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魔临城下

在战团两侧的千余里后方,则有一些化形妖族和一此高阶魔族,同样遥遥对峙着。

他们并未出手,冷眼看着下方的大战,只是互相牵制着对方而已。

一片海面上,一股一望无际的黑气正向一座耸立在某座巨岛上的城市,滚滚而去。

在黑气中,无数魔影晃动不已,仿佛有千军万马隐藏其中。

但是忽然从巨岛附近的海底深处,蓦然传来一声仿佛龙吟般的吼声,一下响彻整个天空。

接着巨岛一面的海面上狂风大作,波涛汹涌,接着巨浪一分之下,一颗万丈长的青色兽首从海底徐徐冒出。兽首表面坑坑洼洼,遍布绿色海苔和碎石,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来,但是两侧两颗浑浊眼珠一睁,向远处的黑气冷冷扫了一眼,仿佛无底深渊般的巨口就一张而开。

轰隆隆巨响传出,整个海面因此颤抖了起来。

一股蓝蒙蒙光霞从巨口中狂涌而出,然后一晃之下,化为一股蓝色飓风沿着海面冲黑气铺天盖地而去。

那些黑气中纵然魔兽数以万计,但在这股近似天地之力的飓风席卷下,丝毫抵抗之力都没有,身不由己的被一下摄了过去。

甚至因为大量海水一同被巨口吸入的缘故,附近海面竟然一下低矮了几分去。

那颗巨大头颅将如此多魔兽一吞而进后,双目一合下,就再次缓缓沉入了海底。

瞬间功夫,海面就重新变得风平浪静,仿佛先前的浩荡魔气根本都未出现过一般。

在远处巨岛上的一座高塔上,一名身材高大的人影,用冰冷的目光遥遥注视着这一切!

天渊城!

韩立盘膝坐在塔中最高一层处,双乎掐诀,身前悬浮着一只金色葫芦和一副金光灿灿的万剑图,双目微闭,似乎整个人都沉寂在一种意境中。

蓦然眼睛一睁,手中法诀一变,一根手指点在了金色葫芦之上。

葫芦一颤之下,体表灵光一闪,竟现出艳丽之极的五色符文来。

接着一阵嗡鸣声传出!

葫芦口一开,霞光飞卷下,从中一下飞出金、黄、青、红、蓝等颜色各异的五口飞剑来。每一口只有寸许来长,但通体晶莹闪烁,散发着梦幻般的色彩,显得神秘万分。

韩立一掐剑诀,五口飞剑一阵清鸣下,就分别往高空激射而去,并各自幻化神通而出。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赤红飞剑火焰滚滚,竟化为了一条丈许长的火蛇飞舞不定了。

而那口蓝色飞剑盘旋飞动下,竟有一缕缕蓝色水气随之散发而出,刹那间功夫在附近虚空中形成一团团云雾,飞剑本体踪影难寻起来。

不过声势最惊人的,还是那口原本最不显眼的黄色飞剑。

此剑一颤下化为了十余丈长,同时体表灵光流转下,浮现出一层层坚硬的黄色物,远远看去,仿佛就此化为了一口巨大的土黄色石剑,挥动起来,附近虚空都为之嗡鸣不已,威能明显惊人之极!

至于那口金色飞剑和青色飞剑,倒是除了光芒耀眼夺目之下,并未太大的变化。

五口飞剑在空中追逐,飞舞,显得灵性惊人!

韩立望向这五口飞剑的目光却清冷异常,并在催动它们飞舞一小会儿后,手中所掐剑诀一收。

五口飞剑顿时长鸣之下,重新还原成了原来的形态,并呼啸一声的重新被金色葫芦一收而进。

这时,韩立才目光一转,落在了旁边的那幅万剑图上,神色竟然有几分凝重下来。

但在下一刻,他就蓦然抬手,一连数道法诀打出,并一闪即逝下没入图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静止不动的剑图立刻阵阵尖鸣声传出,接着表面金光大放下,铭印其上的无数小剑,竟渐渐扭曲晃动起来,由开始几口,十几口,到后来上百口,上千口。

只是一个眨眼间功夫,图上小剑就均都活过来一般。

韩立一声低喝,张口喷出一团青蒙蒙灵气,并一闪之下,没入剑图中没有了踪影。

万剑图中立刻爆发出一股金戈杀戮之音,无数道金色剑影从图中潮水般的狂涌而出,顷刻间,一股逼人心肺的奇寒剑气,就将整座大厅笼罩其下。

韩立神色一动,眉宇间黑光一闪,破灭法目竟自行的浮现而出,刺目黑芒在目中流转不定,一股庞大神念之力从中爆发而出,并一下没入万剑图中。

刹那间,大厅中的上万剑影金光一闪,竟被一催而动,围着韩立徐徐转动起来。

一开始还蜗牛爬一般的缓慢,但是几个呼吸后,剑影就仿佛小鱼般的灵活自若了,并在大厅各处游走不定了,并隐隐形成一个气息庞大的剑阵。

韩立目光一闪,手中法诀一变,就要调动体内庞大法力再次一催所有剑影。

但就在这时,万剑图突然一颤的发出低鸣之声,灵光一敛下,竟一下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原本在大厅中到处飞舞的金色剑影,一声哀鸣下,纷纷变得模糊不清,并最终一闪的溃散消失了。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眉宇间的第三只黑目,也一闪的不见了。

