时期,他也许还要顾及脸面几分,但在这种魔族大军逼近的情况下,自然不会顾忌这般多了。只要有让其修为有一分增进的可能,他都绝不会轻易放手的。这还是他有些忌惮我以前的名头,否则恐怕更早时期就对道友动手了。”韩立却毫不奇怪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