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追婴

元刹眼皮一动,原本紧闭的双目再次睁开了,目中碧芒闪动,显得清冷异常。

“哼,你能肯定这一次不会再搞错了。我费了如此多手脚,马上就可成功了。就算眼前这个不是本体,但若是能生擒在的话,本座也有大用的。你们若觉得无法等待下去,尽可先走一步。等我生擒了眼前的家伙,自然再和你们会合的。”女子冷冰冰的说道。

“既然元刹道友如此一说,我只有先走一步了。区区一具化身的话,以道友神通肯定没有问题的。但是其本体可是大为棘手,你我必须联手才有把握的,希望最好不要有其他的想法……”血袍少年闻言,有些意外,目光略一疑惑后,就用警告的语气说了两句。

“你放心!合则两利的事情,本座又怎会不懂得的。我要这具化身,自然另有重要用途,也许不久后你就知道了。”元刹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的回道。

听到女子如此一说,血袍少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讶然,但也不好再反对什么,只能淡淡的说道:“我会将人手留下一半,听候道友的调遣。虽然人数不算多,但想来还能帮上一点小忙的。”

“本座多谢了!”元刹神色缓和几分的点下头。

随后血袍少年,体表遁光一起,化为一道血光的往高空激射而去。

几个闪动后,血光就一下没入玉盘中不见了踪影。

片刻工夫后,玉盘散发出的血色光幕一闪,就一下消失了。

诡异的是那些簇拥在玉盘附近的精锐魔族,竟也一下少了一半之多。

下一刻玉盘一颤之后,就化为一团白光的破空而走了。

剩下的百余名魔族,则在一名炼虚后期的高大魔族带领下,纷纷朝元刹所在之处落了下来。

此魔族几步上前后,就深施一礼的问候道:

“元刹大人!血光大人已经离去,大人可有什么事情吩咐我等去做。”

虽然此魔是血光手下,但面对元刹仍然神情恭谨之极!

“不用,你们就守在附近就行了。”

女子扫了此魔一眼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遵命大人!”那魔族自然丝毫意见没有,立刻躬身领命。

于是,这百余名魔族在石台四周一散而开,不再有任何异动了。

元刹见此情形,眸光一闪后,缓缓闭上了双目。

而万只鸦群所化黑云,不一会儿工夫又将山谷的另一个角落也搜索完毕,并在此魔女催动下,又气势汹汹的扑向了一片区域。

这一次群鸦四下飞舞没多久,终于出现了异状。

上百只在飞过一片低矮灌木丛时,忽然围着这片灌木盘旋不定,并且口中发出怪异的鸣叫。

“找到了!”

元刹蓦然双目一睁,同时口中发出惊喜的一声低呼,一躲玉足下立刻化为一道白虹的腾空而起,直奔那片灌木激射而去,以此女遁速,自然只要几个闪动的工夫就可赶到那里。

同一时间,那片灌木中突然一片紫蒙蒙光霞爆裂而开,虚空略一扭曲下,一道淡淡黑气从中弹射而出,并发出一声怪啸的破空遁走。

但显然此时行动已经有些迟了。

后方元刹目睹此景,二话不说的冲黑影上空虚空一点。

原本在附近盘旋的黑鸦,顿时发出难听的聒噪之声,双翅一展之下竟飞蛾投火般的齐往黑影俯冲而去。

也许一两只、十几只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数百只上千只一同俯冲之下,声势之大让黑气不得不一顿的停下遁光,现出了原形来。

竟是一只通体漆黑的元婴,看容颜和韩立一般无二,但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魔气。

正是韩立修炼的第二元婴。

第二元婴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和主元婴相提并论,但在韩立不停用灵药服用下,也已经有了炼虚期的修为,一身魔道功法也异常的精纯。

它虽然被迫停下,但面对空中激射而来的群鸦,倒也并不惊惶,只是一声大喝的两手猛然一搓,再同时向外一扬而去。

黑风大起,从中一下飞出两股漆黑魔气,一个滚动的化为两条黑色怪蟒,并一下冲进了鸦群中。

怪蟒摇头摆尾,所过之处,黑风阵阵,群鸦纷纷的被狂风搅的粉碎,似乎勇不可挡。

眼见黑蟒占据了上风,第二元婴手中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意思,飞快捏出几个法诀后,身形顿时滴溜溜的旋转起来。

就在这时,空中灵光一闪,白虹激射而至,并一个闪动的现出了一道窈窕身影来。

元刹方一现身,毫不客气的一只玉手一抬,冲下方虚空一抓而去。

“轰隆隆”一声巨响!

