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荡魔

在此股法则之力影响下,附近唯一剩下的小山,竟然轰隆一声的寸寸碎裂,化为了一堆尘土的四散而开。

整座魔阵仿佛狂风扫过一般的崩溃瓦解,在法则之力的强横影响下,遍布数十里内魔气都开始迅速稀释起来。

虚空中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五色光点,潮水般的往紫色断刃上狂涌而去。

五色光霞一阵流转下,紫色断刃残缺部分就一下凭空修补完全了。

紫刃一阵嗡鸣,法则之力的波动一下更加强烈了几分。

那些还未来及涌入其中的五色光点,在颤抖中,开始纷纷化为了五色符文!

金身面上冷笑之色一闪而现,忽然将紫刃微微一抖,就一下对准了空中的母魔,同时体表五色光霞往紫刃灌注的速度,更是一下加快了倍许。

握着紫色断刃的手臂,因为如此多五色霞光通过,竟一下化为了琉璃之色。

顿时一股足以开天辟地的恐怖气息,从此刃上冲天而起,并且随着天地元气所化五色光点的涌入,还在以惊人的速度狂涨不停。

正和韩立本体所化巨猿激斗不已的母魔,一感应到此恐怖气息,不禁一个激灵,原本被母魔主导的魔性一下消退了多半,重新恢复了蓝纹尊者本身的理智。

几乎丝毫考虑没有,巨大骨骸将手中二十六口骨刃同时一抛而出,然后一点。

所有骨刃一凝之下,就化为一口数十丈长的狰狞怪刃,猛然一斩而去。

而骨骸自身魔焰一个翻滚,骤然间转身的向高空激射而走,一个闪动下,就行动如风的到了百余丈外。

但就在此时,骨骸附近处波动一起,一只绿色大手闪电般的一探而出,出其不意的一把就将此魔肩头抓住。

母魔大吃一惊,但马上目中凶光一闪,一张口,一股魔焰狂喷而出。

绿色大手汹汹燃烧而起,在魔焰中焦糊一片,但五指仍丝毫松手之意没有。

绿滢滢之光狂闪几下,大手竟一下恢复如初了,并且五指力量反而一下更大了几分。

母魔这才真有些惊慌起来,几条手臂同时一挥,就化为十几口骨刃的冲绿色大手一斩而下。

“咔嚓”之声接连不绝,所有骨刃竟然大都陷入大手尺许,就再也无法深入进去。整只绿色大手竟然也是坚硬远胜普通宝物。

母魔又惊又怒,口中一声大吼,突然身形一模糊,组成身躯骨架竟瞬间的分裂散开,化为无数块骨片。

那青色大手虽然五指还紧紧扣着其中七八片骨片,但其他骨片却漫天飞舞的在数丈外再次一聚,竟重新恢复了骨骸之体。

缺少了几块骨片,竟仿佛对母魔之体丝毫影响都没有的模样。

但此魔就这片刻的耽搁,下方韩立第二元婴操纵的梵圣金身,却已经施法完毕,手中紫刃表面金色符文一现之后,就猛然将手中之物一抖,冲母魔所在方向一斩而出。

一股强烈的法则之力瞬间从刃上激射而出,化为一道黑蒙蒙巨浪滚滚而去,一个闪动下,就诡异的到了母魔身前处,并迎头一罩而下。

母魔大惊失色,体表魔焰一下高涨数倍,一卷的迎向了黑色巨浪,同时浑身骨骼一阵爆响传来,数百口骨刃从身躯中一冒而出,夹杂在魔焰中的激射而出。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看似气势汹汹的魔焰,还是密密麻麻的巨大骨刃,和黑色巨浪接触的瞬间,就被一卷的飞灰湮灭,连一丝声响都未发出。

母魔本人大骇,遁光一起的想要激射而逃,但是四周虚空却被法则之力一罩而下,体表灵光一凝下,根本无法离开原处半分。

黑色巨浪一压之下,母魔庞大身躯就淹没进了其中,并瞬间的消融瓦解,彻底从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十三颗正和紫纹噬金虫争斗的骷髅头,和金色漩涡僵持的巨大骨莲,在母魔一灭的瞬间,也同时化为一股股黑烟不见了。

下一刻,庞大的法则之力一个颤动,从虚空中一下溃散消失。

随之黑色巨浪也同样一闪的无影无踪了,仿佛从未在虚空中出现过一般。

而挥动紫色断刃的梵圣金身,此刻体表金光一下黯淡了许多,显然刚才一斩也让其损耗不少。

这时附近虚空绿影一闪,另外一名肌肤碧绿的“韩立”从容的浮现而出。

正是韩立的那具芝仙“灵躯”!

