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冰寒九天

眼前一亮下,青虹一下从虚空中洞穿而,光芒一敛下,韩立身形现出,并回首望了一眼。

只见在其身后处,一座数千丈的巨塔纹丝不动的耸立在那里。

而他出来的大洞身处巨塔的中间处,正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缩小着,转眼间那边虚空就恢复如初了。

这件宝物似乎并未真正受到多少损害的模样。

韩立脸色一变,但马上深吸一口气后,目光不禁向四周扫一扫而去。

结果面上又不禁满是诧异之极的表情。

只见在附近虚空中,四周仍然喊杀声震天,人魔两族大军仍然在倚天城巨墙前拼命厮杀着。

而在高空之中,一只羊首熊身的擎天巨兽正和青龙上人联手,和那黑甲大汉以及一群身躯血蒙蒙的诡异魔族军队厮杀的难解难分。

青龙上人不说,早已经恢复了人形,并且面色苍白异常,在那诡异魔族大军的冲击下,竟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那些魔族攻击手段简单异常,除了口喷出一道血色光柱外,就只是拼命挥动手中武器,放出一道道的血芒而已。

但偏偏青龙上人和那擎天巨兽似乎竟对这两种攻击颇有些忌惮。丝毫不敢让它们真击在身上,纷纷或用护体灵光,或直接催动宝物的将自身团团的护住。

并且这些诡异魔族,似乎一个个都是不死之身,任凭被那巨兽放出的怪风一卷撕裂,或者巨掌一拍的直接压的粉碎,只是血光一闪就恢复如初了,并马上发起更加凶猛的攻击。

而黑甲大汉则远远的藏身在这些魔族军队后面,每当巨兽快要冲出包围时,就施展神通的给巨兽全力一击,将其再强行逼回了原地。

当然此魔,偶尔也会不客气的给青龙上人狠狠一下,让其好一阵的手忙脚乱。

那羊首巨兽一身可怖的法力,外加能驱使让合体后期存在也大感畏惧的怪风,在那黑甲大汉和这些魔族的纠缠下,却也大感无奈,竟一时间无法冲出这些魔族的包围。

不过以巨兽的逆天神通,黑甲大汉和这些魔族想要真击败击伤此兽,似乎同样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双方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僵局。

而另一边的战团处,却大大的不同了。

林鸾和银光仙子不知何时汇聚到了一起。并且情形大为的不妙,二女一个放出万丈银芒,一个浑身三色火焰滚滚燃烧,两种神通巧妙的融为一体,让威能一下增加了倍许。

但是对面的敌人,那名白袍少年和娇小女子,却也同样联手到了一处,并且娇小女子背后浮现出一只通体碧绿的巨蛤虚影,每一张口下,必定喷出一团团的碧绿光霞。

此霞光中也不知蕴含了何种玄妙威能,银芒和火焰和其一接触下。往往一闪而灭的同归于尽。

要不是那巨蛤虚影,每喷一次必定停顿一下,恐怕二女依仗的防御早已被破除一干二净了。

但是让二女心中叫苦不迭的,还是那名白袍少年的攻击。

此魔除了又多出十几口晶莹飞刀外,倒也并未再动用任何功法。但就是这看似简单的攻击,却蕴含着一种远胜开始的奇寒之力,每一口飞刀斩下一次后,都让银光仙子二人暗暗叫苦不迭,不得不花费莫大法力才能化解下来。

如此一来,二女在此种情形下,法力消耗之快远超常人想象。要不是身上都带了一些珍稀之极的恢复法力灵药,恐怕早已被破了联手,落败而亡了。

但就是这样,随着灵药大量消耗,二人情形仍然越来越危急起来!

二人防御范围之外,甚至开始形成一片片白茫茫寒气,将方圆数亩大的虚空,全都包裹在了其中。

韩立嘴角抽搐一下,心中却大为讶然!

看眼前情形。虽然并不是他刚刚被吸入巨塔的时候,但也绝对没有离此太过长久的。

而他自己明明在巨塔中度过了接近半日之久的。

难道那巨塔竟然能操纵时间流逝,让里面和外界的速度并不相同。

但如此一来的话,那这座塔形宝物来历可大有问题了。

毕竟除了一些传说中的玄天之宝外,他还从未听说过什么宝物,可以操控改变时间的。

韩立心中骇然,但是脑子却清醒异常,目光再一扫身前到巨塔后,却发现这战场上似乎少了一人。

刚才联手对付他的另外一名银丝袍男子,竟然并没有出现在巨塔附近。

神念立刻往附近一扫而去,但除了一些残余的禁制波动外,竟然根本无法找到那名魔族尊者的存在。

这让韩立心中一凛,再一想起先前在塔中隔空传念听到的话语。

他背后一寒,竟隐隐有一种大祸临头的诡异感觉。

“不能再呆此地了,必须马上离开附近才可!”韩立目光一沉,心中几乎下意识的有了此念头,但是再一看场中人族方面大占下风的情形后,面上却又不禁有几分迟疑了。

“算了,帮他们先解决掉两名魔尊,再离开也不迟的。只要全力出手的话,应该不会花费太长时间的。”韩立喃喃低语了两句!

