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意外麻烦

这时韩立已经走下了传送阵,大摇大摆的直奔大门走去。

而传送阵中白光再次闪动,另有两道人影浮现而出,赫然是白须老者和那奇丑老妪。

数名卫士在金卫率领下,立刻迎了上去。

韩立对这一切不管不问了,出了殿堂腾空而起,奔自己住处飞遁而去。

遁光中,他一边向前飞驰,一边神念一探而出,向四周横扫个不停。

如今的天渊城比起他当初离开之时,明显安静了许多,城中各条街道上除了一队队巡逻的卫士外,很少见到普通散修在城中游荡。

这些巡逻卫士也明显比以前多出了数倍,并且对过往修士大都要盘查询问一二,才让通行。

整个天渊城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萧杀之气。

但以韩立散发出的强大灵压,自然没有哪支巡逻卫士敢不识趣的上前拦阻,让他很顺利的就看到了自己所住的那座高大石塔,并遁光一敛的直接进入到了最高一层中,出现在了某间不算太大的厅堂中。

目光一扫后,韩立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所有的一切,竟和他离开时保持着一般无二,不过此厅地上一尘不染,显然也是经常有人过来打扫的。

看来他那两名弟子倒是用心不少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不客气的大厅中间位子上一坐,袖子同时往外一抖。

两道符箓一闪的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两团火光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随后韩立则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目,一动不动的静等下去了。片刻工夫后,大门外遁光闪烁,两道人影在厅堂中闪现而出。

一名一身蓝袍,面若冠玉,一名身着道袍,却一脸笑嘻嘻之色。

正是韩立两名弟子海大少和器灵子。

二者一见韩立,脸上满是大喜,急忙几步抢到面前大礼参拜。

“师傅你能回,真是太好了!”

“恭喜师傅安然返回!”

“怎么,听你们口气,难道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不成?”韩立摆摆手让二人起来,并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师傅如此长时间未能返回天渊城,城中的确有些不太好的传闻。说师傅可能已经陨落魔族圣祖手中了,不过现在眼见师傅无事,这自然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谣言而已。”海大少满脸兴奋的说道。

器灵子在一旁连连点头,也是一副十分赞同的模样。

“倒也不完全都是谣言,我这一次出去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也和魔族的圣祖化身交手了一番,的确凶险万分的。”韩立一听此话,眉头微微一皱。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器灵子二人脸上笑意不禁一敛了。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不是无事的回来了。而且这一次外出,为师也算是因祸得福,另得了一番机缘,回头就要开始准备冲击合体后期瓶颈了。”韩立又一笑的说道。

“师傅要冲击合体后期了!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如此一来,师傅成为天渊城第一修士,已经指日可待了。”

“徒儿先恭喜师傅大道得成了,以师傅神通,进阶合体后期后,想来连那圣祖化身以后也可抬手可灭了。”

器灵子和海大少大喜之极,纷纷说出了恭喜之言,一副大拍韩立马屁的模样。

韩立哑然一笑,冲二人摇摇头后,却忽然问起了另外一人来:“你们凤师姑现在可安好,我刚才用神念扫了一下,似半并未在塔中的。”

“师傅,凤师姑被邀请参加一个聚会去了。”一听韩立此问,海大少和器灵神色顿时有些异样了,互望一眼后,才有些迟疑的回道。

“你们二人有什么瞒着我?”韩立是何等之人,目光一闪下,声音徒然一沉。

“徒儿怎敢欺瞒师傅。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告诉师傅才好。冰凤师姑这次外出参加聚会,并非出自本意的。”器灵子心中一凛,急忙的回答道。

“并非自愿,难道是被什么人强迫?”韩立有些意外,现出一丝讶色来。

“似乎凤师姑的真身,被外人知道了。那人在师傅失踪的这段时间内,一直对凤师姑纠缠不轻的。因为师傅不在,师姑也只能和和那人虚伪应付的。”这一次是海大少恨恨的开口了。

“冰凤也是一名炼虚修士,一般的人怎敢如此纠缠,特别现在人妖两族又是联手对抗魔劫的时候。妖族身份应该不会成为太大把柄。这人的身份应该不一般吧。城中的长老我都认识的,纵然我暂时不在城中,也不应该作出这种撕裂脸皮的事情。难道是最近加入天渊城的外来修士?”韩立双目一眯,半晌冷冷的问道。

