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退敌

金色霞光一个翻滚,六口金刃骤然间融合一体,幻化成一口数十丈长的擎天巨剑。

寒光一闪后,魔头正中间头颅先是面现一丝难以置信表情,随之脖颈处一丝血线浮现而出,头颅竟立刻骨碌碌的滚落而下。

此魔竟然被韩立一剑斩下了首级。

但巨猿面孔并未显出喜色,庞大身躯一压而下,六手再蓦然一分,巨剑竟一下又分成了六口金刃。

六条手臂一阵模糊,刺耳的爆鸣声大起,无数金线浮现而出,并密密麻麻的向下一落,大有将为首少年残躯一下碎尸万段之意。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魔头残躯猛然间背后四翅齐扇,身形竟一下倒射退出数十丈远,同时身下血海一个翻滚,无数血水凝成的箭矢破空射出,瞬间将空中落下金线尽数挡住。

同时脖颈上无头之处,一股黑气冒出,赫然另一颗和原先一般无二的头颅一下浮现而出,不过旁边肩头上的八颗青色鬼头中的一个,却诡异的一闪不见了。

原本正想紧追不放的巨猿,面色一沉下,手中动作丝毫不停,六口金刃一阵变化,竟又一下幻化成环、枪、锏、锥等六种截然不同的兵器,略一挥动下,无数金色雷火从兵器上狂涌而出,一阵轰鸣的朝远处魔头,劈头盖脸的狂砸而去。

刚刚损失了一颗头颅的巨大魔头显然也同样恼怒之极,一声厉啸,剩余的七颗头颅念念有词起来,同时两手也突然捏出一个古怪深奥之极的手印。

呼啸声大起!

原本在下方澎湃狂涌的血海,突然间以巨魔为中心的飞快转动起来,一个巨大漩涡顷刻形成,并化为一根巨大血色水柱一下冲天而起。

巨魔手中法诀一停,一只大手蓦然冲下方水柱一抓而去。

血色水柱光芒狂闪不定,一声轰鸣后,竟一凝的化为一根血色巨棍,足有数百丈长,表面铭印有暗黑色符文。

巨魔一把就将此抓到手中,并毫不迟疑的冲巨猿方向狠狠一棍扫去。

滚滚棍影立刻化为一股血色飓风的狂卷而出,同时一股腥臭之气从棍上滚滚罩去。

金色雷火和血色飓风交织闪烁,并不时传出轰隆隆的爆裂声。

三头六臂的巨猿见此情形,目光一冷,手中六件兵器一举之下,直接气势汹汹的奔巨魔激射而来。

巨魔一声冷哼,手中血色巨棍一横之下,也猛然单足一踩虚空的激射而出。

一时间,两个同样狰狞的庞然大物就在半空中“叮当”乱响的打斗了起来。

六团金光和一道血影一会儿模糊不清,一会儿霞光万道。

打斗声震耳欲聋!

而在二者肉搏开始的不久,十三团紫光和一条粗大灰影也从两侧一闪的加入战团中。

正是韩立的紫纹噬金虫,以及那条灰色巨蟒。

二者的加入,自然让这场争斗变得越发激烈,嗡鸣声和“嘶嘶”之声不时混杂在轰鸣声中。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团五颜六色的光晕从战团中心处浮现而出,随之一股让人惊悚的波动向四周疯狂散去,所过之处虚空为之一暗,竟给人一种空间为之塌陷的感觉。

而就在这塌陷的中心处,两道人影一个跌跄的各自向后飞射出,一直间隔二三百丈之远,才各自勉强的稳住了身形,正是韩立所化巨猿和那名魔化的为首少年。

只是这时的两人模样,均都显得有些狼狈。

巨猿不但浑身金毛不少地方焦糊一片,手中六件兵刃也只剩下了三件,并且还都残缺不全只剩半截的样子。

至于那巨魔,不但浑身鲜血淋淋,肩头两侧的鬼头更被直接打爆了两个,变得血肉模糊一片,手中血色巨棍更是一分为二,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斩成了两截。

看上去刚才的一番大战,巨魔明显吃了一个不小的大亏。

金毛巨猿和巨魔远远互望之下,都明显带有一些忌惮之色了。

就在这时,那塌陷空间的中心处又一阵轰隆隆传出,五色霞光一阵流转,一缩一涨之下,竟又再次的爆裂而开。

但这一次,在爆裂的波动中,十几团紫光一闪的激射而出。

正是那些韩立的紫纹噬金虫。

另一边,那条灰色巨蟒也同样的要从爆裂中心处飞窜而出,但是半个身躯方从塌陷空间中探出一半,就被后面一股巨大吸力一卷,重新卷回了远处。

顿时爆裂的光芒一下将巨蟒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目睹此景,巨魔身上突然一阵灰气翻滚,并忍不住的再一张口,喷出了一团精血来,脸色一下又苍白了几分。

