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对策

“能夺取过来?此话当真!我没记错的话,这两件宝物似乎和这位血光圣祖祭炼一体,又如何能强行占有。”韩立先是一惊,但沉吟一下后,脸上又浮现不信的表情。

“我并没有告诉过道友,那两件至宝中的紫言鼎,原来是老夫所有之物。”老者一捻胡须,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什么,有此种事情!”韩立一下失声出口。

“哼,当初老夫遭了血光的暗算,被迫将元神躲入这镇魔锁中,才最终瞒过此贼子耳目。但是紫言鼎却和肉身一起落在了那小人手中。他虽然花费了百余年时间将我留在鼎中神念炼化,然后重新祭炼化为了己用。但是老夫当初留在鼎中神念其实一明一暗,分为两种的。只要这贼子没有发现那第二神念的存在,还有机会助道友夺回此宝的。”老者一捻胡须,露出一丝阴沉之色的说道。

“前辈既然有这种底牌的话,倒还真有可能成功的。但不知留在宝物中神念有多强,前辈自觉有几分把握的。”韩立听了怦然心动,但仍谨慎的询问道。

“老夫那缕神念乃是特别炼化出来的,专门用来对付此等事情的。只要没被血光发现,我有五成以上机率可以让此宝脱离其控制的。况且使用老夫的方法,就算意外无法夺回此宝,但也足以让此宝在韩道友面前威能大减,不能再构成任何威胁的。”车骑恭自信异常的说道。

“一半的把握,这已经足够冒险一试了。既然紫言鼎不用担心,那彩光塔不知前辈是否也有应对之法。相对紫言鼎来说,此宝摄取生灵的神通更加逆天和棘手的。”韩立点点头,蓦然又问了一句。

“彩光塔虽然并非老夫之物,但是在圣界也是一件大名鼎鼎的玄天残宝,当初也不知血光这小人如何得到手的。此宝我见过几次,威能也的确惊人,就算我亲自面对,也没有什么把握可以破除的。”车骑恭沉吟了一下后,露出凝重之色的说道。

“这么说,此宝根本无法应对了?”韩立心中一沉,缓缓说道。

“彩光塔虽然无法破除,但是若帮你拖延些时间,却也并无办法的。只要你能趁此间隙,将那紫言鼎收服,再用此鼎对付此宝,同是残天之宝,应该足以自保的。”老者目光一闪的说道。

“能有办法抵挡一二,这就足够了。还望前辈赐教此方法一二。”韩立思量了片刻,脸上露出笑容,一拱手的说道。

“嘿嘿,赐教老夫可不敢当。道友不会真认为,老夫会平白将引动神念秘术和对付彩光塔的手段,平白相告吧。”老者一翻白眼,不客气的说道。

“哦,那前辈有何打算的。”韩立脸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的样子。

“很简单,答应老夫当初所提的交易,老夫就将秘术和方法全如实相告!”车骑恭毫不犹豫的言道。

韩立闻言,双目微眯了起来,半晌后才淡淡的说了一句:“既然如此,前辈不妨将条件说上一下吧。上一次,晚辈走的仓促了点,还未仔细听上呢。”

“放心,老夫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我的条件对阁下同样是大有好处之事。”车骑恭脸上首次现出了喜色,声音一缓的说道。

“那晚辈洗耳恭听了。”韩立心中冷笑一声,自然不会将对方之言当真的,但面上神色不变。

“第一个条件,就是道友必须在脱困后,马上到附近黄泉地火之地跑上一趟,借用此天地阴火将镇魔锁中混沌二气,给吸出一些来。到时我会另外告诉你吸取方法,但是这些取出的混沌二气,必须分给我三分之一才行。”车骑恭肃然的讲道。

“前辈如今身困此地,如何接受这些混沌之气!”韩立神色一动,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个就不用道友操心了。我虽然被压在镇魔锁中,但自有办法做到此事的。道友只要回答是否同意就行。”老者双眉一挑的说道。

“前辈只求三分之一的数量,的确不算过分。好,此条件韩某可以答应的。”韩立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后,终于点点头的答应下来。

“既然此条件答应了,第二个则更简单了,并且还是以后不知多久后的事情。老夫看你似乎神通造化不小,以后说不定也有进阶大乘的那一天。故而老夫再要一个承诺而已。若有一日你真能力所及,就帮老夫斩杀了血光这小人吧。”老者一笑,轻描淡写的说出一个让韩立面上肌肉都为之抽搐的话语。

