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问计

就在青龙上人被迫带着宗门杰出弟子,偷偷用秘密传送阵离开倚天城,连夜向天渊城潜去的时候,韩立却陷入了进入灵界以来很少有的险境中。

在感应到所布下用来阻敌的临时法阵,甲元符和九宫天乾符均都接连失利后,他大骇之下,心中直往最深处沉去。

韩立虽然没有指望这几种手段真能够克敌制胜,但也万万没有想到连稍微阻挡血光圣祖化身片刻,都无法做到。

而且是在法阵和两种堪称异宝符箓刚刚激发的瞬间,就被一破而去。

如此逆天的神通,韩立自己也无法做到如此地步的。

这就说明,后面紧追不舍的血光圣祖化身实力真在其之上,就算动用几种杀手锏能取胜的几率也绝不会超过五成的。

在此种情形下,韩立又怎肯直接和对方面对面的争斗。

毕竟他斗法失败,可就真的陨落了,而侥幸击杀了对方,也不过是让这位血光圣祖损失一具化身而已。

如此大为亏本的买卖,他自然绝不会去做的。

故而在稍一试探出,身后追兵实力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强上许多后,当即将其他心思一收,开始思量真正的逃脱之策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化身拥有的神念锁定范围有多广大,但以大乘修士的可怕来说,除非他能一口气遁出十万里外的地方,否则绝对无法摆脱对方那一缕若有若无的锁定。

但如此长的距离,除非两者遁速真的悬殊太大,否则怎可能轻易办到的。

他所化鲲鹏激射不已,心中各种念头纷涌心头,苦苦思量不停起来。

韩立自然不知道,在后面同样紧追不放的血腥少年也同样心中大为吃惊!

他们脚下的血色小舟可是魔界鼎鼎大名的一种飞行异宝,全力催促之下,甚至可以和大乘修士遁速一决高下。

眼下虽然因化身之躯,无法全部发挥小舟遁速,但换了一名普通合体修士也根本无法和此宝眼下遁速相提并论的。

而他们全力驾驭此宝一口气追了如此长时间,却没有将距离拉近多少,心中也是大为的无奈!

好在他们有三人之多,可以轮流休息催动血色小舟,倒也不用惧怕会因为法力枯竭而弄丢了前面的韩立,故而三人虽然心中有些郁闷,倒也一副不惊不慌的从容模样。

但对韩立来说,自然无法和对方这般持续消耗下去的。

他虽然有灵躯和法相金身等臂助,但只有变身大鹏后才可以维持眼下的距离。

而瞬间恢复法力的万年灵乳等灵药,对他们这等境界的庞大灵力来说,早已效用不大。

而以他的法力,维持这般变身全力飞行下,即使不停服食丹药,并用同时吸取极品灵石恢复法力,也顶多维持个五六日就会彻底枯竭。

故而韩立心中苦苦冥思的同时,心中也有些焦虑的。

“慢着,这位血光圣祖如此苦苦追杀自己,自然是为了那件镇魔锁的缘故。若是肯舍弃此宝的话,似乎也并非没有办法引开后面的血光圣祖化身!”韩立终于心中一亮,豁然有些开朗起来。

“但此宝可是一件尚未完成的玄天灵宝,并且若是那位困在其中的车骑恭所言不假,里面的混沌阴阳二气对自己更是有极大用处的。如此轻易舍去,又怎能甘心的。”韩立转念一想,却又马上大为的不舍起来。

虽然小命和宝物相比,自然是性命最为重要,但眼下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此等至宝又怎能平白放手的。

韩立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心中大为的踌躇起来。

忽然他目中寒光一闪,一下想起了什么。

当即所化大鹏体内某处神念空间中,光芒一闪,竟同时出现一金一黑两名一般无二模样的元婴。

金色元婴看似体表金光灿灿,但仔细凝望下,又可发现时不时的也有淡淡青光流转不定,护体灵光竟似乎可以在两种颜色上随时的切换。

而黑色元婴则脸色冰冷,浑身漆黑如墨,一身浓重之极的魔气。

当即就见那金色元婴一张口,喷出了十几颗五色圆珠,光霞一闪下,就围着金色元婴滴溜溜的转动不停起来。

而黑色元婴却垂眉低首的两手掐诀,并口中念念有词的不停。

五色圆珠骤然间化为一个个五色眼珠,并光芒大放的放出一道道手指粗细的光柱,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黑色元婴中。