此刻操纵这具灵躯的,当然就是那曲灵参所化的曲儿了。

虽然这丫头修为尚浅,但因为同属天地灵物的缘故,这芝仙灵躯对其并无任何排斥之力,倒也能发挥灵躯不少的威能来。

而此灵躯经过韩立数百年用神秘灵液不停地催熟灌注,赫然已经进入了合体初期大成的阶段。

如此惊人的修为,芝仙灵躯纵然在曲儿操纵下只能发挥出部分的威能,也足以成为韩立的一大臂助。这才能在韩立神念吩咐下,略一缠住那母魔,才能让金身用玄天残刃一击而灭的。

否则以这母魔的一身诡异神通,还真不是韩立短时间内可以击杀的。

金身和灵躯一见击杀了母魔,没有再迟疑什么,身形一动,就化为金光和绿影的没入巨猿身躯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而金毛巨猿体表金光一闪,身形迅速缩小下来,片刻间就恢复了人形,露出了韩立的本来面目。

韩立此刻长吐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但就在这时,忽然另一方向上,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大地都为之剧烈一颤。

同时数股惊人气息从同一方向处,一下冲天而起,给人一种极其邪恶阴寒的感觉。

韩立脸色一沉,目光一闪,马上转首扫向了另一边的战团处。

这时因为整座魔阵崩溃的缘故,原本弥漫的黑色魔气终于一散干净了,那边一切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了。

只见原先那一层困住秃头魔族和四只天鬼的巨大晶罩,赫然已经寸寸的碎裂而来。

秃头魔族和四只天鬼,已经化为一股阴风的从里面一卷的激射而出,几个闪动下,就纷纷悬浮在半空中重新现出了原形。

四头天鬼倒还罢了,除了满脸的残爆之色,并不能看出什么来。

秃头魔族一脱团而出,目光向韩立这边一扫后,发现原先精心布置的魔阵竟然荡然无存,并且蓝尊者气息也一下丝毫没有后,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异常。再看向韩立的目光,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此魔既然和那蓝尊者相交,自然对其修炼的子母真魔也知道一二的,很清楚子母真魔威能全开之下,神通之大甚至还在他从天鬼门召来的四只天鬼之上。

从他被困到脱困而出,也不过片刻功夫,在此期间,蓝尊者动用了子母真魔的情况下也被韩立抹杀的结果,让他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而原本一直催动美女银色头颅的银光仙子,在晶罩破裂的瞬间,也终于不支的檀口一张,数团鲜血喷了出来,脸色变得如同白纸般苍白。

显然此女为了困住这秃头魔族,也花费了莫大代价,让元气损失的更加厉害了。

韩立目光在秃头魔族身上一扫后,嘴角抽搐一下,豁然露出了冷厉之色。

但还未等他采取何等行动时,远处秃头魔族却突然单手一掐诀,体表黑光大放,“嗖”的一声,竟一下化为十余丈长的乌虹破空而走了。

此魔一见形势不妙,竟立刻果断的逃之夭夭了。

那四头天鬼被黑色光霞一卷之下,同样被乌虹裹挟到了遁光中。

至于那件天鬼门,秃头魔族遁走的同时,就一闪的淡化不见了,仿佛只是虚影一般。

韩立双目一眯,冷哼一声,袖子一抖,单手一掐诀。

嗡鸣声一起,十三只紫纹噬金虫翅膀一振,就化为一十三团紫光的急追而去。

同时韩立自己背后雷鸣声一起,一对晶莹羽翅随之浮现而出,接着一个翻滚后,就在上百道粗大电弧缭绕中,再次化为四翅的银色巨鹏。

四翅同时一扇下,巨鹏就在轰鸣声中化为电光的在原地消失了。

转眼间,韩立所化巨鹏和乌虹就一前一后的狂追出去,并在天边尽头处踪影全无了。

银光仙子目睹巨鹏明显比乌虹要快上一分的一幕后,长吐了一口气,神色为之一松。

此女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现在情况,就算追上逃走的魔族也根本无法帮上什么,干脆就留在了原地未动追及的心思。

她飞快的从储物镯中取出一个玉瓶,一口气倒出七八颗丹药服下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不太正常的殷红,但精神略为之一振。

随后银光仙子目光一转,不禁望向了刚才的魔阵处,并在几座化为碎石堆的小山残骸上一扫,玉容不禁有一丝异色闪过。

此女眸光一阵闪动下,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半个时辰后,天边处破空声一响,一道青虹激射而来,几个闪动下,就骤然间到了银光仙子的头顶处。

遁光一敛,韩立面无表情的浮现而出,一条手臂一动下,蓦然将一样圆乎乎东西从空中骨碌碌的一抛而下,正好砸在了银光仙子的身前处。

此东西一股血腥之气,赫然是一只天鬼狰狞异常的硕大头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