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入城

他们这才看清楚,出现在白须老者旁边人影,竟是一名二十许岁的青年。

不是韩立还是何人!

但未等这些高阶魔族惊怒交加的想夺回宝物控制时,头顶上空波动一起,一道金光从中激射而出,以难以置信速度围着他们飞快一绕后,就一个模糊的出现在十余丈外的虚空中。

遁光一敛后,现身出一头丈许大的黄色异兽。

此兽体形修长,酷似豹子,头颅上更有两根翠绿欲滴的小角,让其看起来神秘万分。

它方一现身后,就一摆头颅的扫了一下四名魔族。

双目竟拟人异常的露出讥讽之色。

而诡异的是,那四名魔族也在原地一动不动起来,但面上均都一副奇怪异常的表情。

但下一刻,四名魔族身躯突然浮现出无数纤细血痕,紧接着就在白须老者吃惊目光中,化为了一堆堆碎肉血雨从空中挥洒而下,一下落入了下方魔云中。

魔云中的低阶魔兽一沾染这些魔血后,一下变得疯狂异常,竟发出狂吼的互相撕咬起来。

而那些魔族甲士则惊的目瞪口呆,也不知哪一位忽然大叫一声,数百名魔族就猛然掉头的往后狂飞而逃了。

那些乱成一团的魔兽,再无任何一人去顾及了。

韩立见此情形,脸色一沉。

他既然已经出手了,又怎会再让这些魔族跑掉,当即冲豹麟兽传音一声:“魔兽就交给你了,那些魔族则交给我亲自处理掉!”

黄色异兽一听韩立此言,毛茸茸的头颅微一点,身躯一蹿之下,竟一模糊的幻化出数十条淡金色虚影,闪电般的直扑那些低阶魔兽。

至于韩立在原地未动一下,但是袖子一抬,一只手掌一亮而出。

五指只是看似平常的往手心处一握。

“轰”的一声雷鸣!

一团金色雷光顿时在紧握的手掌中浮现而出,闪动着刺目的金光。

但当五指又蓦然的一松而开后,手心中金光又瞬间狂涨,无数手指粗细电弧,密密密麻麻的弹射而出。

只见漫天金光狂闪下,每一道电弧一个闪动,就瞬移般的出现在了那些逃走魔族甲士背后,并狠狠的一击而中。

以辟邪神雷的克制神效,这些低阶魔族又怎可能抵挡的了。

一阵轰鸣后,魔族身躯连同身上战甲均在金光中纷纷的化为了飞灰,电光闪过处,附近的魔云魔风也均被扫荡一空。

这时在那豹麟兽幻化的数十条虚影击杀下,那些低阶魔兽也顷刻间步了那几名高阶魔后尘,同样化为血雨,被切成了一堆堆碎肉。

而一切从发生到结束,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工夫。

白须老者甚至都还未来及反应过来,差点置其死地的追兵就都死的一个不剩了。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前辈莫非是天渊城的长老。”

白须老者这才回过神来,慌忙的冲韩立一拱手,脸上满是欣喜若狂之色。

“嗯,姑且算是吧。你们是哪里修士,不好好躲藏,怎会跑到这里的。不知道天渊城附近早已是魔族的天下?”韩立神色不变的扫了老者一眼,淡然的问了一句。

“回禀前辈,晚辈等人是火离宗的修士。本宗藏身之地不幸被魔族发现了,也只有整宗迁移至此。却没想到在前边传送法阵处被魔族设了埋伏,差点都陨落在了当场。”白须老者不敢怠慢,恭谨异常的回道。

“前边传送法阵真的已经被魔族控制了?除了我杀的几名外,是否还有其他的高阶魔族在那边。”韩立闻言,双目一眯的继续问道。

“传送法阵那边还有其他几个高阶魔族,但这些魔人都有伤在身,否则也不会只有这点人手来追杀晚辈等人了。”白须老者丝毫隐瞒之意没有,老实的回道。

“还有几个!既然这样就一块儿解决掉吧。动作要快一点了,否则他们一旦得到消息后,恐怕会狗急跳墙的毁掉法阵。”韩立眉头一皱,喃喃的自语了两句。老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此刻那些火离宗的弟子,在一名奇丑老妪带领下也神色各异的纷纷飞回到了老者旁边,望向韩立的目光,自然敬畏之极。

而未等这些修士来及说什么,韩立却已经单手冲黄色异兽一招手,体表青光一闪下,就骤然间化为一道青虹的往山脉深处峡谷激射而去。

豹麟兽足下金光一片刺目耀眼后,竟也化为一道金光的紧随而去。

转眼间,二者几个闪动后,就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掌门师兄,我们要怎么办?”那名老妪急忙飞到了白须老者附近,并一脸凝重问了一句。

“这还用问吗,自然跟着这位前辈过去了。有这位前辈开路的话,我们进入天渊城应该不成问题的。大家全都跟上,能否安然入城,就在此一举了。”白须老者毫不犹豫的回道。

“好的,我等一起赶过去!”老妪也点头称是!

