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出手

韩立偏头望了一眼肩头上的女童,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笑容。

这女童不是别人,正是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豹麟兽。

此兽在他快赶回人族地域的时候,终于从沉睡中苏醒,并且一醒来就给他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吓。

这头豹麟兽竟在醒来的同时,开始了合体期的度劫。

以此兽身具的真麟血脉,所降临的天劫自然惊天动地,厉害之极。

而天劫不是外人可以轻易插手的,韩立固然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此兽在天劫中差点飞灰湮灭了。

好在它吞噬了暗兽之王的妖丹,凭空领悟出了几种新的神通,这才坚持到最后,勉强渡过了此劫,可以幻化成了人形。

这时的豹麟兽,自然也是遍体鳞伤。

要不是韩立不惜无数灵药的强行救助下,恐怕仍然小命不保的。

但让韩立有些无语的是,豹麟兽度劫后幻化的人形,竟是一个比“曲儿”看起来还要年幼的女童。

若是换成一个凡人,这等年龄恐怕连话都还无法说的清楚吧。

好在此兽所化女童虽然看似幼小无比,但自然不会真的满口“呀呀”之语,可以直接用神念和其沟通的。

因为小兽的意外度劫,韩立返回天渊城的行程,自然被耽误了一下。

足足多花费了数月时间,他才带着从天劫中痊愈的豹麟兽回到了人族,并直奔天渊城而来。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通向天渊城不多的几个专为城中长老预留的隐秘传送阵。

因为这传送阵是小型法阵,一次顶多传送一两人过去,故而天渊城倒也不怕魔族发现此处,借机直接侵入城中去。

毕竟哪怕是合体期魔尊,一次只传送一两人到有重重禁制和重兵看守的另一端去,也只有活活被围困而死的下场。

韩立唯一要小心的,就是这里的传送阵别变成了魔族的埋伏之所。专门用此法阵,来引诱人族修士飞蛾投火般的自投罗网。

当然即使有埋伏,以他又进一层的修为来说,也无需放入眼中的。

如今除了那些圣祖化身,一般的合体后期修士,他自问都可取胜的。

像前两次那般被魔族圣祖追杀的落荒而逃的事情,应该小到几乎可以忽略的。

那些圣祖化身降临在此界可是为了统率魔族大军的,哪可能在某些地方一直守株待免的埋伏什么人。

甚至连那些魔尊出现的可能性,也不会有多高的。

在魔族大军攻打天渊城的关键时候,魔族高层也不会将顶阶力量浪费在此等小事上的。

韩立一边思量着,一边催动遁光。

青虹在淡淡闪动中,不久就接近了前方的山脉。

韩立正要一催的直接没入其中时,忽然神色一动的发出一声轻“咦”,体表青光一敛,竟直接在边缘处现身而出,并双目一眯的朝山脉深处凝望而去。

瞳孔中蓝芒刺目,双目一片模糊后,千里外的一切一下尽数拉到了眼前。

结果只见天边数十道颜色各异遁光浮现而出,并慌慌张张的向他这边激射而来。

而在这些遁光后面,一片黑压压魔云,滚滚紧追不放。

在黑色魔气中,隐约可见一些面目狰狞魔兽和一些挥动兵器的魔族甲士。

在数十道遁光后边处,有一名白须老者正拼命催动一青一黄两口飞剑往魔云之上狂斩不停。

每一道剑光斩出后,都一下化为数十丈的巨剑,每每将魔云硬生生斩的为之一顿。

这两口飞剑威能之大,竟似乎远超老者本身炼虚修为所能控制的。

不过白须老者每斩出一剑,脸色就为之苍白一分,当其面色变得一点血色没有的时候,竟张口将两团精血喷到了两口飞剑上。

两道飞剑所化的剑光一下比先前更加耀眼几分,剑光所过之处连魔云中的部分魔兽甲士都来不及躲避的一斩而灭。

接连几剑过去后,竟有数百头魔族甲士当场化为了灰烬。

但如此举动,显然也激怒了躲藏魔云深处的高阶魔族。

一声大吼下,突然从魔云中飞出一只漆黑如墨的三戟飞叉,一晃的化为了百余丈长,并在一阵聒噪叮当乱响后一闪,冲一道粗大剑光一击而去。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黑芒剑光交织一团,又仿佛雷霆般的爆裂而开。

