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火离宗

“如果敖啸大人真想要这人性命,而他又真活着回来的话,我倒可以替大人出手一次。如此的话,绝不会有人怀疑到大人头上的。”面具女子声音徒然一寒的说道。

“若他出现的话,你也无需出手。”敖啸老祖却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是为何,难道玲珑小姐知道此人的事情了。”面具女子似乎对银月的事情也知道不少,有些诧异的问道。

“原本这人的消息,我一直都瞒着玲珑的。她一直跟在身边,并不接触外界事情的。但前些日子,她突然接到了昔日一个旧友的传讯,似乎无意中提到了这小子飞升灵界成为合体修士的事情。所以这次出山,她才一定要跟来的。若是姓韩小子如此快出事,就算再没有什么证据,玲珑也会怀疑到我头上,心结恐怕更难打开了。当然他自己死在魔族手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敖啸老祖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才缓缓的的说道。

“这样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不过让其陨落在魔族手中,对我来说似乎也并非不能完成的事情。”面具女子一声轻笑,如此的说道,一副很想置韩立于死地的模样。

“我说不行,就不行。现在和魔族的大战即将开始,每一名合体存在都是宝贵战力,绝对不能轻易内耗掉的。否则相对此人来说,我更想让天奎从此世间消失掉的,还会一直留他性命到如今的。”敖啸老祖脸色一沉,用不容分辨的口气命令道。

“既然大人如此说了,我就不插手此事了。否则我对这位号称人族十万年一现的修炼天才,还真大感兴趣的。”面具女子低笑一声后,也就不再坚持下去了。

“獠影,你做我影卫已经多少年了?”敖啸老祖忽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大概有五六万年了吧!大人怎么会忽然如此一问。”面具女子一怔,有些诧异的反问道。

“当年我将你从时空流中救出,你发誓会效忠我十万年之久,并当场和我签下了十万年的魂契。如今我打算将剩下的数万年时间转给玲珑,你意下如何?”敖啸老祖肃然的说道。

“敖啸大人!我虽然是感于救命之恩才和你签下魂契,但最主要原因,还是你是一名大乘期存在,在实力上足以让我心服口服的缘故。否则当年只会用另外一种方法相报你的救命之恩。”面具女子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悦起来了。

“怎么,你不愿意的唯一原因,就是玲珑修为不够吗?”敖啸老祖淡淡说道。

“不错。玲珑这丫头是我从小看这长大的,对其也算有感情了。其他的条件也就算了,但她修为却实在弱了一点,起码也要是合体修为,我才能考虑一二的。你应该知道我们獠兽一族的规矩,即使我也不能轻易打破的。”面具女子叹了一口气,似乎也有些无奈的样子。

“你若是只是因为实力问题,尽管可放心的。这丫头不出百年就可以进阶合体期的,甚至以后再进阶大乘存在也不是没有机会。”敖啸老祖一笑起来。

“敖啸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面具女子目中奇光一闪,诧异问道。

“你还不知道,玲珑已经觉醒了七星月体。有此天赋在身,你觉得我方才之言可有夸大之处?不过为了防止意外,此事除了我和玲珑外,还从未向第三人泄露过的。”敖啸老祖郑重的说道。

“竟有此种事情。若是这样的话,我和其订下魂契倒也不是不行的。不过这需要我亲自验明大人刚才之言后,才可的。”面具女子沉吟了好一会儿,有些勉强的点下头。

“很好。有你在玲珑身边保护的话,在她修为大成之前,老夫都不用再担心了。事不宜迟,几日后我就给你们安排好一切,给你证明了玲珑的七星月体,我就将魂契转过去。”敖啸老祖神色一松的说道。

“大人如此说了,我自然会配合的。不过敖啸大人如此心急,难道是对即将到来的大战没有信心,才为玲珑大人安排后路的。”面具女子点点头,忽然有些狡黠的问了一句。

“嘿嘿,老夫要是没有信心,怎会亲自跑这一趟了。虽然不知道魔族方面如何谋划的,但这一次我等和其他几族大乘联手之下,却胜算不少的。太具体的东西,我不好透露了。现在做法只是一些必要的预防手段。况且就算没有魔劫的事情,我也支撑不过下一次的雷劫,安排一些后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敖啸老祖傲然一笑的说道。

