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废城

至于远处正和灵躯缠斗的另一具化身,似乎也得到了传讯,全身血光猛然一涨的逼退了灵躯,人也蓦然的向后激射飞走。

转眼间,三者就聚集一团,遁光一下联结一起的向天边遁去了。

“小子,此事绝不可能就这般了解的。这一次,我趁手宝物没有带在身边才奈何不了你,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老夫一定要将你抽魂炼魄,以报此仇!”

为首少年阴森的话语声轰隆隆的传来,但等说出最后几个字眼时,所化血光就一下在天边尽头处消失了。

此麾一决定退走后,竟然走的异常干脆,连头都未曾回一下的样子。

似乎他非常肯定,韩立绝不会趁势尾随追杀。

金毛巨猿笔直的悬浮在半空中,望着大敌消失的方向,面上丝毫表情没有,果然没有丝毫动身去追的意思。

不光如此,远处灵躯单手一掐诀,一闪的在原地消失了,但波动一起下,又蓦然出现在了巨猿的一侧,束手而立的不动了。

巨猿突然一声冷哼,体表金光一闪,三头六臂的法相一下破灭消失,随之又一跺足,身躯瞬间缩小了数百倍,金色毛发同时尽数脱去,也恢复了人形。

而还原了本来模样的韩立,脸上并没有露出喜笑之色,反而又向远处天边扫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来。

“只是几具区区的化身,竟然就如此的棘手。若是本体到来,还不知道强横到了何种地步了!大乘期的厉害果然名不虚传!不,比传闻中还要更可怕三分。”韩立喃喃了两句后,才将目光最终收了回来,然后抬手冲一旁灵躯一招。

灵躯一晃,化为一道淡淡绿影的冲其激射而来,一个闪动下,就没入其身体中不见了。

十三只紫纹噬金虫,也一个盘旋的腾空飞来。

韩立袖袍一卷下,就放出一片绿霞的将灵虫尽数收入袖中,接着双目一闭,单手掐诀的念念有词起来。

一个拇指大的血文,在其眉宇间浮现而出,闪动着柔和的光芒。

不过片刻工夫,韩立双目蓦然一睁,脸现喜色的自语了一声:“果然有效,那紫言鼎也并没有跑的太远!”

话声刚落,韩立就手中法诀一变,十指不停变幻出各种复杂的手印来,同时眉宇间的血文,也忽暗忽明的闪动起来。

没有多久,另一方向的天边处破空一响,一道黑色遁光激射而来。

在遁光中,赫然有一个紫呼呼的圆形东西,正是那只原先自行飞遁而走的紫言鼎。

不过此鼎一飞到离韩立还有数百丈远距离时,却蓦然一顿的停下了遁光,现出了紫色小鼎的原形来。

此鼎体表紫光涨缩不定,并发出低低的嗡鸣声,似乎对接近韩立大有些迟疑的模样。

但是韩立催动血文后产生的那一种冥冥中的联系,却又让此鼎同样的不愿离开。

韩立望着小鼎,嘴角喜色更浓了几分,血文一闪,竟从眉宇中直接飞出,并一顿的在身前处始旋转起来。

同时他口中咒语声一下大作,十指一弹,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法诀射出,一闪即逝下,纷纷没入了小鼎中。

