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神弓伤敌

宝花却见此情形,面上毫无表情,但是一手立刻往那玉盘所在方向虚空一把抓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空中白日中光芒一闪,竟从中探出一只百余丈大的大手,五指一分下,白色真焰在手上汹汹燃烧,直奔下方玉盘一把抓去。

玉盘中再次传来血光的怒吼声,黑白太极图案一震的脱离玉盘,狂涨倍许的迎向大手,而玉盘本身一声嗡鸣后,附近虚空一阵扭曲模糊,就要再次一闪的瞬移遁走。

黑白太极和白焰滚滚的巨手方一接触,立刻护身光芒乱颤,并巨手五指一合之下,发出一声哀鸣的爆裂而开。

滚滚白焰,瞬间将黑白太极残片化为了乌有,随后一扑之下,就不知怎么的将下方玉盘也一下包裹进了其中。

纵然玉盘中的三具血光化身大惊之下,求饶咒骂等不同声音同时传出,但那玉盘在白焰缭绕熊熊燃烧下,几乎顷刻间一下由洁白如玉便成了赤红火热之色。

甚至当大手五指结结实实的一把抓在了其上后,五条白色火龙一下从指尖处飞出,只是围着玉盘一阵盘旋飞舞后,就让此宝开始一层层的溶解消融起来。

“不”

一声惊怒之极的大叫,从玉盘中传出,随之灵光狂闪之下,一座数寸大小塔从盘中一飞而出,一晃之后竟化为百余丈高的七色虚影,将那五条火龙竟硬生生从盘上一隔而开。

五条火龙虽然摇头摆尾,口吐白焰不停,但却一副奈何不了那七色巨塔虚影的样子。

不光如此,巨大虚影表面一层七色光晕飞快一转之后,竟然将不少白焰反吸进了其中,让自身竟更加涨大了几分。

但就在这时,空中巨日在宝花法诀一催下,竟仿佛巨山般的轰隆隆一落而下。

那七色塔影纵然玄妙万分,但在三名血光化身手中根本发挥不出十成十的威能,在巨日庞然一压之下,只不过坚持了几秒,就寸寸的碎裂崩溃而开。

七色光点一闪一聚下,就重新还原成一座数寸高小塔,光芒黯淡的悬浮在原处不动了。

而巨大白日一坠之下,下面的巨盘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一闪的也被巨日吞没了。

在刺目白芒闪动中,玉盘再次的消融,但在彻底化掉前的瞬间,三道血光从玉盘中激射而出,但是被那滚滚白焰一包之后,顿时发出凄厉惨叫的化为了三股黑气被白焰吞噬掉了。

这三道血光正是血光三大化身!

这三大化身,每一具都有不弱于合体后期修士的神通,但在宝花此女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

当然,一来因为三者只是化身而宝花是本体的缘故,二来则是这幻日神通原本就对大部分魔功都有克制的奇效。

否则纵然宝花曾经名震魔界,但在如今修为大减的情况下,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灭杀有至宝护身的血光三大化身。

而几乎在血光化身陨落的同时,在天渊城附近的魔族巨塔中,另外一名血袍少正端坐中间的石椅上,神色肃然的听着几名合体期的魔尊在讲解魔族大军最近扫荡人族势力的结果。

如今此地的魔族大军不但将除了天渊城以外的大型据点扫荡一空,就连那些躲在隐秘处的一些小型世家宗门藏身的小型据点,也都清理的七七八八了,并开始布置如何彻底包围封锁天渊城的事情。

血袍少年听得入神,并时不时的点下头,表示赞同的时候,突然脸色大变的一下站起身来,同时发出一声惊怒之极的低吼。

“不可能,他们三个联手之下,怎会也出事了!”

其他魔族尊者一见血袍少年脸庞扭曲的暴怒模样,自然也都下了一大跳,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血光大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令大人如此惊怒?”一名身份不低的魔族老者,略一迟疑后,小心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有三名被我种下神念的近卫出了些事情,将我交付他们要办的一件大事给办砸了。不过没关系,回头我就会再派人过去的。”血袍少年心念一转下,脸上怒色竟飞快消退,重新恢复如常的说道。

见血袍少年如此一说,其他魔尊纵然心中还有些疑惑,但自然不敢再仔细追问什么,只好又一名魔尊轻咳两声后,就继续的讲述刚才的话题。

而血袍少年在下面的时间中,神色平静异常,仿佛刚才的暴怒真只是一时的失态而已。

在古魔界中的一座诡异的血色湖泊深处,也突然丝毫征兆没有的传出了一声暴怒之极的啸声。

啸声凄厉刺耳,直震的附近湖水一阵颤抖不已,但过了一盏茶工夫后,啸声嘎然而止,竟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了!

