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威逼

兜元阁是一处专门供高阶修士聚会和商谈事情的地方,其主人就是天渊城中的一位合体期长老,任谁也要给此阁几分面子,绝不敢在此地闹事和大打出手的。

故而此阁名头在天渊城群修中一向不错的。

一般修士若是开个小型交易会,或者商谈某些比较隐秘的事情,一般都喜欢暂时租下阁楼某层,从而让参加之人均都放心。

飞行了好一段时间后,前方蓦然出现一片茂密的密林,足有上百亩的样子。

在密林中心处,赫然有一大三小四座阁楼。

最大的阁楼足有千丈之高,丝毫不比天渊城的一些石塔低哪里去。三座小些阁楼也有三四百丈高,远远看去也是颇为雄伟。

韩立一见这几座建筑,神色不变,遁速却一下加快了倍许。

这时,数名身穿黄袍的元婴期修士,正守在最高阁楼的一层入口处,东一句西一句的在闲聊着什么。

但几人忽然只觉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几人间一闪而过,进入了门内。

以这几人修为,竟无一人来及看清楚那东西分毫。

这一下,这几名守卫顿时大惊失色起来!

有几人慌忙抬手扣住了法宝,并转身朝阁楼望去。更有人手臂一抬,灵光闪动下,手指间出现了报警用的符箓。

就在这时,门中一声冷哼传来,随之一股强大灵压从内一涌而出。

这几名侍卫只觉身躯附近空气一紧,身躯就立刻被压上万斤之力般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一干人不禁惊呼出口。

这时,他们才看清楚阁楼一层的大厅中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身穿青袍的人影。

虽然背对着他们,但人影身上散发的灵压之强,对他们来说简直如同魔神般的强大和不可抵挡。让几名卫士个个满头大汗起来。

“我来找一个朋友,你们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就行了,我找到人自然会离开的。”人影头也没回,淡淡的说道,话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吩咐声。

下一刻,人影身躯一模糊下,就无视阁楼中禁制的凭空消失了。

而在人影消失的瞬间,这几名守卫只觉身上巨压一松,才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这位前辈是何人,怎敢直接闯入兜元阁,难道不知道本阁的主人是谁吗?”一名看似年轻的守卫,在恢复自由的瞬间,不禁惊怒交加的大叫道。

另外几人口中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自然也极为难看。

“哼,你还是闭嘴的好,省得招来杀身大祸!”一名满头蓝发的老者,在脸色阴晴不定了片刻后,却忽然低声打断那名年轻同伴的话语。

“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得此人。”那名年轻守卫闻言一呆,但一旁另一位看起来颇为老成的中年男子却面色一凛的问了一句。

“不错,你们几位都是新近加入本阁的,不认识这位前辈毫不稀奇。但是我当年曾经远远见过这位前辈一次的。这位前辈可是合体中期的修士,比阁主他老人家修为都还要高上一层的。我们得罪了,岂不是自寻死路的。”老者长吐一口气后,才凝重的说道。

“什么,合体中期修士!”其他守卫一听此言,均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出言的年轻守卫更是脸色一下煞白无比。

合体期修士若是对他们出手,恐怕绝对不比捻死一只蚂蚁费劲哪里去的。若是对方记仇的话……

年轻守卫不禁越想越怕起来!

“姓韩,又是合体中期前辈!难道这位前辈就是……”那名老成男子在吃惊过后,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下失声起来。

“嘿嘿,道友想起来了。不错,就是那位这两年传闻已经陨落的韩前辈。如今这位前辈安然出现在这里,前些时间的传闻自然都是谣言了。”老者一摸胡须,点点头的说道。

“可是这位前辈身上好浓的煞气,似乎有些来者不善啊。恐怕不仅仅是来找人这般简单吧。万一真出了事情,那本阁的规矩岂不是坏了。”那名年轻守卫喃喃的说了两声。

一听此言,其他人脸色再次一变,目中闪过一丝惧意来。

“韩前辈到这里做什么,哪是我等能管的。就是将兜元阁拆了,阁主也不绝会因此怪罪我们的。本阁规矩只是对一般修士来说的,岂能用在韩前辈这等存在身上。”蓝发老者却轻笑一声的说道,就重新回到原来位子上站好,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听到老者如此一说,其他守卫也连连点头的称是,并心照不宣的不再谈论刚才事情了,仿佛先前一切从来没发生过一般。

