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引念

正是那口玄天残刃。

金身将残刃在手中微微一晃,顿时爆发出一团刺目紫光,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此刃也只有在金身手中,才能发挥出那能引动天地法则之力的恐怖威能。

至于对那灵躯,韩立却一拍手腕储物镯,从中一口气飞出四五件宝物,一闪即逝的飞了过去。

这些宝物,每一件都式样奇特,或是玉佩,或是幡旗,甚至还有一件指环状的法器。

最后韩立略一犹豫下,又将一只画轴凝重的取出,也一抛的扔向了灵躯。

而灵躯只是面无表情的一张大口,顿时将所有东西都吸入腹中,然后和金身各自一掐诀,就在两边一模糊的消失了。

韩立做完这些事情后,则身形滴溜溜的一转,从身上顿时射出数百阵旗阵盘等布置器具,各色光芒漫天飞舞之下,竟一口气在剑阵附近布置下了五六个其他类型的临时法阵。

当身形最后一顿,他重新一直身子的站立好后,又将双袖子冲空中一抖。

数百张符箓,从一只袖口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高空中,隐匿不见了。

另一只袖子中,却一下飞出十三团紫光来,迎风一涨下,化为了十三只数尺大的狰狞甲虫,在韩立头顶盘旋飞舞着。

最后,他又忽然从手中取出一个拳头大的白色晶球来,张口冲此物一喷。

一团精血化为血雾一扑而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晶球中。

晶球立刻转化成了血蒙蒙颜色。

韩立将晶球往身前一抛,神色凝重的口中念念有词,十指也车轮般的冲晶球连弹不已。

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法诀,仿佛潮水般的冲晶球狂涌而入,让其通体散发着妖异灵光。

当晶球内血光一阵变化闪动后,最终凝结成一个不知名的血色符文后,韩立长吐了一口气,才袖子一甩往晶球上一罩而去。

青蒙蒙霞光闪过后,晶球一下被一收而起。

做完这一切,韩立略沉吟了一下,忽然伸出一手往铭印神秘花纹的手臂处抚摸了一下,但见没有任何反应后,又不禁苦笑了一声。

随之他就不再迟疑的扬首一声长啸,体表金光大放下,化身为一只百余丈高的金毛巨猿。

巨猿口中啸声一停下,就双手抱臂的站在剑阵中心处,冷冷望向远处天边无任何举动了。

“很好,你终于知道在本座

不过片刻工夫,巨猿所望天边处一阵轰鸣声传来。

血光一闪下,一只血色小舟浮现而出,一晃之下,就化为血丝的激射而来。

几个呼吸后,血光一敛,血丝一下出现在了韩立附近的高空处,并重新还原成了小舟模样。

舟上三名一般模样少年,神色各异的扫了过来。

为首少年一脸冷笑之色,似乎大有讥讽之意,后面两名少年却面无表情,目光仿佛刀光一般锐利。

“哼,人族小子,你跑的倒是挺快的。不过现在停下来,莫非打算垂死挣扎一番吗!难道你真以为凭借一座剑阵和区区几座临时法阵,就能保住性命。”为首少年打了个哈哈的说道。

“行不行,要试过一下才能知道了。阁下不会指望我束手就擒吧。”巨猿嗡嗡的一声大笑,两只大手虚空一抓,顿时小舟上方波动一起,一黑一白两只晶莹大手浮现而出。

一只散发万道灰光,一只通体五色寒焰缭绕,十指一张下,气势汹汹的一压而下。

“哼,不自量力。”

为首少年见此情形,傲然说了一句,单手一掐诀,背后一阵黑气翻滚,竟从中一下飞出两条灰色触手,一抖笔直的直刺两只巨手而去。

这两根触手也不知是何种东西,铁枪般一闪击中大手瞬间,两只大手立刻气球般的爆裂而破开,化为点点灵光的凭空消失了。

不过两只大手中蕴含的元磁神光和五色寒焰,也是大神通之术,反而一个高涨的滚滚而下。

霞光一闪下,一条触手化为了一根晶莹冰柱,另一条却被灰色光霞包裹,一阵光芒狂闪后,竟寸寸的碎裂而开。

“咦,元磁神光,竟然是此种神通,还真是少见的很。”

为首少年轻松之意一下去了多半,并有些意外的叫出了元磁神光的名称。

韩立目睹此景,也眉头一皱,所化巨猿却狰狞一笑的,冷冰冰的回了一句:“阁下真以为凭借化身之躯,就能逼的在下落荒而逃吗?韩某不过是想离你那些手下远些而已。”

“你如此自信,莫非是觉得凭借藏在暗处的两个家伙!”为首少年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冷笑。

