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无题

此虚影,正是韩立分出一缕神念凝聚而成的临时化身,并打算借助异族一种诡异秘术,无视那十三层上古禁制送到木盒中去的。

但是此处的空间,却显然并非那木盒之内。这自然让他大有些意外!

虽然有些吃惊,但韩立却并没有太多的畏惧之意。

毕竟最不济,不过是损失此分念而已,并不会对本体造成太多的损害。

故而韩立四下打量完附近的一切后,就直接身形一动,轻飘飘的往某一方向飞了过去。

沿途除了灰蒙蒙的轻薄雾气外,再无其他颜色的东西,他一直往前飞行了数个时辰后,四周景色竟然始终无故。

韩立眉头微微一皱,一下停下了遁光,略一思量下,突然方向一变,竟往高处笔直的飞去。

穿过一层层的薄雾,此处空间的天空竟然仿佛也是无边无际一般,任凭韩立飞行了半日光景之久,也同样无法看到尽头的模样。

韩立脸色有些阴沉,再次停下了身形,往四周扫视了一番。

忽然他神色一动,朝某个方向望了一眼,立刻低喝了一声:“是那位道友藏身附近,还请出来一见!”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附近虚空回荡不已。但是四周静静一片,哪有丝毫人影现身而出。

韩立见此情形,双眉一挑,冷哼了一声后,忽然盘膝坐下,两手掐诀在虚空中打坐起来。

他双目紧闭,身躯一动不动,这一坐就是大半日之久,仿佛就此打算永不再起一般。

而方一进入第二日的时候,突然间,附近某处虚空中一团绿芒浮现而出,一闪之下,就幻化出一名身穿墨绿长袍的老者来。

老者双眉奇长,脸庞瘦削,并挽一个三角发髻,横插一根数寸长的黄色木钗,袍子上更是铭印一个三头六臂的狰狞魔像,形象显得异常诡异。

他一现身后,丝毫靠近之意没有,只用一种冰冷目光在原地静静望着韩立,同样一语不发。

韩立对此视若无睹,仿佛根本未曾发现老者的出现,仍紧闭双目的打坐不起。

韩立和老者一坐一站,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僵持,似乎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说话。

而时间却一点点的飞快流逝而过。

三日三夜之后,韩立和老者竟然均都保持着原先的模样,丝毫变化未有。

不过若是细看下就可发现,墨袍老者一对灰白色的眼珠,此刻却有些微微转动,望着韩立并隐隐露出一丝讶然的表情。

再过了三四个时辰后,老者眼珠活动的迹象越发的明显了,忽然一对眼晴闭合了起来,再蓦然一睁后,眼珠竟然呈现出一种异样的银色,接着身形一动,身躯就泡沫般的在原处化为了乌有。

下一刻,韩立盘坐之地前方数丈远的地方,波动一起,老者身形再次诡异的闪现而出。

而韩立却面色丝毫不变,甚至连眼皮都未抬起一下。

绿袍老者见此,脸上不禁现出一丝愠怒之色!

“哼,你胆子倒是不小,在老夫面前还敢如此大模大样端坐不动。”老者终于开口了,声音却仿佛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尖鸣,让人一听之下,心神都大为烦躁不安。

“听阁下口气,似乎也是大有来历之人。但不知如何称呼?”韩立缓缓睁开双目,平静异常的反问一句。

“老夫的名头,说了你区区一介人族修士也不可能知道的。不过我倒是很意外,竟然会有人族修士的神念化身闯进此地来。看来这此物应该是落到你本体手中了。”老者竟似乎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韩立并非本体,并用一种极大口气说道。

“呵呵,看来前辈应该是古魔界的大能之士了。此盒子的确落在了在下手中,这才派出一缕神念化身来此探查一下的。不过这里并非是盒中天地,而是某一禁制中吧 。”韩立神色不变,淡淡的回道。

他虽然因为只是分念缘故无法看出对方深浅,但早就猜到对方是魔族之人,故而脸上表情不露,但心中自然早就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

“此地的确并非盒中,而是第十层的幻术禁制中。此禁制只要能掌握了其中最关键的幻化之道,就可以操纵随意改换天地的。话说回来了,现在的圣族真是没用了,竟然让此宝落在了人族手中。听你的口气,现在此宝幻化成了盒子形状,这样也不错,总比先前的模样不起眼了许多。”老者闻言眉头一皱的喃喃说道,随之一只袖子往空中蓦然一挥。