粗大剑光一散的化为一口飞剑往后飞去,光芒变得黯淡之极。

而那口飞叉发出一声哀鸣,也往魔云中倒射而回,似乎同样受创不轻。

“你竟敢毁我宝物,一会儿抓住你,定将你抽魂炼魄!”魔云中的高阶魔族,一见飞叉这般模样,顿时暴跳如雷的狂吼不已。

随之魔云一个翻滚,高涨倍许的直奔老者一卷而去。

白须老者看见此情形,脸色大变,顾不得同样痛惜飞剑受损,猛然将两口飞剑一收后,身剑合一的化为一道青黄两色的惊虹,向后激射而走。

而这时因为有老者的全力阻挡,那些弟子又已经逃出百余里远去了。

后方魔云中的魔族,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当即魔风一起下,同样气势汹汹的再次追去。

白须老者一边驾驭剑光飞遁,一边从怀中掏出数颗丹药,也不细看的往口中狂塞而去,再用眼光往身后处扫了一眼紧追不放的魔云,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他先前带着两名师弟进入山谷中寻找传送法阵,纵然事先早就百般小心,但是还是中了魔族的埋伏,被七八名同阶魔族一阵围攻。

要不是那两位师弟拼着自爆元婴,一下重创了数名高阶魔族,恐怕连他也要陨落在了当场。

但即使如此,他也被其余魔族追的亡命而逃,眼下情形更是危机万分。

别看他刚才威风凛凛,似乎轻易挡住了魔族的追兵。但实际上刚才催动一番门中至宝“天干双剑”,早已让其体内法力十室九空了。

这也是他为何刚才没有继续留下阻挡那魔云的原因。

现在纵然看似一门人大半都逃了出来,但以他门下弟子的修为,被魔物追上也是迟早的事情。

更何况这里是魔族占领区域,想要真正逃掉除非有奇迹发生,仿佛根本就是近似做梦的事情。

白须老者越是思量,心越是直往下沉去,明知道事情几乎不可而为,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硬撑下去。

于是一追一逃下,两波人转眼间就逃出千里之遥,已经遥遥可以看见山脉的边缘处了。

这时,前面的人族修士中有十几名法力低微的弟子,不觉已经落后了其他人一大截,眼看就要被后边魔云追到。

魔云中众多魔兽发出低吼之声,魔族甲士更是一个个面露狰狞之色。

这些弟子顿时一个个面无人色起来。

白须老者看到此景,心中长叹一声,低不可闻的说了一声“也罢”!

随之所化惊虹一个盘旋,竟又掉头回转过来,再次放出惊人灵芒的直奔魔云冲了过去。

魔云中一声狂笑发出,黑气一阵翻滚下,竟从云中同时飞出四名身材异常高大的炼虚期高阶魔族来。

其中一人,双手持着一柄黑色三戟魔叉,正是刚才出手击退老者飞剑的那名高阶魔族。

其余三人修为,也丝毫不逊于此魔的样子。

眼见白须老者所化惊虹就要到了魔云上空,这四魔就同时将手中宝物往上一抛。

一只黑色巨叉,两口白森森骨剑,一只蓝色巨剑,一颗小山般的黄色巨砖,同时在空中浮现而出,一个闪动后,不知怎么一下将那道惊虹困在了其中,并逼得老者不得不现形而出。

这时四魔一催魔功,五件宝物这才冲老者铺头盖脸的狂击而下。

老者一见此景,苦笑了一声,只能将体内残余法力猛然一提,将所有灵力都注入了二口飞剑中。

顿时青黄二剑一声嗡鸣,再次一动的化为两条巨大剑光狂舞起来,一层厚厚剑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老者头顶处,将身形彻底护在了其下。

纵然这两口飞剑也是大有来历之物,但是那四魔联手一击的威力还是远超常人想象。

五件魔宝只是重重一击后,剑幕就发出尖鸣的寸寸碎裂,随之丝毫不停,气势汹汹的往老者狂落而下。

白须老者脸色煞白无血,只能勉强的一张口,又喷出一股青霞来,往空中飞卷而去。

到了此种地步,他也只能拼死挣扎一下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蓦然在附近虚空中响了起来:“哼,不过几名炼虚期魔物,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动手杀人!既然来了,那就把小命给我留下吧。”

男子话音刚落,顿时一声晴天霹雳,一道人影一闪,竟在离白须老者不过丈许远的地方出现,并且一手看似随意的往天上轻轻一抓。

让人大惊的事情发生了。

五件原本要落下的魔宝猛然间一颤,同时受到一股庞然巨力的迎头一击,顿时发出怪鸣的向高空倒射而去。

四名高阶魔族在此一瞬间内,竟失去了对自己宝物的控制。

四魔顿时大吃一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