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激战三魔(上

“果然如此,我先前击杀的那些魔族中,有人和阁下关系不小吧。也只有这等血脉秘术,才可能让我不知不觉被种下了追踪标记的。不过阁下刚才心境未免太不稳了一些,竟然连此血脉标记都被引动了起来,否则,韩某又怎可能察觉道友的存在。”韩立微然一笑道,袖子冲青色气团一挥之下,一团银色火球射出,一下将青色气团化为了灰烬。

“以阁下修为,想必在魔族中也不是无名之辈,先报上名来吧。”银光仙子眸中闪过一丝杀机的说道。

“哼,老夫是血光圣祖大人座下力尊者,人类,是你杀了我那孙儿。今天我非要将你千刀万剐,抽魂炼魄。”独角老者虽然面对两名合体期修士,竟然没有露出什么畏惧之色,反而双目喷火的盯着韩立的说道。

“是吗,那也要看阁下是否有此本事了。”韩立打了个哈哈,丝毫不以为意。

这也难怪!以他神通,区区一名修为合体初期魔族,还真未怎么放进眼中。

“但凭你一人也想和我们两人争斗。韩兄,不必和他再多废话。此魔头现在孤身一人出现在此,正是绞杀的良机。”

银光仙子冰寒刺骨的一声话语,身前两只银钩就一动之下,突然幻化出密密麻麻的银色钩影,向对面铺天盖地的一压而去。

韩立见此,也嘴角泛起一丝轻笑。这银光仙子之言,倒是正合其心意,当即袖口一卷下,手中银尺再次一挥而出。

银光刺目下,一道数十丈长尺影再次射出,一个闪动下,就后发先至的到了独角老者身前,毫不客气的一斩而下。

力尊者见此,低吼一声,原本单手持着的黑色长棍猛然一晃,竟一下幻化出重重的黑色棍墙,将自己身形护的风雨不透。

银色尺影一斩在棍影上,竟然一颤的反弹而开,并在一种诡异力量下寸寸的碎裂而散,竟无法破开棍影防御分毫的样子。

这时,无数钩影也纷纷的激射而至,但在刚猛无匹的棍影表面一阵银芒乱闪下,却纷纷的一闪而灭。

最终两声清鸣后,两只银钩也一弹而开的现出了原形。

银光仙子见此,玉容一沉,手中法诀一变。

两只银钩一个盘旋后,突然化为两道银芒的冲天飞起,一闪即逝下,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整个天空突然一阵剧烈波动,方圆数十里内的天地元气蓦然诡异的调动起来,刹那间,无数白红符文从虚空中狂涌而出,滴溜溜一转下,就凝聚成两团亩许大的朦胧光团。

一团白光闪闪,无声无息,一团红霞翻滚,却轰隆声大作,并同时一沉的向下方一压而去。

独角老者一见两团光霞的此种声势,心中也为之一惊,双手一抖下,手中棍影突然化为一道黑蒙蒙飓风的直接向空中两团光霞狂卷而去,竟打算强行一击而破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远处的韩立却不动声色的蓦然两手一搓,手中银色短尺霞光一闪之下,就诡异的蓦然消失了。

下一刻,独角老者背后处微光一闪,银色短尺悄然的一探而出,一闪之下,竟化为一道匹练的激射而出,仿佛雷影电光般迅捷。

不及防下,独角老者竟一下被这一层银色匹练包裹进了其中,并闪电般的一口气被缠绕了数层去。

独角老者一下发出怒吼之声,体表黑芒大放起来,仿佛想将银色匹练一下撑破,但一时间显然是痴心妄想的事情。

这时,棍影所化黑色飓风却一下和空中的光霞撞击到了一起。

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后,整个天空都为之晃动不已。

黑色飓风一下化为两根一般无二的擎天巨柱,狠狠的捣入两团光霞之中,没入下半截的样子。

而两团光霞一阵流转的一散后,却从中浮出一道皎洁弯白月和一轮赤红骄阳。

二物散发出刺目的光芒,套在两根巨柱上,将它们一时困在了其中。

纵然独角老者口中低吼不已,双臂巨力狂涌,却无法抽出两根黑色巨棍分毫,仿佛此宝硬生生的在弯月和红日中生根了一般。

韩立目睹此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也同时的冲老者虚空一点。

原本将老者包裹的银色匹练顿时嗡鸣声大起,表面也浮现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银色符文,并产生一股庞然巨力的向这位力尊者狂挤而去,并将其护体黑芒瞬间压散了大半。