这倒不是他真想做什么力挽狂澜的事情,而是在如此情形下不战而走的话,恐怕以后也别想在人族中立足了。

当然最重要的,即使刚才的传音真是血光圣祖本体,他也很难相信对方除了本体降临外,还能做出什么对其威胁的事情来。

而本体降临对魔族圣祖来说,在魔劫初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据他所知,起码以往历次魔劫都从未出现过这等存在,一开始就能降临灵界的事情。

故而韩立即使心中有所预感,但清醒的略一思量下,还是决定先出手助倚天城一干修士一把再说。

至于那座巨塔,韩立纵然心中对其大为火热,但是此宝显然和那件紫鼎一般,是那位血光圣祖借给属下的炼化之物。

以大乘修士等阶的可怕神念,他恐怕无力抹去其留在里面的印痕,无力强占,只能干瞪眼而已。

恐怕也就因此,那位血光圣祖才会如此放心的将这等至宝借给一对男女属下的吧!

韩立心有了决定,当即身形一动,就骤然间化为一道青光的扑出。

他自然不会去帮青龙上人和那头巨兽,而是,一下盯住了白袍少年和娇小女子两名魔族尊者。

远处的银光仙子和林鸾二女,自然也远远的同样看到了韩立脱困而出的一幕,再见韩立过来相助。自然一下大喜起来。

当林鸾看到韩立身形一闪的出现在了二女附近,双袖一抖下,无数道青色剑莲漫天飞舞而出,一道银色尺影一晃之下,化为一根银色匹练的袭卷冲娇小女子而去后,不禁精神一振的大声说道:“韩道友,你无事真是太好了。你先助小妹抵挡一下这两个魔头,让我好腾出手来催动合息此兽先斩杀了另外一个魔头和那些变异的魔族再说。”

此女说完,当即身上腾腾的三色火焰一下消失不见,双手飞快掐诀下,眉宇间的血符再次浮现而出,真的不管防御之事的全心催动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眉头微微一皱,但单手一扬下,轰隆隆一声下,一座漆黑山峰化为百余丈巨大的一落而下,恰好挡住了那名白袍少年斩向二女的数道晶莹刀光。

只见白光一闪后,元磁极山一面,竟呲啦一声的浮现出一层晶莹冰层,竟瞬间被冻结了小半身躯。

对方的奇寒之力,比起他当初刚见时厉害了足足数倍以上,竟然连元磁极山都可以冻结的样子。

而白袍少年一见韩立插手,非但不惧反而双目一亮之下,数十口晶莹飞刀被催使的晶莹刺目,一闪之下,就化为白茫茫寒光的滚滚卷来。

韩立心中一凛,一掐剑诀,所有青色剑莲滴溜溜一转,竟同时一晃的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下一刻,四周数百道青色光柱同时从虚空一喷而出。

剑光交织闪烁下,一座青蒙蒙的巨大剑阵隐隐浮现而出,将韩立连同二女,竟都护在了其中。

韩立倒也不敢小瞧对方,并且心存了速战速决的心思,竟然将另外一个压箱神通,那座还未彻底掌握透彻的青蟠剑阵瞬间布置了出来。

那些刀光所化的奇寒之力纵然厉害无比,但是一接触剑阵,却泥牛入海般的踪影全无起来。

“嘿嘿,有些意思!但要真以为一座区区的剑阵,也能挡住我的攻击,也太小瞧了本座!”白袍少年目睹此景,非但不怒,反而首次的开口了。声音冰寒异常,并隐含一丝讥讽之意。

接着此魔话语一顿,单手一掐诀下,那数十口晶莹飞刀竟突然往中间一聚,竟一融合一体,化为一口五六十丈的巨刃,并无声无息的冲剑阵一斩而下。

尚未真的落下,一层白蒙蒙的光晕就从天而降,附近虚空一凝之下,就纷纷传出清脆的怪鸣,竟然仿佛被光晕散发的奇寒之力真的冻结了一般。

即使青蟠剑阵中此起彼伏的剑光再犀利异常,在这股奇寒一侵入下,也不禁纷纷一顿的凝滞迟缓,整座剑阵竟一下变得奇慢无比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