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暴怒

头颅的面孔上,虽然仍能看出天鬼原先的残暴凶虐表情,但圆睁的双目中赫然又残留着一丝骇然之色。

仿佛这只天鬼即使头颅被斩下的那一刻,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让其大有死不瞑目的模样。

“韩兄,那名逃走的魔族……”银光仙子看了一眼天鬼头颅,也有些吃惊的问道。

“仙子放心,那人和其余三只天鬼都已经被我斩杀了。”韩立嘴角一咧的露出一丝笑意,袖袍豁然一抖,一团黑光从中一飞而出,里面包裹着一扇数寸大的青色小门。

赫然正是秃头魔族先前放出的修魔天鬼门!

如今的此鬼门迷你玲珑,光芒黯淡异常,似乎也有些受损的模样。

“太好了。此魔一除的话,我等行踪再无遗漏的可能。这一次,竟能全歼三名魔族尊者,可全依仗韩兄的惊人神通了。要不是,玲珑那丫头当年给我提及过韩道友的事情一二,妾身还真不敢相信阁下从修道至今,竟然不过区区两千多年。”银光仙子大喜之余,又啧啧称奇的说道。

“在下也不过侥幸而已,修炼的功法恰好对魔族阴鬼的大半功法都有些克制作用,若真是和其他同阶道友相比较,神通并不一定真能强上多少的。倒是仙子当初答应过我的事情,可千万别忘了。”韩立口中谦虚几句后,忽然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个请韩兄放心,妾身既然当初答应道友,自然是有些把握的。我和玲珑出身同族,替道友传个消息,还不是一件太难之事的。只是现在玲珑跟在啸傲前辈身边,一时还无法取得联系的。”银光仙子轻笑一声的言道。

“那韩某就多谢仙子了,以后银光道友若有事情需要韩某出力的,在下自会尽一份心力的。”韩立微然一笑的回道。

“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韩兄无需太多客气的!”银光仙子一听韩立之言,眸中一亮,欣喜的回道。

韩立神通之大远超此女想象,和合体后期修士相比也不逊色分毫,能让这么一位大神通修士承下人情,对其以后的修炼之途自然大有臂助的。

二者略微再商量了几句后,当即分别施法将附近打斗的痕迹全都一抹而去,然后就再次遁光一起,继续向倚天城方向激射而走了。

韩立双手收拢袖中的化为一道淡淡青虹,不紧不慢的在空中飞遁着,看似完全从刚才的争斗中恢复了平静,但是在其一只袖口中,五指却在一只乳白色木盒上轻轻抚摸着。

他目中深处,时不时的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只木盒正是他再次动用一次玄天残刃,从秃头魔族身上得到的战利品之一。

一开始,他还并未在意此物,但是在发现无论神念还是灵目都无法侵入此盒后,心中自然大为的好奇起来。

但这木盒中明显被下了一种极厉害的禁制,以他的神通和阵法造诣都无法轻易的破解,韩立也就将此物一收而起后,就先匆匆的赶了回去。

现在手指在木盒表面抚摸而过,能够明显感受到盒上传来的丝丝热意。

但不过一盏茶功夫后,木盒温度骤然急降,竟一下变的冰凉异常起来,显得异常神秘。

韩立心中有些讶然,对木盒中禁制的东西,自然越发有些感兴趣了。

不过现在还在赶路途中,自然也不是认真研究木盒上禁制的时候,只能等先到倚天城再说了。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五指突然各有一滴血珠一弹而出,一闪即逝下,就化为数个血色符文就没入了木盒上。

为了小心起见,他动用来学自某个异族的禁制之术,在木盒表面竟再布下了一层玄妙之极的禁制。

接着袖中青光一闪,白色木盒就一下不见了,被收进了储物镯中,然后韩立全心的驾驭遁光起来。

以他和银光现在二人的修为,片刻功夫间就飞出了百万里去,最终再无任何踪影了。

而几乎同一时间,远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一座新修建起魔城中,一座高约数千丈的三角巨塔中的殿堂中,突然一声大吼响起,紧接着一声冰寒刺骨的话语,怒极的从中传出!

“怎么回事!三名魔尊运送一件东西,竟然还能出了意外。他们三个废物,莫非真想被丢入化魔池中不成!”