“师傅明鉴!听师姑说这人的确就是新近加入的原倚天城一位太上长老。师傅当日不惜冒险的前去相助此城,他们竟然反过来对师姑不利,真是太忘恩负义了。”器灵子露出怒容的说道。

“倚天城,这倒是有些意思了。当日我和魔族圣祖一战,他们倒是带着门中精锐弟子逃到了天渊城了。不过倚天城的两名合体长老,我都见过一次的。不知是哪一个做出此事的。”韩立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的问道。

“就是那位九星宗的青龙上人!”海大少不加思索的回道。

“青龙上人,果然是他。他纠缠你们师姑的缘由是什么,既然知道你凤师姑和我的渊源,还敢做此种事情,没有天大的好处在里面,想来绝不敢如此做的。”韩立眉梢一挑,神色阴沉的问了一句。

“这给倒未听凤师姑说过,但弟子从其他渠道听闻,似乎青龙上人有让师姑和其双修的意思,似乎还愿意给一定名分。”海大少想了想后,回道。

“双修!嘿嘿,这老家伙倒是打的好主意。”韩立听到这里,心念飞快一转下,也就明白了其中八九分的缘故了,冷笑的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冰凤如何在青龙上人面前被识破了真身,但是这位九星宗太上长老,竟然似乎知道冰凤元阴之气的妙用。这才会不顾一切的想和冰凤双修的。

至于至今还没得手,一方面是冰凤自己不愿意,另一方面则自然是估计韩立失踪的时间不长,他刚进入天渊城不久,不得不顾及城中其他合体修士的意见。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位青龙上人多半是认为他应该陨落了,这才变得如此肆无忌惮的。

“你们冰凤师姑对此是什么态度,是真心愿意答应此事吗?”韩立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蓦然的又问了一句。

“凤师姑自然不肯答应的,开始一直躲在塔中,不愿意见这位青龙上人的,但后来不知对方用了什么诡计,竟逼得师姑有时不得不出去见对方几次。但师姑也非常小心,和对方见面地方必定人多之处,这才能勉强应付的。但是我听说,这位青龙上人似乎有些不耐了,多次让人传话威胁要动用强硬手段逼师姑就范的。我师兄弟二人一直为此大为担心,也不知道真如此做的话,城中其他长老会不会真出面阻止的。我想这位青龙上人自己多半也顾忌此点,所以才能一直拖延至今的。”器灵子脑袋明显比海大少更好用一些,一边回答着韩立,一边说出了一些自己的判断。

“可能如此吧。不过你们师姑聚会地点是何处,你们可知道的。”韩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面上突然又浮现一丝煞气的问了一句。

“听说是在兜元阁,好像一个颇为隐秘的小型交易会。不过只能炼虚修士以上才能参加,否则我二人肯定会陪同师姑一块儿过去的。”海大少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二人这点修为,就算去了又能做什么。我亲过去一趟,将你们师姑接回来吧。”韩立神色阴沉,淡淡的说了一句,一下站起了身来。

接着他遁光一起,直接化为一道长长青虹的从殿中飞射而出。

器灵子和海大少,似乎也没有想到韩立走的如此干脆,这才慌忙躬身的做出了恭送姿态。

但等二人再抬起头来时,大门外空空如也,哪还能看见韩立遁光分毫,二者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平常师傅和凤师姑之间好像接触并不太多,但没想到师傅竟然这般在意凤师姑的。你说师傅他老人家,会不会早就中意师姑了。师姑有没可能在不久后再变成我等的师娘了。”海大少眨了眨眼睛,忽然这般冲器灵子说道,脸上满是诡异的笑容。

“嘿嘿,不管是不是。长辈的事情,我等还是少议论的好。不过,我想并非不可能的。”器灵子口中话语一本正经,但脸上浮现表情却明显一副也想知道的样子。

海大少见此,自然对其直翻白眼一番。

这时,韩立却早已在数十里外的空中了,并奔某个认准方向飞遁而去。

他在天渊城也算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对这名气不小的“兜元阁”自然知道不少,甚至也曾经去过那么两三次。

此地离他住处颇远,而他在城中也不可能全力飞遁,估计赶过去也要花费一些时间。

故而在驾驭遁光飞行的同时,他目光闪动不已,似乎也在思量着什么事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