只有那年轻守卫还有些六神无主,还时不时的回首往门内处望去。

几乎同一时间,在阁楼中间一层被重重禁制封闭的大厅中,正有七八名男女围着一名一身白袍的女子在劝说着什么。

那白袍女子肌肤晶莹如雪,凤目黛眉,但脸上神色冰冷异常。

正是被邀请参加此地聚会的冰凤。

她方一到此地,结果未见到有人开交换会,并且到会之人也隐约不对后,原本立刻警觉的想要离去,却没想到反被其他人发动禁制的封锁了整个楼层。

接着参加此会的这些人,开始轮流对其劝说不停,竟一副都已被青龙收买下的样子。

“凤道友,说起来你的冰凤之身和我们黑凤一族也算有些渊源的。否则这段日子里,姐姐我也不会在你和青龙前辈间一直周旋不停的。但是你再这般拖下去,可能真会触怒青龙前辈了。以青龙前辈合体中期神通,若是对你动强,妹妹可一点反抚之力都没有的。倒不如答应了下来。以青龙前辈的身份地位,丝毫不比那姓韩小子差分毫,你又何必如此死撑下去的。”说话的是一名一身黑裙的貌美少妇,眉宇间隐见煞气,竟正是黑凤族的筱虹。此女前些年被黑凤妖王喝令闭关一阵子,如今竟出现在了天渊城中,还一副修为增进不少的样子。

其他人也是人妖两族都有,并且都或多或少的和冰凤认识一些,此刻也都一副苦口婆心加以相劝的样子。

妖族会出现这里,自然是因为魔族开始攻城后,城中已经取消了两族划分的界限,双方都可以互到对方区域的缘故。

即使如此,两族普通存在一般也不会无故跑到对方居住的区域中,只有高阶存在才会不在意的互相往来。

这几人中的妖族基本上都是炼虚修士,自然完全有资格出现此地的。

不过他们所劝说的言语却实在没有什么新意,仍是不停说青龙上人身为合体修士,和其双修自然是一件两利好事,城中不知有多少女修,对此等好事还求之不得之类话的话语。

但无论筱虹的动之以情的言语,还是其他人晓之以利的劝说,冰凤却犹如未闻般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回,但脸庞的上那一抹寒意,几乎都要直接凝结冰霜出来。

“冰凤妹妹,该说的话语,姐姐几人都给你说了。你现在给个准确回复吧,是否愿意答应青龙前辈的双修之意?”筱虹见此情形,自然暗自眉头紧皱,再过一会儿后,一摆手的让其他人暂时住,声音蓦然变得有些阴沉的说道。

这几人中,显然以她为主的模样。

“道友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答应的。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筱道友身为妖族一员,难道不知道人妖殊途正是我等妖族的一大族规。你如此明目张胆的帮着青龙上人来胁迫我,就不怕会回去后被黑凤妖王大人治罪吗?”冰凤终于神色一动的开口了,但话语却仿佛刀剑般锋利,直刺向筱虹这位妖女。

筱虹一听此话,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就恢复如常的轻笑起。

“冰凤妹妹还不知道吧,青龙前辈身躯中原本就流有我们妖族一脉的灵血,原本就是半妖出身的。只不过他老人家当初选择了留在人族,这才成为九星宗的大长老。所以姐姐我根本不担心此事的。况且就算没有青龙前辈是半妖之事,以现在人妖两族必须联手抗敌的局面。族长和其他合体期长老知道了,也会故作不知的。不过妹妹的回答,还是让姐姐极为的遗憾,此地事情也只能撒手不管了。”筱虹用手一抚秀发,变得冷淡异常的说道。

“交给旁人!”冰凤闻听此言,脸上不禁一下苍白了起来,似乎已经知道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了。

果然筱虹立刻一回身,冲大厅一侧的某个偏门恭敬的说了一声:“青龙前辈,我等已经尽力了。但看来冰凤道友,还是需要前辈亲自开导一番才行的。”

“既然这只小冰凤如此执迷不悟,老夫也只有亲自出马了。但这种手段,老夫原本极不愿动用的。”一个男子声音从偏门中悠悠传出,接着偏门从里向外的一下自行的推开了,从里面不慌不忙的走出了一名锦袍男子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