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人魔之战(七

银光仙子听了韩立此言,面具上眸光一闪,但最终并未说出什么反对之言。

一旁的卫士见此情形,自然立刻连声应道。

吩咐其他几人,急忙将传送阵激发起来。

银光仙子二话不说的白衣一飘,就站到了法阵的中心处。

韩立笑了一笑,也从容的走到了传送法阵上。

片刻后,足下的传送法阵就发出了嗡鸣之声,同时四周泛起乳白色的灵光。

二人身形一闪之下,就在灵光大亮下,蓦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只觉四周光霞闪动,眼前的一切骤然间模糊起来。

以他现在的神通,这点传送距离除了头颅略沉一下外,就不能让其再有任何其他的不适了。

但当四周光霞一散,韩立双足再次踏上实地的瞬间,神念就毫不迟疑的一放而出,将附近的一切都罩在了其中。

结果他马上脸色一沉,瞳孔深处一缕寒芒闪过。

几乎在同一时间,四周突然间破空大起,无数乌芒从四周激射而来,密密麻麻,足有数百道之多。

韩立想都不想的单手一掐诀,体表骤然间一圈灰蒙蒙光晕浮现而出,开始不过丈许大小,但一个闪动下,就狂涨无数倍,将附近寒芒都罩在了其中。

那些寒芒一颤之下,立刻被一股诡异力量停滞在了灰光中,纷纷现出了原形来。

竟是一支支尺许长的黑色弩箭,每一支都黑幽发亮,箭尖处闪动着妖异的紫芒,竟似乎还涂着某种剧毒之物。

韩立这才不慌不忙的将目光向四周一扫。

只见他正身处某座百余丈广的巨厅中,而在大厅四周竟然有五六十名身披黑色战甲的魔族甲士,各自捧着一件乌黑的手弩,正露出吃惊之色的望向韩立二人。

不过这些魔族大都是结丹左右的修为,其中掺杂着少量的元婴级存在。

但修为最高的却是一名化神等阶的独角魔族,肌肤粗糙,双目碧绿。

但此刻这为首魔族,骇然的望着韩立和银光仙子,突然口中一声尖叫起来:“不好,是人族的合体老怪,快撤!”

话音刚落,这位位高阶魔族身上,“砰”的一声,一股浓浓魔气爆发而出,一散之下,几乎充斥了整间大厅。

而其本体却趁着这股魔气掩护,立刻化为一道乌光的向门口处激射而逃。

至于其他的魔族甲士,自然同样大惊的也想各施展遁术而逃。

但是韩立又怎会让他们如意,脸上煞气一现下,灰蒙蒙的光霞突然一个涨缩下,原本停滞在空中不动的黑色弩箭,一个掉头下,竟反方向的激射出去。

速度之快,竟比这些弩箭来时还要快上十倍以上!

一闪即逝下,四周魔族甲士惨叫下,就纷纷的翻身栽倒。

接着大厅中灰色光霞一个翻滚,无数根纤细灰丝浮现而出,只是一个搅动,所有魔族甲士的身躯立刻诡异的四分五裂而开。

在无数灰芒闪动中,连元婴都未能逃出分毫。

但这一切还未结束,韩立冷冷瞅了一眼,趁这片刻功夫就已经激射到了大门处的为首魔族一眼,一只手掌蓦然一探而出的虚空一抓。

“噗嗤”一声,一只青色大手顿时在那魔族上空浮出,并闪电般的一拍而下。

一声惨叫!

那名化神魔族根本无法抵挡巨掌的庞大威能,连护身宝物都未来及放出,就一下就被拍成了肉酱。

韩立这才袖子冲虚空一甩,霞光闪动下,漫天灰丝和青色大手就仿佛幻影般的溃散消失了。

然后他才转首冲同样传送出来的银光仙子微笑一声的说道:“银光道友,看来这里的确被魔族发现了。不过似乎并未太受重视,只派了这点人手监视的样子。”

“不是魔族不重视,而是我们人族各大城市开辟在外面的各种隐秘传动点太多。这些魔族不可能每一个传送点都派出重兵监视的。这个传送处能有化神修为的魔族出现,已经是颇受魔族看重了。”银光仙子却似乎对此很清楚。

“原来如此。仙子之言的确有理。”韩立略想一下后,就哑然一笑起来。

随后手指一弹之下,一颗火球飞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化为一只赤红火鸟的往地上一扑。

那些魔族残尸在火鸟飞过之后,纷纷的化为了灰烬,只留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储物器物。