韩立只觉眼前一花,四周灰蒙蒙景色略一模糊下,竟镜片般的碎裂而开,随之鼻中竟突然闻到了草木的清新香气,同时隐隐听到了溪水流淌的声音。

他心中一凛,忙凝神向周围再次一望。四周一切赫然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等东西出现在了眼中,再低首往下一看,他和老者赫然正踩在一条缓缓流淌的清澈溪流中,溪水不算深,刚好没过小半截腿肚,甚至肉眼可以看见几条半尺长的青鱼悠然的从足旁游过,丝毫都不怕生人的样子。

韩立神色微变,二话不说的一手冲下方溪水虚空一抓。

“嗖“的一声!

一条活蹦乱跳的青鱼,立刻被轻易摄到了手中,五指一捏,竟能清楚异常的感应到鱼身挣扎的那一层滑腻之感。

韩立瞳孔蓝芒一闪,一抖手下,就将青鱼再次扔回了溪水,再将手指往鼻下附近一放,一股浓浓的鱼腥之味立刻扑鼻而来。

“好厉害的禁制,已经做到了物由心生的地步了。但相对于此事,不知前辈能否说说为何自身会出现在此。而且按照在下施展的神通功效,应该是将这缕神念直接送到盒中的。现在被困在此地,应该多少和阁下有些关系吧!”韩立略一沉吟后,缓缓的问道。

“老夫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你想知道什么,大可自己去找答案的 。”绿袍老者一听韩立此言,却双眼一翻的说道。

“嘿嘿,前辈既然肯现身而出,不会只想和在下聊几句就立刻作罢吧。而且看前辈似乎也并非实体之身,同样只是神念所化而已。想来在此也并非心甘情愿的 。”韩立闻言毫不动怒,反而诡异一笑的回道。

“你倒底是什么人,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血光那个小人派你来的 。”

韩立耳边炸雷声轰隆隆一响,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巨压就落在了身上。

接着狂风一起,绿袍老者只是身形一动,就一把将脖颈抓住,双目流转银光竟变成了血红之色,恶狠狠的冲韩立说道。

他身上一股蛮荒凶兽般的血腥气息冲天而起,背后隐隐有一个巨大的血色魔影若隐若现,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韩立立刻撕裂成无数碎片。

“什么血光,在下并不认识。”韩立心中骇然,但面上镇定异常的淡淡回道。

“放屁!你若不认识血光那小人,如何得到这件镇魔锁的。你真以为老夫相信你刚才的言语!哼,这件镇魔锁从古至今不知在我们圣族多少圣祖手中流传过,但哪一个不是时刻贴身携带,怎会落在你区区一名人族手中。你别告诉我,你是杀了血光那小人,才得到此物的。”绿袍老者脸上涌现一股疯狂之意,一字字的冲韩立说道,同时其掐住韩立脖颈的枯瘦五指,也一下弹射出丝丝耀眼的绿芒,似乎随时都要动手的样子。

韩立这具化身只是一缕神念所化,自然没有什么神通蕴含其中,干脆丝毫不加以抵抗对方的举动,反而微微一笑的说道:“镇魔锁?原来此物叫此名称!在下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血光倒底是何人,但怎会听从一名魔族的吩咐。更何况我若真想对阁下图谋什么,更不会只派区区一缕神念到此的。道友纵然毁去了在下这具神念化身,但对在下本体来说却根本无足轻重的。说不定心中害怕之下,还会将此物找一处无人能寻到的无底深渊一抛了之的。也许过个百万年,会有其他人再将此物寻到也不一定的。”

“你敢威胁老夫,哈哈,看来你真不知道老夫的身份,不是血光那小人派来的了。刚刚多有得罪,还望道友多多见谅了!”绿袍老者一听韩立之言,脸上一抹惊人殷红闪过,脸上怒色竟消失的无影无踪,并忽然五指一松的将韩立放下,神色骤然一变的说道。

“哦,看来道友相信在下之言了。但在下还仍是一头糊涂,不知阁下能否将来历告诉在下一二 。”韩立心中同样为之一松,将有些皱起的衣襟略一整理后,就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告诉你,当然可以。但老夫就像你猜测的那样,困在此地不知多少年了,也有不少外界的事情想要知道一二的。本座也不占你便宜,你回答老夫一个提问,我就解答你一个疑惑 。”绿袍老者一捻下巴的几根胡须,双目一眯的徐徐讲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