见长发男子这般表情,面具女子目中微光一闪,却未再说什么。

这时敖啸老祖口气一凝的又蓦然说道:“我这边没有其他事情了,你先离开吧。岛上应该开始排查魔族奸细,可别让人发现了你的破绽,否则万一被误会了,麻烦也不小的。起码现在的掩饰身份,你可就无法再用了。”

“是,大人。那獠影就先告退了。”面具女子点点头,娇躯一扭,就像来时那般的一下化为虚影,空间波动微微一起的消失了。

敖啸老祖目睹此景,双目微眯了一会儿,最终发出一声轻叹的再次闭上了双目。

另一边,离天渊城十万余里外的一片小山脉中,一群身穿朱红衣服的人族修士,悄悄的隐匿在一座山头之上,正向远处一座极隐秘的小峡谷眺望而去。

这群修士男女都有,以二三十岁青壮之人为主,其中几个头发灰白之人,也个个目中神光隐现,法力修为极为精纯的样子。

但奇怪的是,这群修士无论男女老幼,脸色均颇显憔悴,身上更有一种风尘仆仆气息,似乎经历过长途跋涉才来到此地。

“李师弟,你确定没有弄错,那峡谷中真有天渊城的传送法阵,可以让我们直接进入城中去。”一名身后背着青黄两口长剑的白须老者,将目光一收,转身对一旁紧挨着另一名面上带疤老者,凝重的问了一句。

“掌门师兄放心。这个传送法阵是天渊城给长老专用的秘密传送阵,知道之人极少。当初要不是那看守此法阵的一名金卫和我是旧识,并且在一次醉酒后无意中说起了,我也根本不知道此事的。”那名面带疤痕的老者,不加思索的回道。

“这个可不好说。如今魔族占据这片地方也不算短了,再稳秘的地方都有可能暴露的。”老者却摇摇头,仿佛极为担心。

“可现在天渊城已经被魔族封锁住了,我等想要直接闯过去,根本是自寻死路的。也只有李师弟所说的这条路可以试一试的。”另外一名面容奇丑的老妪,忍不住的也开口了。

“师妹所说不假,我等现在的确已经没有退路了。在外面继续躲藏的话,火离宗被魔族灭族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也只有进入天渊城中才能保存本宗一脉的传承。看来只有冒险一试了。”背剑老者脸色阴暗不定了一会儿后,只能一咬牙的说道。

“师兄明鉴!我等人族以前不知经历过多少魔劫,三大皇城都不太稳当的,也只有天渊城才未有被攻破的记录,若能进入其中,自然性命可保了。我这就安排弟子过去查看一下。”疤面老者闻言大喜起来。

“不用派普通弟子过去了。若是魔族真设了圈套,一般弟子恐怕无法发现的。还是我等亲自走上一趟比较稳妥一些的。就算万一真中了圈套,普通魔族也无法拦住我们的。”背剑老者一捻下巴胡须,却异常坚定的说道。

“也好,就依师兄之言吧。我和李师弟亲自陪师兄走上一趟。”老妪略一思量下,就一口的同意道。

“不行,师妹是宗内修为仅次于我的人,还是和其他几位师弟坐镇此地的好。万一有了事情,无需等我们回来,立刻带着弟子马上撤离这里。李师弟,阳师弟,你二人陪我过去一下吧。你们一个对这传送法阵情报知道一些,一个擅长禁制法阵之道,都可派上大用的。”背剑老者不再迟疑的直接点名了。

疤面老者和另外一名面容儒雅的老儒,立刻答应一声的站了出来。

于是,背剑老者再嘱咐了留下之人几句后,就带着其余二人遁光一起,直奔远处峡谷激射而去。

剩下的人族修士一阵骚动下,自然均都面露紧张的望着遁光远去的方向。

包括背剑老者在内的这一干人族修士,绝对想不到,在离这座山头不过数千里外的虚空中,正有一道淡淡青虹也直奔同一目标疾驰而来。

在遁光中,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正把玩着一座黑乎乎迷你小山,目光并向四周不时扫去,竟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而在他肩头上,却趴着一名看似只有三四岁大的女童,白白嫩嫩,满脸的婴儿肥,一手抓着韩立肩头衣襟,一手却抓着一枚不知名灵果,大口的咀嚼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