魔族的储物法器和灵界的储物镯不同,却是一个个看似腰带的储物法器。

韩立袖子一卷之下,就将这些腰带都凭空摄了过来,用神念随意的往其中扫了一眼。

结果眉头微微一皱。

这些魔族甲士的储物腰带中竟然存有的东西极少,除了一些乌黑发亮的晶石外,大都是一些阵盘阵旗之类的器具。

而那些黑色晶石,应该就是传闻中魔界特产的魔晶石了。

此晶石和人界灵界的灵石都是差不多的存在,只是其中充斥的自然只有精纯之极的魔气了。

韩立摇了摇头,手中灵光一闪,这些储物腰带就被收好了,接着大步一迈,向大厅外走去了。

刚才他神念早已扫过附近的一切,早已清楚此地除了这几十名魔族外,再无其他任何存在了。这才会如此丝毫不在意的向外走去。

银光仙子脸上神色一直平静之极,此刻同样的跟了出去。

一走出大门就可发现,这座传送阵竟然是位于某座地下洞窟中,除了一条蜿蜒通向高处的狭窄天然通道外,就再无任何路口了。

如此隐秘地方,也不知道那些魔族是如何找到的,这倒让韩立有些啧啧称奇了。

片刻功夫后,两道惊虹从地面一座小山底部一飞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认定某个方向的激射而走了。

这两道遁光方飞出不过百余里,其中一道青色惊虹骤然急闪几下,就变得渐渐透明起来,甚至在最后变得若有若现了。

至于另外一道白虹,则“砰”的一声闷响后,竟幻化成一朵不起眼的白色云朵,看似在高空中徐徐飘动,但实际上遁速丝毫不下于另外一道遁光。

就这般二者一前一后下,转眼间在天际尽头处消失了。

但就在韩立二人离开传送之处不过半日的功夫,从另一方向处天空突然为之一黯,一团魔气所化云雾滚滚的席卷而来速度之快,只是一个卷动,就一下到了韩立等人刚才飞出的山头处。

然后魔气一凝,立刻幻化出一名白甲老者来。

此老者头生短角,面容依稀和那名被韩立击杀的魔族有几分相像,竟是一名合体期的高阶魔族。

他此刻一脸的焦虑,在身形方一现出的瞬间,就化为一道白光的射入隐蔽的通道中。

但几乎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一声悲痛至极的吼声就一下从地下传出,接着白光一闪,老者再次从地下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蓦然出现在了小山顶部,并双目冒火的向四周飞快一扫。

“竟然敢伤我爱孙的性命,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本尊也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找到了,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白甲老者竟然顷刻间就找出了韩立等人离开的方向,口中一声低吼,体表魔气一冒,就再次化为一股黑云凝聚四周。

老者蓦然一拍腰间处,一声清鸣,一团黑光从中一飞而出,一颤之下,就化为一只体长十丈的漆黑巨鹤。

身形一动,老者就化为一股恶风出现在了巨鹤背上,然后脸色铁青的猛然一掐法诀。

黑色巨鹤双翅黑芒一阵流转,略一模糊后,一下化出四只黑色羽翅来,再同时轻轻的一扇。

破空声大起,黑色巨鹤一下仿佛弩箭般的激射而出,同时老者体表散发的魔气,也一下狂涨散开,将巨鹤也一同包裹在了其中。

遁速一下更快了倍许!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根黑乎乎的擎天巨棍从黑云中一探而出,一晃之下,竟横跨千丈之远般的狠狠砸到了小山之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无数碎石激射而飞。

巨棍幻影般的一闪不见了。

原本高约千丈的小山,却一下凭空矮了半截去。

这位高阶魔族竟然一棍,就将近半小山砸的粉碎!

而黑色巨鹤却早已化为一团黑光,瞬息千里的从附近天空中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两个时辰后,离此地百万里外的另一座巨大山峰之上,另外两名高阶魔族正面对面的在说着什么事情。

“米兄,这力老怪怎么一去这么久。不是说只是顺路给其爱孙送两件护身宝物,就马上返回的吗!难道还真打算多表演一会儿祖孙情深?我们可是有要事在身的。真耽误了大事,可无法向血光大人交代的。”一名脸上铭印有蓝色魔纹的高阶魔族,正有些不耐的冲同伴说道。

“蓝尊者何必过于着急,力老怪不是没有眼色之人,多半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再说他那负责监视此地域的孙子,是其唯一的嫡系血脉了,现在多重视一二,也是正常之事的。”另外一名,嘴角生有数根尺许长肉须的秃头魔族,却毫不在意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