小鼎一颤下,立刻发出一声龙吟般的清鸣,一动下,竟直奔血文激射而去。

光芒一闪,血文同样一下没入小鼎中。

此鼎立刻体表泛起一层血色,同时长鸣声一下高昂几声,似乎变得欢喜异常了。

韩立见此情形,同样微然一笑,这才抬手冲小鼎轻轻一点。

紫色小鼎一个晃动,竟听话之极的一飞而来,最终化为一个数寸大小迷你模样,稳稳的落在其手心中。

韩立心中大喜,长吐一口气的将小鼎往眼前一抬,双目蓝芒一闪的仔细打量了两眼。

只见小鼎颜色淡紫,但表面铭印有许多不知名的符文,更有一层若有无的黑气,将此鼎通体包裹在了其中。

韩立双目微微一眯,突然托着小鼎的手心中灵光一闪,数道金银符文无声的浮出,并一闪的就贴在了小鼎上。

小鼎只来及一声低鸣,表面灵光就一下的变得呆板木然起来,再无原先近似妖异的通灵模样。

不光如此,韩立十指一动,雷鸣声大起,无数金色电弧从指尖弹射而出,化为一张金色电网的将小鼎全都包裹进了其中。

电光一阵噼啪的缩小后,手心中就立刻出现一颗金色小球来。

韩立这才神色一松,另一手掌一翻转下,一个洁白如玉的盒子浮现而出。

金球一闪的被装入了其中。

一只袖子又飞快往此盒上一抖,又有十几张五颜六色的符箓飞射而出,一贴后,立刻形成几个微型符阵深深镶嵌在了盒盖上。

韩立竟然三下五除二的将小鼎暂时封印了起来。

将玉盒收起后,他才长吐了一口气,整个人真正放松了下来。

虽然这件紫言鼎就像车骑恭说的那般,用所教秘术轻易的从血光圣祖化身手中夺取成功,并最终抓到了手中,但此宝藏有那老魔的一丝神念在,在没有驱除掉这缕神念并重新祭炼一番后,他又怎敢大大咧咧的直接拿来使用和贴身收藏。

不过能得到如此一件玄天残宝,韩立心中仍真正的喜悦异常,但同时又对那件万剑图的报废也大感肉痛几分。

此宝他才刚刚祭炼完成,原本是用来对付魔族大军的一件大利器,结果只是这般一战就化为了乌有,心中自然也有些郁闷的。

但当韩立一想起为首魔头临走时说的话,脸色又不觉凝重了几分。

就像此魔说的那样,这一次之所以能逼退这三名大乘化身,最主要的还是对方并未做好准备匆匆找上门来的缘故,外加作为依仗的两件玄天残宝都出了意外,这才闹了个灰头灰脸的。

要是等他们从那统领魔族大军的另外一具化身那里借来了宝物,再对其影响彩光塔的手法有了防范,下一次找上来的时候,能否还能击退这三具血光圣祖化身,还真是一件不好说的事情。

韩立默默的想着,目光闪动不定。

忽然,他一下轻笑起来。

“我还真有些杞人忧天了!怎会再给对方第二次堵住自己的机会。算算时间,对方若是去那魔族大本营,起码也要三四个月的时间,而如此长的时间,我早就偷偷跑回天渊城了。以后的时间,只要不再离开天渊城,想来也就无碍了。”韩立心中一松的想道,脸上重新恢复了常色。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另做一件事情,就是去那离此地不算太远的黄泉地火一趟。

一方面他当初对那车骑恭发了誓言,可不想遭受心魔的反噬。

另一方面,他也的确对那混沌二气大为的动心。

现在血光圣祖化身受损退去,想来短时间内绝不可能再卷头重来的,正是做此事的良机。

不过那车骑恭既然也是魔族圣祖,他自然绝不会全信对方之言的,必须暗自再做一番防范,才能按照对方之言去做。

至于那倚天城,他们这些合体存在一败退,想来绝无法保住了,倒是没有再回去的必要了。

韩立心思灵动,转眼间就拿定了主意,当即一转身,体表青光一闪,就化为一道青虹的腾空飞起。

同一时间,早已身处数万里外的巨魔,也将法身一收,重新放出那条血色小舟,让另外两具化身一同站在其上,就催动此宝往倚天城方向一路赶去。

在路途中,三名血光圣祖化身均都神色木然,一言不发。

数日后,三魔就远远看到了倚天城倒塌近半的城墙,而倚天城上空却早已遍布漆黑魔气,将整座巨城都笼罩住近半的样子。

等到血色小舟再接近城墙一段距离后,城墙上空的魔气立刻一阵翻滚,有一队骑着魔兽的甲士恭敬的迎了上来。

“马上将离圣族大军最近之处的传送阵打开,我等要立刻离开此地。!”为首少年一等那些万象魔骑稍近一些,立刻冰冷的一声吩咐。

“遵命,圣祖大人!”

先前血光圣祖神念降临寄附的一幕,此地的中高阶魔族均都看进了眼中,这队万象魔骑自然认得这位圣祖化身,当即为首骑士谦卑的一躬身,深施一礼的一口答应道。

半个月后,韩立所化青虹在万丈高的地方一路疾行着。

此刻他的遁光奇淡无比,并用偌大法力将波动尽数牧敛其内,若不是用大神通之士神念或者灵目仔细观察,绝对无法发现青虹存在的。

如今韩立正从一座人族城池上空一飞而过。

此城并不算大,即使在魔族降临之前也不过是一座小型城市规模。但此刻遍布荒草废墟,一个人影都无法看到,早已被人族放弃上百年之久了。

以韩立遁速,顷刻工夫就可从城池上空一掠而过,但当他神念向下方随意一扫后,却蓦然一声轻“咦”出口,遁光竟一顿的停在了高空,并青光一敛的现出了原形。

他双目向下一扫,目光闪动不已,脸上满是意外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