几乎同一时间,站在他身后的两人,突然出手了。

一人蓦然一张口,一团黑光一喷而出,一闪的化为一只小鼎。而鼎口滴溜溜一转后,从鼎中忽然喷出一道黑色光柱。

另一人,则单手虚空一抓再一投,一个模糊的七色塔影一闪即逝的激射而出。

这二人所攻击之处,正是血色小舟两侧看似空无一人的虚空处。

“轰”“轰”两声,两侧虚空处同时波动一起,各有一道人影被破除了隐匿之术,一个晃动的显露出了形迹。

一个金光灿灿,三头六臂,一个肌肤碧绿,面无表情,正是原本打算悄然接近血色小舟的梵圣金身和灵躯。

韩立见此情形,脸色不禁一沉。

但是让韩立有些意外的是,为首少年一看见三头六臂的金身后,脸上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真魔法相!嘿嘿,真是有意思。一个人族,竟然将真魔功修炼到如此地步,还将真魔法相直接凝练出金身,要是那些老家伙知道,也不知是何种嘴脸了。”为首少年目光闪动的说道。话语中既有些自嘲,又有些讥讽的意思。

韩立闻言,倒是没有露出太过诧异的表情。

毕竟这梵圣真魔功,虽然经过他改动不少,但是这梵圣法相形态实在有些特殊,恐怕任何一名懂得魔功之人都能一眼看出其的渊源来。

当然在人族中,将魔功修炼到如此地步的魔修也绝对寥寥无几的,韩立一般情形下也下意识的不愿轻易动用此金身。

现在要对付这血光圣祖化身,他自然不可能再留手什么了,故而所化巨猿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反而看似随意的望了那名喷出紫言鼎的化身一眼,心中已经开始暗暗念念有词起来。

同时一只毛茸茸大手中,更是无声无息的浮现出那只凝聚出血色符文的晶球来。

随着秘术的催动,晶球中的符文开始忽暗忽明的闪动起来,仿佛一下成为了活物。

为首少年见韩立这般不动声色的样子,目光在金身和灵躯上分别一凝,似乎也在思量着什么事情,但就在下一刻,立刻察觉到了什么,脸色蓦然大变的一声大喝:“胆敢在本座面前动手脚,去死吧。”

话音刚落,他背后黑光闪动,突然浮现出一个头生巨角,身躯遍布十几根巨大触手的高大魔影来。

此魔影看似模糊不清,但是方一现身,十几根触手就只是略微一挥,立刻爆鸣声大起。

十几道白茫茫劲风一卷之下,这些触手竟然不知如何的一下横跨数百丈距离,出现在了离韩立近在咫尺的地方,并闪电般的一刺而下。

“哼,现在才发现已经迟了!”巨猿一声冷哼,心中咒语一顿,握着晶球的毛茸茸五指一用力下,一团刺目爆裂而开。

血色符文一个闪动下,没入其手心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韩立身前处一片剑幕一闪,突然幻化出十几朵青色莲花,每一朵都有尺许大小,莲瓣寒光闪闪,犀利无比。

那些触须正好疾伸进其中。

青莲只是滴溜溜一转,顿时无数剑气从中交织斩住,触须瞬间被切成了无数小截。

为首少年冷笑一声,乎中法诀一变,正想再催动什么神通时,身后处却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一阵刺耳的怪鸣突然爆发而出。

他一惊的急忙回首望去。结果正好看到,紫言鼎猛然一下剧颤,发出一声怪鸣的从另一化身五指中冲天而走。

而那名原本操控此鼎的化身,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但反应不可谓不快,手臂只是一动,顿时反手虚空一抓。

顿时一只巨大爪影一下浮现而出,将亩许大的虚空全都笼罩其下。

紫言鼎插翅难逃的样子。

为首少年见此,心中这才为之一松,但心念一动下,还未想清楚此幕的原委时,剑阵中的金毛巨猿却突然双手一捶胸膛,张口发出一声大吼。

吼声仿佛晴天霹雳!

“不好!”

为首少年一听此吼,身躯不由自主的为之一晃,突然脸色一白叫出声来。

那名一把抓向紫言鼎的化身,竟也同样手臂一颤,笼罩偌大虚空爪影一下溃散破灭。

紫言鼎顿时长鸣一声,化为一道紫光的飞出来数十丈高处,眼看再一个闪动,就真要一下飞遁而走。

“拦住它!”

为首少年顾不得找韩立的麻烦,急忙惊怒交加的一声大喝。

最后一名托着七色小塔的少年,眉梢一动,就将手中小塔一抛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