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遭遇蛮荒

“轰”的一声!

原本从玉棺中狂涌而出的魔气,在一声巨响后,竟一个卷动的往黑棺中倒流而回。

顷刻工夫间,充斥整间大殿的黑气就一丝不剩了。

而玉棺表面铭印的花纹,则一阵大亮起来,闪动着耀眼的白芒。玉棺本身漆黑无比,黑白交织之下,竟给人一种近似窒息的妖异感觉。

但此种灵光闪动,也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工夫,立刻光芒一敛的变得黯淡无比起来。但这时,阵阵的嗡鸣从玉棺中隐隐传出,数以百计的银色古文从中再激射而出,并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忽然凝聚成六个银光闪闪的巨大虚影。

这些虚影有的身材高大异常,浑身扳平,有的却苗条高挑,头生双角,一个个均是人形魔物的形象。

这些银色虚影的出现,也只是短短的一刹那间,一闪之下,又化为点点银光的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玉棺中一声呻吟之声发出,一条浑身被黑甲包裹的手臂,蓦然从中一抬而起,随着一名身材苗条的黑色甲士,一下从玉棺中缓缓站起!

这甲士不但浑身被一件古朴的黑色战甲笼罩,面上更是直接覆盖一件青面獠牙形象的面甲,只从里面露出两只淡蓝色眼珠,清澈如水。

“六极姐姐,你这肉身没事吧,可以发挥出你本体几成的神通。”元刹一见女性甲士站起,当即关心的问了一句。

“虽然在此界还是有些压制,但也能有本体两成左右的实力了,足以应付大乘以下的所有对手了。”女甲士伸了伸身躯,轻笑一声的回道。

“两成的话,的确足够横行人族了。姐姐醒来的正是时候,小妹现在正好遇到了一些麻烦,还需姐姐出手相助一二的。”元刹闻言,神色一松下来。

“麻烦,什么麻烦?咦,你似乎并不是一个人,旁边乾坤盘中是我们圣族中的哪一位,难道是毒龙这老家伙也降临灵界了。”女甲士目光向外一扫后,立刻发现石殿旁边的巨大玉盘,有些意外的问道。

“不是毒龙,是血光的几具化身在操纵此宝的。而且,现在我和他正在联手追杀一名人族修士,此人身上竟然有镇魔锁、紫言鼎以及混沌二气等重宝!”元刹毫不迟疑的说道。

“镇魔锁,混沌二气?这倒有些意思,我也有些感兴趣了。你仔细给我说说事情的原委吧!”女甲士目光一闪露出了一些惊讶表情,但是声音却仍然显得平静异常。

“事情是这样的,我原本受姐姐另一具化身所托,来阻止人族一次对圣族不利的举动,但是结果在行动的地方却发现了……”元刹闻言点下头,徐徐的开始讲述起来。

“就是这样,我等只能和那人族小子耗下去了,而血光明显也不太可靠的。等真追到了那名人族修士多半我和他之间会再发生些什么的。”

足足一盏茶的工夫,此女才将事情大概经过讲述了一遍,并长吐一口气的苦笑一声。

“听你这么一说,血光看来应该另有些后手了,否则怎敢对你打此种主意。以他借体才在灵界幻化分身的神通比起你直接用化身降临此界来说,肯定弱了不止一筹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既然我在此时苏醒过来了,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混沌二气对我等圣祖存在,也是大有益处的,落在血光手中也未免太可惜了一点。而且我这具化身下界来,身上带了不少的魔晶,足够你回复法力用的了。”

“太好了。有姐姐相助的话,我自然无后顾之忧了。”元刹也显得异常高兴。

一个月后,韩立前边出现了一片被灰蒙蒙雾气笼罩住的巨大山脉。

这雾气不但浓密异常,更是直冲九霄云外,仿佛和天空都连接一色,竟然没有边际的样子。

这时,韩立盘坐在一辆青色的三角飞车中,闭上双目,正两手各抓一块极品灵石的在默默调息着。

眼看飞车所化青虹离山脉越来越近之时,韩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眉梢一动下,缓缓睁开了双目。

“终于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南天之尽吧。不愧为庇护人族如此多年的超级法阵形成的禁制。要不是两界交融,让禁制之力大为减弱的话,恐怕想从此地通过,还真是大不容易的。”韩立喃喃低语了一句,就神色清冷的再次闭上了双目。