独角老者见此情形,纵然万分不舍手中宝物,但也只能无奈的将手中巨棍一撒,但随后目中凶光一闪,双手飞快一掐诀,并且一声厉喝出口。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这位力尊者原本就算巨大的身躯,竟一下再次狂涨起来,同时肩头两侧有团肉球凸鼓而出,并在发出一阵嘎嘣乱像的惊人声音后,一下幻化成两颗和中间那颗一般无二的头颅来。

在他背后同样有另外四个肉团诡异冒出,并在黑光闪动中,化为了另外两条漆黑魔臂。

独角老者竟在一瞬间化为了三头六臂的魔物形象,并且身上黑色魔气滚滚而出,气息比起刚才强大足足有两倍以上。原本合体初期的修为,竟在一下狂涨到了合体中期左右。

而修为大增的此魔,面上狞色一现,六手一翻转下,六口黑色魔剑浮现而出,剑光一闪下,就见无数黑丝仿佛大网般的爆发而出。

原本将其包住的银色匹练,竟在“嗤嗤”的破空声中被斩成了无数碎片。

韩立一见此幕,神色一变,想都不想的单手虚空一招。

原本破碎的银色匹练碎片,点点灵光一闪,竟要再次的凝聚如初了。

但就这片刻耽搁,三头六臂的力尊者,身形一动,就一下脱离了束缚,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数十丈外的另一处地方波动一起,黑色身影狂闪而现。

此魔一声大吼下,体表魔气翻滚,一道道黑亮魔纹浮现而出,接着身躯竟以不可思议速度膨胀起来,竟化为了百余丈巨大,接着六条手臂一挥,黑光一闪,六口巨剑一下诡异不见了,几只大手却仿佛小山般的分别一探而出。

两只冲那弯月和红日一抓而去,两只分别冲韩立和银光仙子一压而下。

夹带着阵阵魔风,气势惊人之极!

最后两只手掌却十指弹动变幻,掐动法诀不已。

与此同时,此魔左右两侧两颗头颅,四目一闭,嘴巴微张,竟有黑色符文吞吐不定,并有咒语声隐隐传出。

那两口银钩所化的弯月红日纵容玄妙异常,但在修为大增的魔物一抓之下,再也无法锁住两只黑色巨棍。它们一颤之下,化为两道虚影的激射而走,只是一个闪动下,就落在了抓出的两只魔手中。

二者一合之下,就还原成了一根黑色巨棍。

几乎同一时刻,韩立只觉眼前天空一黯,一只黑色巨掌就到了面前处,同时一股腥气扑面而来。

韩立面上丝毫异色没有,身上金光一阵流转,袖子一动,一只手掌一探而出,并幻化成一只金色大手的往空中一迎而去。

尚未正式接触,金色手掌虚影表面就一声霹雳,无数金色电弧弹射而出,一闪之下,就五指相扣的和黑色巨掌撞击到了一起。

一声雷鸣下,无数金丝闪烁弹射,魔手竟遇到克星般的一击而灭!

另一边的银光仙子,却不敢硬接修为突然大增的老者一击,在魔手及身的瞬间,身躯就化为一股清风般的消逝掉了。

魔手一下击在了虚空处,附近黑气一阵翻滚激荡。

原本化身三头六臂真身的独角老者,一见刚才攻击无效,中间面孔一下变得越发狰狞,另外两颗头颅口中法诀一停,两只正在掐诀的手掌,突然冲韩立和银光仙子各自虚空一点。

两声刺耳的尖鸣一下从指尖处破空而击,两道血丝激射而出,一闪即逝下,就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面无表情的韩立,脸色蓦然一沉,单手突然往身前一挥,一座黑蒙蒙的小山一下浮现而出,足有七八丈高,将身形全都遮挡其后的样子。

正是元磁极山!

下一刻,血丝一闪的出现在数丈外虚空处,只是一动之下,就狠狠扎到了黑色小山上。

“噗”的一声,血丝一下击在山峰中,血芒一闪后,就没入了其中,竟深入数尺之深,才溃散消失掉。

韩立面色微微一变。

这元磁极山的防御之强,自然再没谁比他更清楚的了。此宝经过无数珍稀材料数次祭炼之后,甚至一般的通天灵宝也无法在上面留下伤痕分毫。

眼前却差点直接洞穿而过,可见这血丝的威能可怕了,怪不得连那老魔变身后,都要慎重准备一番,才能施展出来。

不过此攻击虽然对他不算什么,但是以银光仙子的修为,恐怕不好接下此击吧。

韩立方心念如电的如此想道,就听到另一边一声闷哼传来,目光急忙一扫下,就看见银光仙子正单手按住肩头处,身形一颤的倒退出几步出去。

在其身前,一面红色盾牌,一件幡旗和一只玉牌,化为三团光霞的挡在身前,但一个个光芒黯淡,似乎均大受损伤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