灵界,元刹在那巨日一落而下的瞬间,黑色古镜所化的晶莹光幕,顿时不堪支撑的同样碎裂而开。

巨日散发的白色火焰,丝毫不客气的同样一卷而下。

元刹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之极,并再也无法忍住的急忙张口呼救起来。

下方的石殿中,突然黑光一闪,一道人影鬼魅般的激射而出,一个模糊下,竟一下出现在了元刹背后,并抬起纤手往空中一扬。

“噗嗤”的一声,一颗拳头大的金色圆珠一飞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没入巨日中不见了踪影。

随后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来,一轮金色光晕竟在巨日中爆裂而开,这金晕也不知蕴含了何种威能在其中,竟在爆裂的刹那间,将巨日硬生生的炸开一个直径十丈的孔洞来。

此洞相比白日那仿佛山岳般的庞大体积来说,自然微不足道,但是那突然现身出的黑色人影却身形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一团乌光的将元刹一裹其中,化为一道惊虹的没入孔洞中。

“六极!”

宝花原本平静的面容,在那黑色人影出现的瞬间,瞳孔一缩,檀口中发出冰寒的声音,接着两手同时朝下虚空一抓。

“嗖嗖”两声传来,足下巨花竟有两片花瓣脱落的冲双手激射而去。

结果一手青光一闪,一片花瓣化为一柄青翠碧绿的巨弓,另一片则白芒刺目,直接幻化成了一只通体白蒙蒙的长箭。

宝花动作看似徐缓,但是两手只是那么一拉,竟瞄也没瞄的将白色长箭一下射了出去。

长箭方一离手,就一下通体白焰沸腾的化为一道晶芒的消失不见了。

这时,黑光中人影才刚裹着元刹从那孔洞中一闪而出,只听到耳边爆鸣一起,就当即一凛的暗叫一声“不好”,随之体表蓝芒一闪,同时现出八面晶莹小盾出来。

每一面小盾都通体淡蓝晶莹,仿佛是寒冰凝铸而成,并瞬间重叠的挡在了黑色人影之前。

刺耳尖鸣嘎然而止!

白色晶芒一个恍惚的出现在了八面盾牌之前,并一闪的不见了。

下一刻,长长的脆响传来,八面小盾竟同时的爆裂而开。

黑光中人影随之一个跌跄,胸膛处一下凭空多出个拇指粗细的血洞,并“砰”的一声,一团白焰在血洞中爆裂而开,并一下将黑影包裹其中的熊熊燃烧起来。

这时才可以看得清楚黑影真面目,竟是一名浑身被油亮黑甲覆盖的苗条女子,面上同样盖有面甲,只露出一对冰冷双目,显得万分神秘。

女甲士虽然被白焰一下包裹,但目中竟然丝毫不见慌乱,反而猛然张口一喷,一团精血脱口喷出,并化为一团血雾的迅速弥漫而开。

惊人的情形出现了!

血雾所过之处,那看似厉害非常的白焰,竟然瞬息就灭,顷刻间就被灭的一丝不剩了。

但女甲士却丝毫没有再顾及自己的伤势,反而单手飞快一掐诀,体表黑光一盛之下,就再次裹着元刹的向远处虚空破空而走。

遁速之快,只不过一个眨眼间工夫,黑光就到了天边尽头处,并再次一晃的直接消失了。

这时清冷的女甲士声音才徐徐的传来“快走”!

而虚空中的石殿,则忽然体表五色霞光翻滚,无数符文狂涌而出,竟在下方汇聚成一个巨型法阵。

石殿正处光阵中心处,就要一模糊的直接传送而走了。

“哼,她们可以离开,但你们两个就先给我留下吧。”宝花见一箭没有建功,脸色本来有些难看,再一看此景,当即一声低喝。

手中巨弓同时消失不见,并再用手指往远处虚空一点!

那空中巨日一下化为一层白色火幕,将整座天空都遮蔽住。

而随着这一点,石殿下方光霞闪动,另外一朵粉色巨花凭空的浮现了,并有一道粉色剑气突然从附近虚空激射而出,正好斩在了巨大光阵上。

光阵一角瞬间的崩溃瓦解,原本刚有些模糊的石殿一个晃动的重新变得清晰真实起来。

石殿中两声低吼传来,一个颤抖的从中间一分为二,并一个滚动下,幻化成了两头灰白色的巨大的石人。

石巨人四臂捶胸,冲宝花和大汉低吼不已,但二者大为忌惮下,并不敢真的扑将过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