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圣祖魔音 倚天之战(十一

十三只甲虫一声嘶鸣,立刻扑向了两只琉璃傀儡而去。

两只傀儡却四臂猛然一抖,同时身形向后激射而去。

不光如此,两只傀儡空出的四手同时冲灵虫一扬,一片银色电弧和一股黄色光霞飞卷而出。银弧交织闪烁间,爆发出惊人的轰鸣,似乎蕴含莫大威能。

而那股黄色光霞却无声无息,仿佛青云流水般的毫不起眼。

紫纹甲虫面对这种攻击,丝毫躲避之意没有,双翅震动之下,就分成两波的没入电弧和光霞中。银弧瞬间霹雳声大作,所有银弧寸寸碎裂的爆裂而开,电光闪动间,似乎连附近虚空都隐隐有一股焦糊炙热之意。

而黄色光霞里面密密麻麻的符文诡异浮现,瞬间就将其中灵虫包裹进了其中,也一下光芒大盛起来。

此光霞似乎也有某种神秘威能的。

但这十三只紫纹甲虫,乃是韩立用数万噬金虫互相吞噬才得出来的候选虫王,无论身躯坚韧还是拥有的其他神通,根本远超普通存在所能想象的。

无论被电光狂劈不停,还是被黄霞中符文死死包裹纠缠的灵虫,对这些攻击均都视若无睹,浑身紫纹一阵涨缩不定后,就诡异的洞穿电光和黄霞,紫光再次一闪下,就一闪即逝的到了两只傀儡面前,并尖牙一露的恶狠狠一扑而上。

两只琉璃傀儡自然不会有普通生灵的情感,也不会什么畏惧之意,只是身上琉璃灵光一流转后,一个手中突然多出了两口奇薄狭长的透明长刃,另一个则多了一柄两丈长的七色长枪。

三件兵器略一舞动下,顿时无数刃芒和点点枪花,漫天飞舞的浮现而出,将十三只灵虫均都一下卷入了其中。

一阵叮当乱响下,紫纹灵虫纵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也一时间无法真靠近两只傀儡。

这时,远处韩立也正好望了过来,目睹此景,脸色一沉下,所化巨猿突然一声长啸,原本被弹到高空中的元磁极山,立刻一闪的在原处消失不见。

下一刻,两具傀儡上空波动一起,黑色山峰诡异的显现而出,滴溜溜的一转,一股灰蒙蒙光霞一罩而下。

两具傀儡却丝毫不惧,手中兵刃丝毫不停,反而一扬头颅的往高处张口一喷。

“噗噗”两声后,两道七色光柱激射而出,和灰色光霞撞击到了一起。

两者交织之下同时爆裂而开,各色光霞在空中僵持不下起来,但就在这时,远处巨猿背后一声轰鸣,一对晶莹雷翅浮现而出,一闪之下,庞大身躯就化为一道电弧的不见了踪影。

几乎同一时间,两只琉璃傀儡身后处波动一起,巨猿就在无数电弧交织下,骤然间现身而出,并略一模糊的手臂动了一下。

轰轰的两声传来!

两具傀儡胸前七色光芒一阵晃动,两只毛茸茸的拳头冰冷之极蓦然浮现而出,并散发出一种异样金光。

巨猿竟然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用两只大手直接击穿两只傀儡身躯。

这两具傀儡纵然有合体初期的实力,但毕竟没有其他修士真正用神念操控,更没有开启灵智,面对变身后的韩立,在被破去那一种作为依仗的七色光罩后,反应竟然显得不堪一击。

不过傀儡就是傀儡,换做普通生灵遭受如此重创早应该丧失战斗之力了,但是两只琉璃傀儡除了身形略一颤抖后,竟并没有真丧失行动能力,手中三件兵刃却猛然往回一抖,漫天光芒瞬间向身后巨猿一罩而去。

巨猿见此情形,双目寒光一闪,两只拳头突然一声闷响,两股银色火焰从中一冒而出,将琉璃傀儡一下包裹在了其中。

正是那以前无往不利的噬灵天火!

同时巨猿身躯一动,就弩箭般的倒射而出,轻易的脱离了两只傀儡的攻击。但让韩立一怔的事情发生了!

纵然银色火焰汹汹燃烧,两只傀儡却丝毫融化的意思都没有,晶莹光滑的身躯除了一些焦黑外,竟再没有其他的变化。

韩立自然心中大为惊讶!

