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激战

但巨枪方一入体不过数寸,就仿佛扎在了精钢般一般的无法再进入分毫了,同时金身六目精光闪动,手中六口金刃再次一闪的向胸前巨枪一斩而下。

下方魔影似乎也发现情形不妙,扬首冷冷一望,巨枪一颤的就要从金身上立刻倒退拔出。

但这时却已经迟了!

梵圣金身体表一层异样晶光流转起来,体内瞬间生出一股巨大吸力并一下作用到巨枪上。竟然将此枪生根般的吸在了身体上,让其根本动弹分毫。

而这时,六口金刃上寒光一闪,破空之声大起,密密麻麻的刃芒潮水般的狂涌射下,仿佛要将魔影连同为首少年都一下淹没在了其中。

为首少年一声冷哼,身形一下倒退半步,单手掐起一个古怪手印,同时口吐几个不明法诀。

其足下血色小舟嗡鸣声一起,一层血光幕浮现而出,竟将少年连同魔影一同护在了其中。

任凭空中刃芒狂风骤雨般的击在光幕上,却只是狂闪几下后,就安然无恙的纹丝不动了。

这血色小舟不但是一件飞行异宝,竟然还具有玄妙之极的惊御功能。

怪不得为首少年,面对梵圣金身的一连串攻击,始终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

不光如此,在那魔影扬首一声低吼下,那只原本被吸在进身上的巨枪,体表一层灰光闪动,由坚硬无比突然变得光滑柔软起来,竟一下幻化成一只灰色魔蟒,数十丈长,头生漆黑独角,庞大身躯一个卷动下,竟一下将金身狠狠的缠在了虚空中。若是换了一个普通修士,哪怕是合体等阶的存在,被如此凶猛的庞大物一勒,身躯也要立刻的爆裂而开。

但梵圣金身身躯本身就是用无数珍稀材料凝炼而成的,几乎本就是金刚不坏之体,被巨蟒一缠之下,非但完好无损,反而三颗头颅各自发出一声长啸之声,身躯一下巨大起来,并且手中六口金刃一闪的消失不见,六条手臂齐挥舞下,直接幻化出无数金色拳影,往巨蟒身躯上狂击而去。

轰隆隆之声一时间响彻整个天空。

但那巨枪变化的巨蟒,身躯也似乎坚韧逾铁,金色拳影击在上面虽然造成了一些损伤,但一时间也根本无法击杀的样子。

反而巨蟒大口中一张,一股绿气直接往梵圣金身三颗头颅上一喷而去。

虽然不知这绿气是何种东西,但是竟从中散发出一股让人昏昏欲睡的气息。

金身三颗头颅脸色一变,眉宇间突然间金光一闪,竟分别裂开一条缝隙,三只竖目同时浮现而出。金光一闪,三道刺目金光从竖目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洞穿绿气而过。

说也奇怪,绿气一个滚动下,竟就此的一闪而灭。

巨蟒一摆头颅,一张血盆大口又冲金身中间头颅,狠狠一咬而去,但眼前波动一起,两只金灿灿大手却早已经挡在了前面,并十指入钩的狠狠冲巨蟒头颅一插而去。

不过片刻工夫,金身竟然和这只巨蟒就贴身肉搏起来,二者均都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样,一时斗的难解难分!

另一边,笼罩在剑阵上空的巨大塔影,在那一套九宫天乾符激活和另一件低阶空间宝物自爆下,不由自主的一阵闪烁不定,放出的七色霞光被这二种突如其来的波动一影响,最终一声嗡鸣的没有彻底落下来,而在半空中一闪的溃散消失了。

而受此塔空间之力影响,九宫天乾符所化宫殿也只是在高处徐徐转动,却也同样无法将其落下。

而就在此时,韩立所化巨猿忽然目中异光一闪,两只手掌突然往空中一点。

“轰轰”两声,一黑一青两座数十丈山峰从虚空中一闪而出,直往向正要去接七色小塔的少年砸去。

而绿肤灵躯则一只袖子猛然一抖,破空声一响,一蓬绿丝激射而出!

此绿丝晶莹透明,一闪的没入虚空中,但又一声尖鸣的出现在了下落的小塔附近,并化为一张绿色丝网一罩而去。

韩立竟一副将此宝也要硬生生夺去的模样。

那名少年模样的血光圣祖化身,目睹此景,脸上丝毫表情没有,只是抬手冲空中小塔轻飘飘的一掌拍去,同时口吐一个“破”宇。

小塔骤间滴溜溜一扎,同时一股七色飓风呼啸的从塔中狂涌而出,只是一个卷动下,将即将罩下的绿色丝网吹的寸寸碎裂。

不光如此,两座山峰被此风一吹后,一声轰鸣的退出十几丈远去。

接着七色飓风一个卷动后,将两座极山彻底包裹进了其中,在呼啸声中,七色飓风中竟突然浮现出无数神秘的金色符文,一个个看起来颇为的眼熟。

“金篆文!”

