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阻敌

韩立自然早就发现了后面的血光圣祖紧追不舍,心中一凛下,早已将体内法力催动到极点,变身的鹏鸟更是四翅疯狂鼓动不停。

但是那血光圣祖驾驭的小舟,速度之快,却是韩立生平仅见的飞行类宝物。

同样两对晶翅振动下,小舟远远跟在后面,竟无法将距离再拉开任何一点,这让韩立心中大为的无奈。

难道真的要和这位血光圣祖化身斗上一斗不成?

可对方是否有其他厉害神通不说,单是手中两件宝物就可堪称逆天的玄妙,他可没有丝毫把握可以抵挡住的。

但此刻他已经被对方神念锁定,除非一口气和对方拉开数万里之遥,否则根本无法真正摆脱掉的。

韩立一边飞遁而逃,一边心念急转的暗自思量着对策。

眼看几个闪动的经过一片山头时,大鹏忽然一声低鸣,从身躯上一下朝下激射而出上千根银色翎羽,一闪即逝下,就化为一杆杆阵旗。

五颜六色霞光一闪下,阵旗和符箓就纷纷一颤的在下方山头中消失了。

大鹏虽然做了这番乎脚,但是遁速却丝毫影响的没有,接连闪动下,就一下遁出了这片小山脉,再次消失在天际尽头处。

一小会儿工夫后,另一边天际尽头处,一根血丝一闪的浮现而出,随之破空之声就出现在了山脉上空,一条血色小舟就蓦然在空中浮现而出。

在此舟上,赫然有三名面容一般无二的少年,神色冰冷的站在上面。

最前边一人,眼睛微眯,双手抱臂。

后面两人却双目合上,双乎掐诀不放。

血色小舟一模糊,就要在血光闪动的没入虚空中。

就在这时,下方山脉中却突然上千根光柱一喷而出,各色光霞闪动间,竟一下在山脉上空形成一座艳丽异常的巨型法阵。

刚想遁走的血色小舟,只觉附近空气一下变得黏稠异常,就一下被淹没进了法阵之力中了。

“哼,区区一座临时法阵,也想困住本座!”站在最前边的血腥少年见此情形,面色不变,反而一声冷笑的说道。

接着站在其后面的另一位少年,手中法诀一松,并一下睁开了双目,张口一团黑光被一喷而出。

黑光中一只小鼎若隐若现,正是那只紫言鼎!

“破”

喷出紫鼎的少年,一只手掌往鼎上轻轻一拍,面无表情的一声低喝,顿时小鼎光芒大盛,体形狂涨,竟一下化为了十余丈那般庞大。

接着一声嗡鸣,鼎中一个丈许大的黑色符文一飞而出,滴溜溜一转下,就化为一股黑色飓风一卷而开。

黑色狂风仿佛波涛汹涌的巨浪,夹带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威能,往四周一卷,整个天空都为之颤抖。

巨大法阵只是抵挡了几下,就仿佛纸糊般的撕裂而开,最终化为无数灵光的溃散消失。

紫色巨鼎一闪,就瞬间的缩小,重新化为一团黑光的没入到少年身躯中。

此少年长吐一口气,就再次掐诀闭上了双目。

为首的血腥少年见此,哈哈一声狂笑,血色小舟就再次化为一根光丝的激射而出。

被阻拦的过程,竟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的工夫而已。

与此同时,前方正在鼓翅狂飞的韩立,也一下感应到冥冥中的一丝联系蓦然消失了。

他双目不禁闪过一丝骇然!

怎么可能!这套千妙海云大阵的布阵器具,已经能发挥法阵的八成威能了,竟然无法阻止那老魔半分。

韩立大惊之下,心中更是为之一沉。

片刻功夫后,他所化巨鹏双翅猛然一抖,竟又有上百翎羽激射而出。

这些翎羽方一射出,一晃之下化为各色符箓,一闪即逝下,纷纷没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原处只留下了两道银符飘动着。

一张银光一闪,突然幻化出一名金盔金甲的甲士,手中持着一口金色巨刃,昂首悬浮在那里。

另外一张银符,却幻化出一道淡淡金影,往甲士身后处一闪,就诡异的不见了。

而巨鹏本身仍丝毫停留之意没有,几个闪动下,就再次消失在天边尽头。

远远看去,此地仿佛只有这名甲士静静的站在哪里。

没有多久,远处空间波动一起,血色小舟一晃之下,出现在了附近虚空中。

小舟上站立的为首血腥少年,一见此景先是一怔的,但略一打量金色甲士后,冷笑之色再次浮现而出。

“这人族小子,懂的东西倒是不少?竟然连如此高阶的影傀儡都能炼制出来。但此物对本座来说,根本不堪一击!”

