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遇旧

忽然他眉头一皱,身形一动,就化为一道惊虹的向下方某处激射而去。

惊虹快似闪电,几个闪动后,就带着韩立突然出现在了某座看似平常的住宅上空。

在那里,赫然正有五名服饰各异的修士,正围着一座被乳白色雾气笼罩的屋子,正在窃窃私语的商量着什么事情。

韩立如同鬼魅般的一下出现在屋子上空,自然让其他几人吓了一跳,或立刻手掌一翻的拿出宝物,或手中掐诀的做出防范之意。

“给我滚!”

韩立却看也不看这几人,冷冷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竟敢如此无礼……”

“啊,原来是前辈,晚辈等人这就离开。”

这几名修士赫然都是化神期存在,一听刚才之言,顿时大怒起来。

当韩立毫不客气的将合体期的庞大气息一放而出后,这五人又吓的魂飞魄散,急忙改口的连连后退起来,并一哄而散的落荒而逃了。

他们在逃遁中连头都不敢回转一下,仿佛后面有恶鬼在紧追索命一般。

韩立冷冷扫了这几人一眼,略一犹豫后,最终还是没有再做什么举动,但就在这时,从那被一层禁制护住的屋子中,却传出一声惊喜之极的女子声音:“韩前辈,怎么是你,前辈怎会出现在此地的,芊羽这就出来相见!”

话音刚落,屋子外侧的白气一阵翻滚,一阵劲风吹过,就凭空的消失了。

同时原本紧闭的屋门一开,从里面一下走出了三名女子来,为首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肤雪白,赫然是那位许世家族的许芊羽。

“许道友,多年不见了。”韩立笑了一笑,点点的打声招呼。

他当年和此女在许家一别后,就再未见过面,如今在魔劫期间此女竟然会出现在此地,还真是大出人预料之事。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否则晚辈这一次还真要难逃一劫的。”

许芊羽猛然见到韩立,显得惊喜交加,急忙带着其余二女上前给韩立深施大礼。

“没什么,我也不过正好路过此地,顺手而为而已。那几人是什么人,为何要围攻你们,是你们的仇家吗?”韩立摆了摆手,随口的问道。

“什么仇家,那几人不过是见我们三人势单力孤,心生歹意而已。前辈应该将那几人碎尸万段才对的。”跟在许芊羽后面的一名圆脸的女子,有些气愤的说道。

“小青,住口。能遇到韩前辈,我们已经算是福星高照了,怎可这般不知尊卑的对前辈说话。韩前辈,小青是在下的一个侄女,一向只在家族中修炼,并没有外出游历过几次,还望前辈不要怪罪!”许芊羽闻言,玉容一变,厉声的喝道。

“啊,前辈恕罪,晚辈不是有意冒犯的。”圆脸女修也才恍然自己面前的可是一名法力深不可测的前辈,而自己又并非身处许家之地,刚才的说话可真有些冒失了。

“没事的,韩某是那般不通情理之人吗,若早知道那几人是这等不堪之辈,说不定也就顺手清理掉了。”韩立微微一笑,并不在意的回道。

“多谢前辈大量,这里不是谈话之地,前辈还是进屋一叙吧。”许芊羽心中一松,脸带笑容的让开身后的大门。

“那韩某就打扰了!”韩立略想一下,也就点头的答应下来。

此地离魔族大军驻扎之处甚远,并且附近也并么有其他魔族出现的样子,故而他倒也放心的很。

这间屋子里面空间并不算大,但里面无论家俱还是装饰都透露出一种古色古香的独特气息,似乎存在年代颇为的久远了。

但让韩立心中有些在意的是,屋子附近那些若隐若现的禁制波动,在他们几人一走进来的瞬间,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他神念都一时无法发现此禁制根源所在。

这让他心中多了一份好奇之心。

当韩立被让到屋子中间的主位上坐下时,看了恭敬站在一旁的三女,就开始问了一句:“这里似乎并不是凡人居住之地,莫非和你们许家有些什么关系不成?”