但其所乘的飞车却丝毫停留之意没有,几个闪动下,就丝毫犹豫没有的没入到了雾气之中。

半日后,石殿和巨大玉盘也并驾齐驱的飞到了此地。

驾驭二宝的元刹和血光见此情形,各自现身的商量几句后,也就同样催动宝物没入了雾气之中。

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将韩立逼到了如此地步,自然绝对没有再放弃的道理,哪怕明知道蛮荒世界颇为凶险,也只能尾随的跟了下去。

三个月后,韩立身形出现在一片沼泽上空,手指弹动之下,无数道青色剑气交错纵横,将一只被金色雷网困在其中的紫色巨狮,一下斩成无数碎肉,一股血雨从空中直洒而下。

他单手虚空一抓,一团紫光从血雨中飞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落到了其手中。

赫然是一颗鸡蛋大小的晶莹妖丹!

“费了这般一番手脚,总算解决了这只炼虚后期的紫睛狮。有了这些妖兽的妖丹,应该可以先炼制一批‘摄灵丹’。有了此丹,体内法力应该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了。”韩立长吐一口气,脸上有些苍白,但嘴角却泛起一丝微笑的自语两句。

他身上恢复法力的丹药纵然不少,但经过这近一年时间的不停服用后,自然也开始不足了。而光靠灵石来恢复法力的话,远远无法维持其逃亡下去的。

韩立心中一横下,干脆冒险找到几处高阶古兽所在之地,用雷霆手段直接击杀它们,得到了一些妖丹。用妖丹做原料,外加其他一些灵药做辅助的话,他倒可以花费最短时间炼制出一批恢复法力的丹药。

虽然因为时间缘故火候有些不足,这些丹药大大浪费了妖丹的效力,但他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不过此举,也让韩立心中稍定下来不少。

只要能及时击杀一些古兽,得到足够炼制丹药的材料,他自问应该可以坚持的比后面追兵更加长久一些的。

一日后,当血光三具化身以及元刹也出现在了沼泽处,望着那早已化为一堆碎肉的古兽残骸,四人脸色均都有些难看起来。

显然,他们几人也隐隐猜到了韩立此举的用意。

他们虽然一时想不出应对之法来,但骑虎难下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继续追了下去。

好在二者都身怀不少魔晶,一时间不用担心法力不支的事情。就这般,韩立一路上一边击杀一些古兽,一边炼制一些恢复法力的丹药,渐渐带后面的追兵,深入到了蛮荒世界的深处了。

偶尔碰到那段时间无法获取古兽妖丹,无法炼制丹药的情形,韩立就干脆心中一横,将一些取自广寒界的仙界灵草灵果直接拿来吞食了。

这些灵药虽然药性各异,但无一不是蕴含了极精纯的灵气在其中,生服之下虽然效果大失,但也能及时补充一些法力。

只是如此做法,自然会在韩立体内挤压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性,对其身体还是有一定危害的。若是平常时候,他只要花些时间,用法力将这些药性逼出或炼化自然就可无事的。但以韩立现在一路逃命的匆忙样子,无论时间和法力都不可能浪费在此事上,也只能暂时将这些药性强压在身体深处,等以后再来处理了。

以韩立如今的神通,短时间内自然不会有问题的,但是时间一长,还继续生吞其它灵药下去,迟早还会成为他的一个心腹大患。

这一点,韩立自己也很清楚的,不过为了小命,只能无奈的继续坚持下去。

就这般,他和追兵一逃一追之下,时间不觉又过去了半年之久。

这一日,韩立正坐在飞车中闭目打坐,身前站立着一名面带英气的白裙女子,单手掐诀,正体表晶光流转的在替韩立驾驭着飞行宝物。

此女正是那具通灵傀儡。

虽然此傀儡法力远远不及韩立,驾驭飞行宝物的遁速大大的变慢,但是在韩立必须调息的时候,总算不至于停在某处,静等后面追兵寻来的。

这让韩立总算时不时的还能喘上一口气的。

否则如此长途的飞行,纵然有丹药灵石补充,也根本无法支撑到现在的。

但就这样,韩立脸色比起半年前明显又差了许多,身上气息更是变得若有若无的样子。

忽然韩立脸色一动,猛然间睁开了双目。

几乎同一时间,在离韩立不过数里远的虚空中一声霹雳,无数银弧浮现而出,汇聚交织下,竟形成了一座银灿灿的巨型雷阵。

而雷阵中心处一声轰鸣,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一个跌跄的闪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