话音刚落,站在小舟最后的少年,徐徐睁开了双目,并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扬,一座七色小塔顿时一闪而出。

一个闪动下,一座数千丈的七色塔影蓦然出现在了金色甲士的上空,并往下一罩而去。

甲士面无表情,但手中金色巨刃却毫不示弱的往高空狠狠一劈而出。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一道百余丈长的金色剑光斩到塔影底部,却泥牛入海般的一闪不见了。

巨大塔影往下一落,顿时无数七色光霞涌出,就将金色甲士淹没进了其中。

当漫天光芒一敛,塔影重新还原成一座七色小塔后,甲士却一下无影无踪了。

祭出此塔的少年,单手一招,就将小塔重新收了回来。为首的血腥少年一声大笑,血色小舟一动下,化为一根血丝的向前射去。

但血丝一个闪动的经过刚才甲士被收走的虚空处,突然眼前银光一闪,另外一名金色甲士无声的闪出,并双手一掐诀,背后一尊三头六臂的模糊法相浮现而出,六条手臂一齐挥动下,六团巨大金光劈头盖脸的直接冲小舟一砸而下。

尚未真击中小舟,一股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可怕威能就气势汹汹的一卷而来。

“真魔法相!这不可能!”

受到袭击,原本还毫不在意的样子的为首少年,一见此景,却大吃一惊的脱口失声起来。

但是在其身后的那名少年却二话不说的,单手一翻转,紫色小鼎一闪的浮现而出,并反手一拍下,一层紫蒙蒙光幕立刻浮现而出,将整只小舟都护在了其中。

六团金光一击在紫幕上,只是发出数声闷响后,竟被光幕一闪的吸收掉了。但就这片刻耽搁,血色小舟为之一顿的停在了虚空中。

为首少年虽然还有些吃惊模样,但也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下,手臂一抬的在身前划出了一个看似古怪的圆圈来。

“噗嗤”一声,一个白蒙蒙大洞竟一闪的在小舟前浮现而出,血光一闪,一蟒蛇般虚影从中激射而出,一模糊下直接洞穿了金色甲士的身躯,再一绕一勒。

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立刻降临在甲士身上。

一声闷响!金色甲士甚至连身后法相都未来及催动,就瞬间爆裂而开,化为点点银光消失了。

其身后的三头六臂法相,也同时发出一声脆响的溃散开来。

为首血腥少年一声冷哼,眼光一闪就想再催动小舟重新遁出时,却脸色一变的猛一抬首。

只见在小舟上方,竟不知何时的霞光翻滚,一片殿宇楼阁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其中。

正是韩立悄然布下的九宫天乾符!

那殿宇楼阁在为首少年发现的一瞬间,却已经放出万丈光芒的往下一落,就要将那血色小舟一下困入禁制中。

但是最后面的那名少年,却突然将手中七色宝塔再次一抛祭出。

顿时巨大塔影耸立头顶,竟将一片森严的殿宇楼阁挡在了半空中,而无法落下分毫。

接着此少年口中念念有词,张口一团精血喷出,同时口中大喝一个“收”字。

瞬间工夫,七色光霞从塔顶滚滚而上,再一个反卷下,竟将那一片楼阁虚影均摄入了光霞中。

光芒一敛,巨大塔影消失,七色小塔重新落回到了少年手上。

为首少年心中顿时一松,接着一声大笑下,就催动足下血舟遁光一起。

倚天城处,巨墙外的所有禁制终于尽数被魔族攻破,近半城头已经失守,无数的魔族骑士和魔兽如同潮水般的涌入倚天城中。

而那一百零八尊精金甲士,仍然只是悬浮在高空一动不动,竟然只是一座座巧妙法阵凝聚出来的一道道虚影而已。

当此事在不久前,终于被人族守卫发现后,自然士气再次跌至低谷,纷纷败退溃散而逃了。

而这时,在离倚天城数百里外的一座无名山头上,近千名身穿统一服饰的男女老少,正望着已经被滚滚魔气压制的倚天城方向。

有的双手紧握,有的面露哀鸣,还有的则流露难以掩饰的侥幸之色。

他们尽管神色各异,但却一个个不言不语,似乎训练有素的模样。

而在这群人的正前方,一名面色苍白的青袍中年人,也神色复杂的望着同一方向。正是倚天城的太上长老,那位原先逃回城中的“青龙上人”。

“走吧,倚天城被破之局已经无法挽回了。你们是我们四大宗门的种子,只要在天渊城挨过魔劫过去,我们四大宗门还会有重新崛起的一天。现在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吧。”青龙上人蓦然一回首,沉声的向这些修士一声吩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