“前辈莫非是说笑!晚辈怎有可能斩杀大乘级别存在。就算真有这一日,血光圣祖多半会是身处你们魔界中,晚辈又怎敢跨界而去。”韩立将头摇的跟拨楞鼓一般,一口的回绝了。

“道友先别忙着拒绝!这个条件,老夫并不勉强道友做到,也不会主动要求道友去圣界,老夫只要一个希望而已。万一道友根本无法做到此事,自然可以当此条件作废的。”车骑恭目光一沉,苦笑了一声。

“若是如此的话,我倒是可以承诺下来。在下以心魔起誓,日后韩某若是有朝一日道法大成,真能轻易击杀那名血光圣祖,在下定会帮道友……”

韩立脸色变化了好久,才缓缓答应下来,并立刻用心魔起誓了一番。这等以心魔起誓的东西,对越高阶的存在反越有约束力。

毕竟他们谁也不想哪一日冲击瓶颈时,因为心魔反噬而导致自己功亏一篑的。

老者见此情形,露出满意之色,但神色马上一凝下,又慎重的说道:“引动神念的秘术法和对付彩光塔的方法,老夫先告诉你。但是如何吸取混沌之气,却需要道友到了黄泉地火之处才可相告。而等在下得到了该拿的那部分混沌之气,老夫才会将如何炼化混沌二气的方法最终相告。这几点,韩道友没有什么意见吧。”

“怎么,这混沌二气的炼化还有何特殊不成?”韩立闻言一凛,不禁问道。

“镇魔锁中的混沌二气是何等灵物,一般炼化之法怎能有效。不是老夫自夸,即使在圣界那些圣祖中,知道此气炼化之术的也绝不超过三人之数。”车骑恭摇摇头,傲然的说道。

韩立听了之后,沉吟了好久,最终才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就按前辈之言吧。那血光圣祖化身,离我并不太远。等在下打发了此獠,就立刻带前辈到那黄泉地火处。”

“嘿嘿,韩道友此选择绝对是明智之举。我这里有一块现复制的玉简,秘术和方法都已经记载其上了。此物无法带出镇魔锁,道友就在此地将其默记背熟吧。”车骑恭微然一笑,袖子一抖下,一块漆黑玉简激射而来。

“多谢前辈相赐了。”

韩立也没有客气,单手一招,将玉简凭空摄到了手中,并往额头上一放,神色肃然的不再言语了。

老者则淡淡站在原处不动一下。

韩立脸色阴晴不定,一盏茶工夫后,长吐一口气的将玉简从额头拿开了,然后五指略一用力,顿时灵光一闪的爆裂而碎。

“晚辈已经将秘术和方法熟记在心了。原来对付那彩光塔竟然需要同样的空间类宝物方可。不过此类宝物可实在并不多见的,晚辈手中虽然有几件得自他人的宝物,但不知对宝物等阶可有什么要求,类似的符箓是否同样有效的。”韩立略有所思的问道。

“那彩光塔乃是玄天残宝,用来影响其威能的空间类宝物,自然是威能越大越好。不过既然只是想拖延时间的话,无论宝物等阶高低,只要将它们自爆的话,都会对其施展有不少影响的。若是有能影响空间稳定的符箓,自然同样也可的。”车骑恭嘿嘿一笑的言道。

“原来如此,晚辈这就放心了。事不宜迟,在下这就返回外面将那血光圣祖化身逼退再说。对了,差点说了。这具血光圣祖化身和一般寄附化身大不相同。附体之后,不但法力大增,连那两件宝物的威能似乎也能发挥到了极致。似乎一般的神念降临,无法做到此种事情的吧。而且,这具化身竟然还能一分为三,再幻化出另外两具分身出来。前辈可知道,这是何种神通吗?”韩立又想起了什么,向老者问道。

“什么,有此等事情,还幻化出其他分身来了。这不可能!隔界神念降临的话,绝无法做到此等事情的。”车骑恭脸上的笑容骤然间一敛,一下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

“晚辈也觉得有些蹊跷,因为那位血光圣祖已经有一具化身在附近统领魔族大军了,竟然又降临下神念,还能具有如此厉害的神通。若是你们魔界圣祖都有如此大神通,我们附近几族恐怕早就被你们魔族击败了。”韩立轻叹一声的说道,似乎也是一肚子的疑惑。

“哼,其他圣祖绝没有此种功法的。让老夫仔细想一想,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类似的神通,但是年代太久一时无法马上记起来了。”车骑恭脸上惊色一去后,双目忽然眯成了一条缝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