他脸色微微一变下,望着万剑图眉头微皱了起来。

那只金色葫芦是他从广寒界禁地中得到后,因为可能是出自仙人之手的法器,自然不敢小瞧,就一直慢慢参悟研究着。

好在他如今已经掌握了金篆文和银蝌文,故而这法器虽然炼制之法大异于人界和灵界,并且葫中飞剑尚未炼制完成的样子,仍让其弄明白了几分其中的门道。

结果他按照自行领悟到的东西,并动用了一些五行属性的珍稀材料后,终于勉强将这套宝物炼制完全了。

不过葫中原本单纯的金属性飞剑,竟让他炼制出了一套的五行飞剑来。

如此一来,此宝虽然论威能肯定无法和此宝原先主人设想的相比了,但总算可以拿出应敌的一用了,并且威能不在一般的灵宝之下的。

不过这套葫中剑虽然不错,但对韩立如今的身家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用处了。

他准备等验证此宝彻底没有问题了,就赐给门下的弟子来用了。

至于那幅万剑图刚才呈现的异像,却是韩立从某个异族秘术中得到的灵感,将此图中蕴含的惊人剑气用一种特殊方法加以祭炼一番,从而可以像普通法宝一般可以加以催动应敌。

此图中所留剑气,可是真仙界所留,若真能完完全全的得以驱动,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了。

就算是合体修士在图中上万剑气一搅,也绝无可能幸免的。

但可惜的是,这种祭炼之法过于费时,而他先前就把所有时间都花费了增进法力上了,故而此图还只祭炼完了一半。而且因为图中剑气是无源之物,一但消耗殆尽,万剑图也就彻底毁掉了。

而他对此图蕴含的“念剑决”也还未参悟透彻,故而即使万剑图祭炼完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绝不会动用此物的。

否则念剑诀一旦被毁,对韩立来说可真是得不偿失的。

现在韩立又一次尝试操纵万剑图失败后,心念转动下思量是否再尝试一次时候,突然神色一动,一只手掌猛然往身后一抓而去。

“嗖”的一声,一团火光从大门处激射而出,并一闪之下的落到了其手心中。

五指一合,火光一下爆裂而开,但同时从火焰中一下传出海大少急促的话语声。

“师傅,刚才长老会派人请你去观天台去。似乎魔族开始围城了,并且有高阶魔族出现的样子。”

“高阶魔族……,也好,去见识一下吧!”

韩立闻言一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但马上脸上又煞气一现的自语几声。

就见他袖袍一抖下,就将金葫芦和万剑图一收而起,同时体表金光一起下,化为一道金虹的激射而走了。

从塔中一遁而出的金虹,丝毫停留之意都没有,几个闪动后,就往天渊城的边缘处激射而去了。

以韩立现在的遁速,自然瞬息千里,小半时辰后就能看到远处高大的城墙了。

此刻城墙外面的天空处,魔气滚滚,一丝阳光都不见,似乎被人用莫大法力遮蔽了原本正当空中的骄阳。

从魔气的下方处,更有阵阵催人心魂的金鼓声隐隐传来。

而天渊城这一面,也是号角声接连起伏,从一个个巨塔中或跑或飞的涌出一队队身披各色甲衣的力士和修士。

他们或手持兵刃,或手棒法器,直接飞扑早就划好的守备之处,一个个神色凝重之极。

巨大城墙上,一座座祭坛般的高台,也在轰鸣声中从一座座法阵中徐徐的浮现而出。

在此高台上,一件件巨大圆盘或者巨锥笔直的耸立着,附近还各七八名长袍修士环绕束手而立。

除此之外,原本就有一层巨大光幕笼罩的天渊城上空,此刻更是霞光万道,无端浮现出一座小型城市般的白玉宫殿来。

此宫殿附近无数银色符文翻滚不动,并且上面人影晃动下,隐约可见无数甲士屹立其上。

而在宫殿最高的一座宝塔般建筑顶部,却有一面直径十丈的金色古镜镶嵌其上。

这镜子此刻光芒夺目,化身为一团金色烈阳,将大半天渊城都照在其下。

无论人族力士还是修士,在此金光及体的瞬间,立刻就精神一振,更有一股莫名勇气涌上心头下,克敌信心一下倍增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