一只光蒙蒙的白色大手顿时从虚空中浮现而出,并五指一分的向下方一压而去。

以此女的神通,若真让此巨手落下,第二元婴自然绝无逃出的道理。

但好在韩立魔婴早就开始另行施展了保命神通,只见那一团转动的虚影蓦然一阵尖鸣的爆裂而开,十几团漆黑魔焰从中激射而出。

每一朵只有鸡蛋大小,但方一射出后,就立刻化为了一个个漆黑小人,并“嗖嗖”几声后,纷纷诡异的出现在了数十丈外的地方。

“还想走!”

元刹双眉一挑,一声娇叱后,并口吐一个古怪的法诀!

刹那间,白色光手表面一阵异样晶光流转,并瞬间的爆裂而开,化为一轮白蒙蒙的巨大光晕。

“嗤嗤”声大起,无数晶芒从光晕中激射而出,覆盖百余丈之广,将那十几个黑色小人均都罩在了其下。

那些黑色小人刚想再次催动遁术而逃时,那些晶芒就瞬间洞穿其身躯而过。

一阵“砰砰”闷响!

除了一个黑色小人,身躯一扭的让晶芒从肩头一擦而过外,其余小人在晶芒洞穿过后,瞬间化为一团团黑焰的溃散消失了。

竟只是一道道虚影而已!

仅存的黑色小人赫然才是第二元婴本体所化,他如今一见幻术被破,脸色一变,突然张口喷出数团精血,同时两手飞快的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精血迎风一散之后,就化为一股股血雾的将第二元婴淹没进了其中。

“哼,还想再耍什么花样!”元刹脸色一沉,一声冷哼发出,一只袖子冲血雾处猛然一抖而去。

一道黑色赤练,一闪即逝的从袖口激射而出,只是一动之下,就幻影般的从血雾中一斩而过。

但几乎同一时间,一道血虹也从血雾中弹射而出,并且只是一闪动后,就化为一道血线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天边尽头处血光一闪,魔婴背生一对黑色光翅的浮现而出,再一个晃动下,竟又一下模糊的消失了。

“血影遁!竟然是此类遁术,这倒有些麻烦的。不过如此就想跑出本座的手心,未免太痴心妄想了。”元刹先是一怔的露出意外,但喃喃几句后,就面若冰霜起来。

随之她单手朝远处一招,那两根巨大石柱一阵晃动后,从地下一拔而起,往空中一冲下,合二为一的再次化为了灰白色石殿,直奔元刹飞射而去。

元刹飞身没入了石殿中,并冲下方魔族一声吩咐后,就化为一团白光的激射而走。

其他精锐魔族见此情形,自然一阵大乱的紧追了下去。

转眼间,此地变得空荡荡的,再无任何一人了。

另一处离第二元婴不知多远的湖泊上空,韩立催动剑诀下,一条由无数剑光组成的巨大青龙,正张牙舞爪的将一名脖子细长,身躯仿佛虫子一般的高阶魔族,一声咆哮的撕裂个粉碎。

连藏在其中的元婴,都无法来及逃出,当场就被剑光搅成了碎片,化为一股青烟的不复存在了。

韩立袖子一甩下,青色蛟龙顿时一声清鸣的拆解散开,再次化为了密密麻麻的青色剑光。

它们一个盘旋下,就被韩立一催的激射而回。

只见他身上青芒一阵狂闪后,所有剑光就都一闪即逝的没入不见了。

在那具被撕裂的半人半虫的高阶魔族尸体旁边,赫然还有其他十几悬浮在空中的残尸,似乎都是魔族中的高阶存在。

而将剑光全都收入体内的韩立,脸色却变得一阵煞白,急忙运转心法几遍后,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

“看样子,他们已经反应过来了,不能再走此方向了。可惜,若是这些人的动作再慢一些,说不定还真有机会返回天渊城的。决不能被他们抓住规律,只有朝其他方向碰碰运气了。好在跟在后面的家伙已经解决掉了,应该大有机会真正逃脱掉吧。”韩立轻吐了一口气,目光四下一扫的低语了两句。

原来韩立当日施展秘术,一下幻化出了十几条虚影后,除了让曲儿和第二元婴分别催动灵躯和金身夹杂其中引开追兵外,自己则悄悄祭出了太一化清符,将躯体虚化并留在了原地。

随着韩立修为大进,太一化清符纵然神妙也无法维持太久的。否则元刹和血光也无需怎么破除此符,只要也呆在原处一会儿,就可逼得他再次现身出来。

故而韩立在先前逃遁途中一直没有动用此符。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