韩立心中一声暗叫,脸色不由的为之一变,接着只觉一股神秘力量突然降临在了山峰上,竟要强行切断他种在极山中的神念,要将宝物强行收走的模样。

要不是他神念强大几乎不下于大乘修士,恐怕还真有可能被对方得手的。

韩立所化巨猿吃惊之后,马上一声怒吼,两只大手同时冲那七色飓风呼呼两拳连环击出。

两声刺耳爆鸣声响起!

两只金蒙蒙拳影从虚空中射出,一闪的就狠狠击在七色飓风上。

同时两座极山也在法诀一催下,一个山体骤然间亮起一排银色符文,灰蒙蒙光霞狂涌而出,并一个卷动撞向了七色飓风。

另一个则“嗤嗤”之声大作,无数透明剑气从山峰向四面八方同时激射而去,那看似犀利的剑气,仿佛要将附近虚空都斩成无数碎片。

那七色飓风纵然威能极大,但三者同时攻击到其上的时候,也顿时一阵剧烈颤抖的爆发出一团团刺目光芒,接着一声闷响后,就寸寸的破碎溃散开来。

两座极山一个晃动下,就冲出了飓风包围,并一个盘旋下,纷纷向韩立一落而去。那名操控小塔的少年,一见刚才动用了彩光塔另一种大神通,却没有将两座极山强行夺下,也不禁轻“咦”了一声,面上首次露出一丝讶色,但马上再次恢复了木然,并单手往虚空一抓。

虚空波动一起,一团灵光在手中一闪的浮现而出,七色小塔赫然诡异的包裹在其中。

“哼,这小子颇为棘手。不要再留后手了,用彩光塔那一招将他抹杀了吧。用那种神通的话,即使有其他空间之力的影响,也没有什么大碍的。”

一个冰冷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竟是那站在血色小舟上的为首少年,有些不耐的大声说道。

此刻的他,正催动背后魔影再次幻化出十几条巨大触手向空中梵圣金身狂击不停,但此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显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韩立闻言,心中一动,所化巨猿一声大吼,体表金色灵光刺目耀眼起来,双臂略一模糊下,竟将手中两座山峰冲为首少年狠狠一投出去。

以这两座山峰的奇重分量,再加上山岳巨猿本身的逆天神力,两座极山发出两声爆鸣后,竟直接略一模糊的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中。

下一刻,为首少年的近前处,虚空略一扭曲,两座山峰发出怪啸狂射而出,并一闪的重重撞在了小舟放出的血色光罩上。

为首少年见此情形,瞳孔不禁一缩,背后巨角魔影一闪之下,往其身躯上一扑没入。

一团血色光霞一下将少年笼罩在了其中。

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发出,两团刺目光霞一下在血罩上浮现而出。

血色光罩一阵剧烈颤抖,就发出一声瓷器破碎般的脆响,寸寸的碎裂而开。

两座山峰一闪的洞穿光芒而过,但血色小舟上却一下变的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二十丈外的血海上空,波动一起,一道人影无声的浮现而出。

正是那消失不见的为首少年。

但这位血光圣祖化身,一身装扮和刚才竟然截然不同起来。

不但身上多出一件灰蒙蒙的诡异魔甲,背后更是多出两对血红羽翅来,同时其脖颈四周竟浮现出一圈拳头大小的八个青色鬼头。

它们双目紧闭,相貌狰狞,但嘴巴一张一合的蠕动不停,竟均都是活物。让人看了不禁心中一阵发寒。

为首少年本人则面带怒容,用一种恶毒之极目光狠狠的望向韩立。

“好,很好!没想到你竟然逼本座,连这般模样也展现出来了。”

就在他露出这般一副咬牙切齿神情的时候,那位手托小塔的血光化身,却在双目异光狂闪几下后,突然将手中宝塔一下高高托起,同时徐徐闭上了双目。

一阵古老晦涩的上古咒语从他口中飞快传出。

七色小塔嗡鸣声大起,一圈圈七色光晕从塔中散发而出,并向四周扩散而去,转眼间就将亩许大小的一片虚空全都笼罩其中,并还在疯狂扩张中。

而随着少年咒语声的加快,一些大小不一金色符文随着一圈圈光晕的变大,纷纷浮现而出。

一丝丝蕴含法则之力的波动,从七色光晕中传出,并一下充斥了整个天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