“韩前辈明鉴,这里的确是我们许家许多年前就荒废的一处落脚处,晚辈几人被那几名邪修追的无奈,才被迫躲入此地借助原有的禁制之力来对抗一二的。”许芊羽恭敬的回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里离许家颇远,而且听说整个许家都已经搬到圣城去了。你们三个法力不足以自保,怎会跑出来的。”韩立点点头,但不客气的直接将疑惑问了出来。

听到韩立如此一问,三女不禁互望了一眼,竟有此迟疑的模样,但最后还是那许华羽苦笑的说道:“前辈有所不知,我们许家的确是在魔劫到来前就迁移到了有圣皇前辈镇守的圣皇城,但是在前不久,血灵大人外出处理一件要紧事情,带领我等一些族人又离开了圣城。结果在事情办完之后,返回的途中,却意外碰到了一队魔族大军。结果一番厮杀后,我等族人战败,只能各自逃命了。我和两位侄女被一小队魔族人追杀,才慌不择路的跑到了此地。结果没想到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追兵,又碰到了这几个邪修。”

“血灵道友离开了圣城?”韩立一怔,有些意外的样子。

“不错,原本族中长老都不愿血灵大人离去的,但偏偏大人要办的事情似乎非常要紧,也就只能放血灵大人暂时离开了。”许芊羽老实的说道。

“那血灵道友在遇到魔族后,应该没事吧!”韩立并没有追问许家所办的具体事情,略一沉吟后,反问起了血灵此女的安危。

“韩前辈放心,晚辈在离开前,亲眼看到血灵大人杀出了包围,虽然有几名高阶魔族尾追而去,但以大人的神通自保绝无问题的。”许芊羽坦然的相告。

“如此在下也放心了。对了,现在圣皇城的情形怎样?现在整个人族疆域都被魔族大军硬生生害裂了开来,甚至连一些符箓传讯都无法做到了。”韩立神色一换的又问道。

“不太好。我们圣皇城还好,那边的魔族大军根本没碰本城,而是多方面出击直接扫荡其他地方的人族据点,现在除了圣城外,其余的人族据点不少都被攻破了,一些宗门和世家也都全灭了。而且这一次的魔族攻击似乎和以前破城后的只是劫掠一番不同,竟然有魔族人开始驻扎那些被攻破的凡人城市,并开始大规模奴役我们人族的凡人百姓。”许芊羽说着,脸上不禁忧心忡忡起来。

“看来传言竟是真的,这一次的魔劫不同以往的历次,而是大有长久居住灵界的意思。”韩立闻言也脸色一沉了下来,半晌后才用凝重的口气说道。

“什么,前辈的意思是,魔族打算真占领我们人族地域?”未等许芊羽回话,另外一名脸色苍白,但身材丰满的女子,大惊失色的低呼起来。

“不光是我们人族,妖族甚至附近的木族夜叉族等异族恐怕都是魔族的入侵目标。再具体的韩某也不太清楚,只是高层之间的确有此类传闻不假。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天塌下来自然会有高个子去顶住的。想来圣岛对此也早有应对之策的。”韩立神色忽然一松,轻笑的讲道。

“也是,有圣岛和莫简离大人在,魔族即使有再大的阴谋,也很难得逞的。”许芊羽也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其余二女听到此话,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显然圣岛和莫简离二者的威名,给三女不少的信心。

剩下的时间,韩立又仔细讯问了一些有关圣皇城附近魔族大军的情况,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小半时辰。

“时间不早了。韩某还有事情在身,就不在此地多呆了。以后有缘再见三位道友吧!对了,此地也不是久留之地,三位道友还是早些回圣皇城更稳妥一些的。”韩立终于起身说出了告辞之言,并最后忠告了两句。

闻听此言,许芊羽三女自然不敢阻拦,当即答应一声,就将韩立恭谨的送出了门外。

韩立体表青光一闪,就再次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离去了。

许芊羽目睹青虹在天边尽头处一闪的不见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并轻叹了一口气。

“许姑姑,这位韩前辈当真是当年那名送血灵大人回我们许家的那位前辈。他当真是合体期的前辈?”那名圆脸女子一等韩立离去,却有些迫不及待的连声问道。

另外一名女子美眸一闪,同样两耳一竖的听了起来。

“不错,就是这位韩前辈。他当年到我们许家时,就已经是合体期的存在,听说在魔劫前不久,他又再次进阶,已经是合体中期的存在了。”许芊羽苦笑的回道。

“什么!是合体中期的修士。侄女还是第一次见等阶如此高的存在。听其他人说,姑姑和这位韩前辈交情不浅,甚至当年曾经还一起在天渊城共事过,这可是当真之事!”圆脸女子显然年纪并不太大,先是一声低呼,又有些兴奋的追问了两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