金色元婴见此情形,两眼一亮,一只胖乎乎小手蓦然虚空一抓。

一声清鸣下,一块金灿灿的“金砖”浮现而出。

金色元婴手指往金砖上轻轻一点。

顿时“噼啪”之声大作,电光狂闪而起,无数金色电丝纷纷的从金砖表面寸寸的碎裂而开。

转眼间,一个被金银色符文深深镶嵌表面的白色木盒显露而出。

正是那只被韩立收藏的“镇魔锁”。

此宝在他小心封印下,倒是一直并未出现任何问题。

一见镇魔锁显露而出,黑色元婴身躯一颤,一下幻化成一道淡淡虚影,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木盒中。

下一刻,一块仿佛绿色海洋的草原上空,韩立虚影无声的浮现而出。

“果然还是这里!”韩立目中蓝芒一闪,四下扫视了两眼,自语了一句。

“怎么,道友莫非以为老夫上次所说有假不成?若是道友真能够破除最后几道禁制,老夫倒是极其愿意有人与老夫作伴一二的。”话音刚落,附近虚空一闪,草原上空多出了一名身穿墨绿长袍的老者,冲韩立微笑说道。

“若非一进入其中,可能永远损失这神念化身,在下对这镇魔锁内的真正模样还真是大感兴趣的。”韩立对老者的现身毫不奇怪,淡淡的回了一句。

“连老夫一困都如此多年,阁下一个神念化身进入其中,自然也无法脱身的。好了,道友这一次来,可是想好上次老夫所提的合作之事了?”车骑恭嘿嘿一笑,就直奔主题的问道。

“在下对那混沌之气自然极为动心!不过韩某这一次再次来见道友,却和此事没有关系,而另有一事需要询问道友一二。”韩立摇摇头的说道。

“除了镇魔锁的事情外,老夫可并不想谈其他的事情?”老者闻听韩立此言,心中大为失望,脸色为之一沉。

“哦,难道连血光圣祖的事情,前辈也不想说上一说吗?”韩立并不动怒,反而轻笑的说道。

“血光那小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见到这贼子了!”老者一呆,蓦然面现厉色起来。

“本体韩某没有见过,但是现在血光圣祖一具化身正在紧追在下不舍?这化身神通不小,韩某自问不是对手,故而想从前辈这里讨教一个应对之策。”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原来是一具化身而已,但老夫为何要救你!”车骑恭有些意外,但随之冷笑一声。

“前辈当然可以袖手旁观,但晚辈为了保命,说不得要打这镇魔锁的主意了。那血光圣祖亲自派化身找上门来,十有八九是为了此物而来的。若是此宝不在在下身上,想来此危机也可迎刃而解了。”韩立双目微眯,从容回道。

“你在要挟老夫!不要忘了,镇魔锁可是你从血光的三名手下抢过来的。更何况,你以为那小人会放过一名接触过此宝的异族外人吗?就算你将此物交出,也绝无法保住小命的。”车骑恭一下大怒起来。

“能不能成功,那也要试过一次才能知道的。当然,若是前辈肯指点一二的话,晚辈自然无需如此做了。以前辈和这位血光圣祖的仇怨,想来比在下更不想重新回到对方手中的吧。”韩立似笑非笑的回道。

见韩立毫不动容的样子,车骑恭脸色难看之极,但目光闪动下,却没有再出言反驳什么。

韩立双手抱臂的站在虚空中,倒也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

半晌后,老者深深打量了韩立一眼后,才冷哼一声的再开口说道:“哼,你怎知道老夫有能对付血光化身的办法。老夫和血光那小人多年没见过了,纵然先前对其手段有些了解,现在不一定仍能破解的。”

“也许那位血光圣祖的神通会有些变化,但毕竟只是一具化身而已。晚辈也并不是真害怕此化身,只是实在有些畏惧他手中的两件至宝,苦无对付之策。只要能告诉对付这两件宝物的方法,晚辈自付还有和对方一战之力的。”韩立闻言一振,嘴角泛起笑容的问道。

“两件宝物,莫非是那紫言鼎和彩光塔这两件玄天残宝!”车骑恭眼睛一眨的反问一句。

“紫言鼎、彩光塔?嗯,的确是一件紫色小鼎和一座七色宝塔。这两件东西是玄天残宝!”

韩立脸色大变,虽然心中早就隐隐有所猜测,但亲耳听老者如此一说后,仍不禁吃了一惊。

“看来真是这两件宝物了。好,很好。老夫的确有办法可以对付这二宝,甚至运气若是不错的话,你说不定还能将其中一宝出其不意的夺下。”车骑恭面露一丝奇怪表情的讲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