但即使如此,下面却也无需他再出手什么了。

这些傀儡虽然还能反击,但动作明显比先前迟缓了许多,十三紫纹灵虫一声尖鸣下,就直截扑在了其上,大口的吞噬起来。

两具傀儡各种神通尽出,十三只灵虫却仿佛扎根在了其体表上,根本无法甩开分毫。

而别看这些琉璃傀儡连噬灵天火都能抵挡,在紫纹噬金虫的吞噬下却又显得不堪一击起来,片刻后,就吱咛两声的翻身栽倒,只能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起来。

再过一小会工夫,两具常人大傀儡就硬生生被啃去了小半身躯,终于再无任何声息发出了。

在两具傀儡被吞噬的过程中,韩立单手一掐诀,重新恢复了人形,并在一旁冷冷望着,一言不发起来。

当两具琉璃傀儡残骸连一丝残渣都不剩了后,韩立才口中一声低哨,冲灵虫单手一点。

十三只紫纹灵虫吞噬了两具傀儡后,身躯表面紫纹似乎越发鲜艳了几分,并十分的兴奋,被法诀一催下,竟有几分不愿回归的迟疑模样。

韩立见此,脸色一沉,低哨声愈发的低沉起来,其中蕴含的灵力骤然间加大了几分。

十三只紫纹灵虫,这才双翅一展,有些不情愿的向韩立飞来,并一闪的纷纷没入了其袖口中。

“看来这些小家伙,还真不能常常拿来应敌了,回去后也要再多加祭炼几次才可的。”韩立轻吐了一口气,低声自语了一句。然后目光一转下,扫向了远处的一物上。

一只紫色小鼎,悬浮在虚空中一动不动,浑身散发着淡淡黑光,似乎因为失去了原先主人,变得安静之极起来。

韩立嘴角露出一丝喜色,单手一抬下,冲此鼎虚空一招。

此鼎先前展现的神通,实在不可思议。若能得到此宝,自然可使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了。

紫色小鼎“嗖”的一声,化为一团灵光的激射而来,眼看几个闪动下,就要落入到了韩立手掌之中。但就在这时,忽然晴空一声霹雳,一道紫色雷电高空一劈而下,正击在了小鼎之中。

“砰”的一声闷响,小鼎一闪之下,竟在紫色雷电中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几乎同一时间,一个充满怒意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起来!

“好,很好,不但夺走了镇魔锁,竟然还想再染指本座的紫言鼎。看来那两个废物即使拿着本座的宝物,也奈何不了你了。不过没关系,本座一会儿就来亲自会会你,不久后,道友应该能尝到什么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此话语似乎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力量,虽然不大,但是一落入韩立耳中,却轰隆隆的如同惊雷一般。

即使韩立这般惊人神念,竟也瞬间只觉头颅一阵眩晕,身形不觉为之晃了几晃,才重新稳住了身形。

但脸色却不禁为之一下苍白异常!

“这是大乘修士的神念,难道是那血光圣祖的化身隔空传念过来的。不对,区区一具化身就算再怎么逆天,也顶多只有合体后期大成的修为,神念怎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应该是那位血光圣祖的本体才对!他一会儿说,亲自来会会我,是何意思?难道他的本体可以亲自降临此界不成?否则应该知道,区区一具化身,也同样奈何不了我的。”

韩立心中骇然,对刚才出现的陌生神念,大为的惊疑不定。

可是他更加的清楚,此地决对不可久留的,必须马山先脱困而出再说才行。

于是他暂时将杂乱心念一敛,将远处的灵躯化身和梵圣金身也收回了本体后,单足一跺地,立刻化为一道青虹的腾空而起,一个盘旋后,就向远处激射而走。

离天渊城不远的魔族巨城中,某座大殿的主位上,一名面容清秀的血袍少年正孤零零的坐在一张金色椅子上,一手托着下巴,正在沉吟着什么。

忽然他眉梢动了一动,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好像是……”

几个呼吸后,少年面色一变,竟吃惊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难道是另一具化身在降临此界,但感应如此强烈,又不太像,倒好像是本体正在突破隔界之力的模样。但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施展了那种功法不成!”血袍少年一下失声起来。

韩立两手掐诀不动,眉宇间破灭法目喷出一道黑光,源源不断的攻向前方一座高台上数丈高的一颗头颅大小的晶石!

同时背后一尊三头六臂的金色虚影,也赫然浮现而出,六条手臂齐挥下,一团团金光同样劈头盖脸的狂击而去。

也不知他攻击多久了,但此晶石却明显已经变得黯淡不已,并隐隐有些裂纹在表面浮现而出。

一声陶瓷破碎的脆响传来!

晶石终于寸寸的碎裂而开,破灭法目一闪即逝的击在晶石的核心处。

顿时一声嗡鸣传来,一个丈许大的白色大洞,竟凭空的浮现而出。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一亮,二话不说的将神通和法相一收,发出一声长啸后,就立刻化为一道惊虹的没入洞中不见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