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木盒

黑甲大汉和娇小女子,脸色一紧下,几乎下意识的互望一眼。

白袍少年原本木然的表情,也蓦然浮现出一丝异色。

“经烟魔尊这一提醒,还似乎真有此可能的。算算时间,那两名人族修士似乎遇上力尊者三人的几率,还真是不小的。若是这样的话,此人厉害比我等预料的还要高上几分的。起码藏某在一名魔尊协助下,击败力尊者三人不难,将他们全都击杀当场却无法做到的。”黑甲大汉略有所思的说道。

“如此说,此人真要当成一名大敌来看到了。若他真是击杀力尊者三人的凶手,即使有阴阳二刹相助,想要将此人留在战场上还真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以他这等实力若是一心想逃,除非是圣祖亲自出手或者将其困在一个逃无可逃的死地,否则绝对无法拦住此人的。”娇小女子喃喃的说道,脸上现出为难之色来。

“嗯,的确如此。而且倚天城有这人参与防守的话,恐怕也会成为一大变数的。”黑甲大汉目光闪动的活到,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大厅一时寂静无声,其他人纷纷皱眉的陷入了思量之中。

“哼,实在不行。我们就再动用一次那手段来对付这人。只要将他引诱其中,他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插翅难飞的。上次那两名人族合体修士不是就被我们如此的灭杀掉的吗?”娇小女子忽然有些异样的建议道。

“还动用那方法,绝对不行的。上一次动用此手段,已经损失了近千魔骑和十余名珈轮战魔。还动用此法的话,损失肯定远超上次的。这些都是我们圣族精心培养的精锐,绝不能这般轻易牺牲掉的。”火甲巨人一惊,不加思索的大声反对道。

“哼,可是不用此法,若让此人逃掉,说不定死在其手中的圣族中人还远超这点损失的。更何况,他真要是血光大人所找之人,让其从我们手中逃掉的话,我们谁能承担圣祖大人的怒火。”黑甲大汉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反驳道。

“我刚才的也不过是猜测之言,哪有这般凑巧真和力尊者扯上关系的。”火甲巨人目中火焰一凝,不禁苦笑了起来。

“是不是,我们还是先调查一番再说。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按照此种结果去准备的。不过也不一定真需要动用此手段的。”黑甲大汉又略一沉吟的说道。

“藏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刚才还说必须动用此方法才能对付那人,现在又说不一定。”娇小女子黛眉一挑,有些不高兴的模样。

“羽仙子不必动怒。阴阳二刹的神通虽然不弱,但联手之下也顶多和老夫差不多而已。既然圣祖大人肯将他们派出来追查灭杀力尊者三人的凶手,想来也肯定给他二人准备了对付那人的方法才是。否则那人既然能灭杀力尊者,对付阴阳二刹也不会太难的。”黑甲大汉倒是毫不动怒的解释道。

“嗯,藏兄所言有理。以血光大人的手段,我等的确不用太多担心的。那刚才我等所说的方法,就当做万一之策吧。”火甲巨人哈哈一笑的回道,似乎一下放心了下来。

“冷兄,你觉得如何?”娇小女子闻言,眉宇间的神色并没有轻松多少,反一扭首的向那白袍少年问了一句。

“我不管你们准备了何种手段对付人族,那人性命必须由我亲自取下才行。此人身怀某种奇寒之力,对我大有用处的。”少年目中青芒一闪,冰寒刺骨的说道。

“这个放心,小妹不会和冷兄争抢此事的,就不知藏兄的意思如何了?”娇小女子一呆,但随之轻声一笑。

“嗯,冷兄弟既然有此打算,藏某自然会加以成全的。但此人身上的宝物,我却要分去一半才行。另一半,就分给羽仙子和烟兄吧。想来冷兄弟对此没有意见吧。”黑甲大汉略一犹豫下,就眼珠一转的说道。

“我只要那名人族修士的奇寒之力,其他宝物你们尽管分就是了。”白袍少年毫不在意的回道。

“小妹和烟道友也没有意见!”娇小女子眨了眨美目,一抿嘴的欣然同意道。

火甲巨人听到此女代表自己发表意见,却是一声不吭的丝毫异议没有。

“好,那就如此决定吧。先将部分人手派出去调查力尊者三人陨落之事再说,然后再等阴阳二刹的到来。想来在五阳化月之日到来之前,足以让我们弄清楚力尊者三人倒底陨落何人之手了。若真是倚天城的那名人族修士,就按先前商议的方法来处理。若不是的话,我们则按原先的计划来行事。”黑甲大汉做出最终结论的宣布道。