说话之人,是坐在殿堂中间主位上的一名身穿血袍的清秀少年,面容上满是惊怒之极的表情,赫然正是那位血光圣祖先降临此界的那具化身。

此化身虽然只有合体后期大成的修为,但是暴怒之下,背后骤然浮现出一个十余丈高的巨大魔影。

这魔影通体血红,头生大小十几个怪角,同时身上有数条若隐若无的粗大触手,狂舞不停,竟仿若一只巨型章鱼一般。

而从这魔影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更仿若实质之物,将整间殿堂四壁都挤压的嘎吱乱响,随时都会倒塌一般。

殿堂中站立的一干黑甲卫士,在这股气息面前纷纷脸色大变的半跪在地,低首不敢望向血光圣祖分毫。

只有两名高阶魔族在离血光圣祖不远之处,仍笔直站立着,但见这位圣祖如此模样,也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血光大人,不知出了何事,让你如此的愤怒?”其中一名身穿银丝宽袍男子,讶然的问道。

“我让三名手下带着一件万分重要之物出去办事,结果本圣祖留在那东西上的一缕神念,竟然被人用秘术隔绝了。看来那三个家伙肯定出了事情,否则万不会出现此种事情的。”血光圣祖脸上怒色很快消失,但仍然异常阴沉的说道。

“竟有此事!按理说不太可能吧!三名魔尊同行的话,即使是面对人族合体后期大成的修士,也足以自保的。至于人族的大乘修士,在千年前深入圣界,被几位圣祖大人联手击伤后,应该不会在此时出头的。”另外一名,身穿粉衣,双目似水的中年美妇,也有些惊疑的问道。

“三人同时陨落,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若是被人事先知道消息,抢走宝物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的。而本圣祖刚才用秘术试着联系他们,并无任何回音的。来人,去给我查一下神魂殿中可有魔尊级的魂火熄灭掉了。”血光圣祖脸色阴睛不定的点点头,忽然又大声的吩咐道。

“是,圣祖大人。”附近一名黑甲卫士,立刻恭恭敬敬的答应一声,然后飞快无声的退出了殿外。

血光圣祖见此,将身躯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双目微眯的不再言语了。

旁边的一对男女魔族,自然知道这位圣祖大人心情不好,也不敢在此时轻易开口什么。

整间大殿一时间变得无声起来!

足足一盏茶功夫的诡异寂静后,黑甲卫士身影一闪的再次出现在大殿门口,并匆匆走了进来。

“回禀圣祖,神魂殿中有三名魔尊大人的魂火前后熄灭掉了!”这名魔族卫士半跪地上,有些惊惶的回道。

“三个?”血光圣祖眯着的眼睛一下圆睁,放出惊人的刺芒来。

同时“嘎嘣”一声闷响传来,其一只手掌抓着的椅子把手瞬间的粉碎成灰。

“是,圣祖大人。根据负责魂殿的大人亲自验证,熄灭魂火的正是前些天一起外出的蓝尊者等三位大人!”卫士小心翼翼的回道。

而血光圣祖闻听此言,脸色已经一片铁青了。

旁边的银丝袍男子和中年美妇目睹此景,不禁互望了一眼,心中同样的大为骇然。

不过二者自然也看的出来,这位血光圣祖大人,说是为三名魔尊陨落而惊怒,倒不如说是为了他们弄丢的东西而暴怒异常。

这让两名高阶魔尊对那东西,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测起来。

“你二人马上带着一队血光晶卫出发,马上找到这三人陨落之处。纵使真是大乘修士出手,也不可能一丝争斗痕迹都没有留下的。你们将那里每一寸土地都给里里外外的仔细搜索一遍,一定要查清楚是人族何人出的手,以及这些人族修士下落。你们二人只需专心负责此事,一有消息马上传信通知我!”血光圣祖思量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心思的一声吩咐。

“是,血光大人!”这一对高阶男女魔族,当即躬身一礼的领命回道。

半个时辰后,一股血云滚滚的从巨塔某层一飞而出,里面隐隐可见身着晶莹血甲的狰狞魔族,足有百余人之多,顷刻间就飞出魔城不见了踪影。

一个多月后,一座依山靠湖修建的巨大人族城市附近,两道遁光隐匿之极的从天边激射而来,几个闪动后,蓦然落在了附近的一座无名山头上。

这两道人影,一个银衫飘动,一个一身青袍,正是不辞亿万里路,终于赶到倚天城附近的韩立和银光仙子。

但是此刻二人望向倚天城方向目光,却均都一凝,神情大为肃然!

只见远方倚天城某一面城墙的旷野方向的虚空中,正悬浮着数以万计的黑色巨舟,而在这些战舟之间,则密密麻麻,倒处都是骑着各种大小魔兽的狰狞骑士。

这些魔兽纷纷足生黑云,身披兽甲,明显大异于那些普通魔兽!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