这时,白须老者顾不得体内法力已经枯竭,急忙掏出一些丹药服下后,然后单手飞快冲身上飞快连点几下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殷红,再次从丹田中提出些许法力来。

随后在门中仅存两名炼虚期修士带领下,数十名火离宗弟子遁光一起,也向峡谷方向飞去。

和上一次的众人心中的惴惴不安不同,这一次这些火离宗弟子几乎人人面现希望和激动之色。

千余里的距离,对这些修士来说自然没有多久!

一小会儿工夫后,这些人就带到了峡谷附近,结果未等他们靠近,就忽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峡谷中数道青色剑气冲天而起,一闪即逝下,又蓦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一声凄厉惨叫传出,一股黑蒙蒙魔风一下从峡谷深处一卷飞出,里面隐约有一个头生独角的漆黑魔影,一脸慌张的向另一方向而逃。

见此情形,白须老者和老妪互望一眼,都能看出对方面上的喜色。

看来那位前辈,似乎将留守的魔族也剁灭的异常顺利!

身上清鸣声一响!

老者背后青黄双剑一下脱鞘飞出,老妪则一整口,喷出了一口银蒙蒙的奇薄飞刃来。

二者自然心中存着痛打落水狗的意思,要将那魔婴硬生生的拦下来。

但未等他们将手中宝物祭出,峡谷中就一声冷哼传出,一道十余丈长剑光一闪,立刻幻化成一片青蒙蒙剑气将魔风中元婴一卷其中,只见寒光闪动中,那魔婴连哼都未哼一声的立刻化为了乌有。

而那惊人的青色剑光一敛后,竟化为了一口尺许长的青色飞剑往峡谷深处一射而回。

“你等若想也进入天渊城,那就动作快点了。魔族援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赶来了。”韩立淡淡的声音在从峡谷中悠悠传出,接着就再无任何声响了。

“快,赶紧赶过去!”白须老者闻言大喜若狂,并立刻冲门下弟子一声厉喝。

顿时一干修士将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化为数十道惊虹的直往峡谷中激射落去了。

天渊城中,某处重重禁制包围的传送大殿中,两名元婴期卫士正站在门口处闲聊着什么事情。

结果下一刻,那十几座并排传送阵的一座,突然爆发出耀眼的白光,同时阵阵的嗡鸣也从中蓦然发出。

“不好,有人要传送进来了。马上打开所有禁制,同时快些禀告守卫长大人去!”一名元婴卫士顿时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

另外一名守卫,则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晃,灵光闪动,一个巴掌大小的蓝色阵盘顿时浮现而出,并另一只手掌狠狠往上一拍。

一声闷响后!

阵盘一下爆发出五色光霞,整座殿堂立刻各种波动凭空浮现,同时一层层各色光幕和密密麻麻金银符文,更是一下在四周狂涌而下,将整座大殿一下封锁的风雨不透。

在大殿附近一座阁楼中,百余名正在打坐的卫士一下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地上一跳而起,化为一道道惊虹的往阁楼外激射飞出。

嗡鸣的传送阵突然散发出丝丝的空间波动,白光闪动中,一道青色人影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

韩立将双目一睁,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大门处十几名如临大敌的守殿卫士,当即嘴角一动下,泛起一丝轻笑的说道:“怎么,韩某才两三年未回,就不认得我了。”

“啊,是韩前辈,竟是你老人家回来了。太好了,我这就禀告几位长老去。好几位长老都给属下留言,一有你老人家的消息,立刻就要禀告的。”为首的一名金卫,一眼就认出了韩立来,顿时大喜的上前施礼,并恭恭敬敬的说道。

“看来几位道友对我倒是颇为挂心的。好了,有什么事情回头我自会和几位长老说的,倒是一会儿传送阵中还会有人过来,你们给安排一下吧。”韩立点点,轻描淡写的说道。

“还有人?是,谨遵韩前辈吩咐!”这名金卫闻言,纵然一头雾水,但在韩立目光一扫下,仍然心中一凛的立刻躬身答应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