倚天城中,身处一片幽静竹林中的精致阁楼中,韩立坐在某一层的密室中,四周布下了一层层的严密禁制,手中却在把玩着一个乳白色的木盒,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木盒正是当日他击杀那秃头魔尊后得到的战利品。只是此物被一种诡异禁制封印住了,在路上一时无暇破解,现在进入到倚天城中,总算可以稍加研究一二了。

木盒中不时有冰寒和炙热两种力量隐隐从中透露而出,并且可以隔绝一切神念的探测,颇为的奇妙。

韩立仔仔细细打量了木盒好一会儿,瞳孔深处骤然间爆发出两团刺目蓝芒,直直往木盒深处望去。

只见目中蓝芒闪动间,他神色也随之微微的变化不定,竟没有马上将灵目收起。

时间就这般一点点的过去,韩立凝望木盒的动作始终维持不动着,仿佛整个人彻底化为一尊木偶。

三天三夜的时间,就这般一眨眼的过去了。

韩立脸色略显苍白,目中蓝芒比起先前更是略黯淡了几分!

足足一盏茶的工夫后,韩立表情有些怪异起来,单手一掐诀,目中蓝芒还是一散的消失了。

“有些意思,这盒子本身就是一个须弥之物,并且还是用十三种上古禁制封印起来,若不是拥有明清灵目,对上古禁制也颇有研究,恐怕还真无法看出丝毫头绪的。”

“不过这些禁制每一种都厉害之极,不花费数百年时间一层层的冥思破解,根本不可能打开的。不过看样子,这些禁制也不可能是那名秃头魔族布下的,也不知里面倒底存放了何物,竟然小心至此。”韩立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了几句。

随后他将木盒往身前地面上一放,目光炯炯的望着此物凝思了起来。

足足一顿饭的工夫后,韩立目光一亮,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

“虽然破除此物的封印暂时无法做到,但是若是用那一种异族秘术,倒不是不可以探一下里面的东西。不过万一里面存放的东西是凶煞之物,可就有些麻烦了!”韩立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双目微眯的再次沉吟起来。

不过这一次,不过片刻的工夫,他就哑然一笑起来。

“就算真碰到了凶煞之物,也顶多是损失些许神念而已,只要打坐半月就可恢复如初了。此物既然被如此厉害的禁制封印起来,应该值得一探的。”

他竟瞬间就拿定了主意,并不再有丝毫迟疑的单袖一抖。

光芒一闪,竟有十几枚晶莹的五色圆珠从袖中一飞而出,围着其滴溜溜一转后,就一下化为团团灵光的悬浮不动了。

而在这些灵光中,隐隐有一只只五色眼睛被包裹在了里面,并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韩立手掌一翻转,却一下多出了另外一颗五色圆珠来,往胸前一捧下,就立刻念动一种异族的古怪咒语来。

另一只手掌,却猛然往天灵盖上一拍。

金蒙蒙的光霞一个翻卷下,一个浑身赤裸的金色元婴就浮现而出。

它双手掐出一种奇异法诀,同样的口中念念有词。

四周灵光中的五色眼睛,骤然间光芒大放,竟放出一道道手指粗细的五色光柱,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了元婴中。

同一时间,金色元婴也猛然一声低喝,手中法诀突然冲下方肉身胸前悬浮的圆珠一点。

一团金色虚影一下从元婴身上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竟没入所点的圆珠中。

在圆珠中,一个模糊的元婴虚影,神色平静的藏在其中。

金色元婴见此情形,小嘴不禁一咧,一只小手毫不迟疑的冲此圆珠再次一招。

圆珠表面五色莹光一阵流转,微微涨缩下 ,“嗖”的一声,化为一道流光的没入到了地面上的木盒中。

一个灰蒙蒙的空间中,五色流光一闪之下,就诡异出现在了其中。

接着流光一阵变幻,竟化为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来。

虽然脸孔有些看不清楚,但从服饰上看,赫然正是韩立无疑!

他方一现身,就抬首往四下打量一下,目中蓝芒一阵闪动。

“咦,不太像是须弥空间,倒像是某个幻术禁制。难道这缕分念没有穿透木盒,而被困在了某层禁制之中。”韩立虚影低语了几声,似乎有些大出预料!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