那头灰色巨蟒是其魔相施法所化,竟和为首少年心神相联,如今突然被灭,竟让其本体也一下遭受了不小的反噬。

如此一来,巨魔面色愈发的更加阴沉了。

巨猿见此情形,却六条手臂猛然间同时一挥,顿时金光闪动间,六件不同兵器就再次的浮现而出,而且每一个都崭新如初,重新变得寒光闪闪。

巨猿庞大身躯一层金光流转过后,损伤的毛发也瞬间的恢复如初了。

接着此猿狰狞之色一现,就要舞动兵器再次飞扑而出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忽然远处困住彩光塔和另外一具化身的九宫天乾符所化雾气中,一声地动山摇的闷响发出,同时一座七色巨塔虚影一闪浮现在雾气上空,只是滴溜溜一转,无数光柱就仿佛潮水般的一喷而出。

光束所过之处,所有雾气为之一荡而空,那些隐藏雾气中的宫殿楼阁更是被纷纷的洞穿而过,又化为无数灵光的溃散消失。

转眼间,这套九宫天乾符就被一破而空。

“嗖”的一声!

一道七色长虹从巨大虚影中一闪的射出,几个闪动下,就出现在了高空之中,然后光芒一敛,就重新幻化成了一道人影。

韩立所化巨猿目睹此景,瞳孔不禁一缩。

而巨魔脸上却不禁现出了惊喜之色。

那出现的人影,正是先前被万剑图困住的另一具化身。

此化身竟然在此种关键时候,终于动用彩光塔不可思议的神通,硬生生的破困而出了。

不过当韩立仔细再打量了对方一眼后,神色为之一动,重新又镇定如初了。

刚刚脱困的少年,虽然手中仍托着那件七色小塔,但脸孔一丝血色没有,气息变得极其衰弱,而手中小塔也黯淡无光,竟也损失了一定灵性的样子。

巨魔同样也发现了同伴的不妙,神色一凝下,当即一声低喝:“怎么回事,你有彩光塔护身,怎会变得这般模样。”

“哼,这小子动用了一件非常难缠的宝物,似乎不是灵界之物。要不是我果断的动用了最后的手段,恐怕你也见不到我了。”那名少年却一声冷哼的传音回道。

“不是灵界之物?那你现在怎么样,还能再出手吗!”巨魔闻言一呆,脸上露出了惊疑的表情,但最后又问了一句。

“只要你没有事,我自然也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彩光塔损失了一定灵性,一时间不能再动用空间神通了。”少年摇摇头的说道。

“竟然这样!这么说,我们两个联手也没有太大胜算了。”巨魔眉头一皱,脸色阴晴不定了。

少年望了望变身后的金毛巨猿,又瞅了一眼另一边和灵躯还战成一团的最后一名同伴,却木然的并没有回话什么。

那一边,灵躯虽然明显身处下风,但依仗芝仙肉身的不死特性,外加各种诡异的天赋神通,在自保上却是绰绰有余的。

另外一具血光化身想要脱身离开,却也一时无法办到的。

巨魔同样看到了这一切,心中的迟疑自然更深了几分。

虽然眼前情形似乎大大的不妙,但让他就此的退去,却实在心有不甘的。

毕竟他这一次冒奇险将三缕分神同时降临灵界,原本是想将镇魔塔夺回好进行原先大计。结果现在非但没有如意,反而将另外两件玄天残宝一个弄得灵性损失,一个弄的莫名失踪,心中的不甘和郁闷可想而知了。

韩立自然也看出了对方的踌躇,忽然所化巨猿三颗头颅同时张口念念有词,一条手臂再猛然往身前虚空一抓,一口金色断刃蓦然浮现而出,巨猿只是将此刃往身前一横,顿时霞光万道,附近天地元气为之一下翻滚澎湃起来,同时无数五色光点密密麻麻的在附近虚空中浮现而出,并往那口金色断刃上狂涌而去。

声势惊人之极!

“玄天残宝!”

巨魔一下失声出口,双目死死盯着巨猿手中闪闪发光的断刃,脸上现出骇然之色。

另外一名少年看到此景,眼角也不禁一阵急跳!

“走”

巨魔脸色一沉下,口中终于低沉的说道。

随后其四翅一动,下方血海一个翻卷,骤然间化为一片血光将其庞大身躯一包,向后破空遁走。

手托宝塔的少年见此情形,面上肌肉一动,将手中宝物微微一晃,也化为一道七色长虹的激射离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